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六章 美救英雄
    在我们的猜疑之中,虫虫被人给抬着,朝着村子里那最高最大的建筑送了过去,而那个高个儿矮魅则在同伴的欢呼和口哨之中,跟随离去。

    一开始,我以为这些家伙是食人族,绑着虫虫,是准备开吃呢。

    没想到果真如同念念所说的一般,感觉好像真的是婚礼之类的。

    这举行完了仪式,该干嘛呢?

    就算是小孩子,就算是用脚趾头来想这件事情,都能够猜得到,接下来的步骤,却应该是洞房。

    我顿时就感觉到头大。

    虫虫的魅力真的有这么强么,居然还能够跨越了种族,连这些看着不人不鬼的东西,都产生了那样的想法来。

    不过她这大长腿,那家伙真的合适么?

    我心中一阵焦急,没有再潜伏在外围,而是绕了圈子,在边缘走了一圈,然后悄无声息地潜入其中去。

    我、念念和熊飞三人,借着这村子高低错落的建筑阴影,飞快地接近那栋高大建筑。

    我们紧赶慢赶,不过到底还是绕了好大的一圈儿,赶到近前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我们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屋子,因为对方身高的关系,所以即便是高大,比例到底还是显得有些小,所以我们很容易地就找到了窗户,朝着里面瞄了过去。

    我瞧见虫虫被平躺着放在了一块黑曜石材质的石床之上,双手双脚给特殊的绳子捆得在了床的四周,结结实实,而旁边则有几个穿着麻衣的矮魅在又唱又跳,载歌载舞。

    从外貌上来看,差不多能够瞧得出来,这些矮魅,应该都是女性。shuyueu

    她们满怀着羡慕和嫉妒的眼神,望着床上宛如谪仙一般的虫虫,口中念着歌诀,然后不断地朝着虫虫的身上洒水。

    我闻到了薄荷味,显然那水是给虫虫净身用的。

    而先前那个高个儿的矮魅则坐在了不远处,说是高个儿,其实也就一米多一点,上身赤裸,露出油光水滑的腱子肉,而腰上则套着一条皮裙,大概是受了气氛的影响,皮裙的前端,有一个木橛子一般的东西凸起。

    我擦……

    还真的是啊?

    我心中平白就多出一股怒火,而旁边的熊飞也是怒不可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虫虫是我们两人共同的女神,而这家伙算什么?

    屁眼大的小东西,居然敢玷污我们心目中的女神,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等死吧,小子!

    我感觉身边的熊飞眼神之中,散发出了浓郁的杀气来,当下也是不动声色地拔出了金剑,两人对视了一眼,相互之间读懂了对方的眼神。

    同仇敌忾。

    不敢怎么着,咱们心中的女神,也不能够折腾在这个家伙的手中。

    就在这时,那些矮矮肥肥的女矮魅终于结束了类似于仪式一般的祝福,然后开始退下,离开了房间,而刚才那个一直坐着,显得十分不耐的矮魅终于站了起来。

    他应该是此间的首领,要不然也不可能享用得到这般珍贵的俘虏。

    不过此刻的他,脸上的表情跟大部分的猪哥一般,并无太多的区别,显得十分的恶心。

    他脸上洋溢着轻浮的笑容,缓慢地摸向了床边,而熊飞也终于忍不住了,脚尖一点,人直接从那窟窿大的窗子里钻了进去。

    缩骨术?

    我心中惊讶,不过却没有太多的犹豫,与念念一起,绕到了正门,不管旁边那些矮矮肥肥的矮魅,直接一脚飞踹而去,将门给踢飞,然后冲到了那房间里来。

    当我和念念冲到房间里去的时候,却瞧见熊飞已然躺在了地上,口中鲜血狂涌。

    什么情况?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生龙活虎的熊飞就倒下了?

    我虽然并未有与他交过手,但是从念念的评价来说,他应该还算是挺厉害的啊,为什么会这般不中用呢?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就感觉面前一阵掌风飞出,朝着我脑门印了过来。

    轰!

    一阵炸响,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然后足尖一转,堪堪避开这袭击,定睛一看,却见刚才袭击我的人,却就是那个准备欺负虫虫的矮魅。

    这家伙的掌力,简直可以说是可怕。

    刚才的那一掌,居然有一种掌控了整个空间的气势,我倘若是被拍中的话,估计下场并不会比熊飞好上许多。

    在那一刻,我瞬间就明白了熊飞为什么会这么快地落败了。

    轻敌。

    从他刚才钻入那窟窿一般的小窗户里面去时,我就感觉这家伙还是有着一身本事的,只可惜实战的经验太过于浅薄,使得一身修为打了折。

    这矮魅看着矮小,却并非弱者,要不然也不可能如同念念所说的,曾经间接导致了耶朗大联盟灭国。

    永远都不要轻视你的对手,即便他看起来比你弱小得多。

    全身修为尽废的陆左尚且能够在茶荏巴错大开杀戒,这个把虫虫都给擒住了的家伙,有怎么可能是弱者呢?

