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章 团灭
    和尚也是人。

    是人,就有血有肉,也有感情,亲眼瞧见朝夕相处的兄弟被这两人轻描淡写地就给击杀,棍阵之中所有的僧人在那一刻,心头都腾然生出了一股怒火来。

    哀兵!

    杀气!

    愤怒!

    各种情绪在一瞬间就充斥在了棍阵僧人的心头上来,紧接着长棍如林,分作两个层次,一方主攻,一方主受,进退自如,招招有势、势势有法、法法有用、奇绝古拙、长短兼用、势法齐整,一下子就将那腾腾的气势给施展了出来。

    当这帮僧人所列的棍阵一沾染杀气之后,秦归政和另外一人顿时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来。

    那长棍如雷霆,毫无回旋之地,一棍打到底,即便是想要再次故技重施地突围,旁边立刻伸出一根全力施展的长棍来。

    每一棍,都仿佛用尽了全力,而它所露出来的破绽,却立刻由另外一根来填充抵挡。

    这一根,依旧也是十成十的爆发力度。

    砰!

    终于有人被那长棍打到了,却是那个身材魁梧的外国人,他的后背被那老和尚重重捅了一下,身子一个踉跄,向前跌去,而立刻有四五根长棍宛如毒龙一般钻入,朝着他的周身要害封了过来。

    瞧这架势,灵谷寺的人显然是已经不在乎此人的外宾身份。

    不管到底会惹出什么样的国际麻烦,先把你杀了再说。

    国人皆有血性,只是被自己人给压抑了而已。

    它终将爆发!

    吼!

    就在那四五根长棍即将捅入那人的身体之时,却瞧见这外国人身子猛然一扭,那人竟然变得如同麻花一般,拧成一圈,棍子居然全部都被那外国人用身子给拧住。

    这不是人!

    没有人能够把自己的身子拧上十几个圈,变成麻花模样。

    呼!

    那人困住了这五根长棍之后,猛然一扭身,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将这几个僧人给弄得东倒西歪,失去了平衡,而那秦归政则趁着这缝隙,步走斗罡,三两下,居然绕出了棍阵之外去,而他的所过之处,又倒下来两个僧人。

    此人出手,一样凶狠,倒地之人,便再难有爬起来的可能。

    这个时候,我方才瞧见了那秦归政手中的武器。

    那是一对短兵器,每一个都如同两把弯刃组合而成,不过看着却又十分古怪,这时小妖突然低声喊道:“是子午鸳鸯钺!”

    我说子午鸳鸯钺是啥玩意儿?

    小妖低声解释道:“此钺分子午,一雄一雌,演练时开合交织,不即不离,酷似鸳鸯,故名“子午鸳鸯钺”;它是八卦掌门派的独特兵器。最为诡异的近身短兵器,演练起来千变万化,出手即伤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瞧见棍阵在一瞬间,却是化作了两团。书阅ぁ屋shuyueu

    一团守住了那身子软得跟一坨面团似的外国大汉,而另外一团,则再一次围住了秦归政。

    老和尚也在其中。

    他望着轻松得如同闲庭信步一般的秦归政,难以置信地喊道:“你,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十八大空阵的奥秘?”

    什么?

    秦归政之所以能够逃离棍阵,却是因为他知道此中秘密?

    我心中骇然,而那家伙则点头承认了:“我说过,我祖父当年曾经与你灵谷寺的主持切磋过,所以对于你们这十八大空阵的诸般变化,本就了然于心。”

    老和尚嘴唇上面的胡须直抖,说道:“既然如此,更不能让你活着离开!”

    一帮僧人下了杀心,立刻开始搅动棍阵,双方开始拼得你死我活,那场面一团火热,看得不远处的我都不由得面红耳赤。

    这双方的交手很快,有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感觉,倘若是寻常人,或许就只能瞧见双方分又、合又分的场景,根本瞧不见双方在交错的那一瞬间,手中的兵器和脚上的步伐到底是怎么弄的。

    看得懂的人不多,而我恰好是其中一个。

    可以说,作壁上观的我,在这一场让人热血沸腾的拼斗之中,学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不但与我记忆之中的耶朗古战法形成了相互印证,还教会了我修行者之间真正的交手,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快,更快!

    强,更强!

