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地头蛇的好处
    醒过来的段风态度大变样,直接就萎了,朝着我告饶,说大哥我们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书阅ぁ屋

    我纳闷,说你刚才不还是气势汹汹的么,咋一下子态度就变了呢?

    那人苦着脸,说能不变么,大哥,您受累,我跟你打听一个事儿。

    我说好,你说。

    他那头指了一下门外,说刚才那个美女,她是不是叫做陆夭夭?

    我说嗨哟,你居然还认识她?

    段风的脸一下子就苦了起来,说我哪有什么资格认识那姑奶奶啊,要早知道她就是陆夭夭,我见到了就绕着走,哪里敢打这主意?

    我说你咋知道她的呢?

    段风说我有一堂叔在江城,以前的时候曾经跟陆左打过交道,知道一些疤脸怪客的事情,大哥,我这次是认栽了,您说什么,我都答应,只求留我一条性命,成不?

    这家伙别看本事不大,但却是个明白人,知道硬撑着不顶事,决定全面倒戈,任君宰割。

    他这样的架势,反倒让我有些犹豫起来。

    老人家说过,要善于团结一切有可能团结的对象,我们现在身单影只,就需要一些像段风这样的地头蛇,扩展实力,这般想着,我对他说道:“能决定这事儿的人,不是我,在卫生间里呢,一会儿你跟他好好说一声,说不定能够饶过你!”

    卫生间?

    段风朝着门口的卫生间望去,而林佑仿佛映衬了我的话语,拖着那人从卫生间里推门出来,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说下一个。

    我指着刚刚醒过来的段风,说就审一下他吧。

    林佑一脸坏笑地搓着手过来,那段风瞧见了,吓得一愣神,小心翼翼地说道:“大哥,大哥,咱有话好说,但别弄人家后面,行不行?”

    林佑的表情在一瞬间就怪异起来,冷着脸,把他给拉了进去,而我则过了好一会儿才琢磨出这话语里面的味道来,哈哈大笑,而这时房门被敲响了,我警惕地问是谁,虫虫回了一句话,说是我。

    我赶忙屁颠屁颠跑过去,把门打开,说怎么了?

    虫虫望了一下里面,说怎么回事呢?

    我指着里面几个探头探脑的家伙,呵斥他们老实点,然后关了门,把刚才的事情解释了一下,虫虫皱眉说道:“世间并无垃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用处,我寻思着我们到底还是身单力薄,不如找点儿得力的帮手。”

    虫虫刚才其实也瞧见了事情的经过,这会儿过来跟我提起这事,我愣了一下,问怎么找?

    她说你忘了我们最擅长的事情,不就是牵制人心么?

    啊?

    我懂了。

    虫虫的意思,是给这帮人,或者说当头儿的段风身上下蛊,通过控制这些人,继而获得一个强大的网络来。

    虽然懂了虫虫的意思,但我的心里到底还是有一些抗拒。

    毕竟控制人这事儿,对于我来说,还是有一些接受障碍,总觉得应该是大反派应该做的事情。

    不过瞧见虫虫那清澈明亮的眼眸,我的心终于忍不住妥协了。

    我说好吧,你有什么比较好的手段么?

    虫虫微微一笑,说论起蛊来,我肯定是要比你厉害一些的。

    被贬低了,我却丝毫没有不高兴,反而也笑了,说对,蛊惑人心的事情,你最在行了,都不用别的,这笑容就已经让人陶醉。

    虫虫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跟着林佑刚刚接触没几天,就学会了花言巧语了?”

    我嘿嘿地笑,感觉她这一瞪风情万种,心都快要融化了。

    我和虫虫在这边讨论着,没一会儿林佑就出来了,瞧见我们笑意吟吟,忍不住坏笑,说我没有耽误你们什么吧?

    我掐了他一把,将虫虫刚才的提议跟他说起,林佑顿时就变得兴奋起来,说你这个正好,我刚才从那小子的嘴里撬出了一些东西来,说他正好认识那个叫做马清源的家伙,这人是西北马家的子弟,他们一家人是前两年的时候来的南方,大举进军房地产和物流行业,财力雄厚,而马清源则是南方一带有名的公子哥儿,号称南方四大公子之二,交游十分广阔。

    我说西北马家是什么东西?

    林佑扶额轻叹,说你真的应该去补一补历史课了,西北马家军你知道是什么不?

