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公羊伯爵
    谁在叫我?

    听到这一声清脆的话语,我感觉是那么的熟悉,然而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史密斯先生和段风的表情则变得十分古怪,死死地盯着我,声嘶力竭地大声吼道:“快喝,快点喝,不然就凉了……”

    瞧见他们这怪异无比的表情,我的心顿时就是一阵嫌恶,突然间,我想起来了,那声音是虫虫的。

    她刚才不是消失了么,怎么又出现了。

    她在哪里?

    我使劲儿地摇头,几下之后,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一空,没有客厅,没有沙发,没有红茶,自然也没有史密斯和段风,只有一道诡异的走廊,还有旁边的虫虫。

    我的瞳孔微微凝聚,然后收缩,过了几秒钟之后,方才看着虫虫说道:“我刚才怎么了?”

    虫虫说你刚才看着那墙布上的花纹,眼神就有些不对劲,发直,然后空空的,我估计你是中了幻觉,怎么样,你刚才瞧见了什么?

    我说我刚才走到了客厅,瞧见了史密斯和段风,他们两人请我喝茶。

    虫虫低声喝道:“段风已经死了,至于史密斯,他是我们此行的目标,恐怕已经被段风透露出去了,怎么可能还让你喝茶?梦里面,你到底喝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

    虫虫松了一口气,说那应该不是茶,而是一种执念,倘若你喝下了,说不定就醒不过来了。

    我说不会吧,什么幻术,这么厉害?

    虫虫摇头,说也许不是幻术,而是血引法,听说这种巫术能够让人陷入无尽的迷宫之中,只要相信自己死了,那就永远也醒不过来,变成植物人了。

    我说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虫虫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一口咬在了我的脖子上,阴森恐怖的话语便从我的耳边传了过来:“因为我就会这种巫术啊……”

    这话语扭曲,突然又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来,我感觉胸口一疼,低头一看,却见有一只血淋淋的手,从我的前面伸了出来。

    那手掌又黑又粗,指甲锋利,手心处攥着一个桃子般模样的肉团,还在不停地跳动着。

    噗通、噗通……

    我感觉全身的力量在迅速流失,气息也再也难以集中在了口鼻之间,意识朝着下方迅速沉落而去。

    我要死了么?

    难道,我已经死了么,是不是?

    无数的疑问浮现在脑海,我感觉自己的意识被黑暗的潮水淹没,永坠深渊。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又一声的话语在我的耳边萦绕:“陆言,快醒来!”

    陆言快醒来!

    言快醒来!

    快醒来!

    醒来!

    来!

    整个空间一片天旋地转,我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瞧见一个身材高大、足有两米、披着黑色长袍的家伙站在了我面前的不远处,而有人则将我给扶着,不停地在我身边低语。

    啊!

    我使劲儿地叫了一声,朝着自己的脸上猛拍了一巴掌,火辣辣的,人却在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扶着我的人,是虫虫,而我们此刻却是在一个四处黑暗的房间里,这儿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个穿着黑色袍子的巨人之外,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穿着英国贵族礼服的史密斯,还有一个,却是段风。

    不过此刻的段风与我之前梦境里面的截然不同,他双眼下方的眼袋又黑又重,嘴唇青紫,整张脸仿佛裹了白粉一般,格外的怪异。

    我看了一眼虫虫,只见她浑身都冒着香汗,口鼻之间有鲜血在流淌着,叫醒了我之后,便没有再管我,而是用眼神,死死地盯着那个穿着黑色袍子的家伙。

    那人的袍子是一个大斗篷,将脑袋给遮掩得严严实实,然而浑身却冒着森寒的黑气。

    经历了两次幻境,我没有立刻就相信此刻的景象,而是将手拍在了胸口,与聚血蛊产生了联系。

    什么都可以骗我,眼睛可以欺骗我,耳朵可以欺骗我,但是聚血蛊不会。

    它应该能够给我分辨这所有的一切。

    很快,我得到了回馈。

    这一回,是真的。

    我在确认的一秒钟之后,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与虫虫并肩而立,然后问道:“小妖呢?”

    很显然,虫虫在我中了幻境的情况下,跟这个家伙有过交手,而瞧见她此时的模样,我也能够猜得出她应该是落了下风。

    我们这一行人里面,最厉害的,莫过于小妖姑娘,这个女孩儿别看这娇娇柔柔、大大咧咧,却有着超出常人的修为,既然对方如此厉害,还是交给小妖来会比较好一点儿。

    然而虫虫却告诉我,说小妖进不来。

    对方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将这儿做成了一个法阵,出口给他们封住了,足有打破了,小妖方才能够进来。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来,一脸紧张。

    这儿到底怎么回事?