    而这一切,都与冥冥之中的某种意境相连,双方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决定了彼此的命运。

    几分钟之后,那个外国人最先受不了了,他在又伤了两人之后,将一大股宛如血池一般的红雾逼发出来,朝着将自己围住的棍僧笼罩而去。

    不过那棍阵却有着一种掌控炁场的作用,偏偏将其逼回了去。

    而接下来,那外国人儿的身上,至少挨了十四五棍。

    每一棍都抽到了筋骨,就好像是在敲钟。

    他终于受不了了,借了一个机会,把手中的铜盒递到了秦归政的手上,然后身子一扭,竟然化作了漫天的蝙蝠,朝着空中腾飞而去。

    吸血鬼?

    这外国人居然与公羊伯爵、史密斯他们一样,也是一个血族!

    我在远处瞧得诧异,而这人变化成蝙蝠的时间也非常突然,不过即便如此,那棍阵已经拦住了大部分的蝙蝠,长棍不断舞动,却是“啪、啪、啪”的一阵急响,那些蝙蝠纷纷落地。

    我仿佛听到了惨叫。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秦归政突然间将身子一摇,暴涨了几尺高,身上散发出了墨绿色的气息来,将整个场间笼罩住。

    老和尚倒是挺有见识,瞧见他这般模样,不由得惊悸大叫,冲着所有人喊道:“此人借用巫体,成就大魔,不能让他成功蜕变,所有弟子听令,与我全力绞杀此獠!”

    十八大空阵在这一刻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来,那长棍化作蛟龙,不断地抽打在了秦归政的身上来。

    那家伙不闪不避,尽管浑身被棍子抽打得摇摇欲坠,然而那墨绿色的气息,却愈发浓郁了起来、十几秒钟之后,秦归政整个人都几乎被那团气息包裹。

    我们已经看不出人形来了。

    小妖下意识地抓住了我和虫虫,一脸紧张地说道:“不好,这个人不简单,可能我们扛不住,一会儿见机行事,如果不对,我们赶紧逃走!”

    需要逃?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小妖,发现她并没有在开玩笑。

    在我的心中,小妖姑娘已经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那马清源身边重金聘请的保镖,个个都是厉害之极,结果都被她一招击倒,就算是那个让我感到不寒而栗的公羊伯爵,也给她活生生地擒住了去。

    而即便如此,在面对这个神秘的秦归政,她的脸上居然有了很明显的忌惮,并且说出了让我们逃命的话语来。

    而就在小妖的话语刚刚落下之时,却又有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祭堂的跟前来。

    那个人站在黑暗的角落,让人看得并不真切。

    事实上,他竟然能够通过扭曲炁场,将自己的面容给遮掩,我们远远瞧过去,只能够看见他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老旧中山装。

    那人出现之后,打量了一会儿场中的形势。

    我下意识地以为他应该是过来帮灵谷寺众人的,然而没想到他这个时候,却是朝着棍阵之中的僧人遥遥拍了一掌。

    这一掌显得有些轻描淡写,就仿佛平平地推动了一下薄纱。

    然而它却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场间的整个炁场都为之一乱,而那团墨绿色的气息之中,突然伸出了两只满是黏液的手掌来。

    这手掌化刀,将一个又一个的头颅给活生生地切了下来。

    手掌化爪,将一个又一个的头颅给抓出五个孔洞。

    手指戳成剑,点在了那些僧人的心口……

    几乎是在一瞬间,那十八大空阵骤然崩塌了去,无数僧人惨遭屠戮,化作了断肢残腿,鲜血飙射而起,浓浓的血腥味将整个场面渲染,夜风一吹,拂动到了我们的这一边来,我闻到了,忍不住又产生了一阵呕意。

    场中最后只有三人站立,置身事外的灰色中山装,满身鲜血、宛如恶魔降世一般的秦归政,和同样满身鲜血的老和尚。

    望着满地的尸体,那老和尚一脸的惊骇,指着秦归政喊道:“你,到底是谁?”

    穿着一身骚气白西装的男人朝着老和尚微微施了一礼,淡然说道:“秦归政。”

    说完这话,他欺身而上,冲到了老和尚的跟前来。

    而老和尚则挥出了自己这一辈子最为惊艳的一棍,重重地砸在了秦归政的腰间。

    棍断,而秦归政则忍着痛,一把抓住了老和尚的头颅。

    他使劲儿一捏,老和尚的半边脑袋就爆裂了开来。

    砰!

    一声碎裂之声响起,整个祭堂之前就陷入了一片死一样的宁静之中,而这个时候,小妖没有任何犹豫地推了我们一把,脸上浮现出了最为惊悸的表情来。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只知道她拉着我们,就从山下跑去。

    而我在回头的那一瞬间,瞧见中山装已经朝着这边瞧了过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感觉那人在冲我笑。

    是冷笑!

    <b>说:<b>

    洗得发白的中山装&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