    熊飞之前就吃过亏,现在居然还不知道上心,着实让人失望。

    不过我没有再多想,因为那家伙刚一落地之后,居然再一次地朝着我纵身扑来,那气势凶狠,仿佛要将我立刻置于死地。

    我挥剑去挡,心中却多少也能够理解他的心情。

    大家都是男人,放着一美女在身边为所欲为,结果却始终不能有所作为,如此想一想,还真的是难过。

    一难过,那手段就变得凶猛许多。

    我挥剑与其拼杀,结果发现对方的手臂宛如精钢一般,叮叮当当,竟然像打铁一样,让我无从下手,当下也是尽力抵挡,让念念过去把虫虫给救下来。

    然而在我缠住那矮魅的时间里,念念却根本解不开虫虫身上的绳索。

    我被那家伙步步紧逼,有些熬不住了,不由得大声喊道:“念念,你好了没有?”

    念念焦急地喊道:“不行啊,那绳索是金蚕丝编织的,我割不开!”

    她的话音刚落,那矮魅就越过了我的头顶,跳到了念念的身边来,一把拽着念念,就朝着墙上砸落而去。

    我飞身过去,把念念给接住,结果两人还是给巨力重重砸落到了墙壁上,而这时门口处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喊声,却是其他的矮魅纷纷赶来过来。

    如果让这些家伙挤进来,恐怕我们所有人都得报销在这里了。

    怎么办?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间门口传来一阵怒吼,那大彪却是飞跃过来,堵住了门口,然后朝着那些跑过来的家伙愤怒地嘶吼着,阻止他们进入。

    时间有限,我必须有所作为。

    这般心想着,我再一次扬剑,朝着石床那边刺去。

    那矮魅首领也是气愤到了极点,双手不断结印,就在我冲上跟前的时候,他突然结了一个古怪的手印,朝着我的剑尖罩了过来。

    我瞧见他那山呼海啸的气势,心中多少有些不安,于是身子一滑,让过了那一掌,结果瞧见一股宛如放炮般的炸响,一股力量陡然射出,却是在不远处的墙上,直接砸出了一个脑袋大的孔洞来。

    这么厉害?

    我将长剑递出,在那家伙的周身刺去,他毫无畏惧,全身仿佛都没有任何罩门一般,硬碰硬地与我对刚,震得我手腕酸麻,差点儿拿捏不住。

    倘若不是我学了耶朗古战法,有些战阵厮杀的底子,说不定直接就栽倒在这里了。

    就在我被那家伙步步紧逼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虫虫的声音:“我胸口这儿有个结,你一会儿卖个破绽,让开他,然后什么也不管,冲着这里劈来,用尽全力,不要犹豫太多!”

    这声音低沉,仿佛就在耳边,我心中一动,余光打量了一下石床之上的虫虫,发现她嘴唇微动,却没有半点儿声音流出。

    传音入密。

    得到了她的提示,我心中大安,与那家伙搏命一般地拼杀一个回合,突然间错身而过,然后将手中的金剑高高扬起。

    在那一刻,金剑在一瞬间变得璀璨夺目,而下一秒,它落在了虫虫的胸口处。

    不!

    那家伙居然口吐人言,悲愤地喊着,然后身子一绷,竭尽全力地朝着我撞了过来。

    他这一下的速度,简直让人难以捕捉,我感觉后背被猛然撞了一下,瞬间就失去了平衡,跟着跌落到了角落去,脑袋重重地磕到了墙壁,咚的一声,整个人都有些发晕了。

    这时那家伙一下子就扑到了我的跟前来,掐着我的脖子,怒声吼道:“你杀了她,你杀了她,我要杀了你!”

    他的声音粗粝,就好像砂纸打磨过一般,说得人浑身鸡皮疙瘩冒出,我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来,左手抓着他的手,而右手则执着金剑,朝着他的身子里戳。

    那家伙浑身坚硬,宛如精钢,我根本就刺不进去,却给他掐得浑身无力,眼前越发黑暗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香风一阵,然后有一只莹白的小手,轻轻地拍在了那家伙的头顶上。

    啪!

    轻轻一响,那家伙仿佛受到了重创一般,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而这个时候,快要陷入昏迷的我,终于瞧见了虫虫那种绝美的脸。

    太好了,她自由了……

    <b>说:<b>

    虫虫,从来,如此,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