    瞧见我恢复了清醒,那史密斯瞧了一眼前面的大个子,躬身说道:“对不起,公羊伯爵,我没有能够留住这个家伙的神志。”

    伯爵?

    这个身材高大的家伙,居然是血族里面的伯爵?

    我的心底止不住地往下沉去,要晓得,公侯伯子男,吸血鬼贵族里面,伯爵已经是非常厉害的存在了,这样的人物,绝对是统领一方的霸主。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公羊伯爵挥了挥手,说无妨,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这个女人挺特别的,我想要给她初拥,让她成为我的玩具,带回欧洲去。

    史密斯毕恭毕敬地点头,说好,公羊伯爵,我帮您。

    他说罢,人一下子就化作了幻影,朝着我们这边扑了过来,而对方在出动的一刹那,我也跟着动了。

    出剑!

    长剑朝着前方的残影斩落而去,并没有削到史密斯的衣角,不过还是将他给避开了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段风也陡然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我对史密斯动手,没有半分心理负担,然而若是将这长剑刺向段风,到底还是有一些犹豫、出剑的那一瞬间,我冲着他吼道:“段风,你现在回头,我可以饶你不死!”

    那段风一声嘶吼,直接扑到了我的跟前来。

    我让开他,刚想要再劝解一下,结果虫虫一把抓住了那家伙,将他猛然一摔,砸落到了地上去,冲着我喊道:“段风已经死了,这个家伙,不过是他们的血奴而已,你别傻了!”

    我一听,低头一瞧,却见那段风被重重一摔,居然若无其事地又缓缓爬了起来。

    血奴是什么?

    我瞧见了段风眼珠子里那让人触目惊心的红色,没有再犹豫,长剑递出,刺在了他的脖子上、段风浑身一阵颤抖,抖如筛糠,几秒钟之后,却是停住了动静。

    而就在这时,那个公羊伯爵出手了。

    他向前走了两步,就仿佛一整堵墙朝着前方一动,紧接着他的手一挥,有一股血红之气顿时弥漫在了空间之中,然后朝着我们席卷而来。

    我瞧见他身高体重,应该会比史密斯要笨重一些,毫不犹豫地挥剑上前,朝着他斩落而去。

    说句实话,这家伙的气势逼人,给我的感觉沉甸甸的,难以战胜,然而在虫虫的面前,再大的困难我都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

    因为这个时候,我若是不站出来,难道还能让虫虫去拼命么?

    然而当我的长剑挥向了那家伙的时候,虫虫却冲着我大叫了一声:“小心,别沾到那股血气。”

    她的提醒刚落,那弄如实质的血雾陡然之间翻滚,却是避开了剑刃,朝着我卷了过来,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开两步,持剑的左手就给那血雾包裹,感觉好像有无数吸血虫在上面吸附一般,手掌在瞬间就干瘪了下去。

    不过好在这时一阵暖流游过,却是聚血蛊出现在了这里,紧接着破败王者之剑上面的信仰之力也散发了出来,将这血雾驱散。

    尽管如此,我还是吓了一大跳,向后退开了去。

    倘若没有小红,没有金剑,只怕我已经给这血雾吸成了人干。

    那公羊伯爵瞧见我手中这破剑居然能够将他的血雾避开,猛然将那斗篷的帽子取下,露出了一张全部都是腐肉的头颅来。

    他的口中一声嘶吼,一下子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朝着我重重一拍。

    我挥剑去挡,结果被他拍在了剑脊之上,撑不住这股气力,整个人一下子就腾飞到了半空之中。

    好恐怖的力量。

    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够对付的,我凭借着耶朗古战法,在半空中翻滚一番,护在了虫虫的身前来,这时那家伙又是一阵冲撞,我与他硬生生地碰在了一起。

    那个两米多高的家伙,轻而易举地就将我给撞飞了去。

    而半空之中的我,也瞧见了他将那粗大的手掌,朝着虫虫饱满的胸口抓了过去。

    眼看着虫虫即将要被他给抓到,这时虫虫突然间朝着前方结了一个印法,口中轻喝道:“裂!”

    一声清喝,却又有一个身影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

    那人伸出一只手,与公羊伯爵对拼了一记。

    砰!

    <b>说:<b>

    血族十大圣器&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