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错综复杂
    牛笑的姐姐发出了惊悸的叫声来,而朱炳文则不为所动,淡定自若地布置着水蛭。shuyueu

    他是如此的淡定,而牛笑的姐姐则陷入了一阵极度的恐惧之中,奋力冲进了卧室里面来,我这才知道朱炳文留我在这里的原因,连忙上前过去阻拦,结果那胖女人又抓又挠,而且还冲着我吐口水,脏话齐出。

    我的脸给那女人用指甲挠了一下,心中也恼了,冲着在门口探头的王老板吼道:“王子道,你婆娘在这里撒泼,你到底管不管?”

    牛笑姐姐扯着嗓子吼道:“我撒泼?你们把我弟弟弄成这个样子,你们这是谋杀,谋杀!”

    王老板也上前来赔笑,说陆先生,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我没办法,只有跟他们解释,说你小舅子体内太多的残毒了,如果不用这些水蛭将其吸出来的话,就会越存越久,最终对他的身体机能产生最大的破坏,我们这是在救人,懂不懂?

    王老板点头,表示理解,而牛笑姐姐瞧见自家小弟的背后上面全部都是大拇指一般粗细、不断蠕动的水蛭,顿时就忍不住了。

    她又挥舞着手,朝着我脸上挠来,口中大吼道:“你们是在杀人,那些蚂蝗把我弟弟的血都吸干了,他可怎么活?”

    我瞧见她胡搅蛮缠,心中顿时就火了,一把将其推到了地上去,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气呼呼地冲着王老板骂道:“把你婆娘给拉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妇人一屁股摔在了厚厚的地毯上,顿时就恼了,放声大哭了起来,她干嚎一阵,瞧见自家老公并不管,却是想起了拍卖会上的情形来,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冲着我们吼道:“别以为会些三脚猫的功夫,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去找慈元阁的人做主,弄死你们这些狗日的……”

    她匆匆而去,而王老板则在旁边点头哈腰地赔罪,朱炳文一脸木然,而我则平静地说道:“把门带上,谢谢。”

    门关上之后,我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回到房间里来,朱炳文已经将水蛭全部布置妥当,然后开始将吸满了血的水蛭拔出来,找了一个盘子搁着,当里面摆下二十几根手指粗的水蛭时,他撒了一把粉末,那水蛭就开始吐出了脏物来。

    这些脏物五花八门,有残缺不全的虫尸、有凝固的血块、有古怪的结缔组织……

    那些吐出了各种脏物的水蛭又给放回了牛笑的身体里去,尾巴被朱炳文捏了一下,却不得不将过滤之后的鲜血重新吐回了牛笑的身体里去。

    如此忙碌一会儿,套间外面又传来了那女人的大嗓门儿:“你们慈元阁不是说会照顾所有客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么,里面两个家伙现在在谋杀我弟弟,你们到底给不给我们做主?”

    黄小饼的声音传了过来,说女士你先别激动,走开一些,我进去看看再说。

    吱呀……

    门被推开,黄小饼那肥硕的躯体挤了进来他,探头瞧了一眼,最先看见了我,惊讶地问道:“啊,陆言,你怎么在这里?”

    我说你进来的时候,能不能顺带着把门也关上呢?

    黄小饼目光移到了床上的牛笑和正在专心拔毒的朱炳文身上来,瞧了一下,挤进来,并且将门给关上,说你们这是在救人呢?

    我说你倒是见多识广。

    黄小饼说这都看不出来,我不是白混了?

    我说他在跟人治病呢,家属不理解,一直闹的话,影响挺不好的,你要是有空的话,出去安抚一下吧。

    他说你不跟我一起去?

    我说我还要见识一下,黄小饼点头,离开了卧房,出去跟王老板夫妇解释了一下,这时外面终于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再进来打扰我们。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朱炳文终于将所有的余毒都通过那水蛭拔出,装了满满一大盘子,而血也换了大半,方才松了一口气,对我说道:“还好有你在,要不然耽误了治疗,麻烦还挺大的。”

    我说你救了五个人,是不是都遇到这样的情况?

    他摇头,说不会,事前跟家属做过沟通,只要不是特别难缠的主儿,一般问题都不大,只有想刚才那女人一样以自我为中心的奇葩,方才会比较麻烦,所幸这事儿我遇得不多。

    我指着那堆得满满的盘子,说这些东西你怎么处理?

