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捉贼
    小妖在那里骂骂咧咧,而林佑则开口说道:“先别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有人在针对我们宾馆的通道里有监视器,我们找来客房经理威胁一下,应该就能够瞧得见到底是谁在坏事儿了。”

    他是个实干派,并不是耍耍嘴皮子而已,一个电话打过去,很快一个穿着白衬衫黑套装的客房经理就带着几个服务员、保安就赶了过来。

    林佑的气势装得很足,开口上来就是一阵骂,然后扬言自己在这一代的关系很多,分分钟让他们停业整顿。

    如果是一般人,或许这威胁实在无力,然而不知道怎么的,林佑却偏偏能够将这场子给撑下来,惟妙惟肖,那客房经理顿时就心虚了,说大哥那咋办?

    林佑阴沉着脸,说你带我去你们的监控室,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客房经理有些担忧地说道:“监控器这个东西,需要上面批准,而且只有在警察同志的陪同下,才能够进行调阅,恐怕……”

    林佑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说好,可以的,那行,你们既然这么不配合,那就别怪我使手段了。

    他拿起手机,假意翻了一下通讯录。

    那客房经理一下子就慌了,说哥,先别啊,你要看,也不是不可以……好吧,你跟我来吧。

    她带着我们来到了保安室里,在里间那儿,有一个监控室,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保安在那里昏昏沉沉地打瞌睡,见有人进来,慌张地站了起来,说张经理,什么事?

    那客房经理在我们面前低声下气,然而在手下面前却又是另外一副脸孔,呵斥道:“上班时间,打什么瞌睡?知不知道今天酒店遭贼了,啊?”

    那老保安慌里慌张地说道:“不会吧,我一直都看着的啊?”

    瞧见这老同志睡眼惺忪的模样,我就理解了五个房间被盗,却没有一点儿动静,到底是为什么了,而林佑则直接走到了操作台前来,手拿着鼠标,也不管别人,开始自顾自地动手点阅资料了。

    他在这方面是老手,很快就锁定了我们楼层的几个监控画面,然后开始快速地拨动进度条,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分析发生的时间。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可疑的画面。

    有一个穿着女服务员服装的人,分别进入了我们每个人的房间,从林佑的房间出来之后,却并没有走电梯,而是走向了楼道的方向去。

    林佑很快就调出了楼道处的图面来,瞧见那人一进入其中,立刻走到了摄像头的死角,而接着,在下一个摄像头的画面中,却是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他有意低着头,避开了摄像头的监控,然后扬长而去。

    林佑浏览得很快,然后双手在键盘上不断敲打,不一会儿,却是有好几张还算清晰的侧脸图被他给还原出来。

    完毕之后,他偏头,瞧了一眼那客房经理,说你们这里有打印机么?

    客房经理被他这一套熟练的手段给弄得惊讶不已,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有,有,在行政部那边。”

    林佑随时带得有u盘,将这些图片和视频短片拷贝到了盘里面之后,跟着客房经理离开,然后让我们在一楼大堂那里等待。

    我们刚刚到了一楼大堂,坐了没一会儿,林佑就匆匆赶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叠彩印图片,对我们说道:“有人进入了我们的房间,我不确定他有没有在那里安装了窃听器或者微型像头,所以还是去车里面说话比较方便。”

    我们跟着他来到了车子前,进入之后,林佑将图片分发给大家,然后说道:“人已经确认了,应该就是这小子,不过我对这一带的江湖不熟,没有办法很快找到此人。”

    我接过了a4纸打印的照片,仔细打量,瞧见这人果然是做贼的料,贼眉鼠眼的,实在不像什么好人。

    林佑待我们认清楚了这人的相貌之后,开口说道:“且不管能否找到此人,我分析一下这人盗走我们邀请函的目的。”

    小妖说请讲,我们听听。

    林佑说道:“这人进入我们的房间,将所有的房间翻得乱七八糟,但是除了邀请函,几乎没有动任何财物,可以预见,他就是冲这个来的,那么既然如此,他拿着邀请函就有两个可能。第一,他有可能是想借用这邀请函混入邮轮之上,伺机做些事情,而另外一个可能,则是在警告我们,阻止我们参加拍卖会。”

    小妖沉吟了一番,说第二个可能性应该更大一些。

    林佑点头,说对,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谁在这背后阻拦你们呢,他在害怕什么?

    小妖说我们从黔州过来,因为没有走脱什么风声,也不会有人专门盯着我们,那么问题会不会出在你这里?

