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既然确定了跟踪对象,那么就进入了一对一的环节,不过车模并不是一站就站一天,而是时不时出来站一下台,然后有专门的休息室进行补妆和休息。

    等到车展结束了,工作人员过来赶人,我没有办法再待下去,只有离开了展馆。

    然而一出来,我才发现其余的人都不见了踪影。

    到哪儿去了?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我在停车场附近晃荡,有些纳闷,拿起电话来,这才想起小妖和虫虫都没有手机,打林佑的电话号码,结果没有人接。

    我在脑海里思索了一番,这才想起了段风的电话,打了过去。

    过了好久,他才接通,不过这小子居然回了一句“陆哥我这有事儿,一会儿再联系”,说完之后,直接就给我撂了电话。

    我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有女人的笑声。

    到底怎么回事?

    我有些纳闷,过了好一会儿,才瞧见林佑施施然地走了过来,赶忙走过去,说你们都去哪儿了,人呢?

    林佑正在摆弄着手机,瞧见我,一愣,说你不是在跟那俄罗斯车模么,怎么搁这儿蹲着呢?

    我说刚才车展结束了,工作人员在赶人,我就出来了。

    他说那妞儿呢,在哪儿?

    我说我怎么知道啊,兴许在休息室呗,兴许走了,谁知道对了我刚刚看到好多车模走了员工通道离开,不知道是不是在那儿……

    林佑叹了一口气,说陆言啊,你真有够笨的,若是马清源这个时候找了那个妹子,你是不是就错过了?

    我一脸郁闷,说那我能怎么办?

    林佑说想办法啊?

    我指着他,说你看你说得天花乱坠,还不是跟我走到了一块儿来了?

    林佑把手机扬给我看,说喏,看到这个没有,我加了那妹子的微信,正聊着呢她现在在哪里,去了哪儿,我一手掌握。shuyueu

    我大为好奇,说你怎么弄到人家的微信号码的?

    林佑露出了坏笑,说这个就看各人手段了,说是说不清楚的。

    这家伙捧着手机上了车,一边聊着微信,一边呵呵直乐,我听他说得肉麻,说你故弄玄虚是吧,等着,回头我就给你家琪琪说这事去。

    林佑耸了耸肩膀,说我这是工作需要,逢场作戏而已,琪琪会理解的。

    我说你家琪琪可是母老虎,真的会?

    林佑犹豫了一下,冲我一招手,说得,你上来吧,我教你。

    我上了副驾驶,林佑说道:“车模这行业呢,看起来光鲜靓丽,其实吧也挺苦逼的,不但要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四处晃荡,而且穿得又少,又得保持笑容,还得面对着各路色狼的追杀和垂涎,很难过的;所以呢,只要稍微掌握到一些谈话技巧,然后再加上穿着打扮比较有素养一些,知道疼人,就能够泡得上……”

    我咳了咳,说林佑,我是问你怎么跟踪,你跟我讲这个干嘛?

    林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说你只要泡上了,行程啥的,不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了么?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得了,我是学不会,也不打算跟着了,就指望你们了。

    没一会儿,小妖、虫虫和萧璐琪三个女人联袂而至,瞧见我和林佑早就已经在车上了,顿时就叽叽喳喳起来,小妖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在偷懒,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林佑连忙举手,说我可不是啊,我负责盯着的那个瑶瑶,她现在已经跟公司的人回去了,现在正在商务车里面。

    小妖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那个啥阿依娜呢?

    我耸了耸肩膀,说会展结束,工作人员赶人,我就出来了,不知道在哪儿。

    小妖生气,说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用心呢?

    我说你们难道知道跟踪对象在哪儿?

    小妖说我当然知道我在那女人的头发里放了一粒种子,不管她到哪里,我只要想知道,随时都能够感知到她在哪儿。

    我看向了虫虫,而虫虫则抿嘴一笑,说我在那车模的身上放了一个虫子。

    我看向了萧璐琪,她微微一笑,说我给她留了一个印记……

    我满脸无语,说你们要不要这么强大,弄得我好像挺无能似的?

    小妖说请你把“好像”和“似的”去掉,谢谢。

    众人对我好是一阵嘲讽,我因为成绩不佳,也只有默默承受,而过了许久,小妖才发现旁边的白色宝马不见了,说啊,姓段的那小子人呢,到哪儿去了?

    大家都说没瞧见,而我则说刚才打过电话给这小子,结果说有事,一会儿再打给我。

    林佑警觉起来,看向了虫虫,说你能感受到他么?

