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闻铭的消息
    我眼睛眯了起来,不动声色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男人笑了,说陆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刚才听到牛莉花跟人谈起了你的事情,她言之凿凿地告诉那人,说你和另外一个姓朱的先生,在交谈的时候,曾经谈到过聚血蛊,不知道有没有这事儿呢?

    我说牛莉花是谁?

    男人说陆先生真健忘,你和那位朱先生刚刚救了牛莉花的弟弟,现在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牛笑的姐姐,叫做牛莉花?

    我心头陡然冒出一股无名怒火,盯着这男人说道:“不是,我有点儿听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到底想要干嘛?”

    男人笑了,说是这样的,我呢,是一个对苗疆巫蛊有着很深研究的人,平日里最大的兴趣,就是研究此物;聚血蛊在这世间,传闻只出现过一次,就是传说中三大修行圣地之一,苗疆万毒窟的创始人所拥有,很少有人知道此物,听到有人谈及这个,就忍不住过来了解一下,不知道陆先生是否有兴趣谈一谈呢?

    我冷淡地说道:“没兴趣!”

    男人瞧见我一脸抗拒的表情,越发确定了我知道这事儿,瞧见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便跟着凑了过来,说陆先生,你别拒人于千里之外嘛,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谈。

    我已经走到了餐厅门口,转过身来,瞧了对方一眼,说我不太明白你想要干什么,不过这儿是慈元阁组织的邮轮拍卖会,你若是不想惹麻烦,最好别跟过来,知道不?

    那人瞧见我这么说,终于没有再跟过来了,一脸失望地站在餐厅里面叹气。

    我弄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不知道到底是干嘛的,不过心中却越发地愤怒了起来,不为别的,若是这王老板的婆娘,我们救了她的弟弟,她不感谢也就算了,居然还把我与朱炳文寒暄的话语胡乱说出了去。

    她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这么大的人,难道连最简单的感恩,都学不会么?

    我心头有火,不想回去摆臭脸给虫虫她们看,便在邮轮上面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圈,在游泳池附近的时候,黄小饼出现在了我的身边,递了一杯酒给我,说聊一聊?

    我点头,接过了酒水来,说好。

    黄小饼领着我来到了船舷附近,左右无人,我举起酒杯,轻轻尝了一口,他不由得笑了,说你就不怕我在酒里面下毒么?

    我愣了一下,说为什么这么说?

    他说在这种复杂而又热闹的鬼地方,凡事不应该小心一点儿么?

    我说不用,没有人会过来毒我的。

    黄小饼突然笑了,说看来传言应该是真的,你极有可能是新一代聚血蛊的拥有者。

    我一愣,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黄小饼抿了一口酒,平静地说道:“关于聚血蛊的传言,大概在半年之前就已经有所传闻了,最早流传出来的是一个叫做白莲花的组织,听说她们是苗疆万毒窟一脉的后裔,不过后来却又销声匿迹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也有人专门查探过,也都不了了之。我在慈元阁看过一些情报,算是有所了解,今天你们去治病的那家人,就那婆娘,在四处传这事儿,说你和那个朱炳文跟此事有关,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我苦笑,说人啊,想做点儿好事,怎么就那么难呢?

    黄小饼一脸好奇地问道:“陆言,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拥有聚血蛊啊?”

    我耸了耸肩膀,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没什么可说的。

    他瞧见我一副不肯合作的模样,叹了一口气,说有的话,就大大方方承认便是了,何必躲躲藏藏,你是陆左的堂弟,未必还有人敢打你注意不成?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说你刚才说什么?

    他说你大方承认就是了……

    我说不,你刚才为什么说我是陆左的堂弟,你查过我?

    黄小饼噎了一下,不由得笑了起来,说你说这个啊,我还真没特意查你,是有人告诉我的。

    我说谁?

    黄小饼笑盈盈地说道:“陆言你是晋平县大敦子镇亮司村的人,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同村同学,叫做闻铭的家伙?”

    我眯着眼睛,说我们同窗十五年,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一直都在一个学校读书,怎么可能不知道?

    黄小饼拍了拍手,说那不就得了?

    我一惊,说你是从闻铭的口中知道了我和陆左之间的关系?