    朱炳文说这些东西有剧毒,直接丢弃肯定是不行的,如果有条件,我会把它们都给丢进高温炉里,而实在不行的话,可以用厚塑料袋包裹起来,埋在土里面去。

    我说既然如此,不如交给我吧。

    朱炳文一愣,打量了我一眼,隐约猜到了一些事情,也没有问我用途,点了点头,说我没有意见。

    我在房间里找到了一垃圾袋,将其兜好,留着给小红加餐,而这时朱炳文也终于将最后一条拔毒雄蛭给收了起来,这时瞧见那牛笑的浑身上下又红又肿,不过那些孔洞却是都被封堵了起来。

    有一层黏液一般的东西积累,形成了新的皮肤层。

    忙完了这些,朱炳文口中念念有词,对着那一罐拔毒雄蛭拜了又拜,完毕之后,方才长舒了一口气,对我说道:“差不多完成了。”

    我伸手与他相握,说恭喜你。

    两人推开了房门,走到了客厅里面来,等待多时的王老板和胖妇人赶忙走到我们跟前来,王老板一脸期待地问道:“怎么样了?”

    朱炳文显得十分疲惫,看了他一眼,说差不多了,叫你们准备的草药熬了没有?

    王老板搓着手,尴尬地笑道:“这个,嘿嘿,这个……”

    旁边的牛笑姐姐一脸笑容,冲着我道歉,说这位大兄弟,对不住了,姐姐我刚才是关心则乱,听到黄食神解释了之后,才知道你们这是在治病救人,哎呀,你们说这是……

    她一边赔笑,一边忍不住拿眼睛往里面瞟去,我没有回她话,只是让开位置来,她也顾不得别的,直接就把我挤开,跑到了卧室里面去了。

    王老板在旁边赔笑,说两位不好意思,我老婆人就是这样,急性子,你们多担待啊。

    他刚刚说着,里面牛笑姐姐就喊了起来:“老王,你快进来看看,牛笑醒了!”

    我们来到了卧室,却见刚刚拔过毒的牛笑幽幽醒来,他姐姐问他感觉怎么样,他感受了一下,说感觉浑身好像轻松了许多,没有以前的那种沉重感了,好多了。

    王老板听到这些,慌忙向我们表示感谢,而牛笑姐姐则不停地问起自己弟弟的情况来,甚至都不看我们一眼。

    呃……

    瞧见这情况,我和朱炳文便没有想法再待,说了一声,便离开了房间,刚刚到了走廊,那王老板匆匆追出来,说两位先别在啊,我们来谈一谈酬金。

    我耸了耸肩膀,说无功不受禄,我可什么都没有做。

    朱炳文也摇头拒绝,说我只是在尽本分而已,这些钱你若真的想给我,不如找个希望工程捐了吧。

    王老板倒也罢了,他婆娘实在是有些让人讨厌,我们没有久留,离开了这一层,我急着喂小红,问了一下朱炳文的房间号之后,便离开了,回到了我们的套房,发现小妖和虫虫并没有在,便将那脏物摊开,把小红给唤了出来。

    小东西如同一贵妇人一般,优雅浮现,不过在瞧见桌子上的零食之后,却再也没有矜持,身子一晃,直接伏在了上面去。

    小红吃着东西,而我则盘腿在沙发上修行起来。

    两女一直到了很晚才回来,我睁开眼睛,问她们去了哪儿,虫虫笑而不语,而小妖则告诉我,说她们去了水疗spa,完了之后吃了饭,然后又约着一起看了电影。

    这行程说得我羡慕不已,倘若是换做我和虫虫,那得有多完美啊?

    小妖瞧见我一脸吃味,挤眉弄眼地说道:“怎么样,羡慕吧?”

    我老老实实地点头,说对,羡慕。

    小妖说你有本事你也去啊,外面大把好玩儿的地方,我可没有拦你,你想去就去。

    我闭上眼睛,说算了,明天还有大把事儿呢。

    小妖说你怕了?

    我睁开眼睛来,打量了她一下,站起身,说好,我去逛一逛吧,反正我也没有吃饭。

    我不知道两个女人有什么悄悄话要讲,不过既然小妖几次暗示我离开,便也出了房间,到了附近找了家中餐厅,随便点了一些吃食,吃了没一会儿,却有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在我对面坐下,冲着我笑了笑,说先生介意拼桌么?

    我愣了一下,摇头,说不会。

    我一开始以为是餐厅的位置坐满了,没想到那人就点了一杯饮料,就没有再点吃的,而我用余光瞧了一下左右,发现还有好几处空桌子呢。

    瞧见这,我就知道对方有事情要找我谈了,不过我也装作不知,慢条斯理地吃着饭。

    那人倒也有耐心,安静地坐着,一直等到我吃完了饭,准备离开的时候,方才开口说道:“先生请留步,能聊一聊么?”

    我扬眉,说聊什么?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聚血蛊!”

    <b>说:<b>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