    虫虫闭上了眼睛,找寻了一番,然后说道:“应该就在附近,大概在那里!”

    她指向了展馆不远处的一家五星级宾馆,我想起段风那猴急的模样来,似乎猜到了什么,而小妖则虎着脸,说陆言你赶紧给他打电话,问他到底干嘛去了?

    我说我刚才打过了。

    小妖说再打。

    我没办法,只有再一次拨通了电话,那铃声响了两遍歌曲方才被接通,电话那头的段风气喘吁吁地说道:“啊、啊,陆哥,我不是告诉你么,我现在有事,有啥话儿,咱回头再说行不?”

    我说倒不是我找你,她们让我问你,叫你跟踪车模呢,你跑哪儿去了?

    段风说这不就在我身下么……

    电话被扔到了一边,而就在这个时候,听筒里传来了一阵声嘶力竭的娇喘声,我听得骨头发酥,直接挂掉了电话。

    我这按得是扩音,所以整个车厢里的人都听到了,虫虫和萧璐琪都有些脸红,而小妖则咬牙切齿地说道:“让他去跟踪人家,没让他把人弄到床上去;等着吧,等那家伙回来了,虫虫你帮我折磨死他!”

    虫虫一本正经地点头,嘴角却挂起了妩媚的笑容来。

    我则听得一阵耳热,这段风别看人不咋样,不过当真是有手段啊,我刚才还对林佑佩服不已,而此刻瞧见段风的手段和速度,简直就给跪了。

    第一天就这般过去了,我在所有人里面,属于最差的,菜鸟级别,而车展三天,我们都在展厅里晃荡着,试图等待着马清源的出现,而这家伙一直都没有露面,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一直到了第三天的下午,我们都有些着急了,因为这个时候他再不露面,车展就要结束了。

    然而一直到封馆的时候,他依旧还是没有出现。

    就在我们垂头丧气的时候,林佑这个时候突然站了起来,拿着手机对我们说道:“唉,有情况了哈。”

    我精神一震,而这个时候段风也说话了:“我那边也来了消息。”

    两个了。

    我说你们别卖关子了,到底什么情况?

    林佑说瑶瑶发了朋友圈,说今天公司老板有朋友组织活动,开了加长林肯过来接她们,你看,这是车子的侧影,这是车牌……

    萧璐琪看了一眼,说这车牌厉害啊,好多个八。

    段风也说道:“对,我刚才约了那妞出来玩,她回信息给我,说今天晚上有应酬,可能过不来了。”

    我憋闷几天,担心受怕,心中顿时就一阵通畅,恶狠狠地喊道:“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来。”

    对照着林佑提供的图片,我们很快在对面街道瞧见了那车队,好几辆加长林肯、宾利豪车缓缓驶离,林佑让我们坐稳了,然后发动汽车,见缝插针地挤了出来,然后远远地跟在了那豪华车队的后面。

    这时虫虫也开口了:“我负责的那个女人也在这里面。”

    经她提醒,小妖和萧璐琪则赶忙尝试了一下,发现那两个车模并没有跟随其中,要么就是没有被挑中,要么可能就是拒绝了邀请。

    车子一路行驶,因为是下午高峰时期,所以比较堵,而林佑则发挥了极大的车技,不断地插塞,渐渐地追到了那车队的后面。

    车队离开了会馆之后,一路朝南,来到了一处靠海的海边别墅群来。

    车队钻入了里面去,而我们则被外面的门岗给拦了住。

    我们不敢打草惊蛇,便开着车离开了,而这个时候夜幕已经降临,林佑将车子找了个地方停下,我们则下了车。

    段风这一回是跟着我们一起的,另外两个家伙并没有跟过来。

    他打量着这个小区,琢磨了一下,打电话给他朋友询问,很快,他就将属于马清源的别墅单元给查到了,然后地给了我们。

    瞧见这号码,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小区外面的树林边缘,小妖说道:“林佑,你和琪琪留在车上,随时准备接应我们离开;其余人,我们翻墙进去吧,都小心一些,这儿的摄像头挺多的。”

    虫虫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说我先走吧,对付这个我有办法。

    小妖说好。

    我们从西北角翻墙而入,这小区的绿化做得十分不错,楼与楼的间隔合适,彼此叨扰不到,而我们循着号码找了过去,终于瞧见了一处大房子。

    那车队正好停在了房子的门前,一双又一双的大长腿从车上走了下来,而那门口处,则站着一个男人。

    马清源。

    <b>说:<b>

    终于找到你,还好我没有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