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章 佛也有真怒
    我刚刚做完了梦,虽说已经有了两次的经验,不过到底还是有一些迷糊,对自己身份的转换有些犹豫。

    不过看着虫虫匆匆而走,我还是下意识地跟了过去。

    很快,我们从来到了祭堂的附近,这时小妖突然从黑暗中出现,对我们说道:“刚才那儿,来了两个人,好像是奔着祭堂后面的墓室去了。”

    我一愣,说这墓室不是不开放么?

    小妖说就是因为不开放,所以才会这么急地叫你们过来呢,你说说,这两人干嘛去墓室啊?

    我说难道是准备盗墓?

    小妖忍不住瞪了我一眼,说这人好端端的,去墓室干嘛,你以为这儿是秦始皇墓呢?这儿是中山陵好吧,墓室里面除了那汉白玉卧像和美国制造的铜棺之外,什么都没有,什么人吃饱了没事,跑过来偷这些?

    我讪笑道:“那不是还有国父先生的遗体呢?”

    小妖说中山先生的遗体而已,又不是真龙,有什么好偷的?

    虫虫在旁边停着,身子突然一抖,抓着小妖的胳膊说道:“等等,你刚才说了什么?”

    小妖说中山先生的遗体而已。

    虫虫说后半句。

    小妖说又不是真龙啊,媳妇儿,你难道是说这中山陵之下藏得有龙脉,有人准备对这龙脉下手?

    虫虫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你刚才在这里监视,那两人的身手怎么样?

    小妖沉思了一番,说道:“强,很强!”

    能够担当得起她这三个字的人,那就已经让人浑身发冷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祭堂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来。

    出事了!

    我们面面相觑,来不及多言,便赶忙跑到了祭堂的门口不远处,还没有喘口气,就瞧见有两个男子从那祭坛之中倒退了出来。

    而紧接着,有十八个上半身赤裸,涂着金粉的光头和尚,持着硬木棍儿,跟着这两人冲了出来。

    再然后,有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也从里面冲了出来,冲着那两人高声吼道:“这儿是中山先生的陵墓,不是你们这些宵小胡闹的地方,拿走的东西,留下来!”

    那十八个持棍僧人一下子就将这两人给团团围住,摆出各种警戒的姿势,死死盯着这两人。

    这架势,有点儿像是电视剧里面的那种少林十八铜人阵。

    而被围在正中间的那两人,一人披着一件大斗篷,而另外一人,则穿着一身白西装。

    白西装?

    我仔细打量那人,瞧见此人戴着金丝眼镜,温文尔雅,五十来岁,比起一个半夜里鬼鬼祟祟跑到中山陵的贼人来说,更像是一个大学讲堂里面的教授。

    他拄着一根太平绅士的绅士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书卷气质。

    而他身边的那个大汉,怀中则抱着一个鞋盒子一般大小的金属盒,瞧那模样,却是一个鼻高眼深的外国人。

    等到了,这人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秦归政。

    小妖也认出了此人来,显得十分激动,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抓,却是抓到了我的胳膊,待她发现之后,将我给扔开,又抱住了虫虫,低声说道:“就是此人。”

    虫虫低声说在怎么办?

    小妖说见机行事,先让这帮和尚消耗一下他,到时候我们瞧瞧情况再说。

    我们这边刚刚说完,祭堂之前,那应该是秦归政的白西装却不慌不忙地说道:“我只是过来,拿走我祖父当年留下的东西,你们让开道路来,我可以饶过你么不死。”

    啊?

    语气居然这么嚣张?

    听到秦归政的话语,那老和尚抚着花白的胡子,一字一句地说道:“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不过却从来不会纵容恶事,这中山陵既然被政府交托于我灵谷寺管理,老衲就不会坐视国宝被尔等盗走;居士,最后再跟你说一遍,放下手中的东西,我可以放你离开。”

    双方是针尖对麦芒,一步也不让。

    那秦归政眯眼瞧了一会儿围住自己的十八棍僧,淡定自若地说道:“放光般若十八空,内空、外空、内外空、大空、空空、真实空、有为空、无为空、毕竟空、无前后空、不舍离空、佛性空、自相空、一切法空、无法空、有法空、无法有法空、不可得空你这个,应该就是灵谷寺传承白马而来的十八大空阵吧?”

    他如数家珍,娓娓道来,那老和尚不由得眉头耸动,说哦,你居然还知道我灵谷寺的十八大空阵?

    秦归政淡然自若地说道:“这世间之上,若是论及剑阵,当属已然没落的慈航别院之中,那十年磨剑、十年成阵、阵出则天下无敌的静斋明通阵;而若是论起棍阵,则是那传承白马的十八大空阵最是厉害,是否?”