    黄小饼微笑着说道:“对,你很久没有跟闻铭联系了,可能不太了解这里面的情况,我简单跟你捋一遍吧。你的老同学闻铭,现在叫做老鬼,他在几年前的时候,转入了一起悬案之中,给一个吸血鬼咬伤了,后来是陆左救的他,并且让一个叫做威尔冈格罗的家伙对他实施了二次初拥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不多聊,总之讲一点,老鬼现在是南海一脉的重要角色,而我饼日天,正巧与他是生死兄弟……”

    听到他说完这些,我方才晓得一点,那就是江湖上风头正盛的燕尾老鬼,居然是我同学闻铭。

    我的天,闻铭这个平日里沉默寡欲的家伙,他居然也一脚跨进了修行界,而且还这般有名?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有一种不真实的幻觉。

    这也太扯了吧?

    过了好一会儿,我方才回过神来,说老鬼现在在哪儿?

    黄小饼摇头,说他现在麻烦一大堆,轻易不会露面,你若是有什么话要跟他说的,我可以帮忙转达的。

    我摇了摇头,说我没啥好说的,就想问一句,那小子还好吧?

    黄小饼哈哈笑,说你放心,他活得比你洒脱。

    我点了点头,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一口便将酒杯里面的酒液给吞入腹中,感觉一股热力从胃中升腾而来,止不住地辣。

    黄小饼瞧见我一口喝完酒,知道我有离开的意思,便伸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陆言,老鬼跟你同窗十几年,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了解;之所以跟你讲这个,就是想告诉你,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找老鬼老鬼和隔壁老王当初曾经跟陆左、萧掌门一块儿在欧洲并肩而战过,是铁打的情谊。

    我心里面有些乱,冲着黄小饼笑了笑,然后离开。

    临走之前,黄小饼问我,要不要找人教训一下王老板夫妇,毕竟弄出了那么多的麻烦来,我想了想,点头,说教训用不着,最好让她闭嘴吧。

    与黄小饼告辞之后,我没有继续在外面逗留,而是回到了房间里来。

    我在客厅里待了一会儿,心绪不宁,便敲响了卧室的门。

    过了好一会儿,两女方才脸蛋儿红扑扑地走了出来,我瞧见虫虫一脸春色,心中咯噔一下,忍不住地浮想联翩我的虫虫,可不会给小妖这姑娘给活生生地掰弯了吧?

    要是这样,我可咋办啊?

    虫虫含笑不语,而小妖则叉着腰问我道:“深更半夜的,喊我们出来干嘛?”

    我没有问起她们两人刚才在干嘛,而是将我刚才出去时遇见的事情跟她们一一说了起来,当虫虫得知那女人将我有可能和聚血蛊有关的事情四处宣扬的时候,眉头陡然皱起,问那女人住在哪儿。

    我瞧她一副准备去灭口的样子,赶忙说这事儿我已经拜托黄小饼过去善后了。

    小妖说你就不应该救那人,这不是再给自己找麻烦么?

    我叹了一口气,说见死不救,这事儿对我来说有些过意不去,再说了,救人的不是我,是朱炳文。

    小妖说你自己呢,还是得注意一点儿,做人要有城府,特别是对外人。

    我点了点头,不谈此事,而是问起另外一件事情来,那就是关于闻铭,黄小饼所说的一切,是否是真的。

    小妖回想了一会儿,说对,我记得这么两个人,那个时候,他们两个被荆门黄家追杀,过去是避祸的,跟我们的交集不多,不过说并肩而战,也讲得过去那两人跟威尔关系不错,还是值得信任的。

    我一愣,说什么,除了老鬼,还有一人是谁?

    小妖说另外一个人,叫做王明,江湖匪号隔壁老王,是当下年轻一辈之中的翘楚,一字剑之后,南海一脉的扛旗人物,若是论起修为,只怕能够追得上左道了。

    我说不会吧,居然还有这么牛逼的人?

    小妖想了一会儿,说既然黄小饼有意示好,咱们也接着,毕竟慈元阁在江湖上的消息挺广的,有他们帮助,说不定能够得到不少消息回头的时候安排一下,我跟他见一面,谈谈找寻臭屁猫的事情。不过……

    她的话语停顿了一下,我的心头一跳,说怎么了?

    小妖低声说道:“慈元阁在官面上的关系,是茅山大师兄,黑手双城陈志程,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牵连有多深,所以很多事情,我们还是得有所保留的,还知道么?”

    我一愣,说啊,慈元阁跟黑手双城还有联系?

    <b>说:<b>

    闻铭那小子,居然也混起来了,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