    林佑摇头,说我联系的那个朋友十分可靠,而且我也没有说那邀请函是给你们的。

    两人疑惑,而我在旁边提醒道:“小妖,你可能忘记了一个人。”

    她问是谁?

    我说你还记得在我家村子河滩上,交手的那人么?

    小妖吃惊,说不会吧,这事儿是那人插手了么?

    我只是说可能,毕竟一直盯着你我的人,就只有那个叫做白合的家伙,如果他跟着我们到了这里,说不定就会使坏心眼呢?

    小妖脸色沉了下来,说如果真的是他,问题可就麻烦了。

    萧璐琪有些惊讶地问道:“小妖姐姐,你说的白合,是不是陈志程手下七剑之一?”

    小妖点头,说对。

    萧璐琪难以置信地说道:“不可能吧,你是不是弄错了,白合姐是一个很好的人,她怎么会对你们动手呢?”

    小妖眯眼,说你认识白合?

    萧璐琪点头说对,之前的时候,我曾经跟着父亲参加过他们的聚会,感觉他们人都很不错啊,跟你说的不一样……

    小妖叹了一口气,说人都是会变的,而且立场不一样,态度也就不一样。

    萧璐琪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而林佑却开口说道:“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我们得换一个地方;如果真的如你们所想的,我们这边的问题可能就有些严重了我再找那哥们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再弄到邀请函……”

    大家勉强同意了林佑的提议,回到酒店收拾行李,而这时虫虫突然找到了我,低声说道:“你跟我走。”

    我一愣,说怎么了?

    虫虫说我或许能够找回邀请函来,你跟我走就是了。

    我心中惊异,说你有办法,为什么不跟大家说呢?至少也要跟小妖讲一下啊?

    虫虫摇头,说我自己也不确认,快点走,我怕来不及了。

    我对虫虫保留着百分之百的信任,她既然这般说了,我就没有再犹豫,而是跟着她从楼道处匆匆而下,然后绕开了酒店的大楼,穿过一条街道,又绕过了一片荒地,径直向前。

    我走了没一会儿,电话就响了,是林佑打来的,问我和虫虫怎么不见了人影。

    我告诉他,说我们有点儿事情要办,让他们直接去找新的酒店,等回头了,直接将名字和地址用信息发给我就行了。

    时间紧迫,我也没有跟他多聊,匆匆挂了电话,走了二十多分钟,被虫虫领到了工地一蓝色铁皮屋附近来。

    她的鼻子在空气中吸了吸,最终指着远处一栋铁皮屋,说应该在哪里。

    我说谁在那儿?

    虫虫简单地说了一个字:“贼!”

    一路上,我也瞧了出来,虫虫找过来的办法,是通过鼻子的嗅觉,天知道她为什么能够这么强悍,不过我了解她的性子,知道说话从来不会浮夸,既然人在这里,基本上就不会有多大的问题。

    两人缓步靠近了这铁皮屋,左右打量了一下,我让虫虫在外围警戒,而我则来到了门口,贴着墙面,听了一会儿。

    里面有轻微的鼾声传来。

    嘿,这小子倒是安逸啊,偷了东西,居然还敢大摇大摆地在这儿睡觉?

    我顿时就是一肚子火冒了出来,轻轻推了一下门,里面是反锁着的,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抬起脚来,一大脚踹了过去。

    砰!

    那铁皮屋本来就不结实,门也只是摆设而已,我这一脚踹了过去,直接将门给踹飞了,里面床上的男子听到这动静,一骨碌地爬了起来,没有看我,而是一跃身,朝着那边的窗孔跳了出去。

    他的身手很敏捷,而这动作仿佛是预演了千百遍一般,几乎成为了本能。

    倘若是一般人,或许就给他溜走了,而我好不容易被虫虫领到这儿来,哪里能够让他遁走?

    当下我也是足尖一顶,人似猎豹,一下子就冲到了那窗户的跟前来,伸手一抓,却是将他的脚踝给抓住,然后猛然一拽,将那人拉了回来,重重地砸落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砰!

    那人重重砸落,哀声顿起,我掐着他的脖子,说你特么的要是不想死,就给我老实点。

    那人知道碰到了硬角色,慌忙求饶道:“大哥饶命,大哥饶命!”

    我一把将他给翻过来,眯眼一瞧。

    果然是他!

    <b>说:<b>

    虫虫,值得你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