    老和尚微微施了一礼,说居士既然知晓,又何必以身犯险呢?不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

    秦归政微微一笑,说道:“我之所以如数家珍,是因为当年我祖父与贵寺之前的方丈曾经秉烛夜谈、切磋过手艺,正因为如此渊源,我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让与你。”

    他沉了一口气,然后再一次说道:“让出路来,我可以饶你们不死!”

    在知道那十八大空阵的厉害之后,他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阿弥陀佛。

    老和尚终于收起“善了”的心思,长颂了一声佛号,然后开口说道:“居士屡次挑衅,不思悔改,当真是欺人太甚。佛也有真怒,你既然要自取灭亡,那我就让你得偿所愿吧。”

    战!

    他将手中的禅杖高高举了起来,怒声吼道。

    战、战、战!

    僧人们一听这令,立刻就疯狂大喊了起来,他们抖动着那金光闪闪的肌肉,然后将手中的长棍陡然扬起,朝着前方扑了上去。

    棍乃长兵器,讲究的是手、眼、身、法、步协调合一,不但如此,而且还得与旁人配合,方能够成就最大的威力,所以最先上前的,只有四人。

    他们手中的长棍约有八寸长度,大蹦大跳,倭、劈、扫、舞,灵活多变,棍声呼啸,气势极为勇猛,直至要害之处。

    这棍花一舞,立刻让人眼花缭乱,那四条长棍宛如出海的蛟龙,在那一刻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四根根子,两根冲着秦归政,而另外两根,这冲着那外国人。

    至于其余十四人,则在外围督战。

    我在远处看得心惊胆战,感觉自己倘若是陷入这样的棍阵之中,恐怕走不出几个回合,也越发地紧张起来,想着这家伙莫不会被那棍阵几下就给缠住,然后擒下吧?

    若是那般,只怕我们要从这些和尚的手中把人给弄过来,又多了一些麻烦。

    而就在我这般想着的时候,小妖突然低声喊道:“糟了!”

    我没有明白他的这意思,下意识地朝着那祭堂前方广场望去,却见一阵眼花缭乱的交错过后,那四个和尚居然倒退了回来,而且仿佛吃了些亏。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怎么就处于了下风?

    我这边道行尚浅,看不出蹊跷来,而旁边的虫虫则跟我解释了起来:“这些和尚的棍阵,法度森严,连环而坐,从气势上来看,当得起那天下第一棍阵的称号,只可惜成员并非都是一流强者,不但如此,而且还没有杀意,下手的时候处处留情,估计要吃亏了。”

    她的话语刚刚落下,却瞧见一个和尚的胸口被那外国人陡然踹了一脚,发出一声沉闷的砰响。

    那和尚浑身一阵,腾空而起,口鼻中的鲜血就喷洒了出来。

    而当他落地之后,居然瘫软在了那儿,再无生息。

    死了。

    战斗打响之后,死亡几乎在一瞬间就产生了,这情况让棍阵里所有的僧人都为之一惊,有个年轻一些的僧人悲愤欲绝地大声喊道:“慧宁!”

    没有回答,那人躺倒在地之后,一动也不动,而老和尚飞身跃了下来,将手指放在了他的鼻子之间。

    是真死了,没有一点儿气息。

    对方下死手,这并非是演习,也不是什么客客气气地挑战,而是真正的杀人。

    秦归政之前所说的话语,并非妄言。

    他真的敢杀人!

    和平太久,那被誉为天下第一棍阵的十八大空阵在这群灵谷寺僧人的手里使出来,难免有些软绵绵的。

    毕竟对方只不过是小偷,过来偷了些东西,倘若是一棍子打死,着实有些不讲道理。

    再说了,这里面还有外国人,如果真的出了人命案,牵扯的面太大了,所以他们才会有所留手。

    但是现在却不同了,佛也有真怒,对方既然动过手就杀人,这就是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了。

    管你他么的是谁,管你是美国还是英国还是哪儿的外国人。

    一句话,死!

    老和尚在探明了这僧人已然死亡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手中的禅杖一扔,身上的袈裟一甩,操起那慧宁的长棍,就冲入了阵中去。

    他用颤颤巍巍的话语,大声喊了一句:“慧宁死了,杀了这两个家伙,出任何事情,老衲负责!”

    长棍竖起,如林而立。

    杀!

    <b>说:<b>

    苗疆之中,罕有僧人的描写,并不是说僧人不厉害,而是真正厉害的,大多避世不出。

    但是,佛也有真怒!

    只是,血性这东西,很难讲的,就算号称天下第一,如果不拿出来练一下,见点血,说不定还不如茅厕棍。

    比如十八大空阵。

    比如&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