    我说以前看过电影,抗日英雄马本斋。

    林佑点头,说对,差不多是这个,不过所谓的西北马家,分为青马和宁马两个部分,大部分都是回民,在清末的时候,马家就从土匪胡子武装,一跃成为了西北一带的大军阀,十分彪悍,据说跟邪灵教还有一些牵连,不过当时马家鼎盛时期,有问鼎天下的意志,倒也没有过深交往。后来马家衰败,族内子弟分成了两派,有的跟了国军,有的融入了第四方面军,慢慢地就没了消息。

    我有些惊讶,说林佑你咋知道这么多的呢?

    他笑了笑,指着自己的肚子,说人胖就要多读书。

    我翻了一下眼皮,说你是谁这个马清源跟西北马家是一路的?

    林佑说想当年马家可是西北豪门,不过建国之后,宗族势力被大大瓦解,早已不复当年的势力存在,但现在呢又死灰复燃起来,我听段风的意思,说这个马清源应该是西北马家的本家子弟,他们靠着石油和煤矿等资源发了财,然后分散全国各地,大把捞过界,混得风生水起。

    我说既然如此,那我们这就算是找到了马清源的线索了?

    林佑说对,你之前不是说要找马清源当突破口么,只要降服了段风,就可以通过他这条线,摸清楚马清源的踪迹,到时候就可以一举将其拿下,审问这背后的事情了。

    我点头,说马清源到底有没有勾结兰德公司,清不清楚这里面的内幕,只要把他拿捏在手里,问题就不大。

    谈到这这些,我就把段风给拎到了虫虫的房间,让虫虫对其动起了手脚来。

    本来我还想在旁边观摩的,结果虫虫却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冷着脸把我给赶了出去。

    等了十几分钟,虫虫再打开门的时候,那小子已然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相,我瞧了他一眼,这有名的公子哥儿甚至连头都不敢抬,显然是畏惧到了极点。

    我问虫虫怎么样了,她指着段风说道:“应该没有问题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找他就是了。”

    段风点头哈腰,说对,陆哥你有啥事,直接吩咐我就是了。

    我指着房间里面的其他人,说这些要不要也……

    虫虫伸了一个懒腰,说不用了,一个就好,别的我也没有那个闲工夫,行了,我也去睡了,小妖说睡眠太少,对皮肤不太好。

    呃……

    瞧见虫虫把门给关上,我就忍不住想吐槽小妖那话儿是对普通女人说的,你们两个,还算是人么?

    不过虫虫把段风这家伙给弄得服服帖帖了,我也省了不少事儿,与林佑一起,给他开了一个会,讲主要的意思传达过后,将这帮人都给轰走了去。

    一直到这些人离开,那酒店方的工作人员才畏畏缩缩地过来看情况,假意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瞧他们这模样,应该说知道段风这一帮人的德性。

    他们就是怕惹事,所以才一直没有敢露面。

    我们没有跟这些普通人计较,随便应付了两句,告诉他们也不用报警了,然后回房休息。

    如此匆忙一夜过去,我睡到了上午九点钟,床头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林佑在电话那头告诉我,说段风那边来消息了,说马清源到了鹏城,最近这几天会有一个车展,那小子正准备筹谋一个车模盛宴呢。

    我说什么是车模盛宴?

    林佑在电话那头猥琐地笑了起来,说别人车展是看新车和车模,他不一样,有能力将那些车模给组织到一块儿来,然后……

    嘿、嘿、嘿!

    林佑发出了只有男人才懂的声音,结果没有笑几声,电话那头就传来了萧璐琪的声音:“林胖子你什么意思,你难道也想?”

    啊……

    一声尖叫,电话被挂断了,我闭上眼睛,也能够想得到林佑这会儿应该是在接受家法。

    等了半个多小时,我方才出门,与众人汇合,发现林佑的眼眶有些肿。

    小妖好奇地说道:“我记得昨天来人的时候,是陆言去打的架啊,你丫根本就没有出来,咋眼眶也青了呢?”

    林佑心虚地笑了笑,说啊,这个啊,我是不小心撞门框上的。

    哦……

    大家心照不宣地点头,然后朝着萧璐琪那儿望了过去,而萧璐琪则一本正经地望着别的地方,说啊,好饿啊,我们去吃早餐吧?

    三个女人围着一只没毛的小鸡崽子朝着餐厅走去,而林佑则苦着脸跟在我后面,低声说道:“陆言啊,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告诉你啊,这女人呢,没追到手之前的时候,简直就是女神,各种美,但是等你俩真正在一起了,就会发现,生活完全就黑白了你那个虫虫我感觉比我家琪琪更加阴,你可小心点。”

    我摸了摸嘴唇,说是么?

    林佑点头,刚要说些什么,这时段风出现在了宾馆门口。

    <b>说:<b>

    有些真小人,你就是恨不起来&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