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五章 婚礼
    熊飞一声尖叫,把我都给吓了一大跳,回过身来,瞧见刚才腿软倒地的大彪此刻却是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四只眼睛瞪着我,喉咙里面发出低低的吼声,旁边的念念也吓了一跳,说陆言,怎么回事?

    我挥了挥手,说无妨,它现在不会攻击人了。

    念念将信将疑,走上前去,轻轻摸了一下那畜生宛如钢须一般的胡子,结果它只是摇了摇头,张开嘴巴,露出那尖厉的獠牙来,却并没有再次攻击。

    念念惊讶万分,说陆言你真厉害,这都能够被你给驯服?

    我说我哪里有这本事,都是小红的功劳。

    念念原本还有些担心,听到是小红在控制,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之前与我文斗之时,就是吃了小红的亏,差一点儿就让自己多年豢养的小冰虫宝宝死去,自然知道小红的厉害,回过头来,才瞧见熊飞居然被那突然出现的大彪给吓晕了去。

    瞧见这家伙的怂样,念念叹气,说一直觉得熊飞这人样貌又帅,长得又高,还有一身好本事,亏我还以为他是你有力的竞争对手呢,没想到居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我想起他刚才对我说的话语,知道他即便如此,最关心的还是虫虫,不由得心中一软,说他也不容易。

    念念不置可否地说道:“原本还生了一副好皮囊,现在半边脸都毁了,更加不可能了……”

    两人说着话,那大彪却是走到了昏迷的熊飞跟前来,伸出舌头,舔了舔他完好的右脸。

    这一舔,熊飞惨叫一声,却是又醒了过来。

    我走过去一看,得,这右脸上面也都是血棱子,我心中一跳,把那大彪给拽了过来,仔细一看,瞧见它舌头下面竟然有满满的倒刺,就是这些,把熊飞给毁了容。

    醒过来的熊飞瞧见我拽着那凶恶的畜生,调教的服服帖帖,下意识地一愣,脱口而出:“这畜生是你养的?”

    我摇头,说不是。

    说着话,那大彪又想要朝着念念舔去,结果给我一巴掌,悻悻地躬身离开了去,熊飞瞧见,更加是气不打一处来,说还说不是,不是你养的,怎么可能那样听话?原来你跟他们是一伙儿的?

    我瞧见熊飞一身伤势,脑袋上面全部都是血,也不想跟他多扯,让念念跟他解释,而我则拿着点头,打量着这宽阔的洞穴。

    走了一圈,念念找到了我,说解释清楚了。

    我点头,说虫虫怎么了?

    念念说熊飞说虫虫姐被一帮全身无毛、长得像人又像猴子一般的家伙给捆走了,这头大彪就是其中的帮凶之一。

    我说这怎么可能,虫虫的本事,你我都是清楚的,怎么可能熊飞没事,她反倒是被带走了?

    念念摇头,说那些人训练有素,一上来,就用了大网,将虫虫姐给兜住,然后拖着就走,而熊飞则被人暗算了,又给那大彪给纠缠着,所以一直拖在角落里,昏迷了又醒来,醒来了又昏迷。

    我说时间过了多久?

    念念摇头,说熊飞的情绪有些失常,搞不清楚这些。

    我想了一下,说熊飞既然说这大彪跟那帮怪人是一伙儿的,那么让它带路,我想应该没有问题,不过既然虫虫都中了招,我们也未必能够幸免,所以此事危险,你和熊飞离开,让我一人去吧?

    念念摇头,说这怎么行,我说过,此事我跟到底,别试图甩脱我。

    我沉默了两秒钟,然后说道:“如此也好,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时间不早了,我们得赶紧过去,不要停留,否者后果不堪设想。”

    我与念念商量妥当,然后折回了来,看了熊飞一眼,说我们要去救虫虫,你若是伤了,不如离开,在门口接应我们。

    熊飞一听,立刻就急了,说你们去救虫虫,怎么可以丢下我?

    我迟疑了一下,说你这伤势……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瓷瓶来,从里面倒出了几颗丹丸来,也不管几个,直接塞进了肚子里去,然后行了一遍气,那脸上的血痕就结了疤,完了之后,他深吸一口气,说走吧,老子的命就算是撂在这里,也要把虫虫救出来。

    熊飞虽说是我的情敌,不过这话儿说得却让人心中发热,我没有拒绝,点头说好,那我们走吧。

    当下由那大彪带路,我们往洞子的深处走去,道路曲曲折折,不知道有多少岔路。

    如此一致往下走,到了一处拐角,突然间前方有风吹来,让人感觉浑身一阵,而那大彪则一抖,发出了一声兴奋的吼叫声,朝着前方狂奔而走,我喊它,却根本叫不住。

    它疯了?

    我们快步向前,走了十几米,突然间发现竟然又钻出了石洞子,来到了外面的山上来。

    这儿应该是一处峡谷,旁边有水涧,而出口这儿有人工开凿而出的栈桥,一直蔓延到了下面的河滩上去。

    那大彪身子轻如狸猫,几个纵身,便跳到了山壁下方的河滩去,而我则使了两脚,发现这栈桥看着松松垮垮,不过根基处却是坚硬的,应该能够承得了我的重量。

    我跟着那大彪跳落到了河滩上,刚刚想要追上那畜生,却瞧见远处有人影晃过,下意识地朝着旁边躲了起来。

    我这一躲,藏住了身子,探头出来的时候,瞧见四五个长得跟人差不多、但个头却矮了一倍的家伙从远处跑了过来,围着那大彪又唱又跳,然后簇拥着它朝着远处走去。

    我凝目看向远方,瞧见夜火阑珊,却有灯光笼罩。

    念念和熊飞谨慎,一直等到那些古怪的东西离开,方才爬了下来,找到我,熊飞显得很激动,说就是那些东西,就是他们。

    我回忆起这些介于人类和猴子之间的玩意儿,脑子有些乱,说这些到底是啥玩意啊?

    念念想了想,说这东西我好想在哪里见过。

    我紧张地看着她,而念念回想一番,终于点头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在族里面一本祖宗传下来的古书里面瞧过,这玩意叫做矮魅,也是一种智慧生物,书上说苗疆三十六峒的前身耶朗祭殿,之所以分崩离析,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跟这东西交战,折损了实力,方才被汉朝趁虚而入……”

    我闭上了眼睛,不由得想起了那位身陷重围而死的战将,又想起了屈死于监狱之中的使臣。

    所谓耶朗覆灭,应该就是他们身处的时代吧?

    我莫名就想知道更多的信息,赶忙问她,说这玩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呢?

    念念也奇怪,说对呀,听说这玩意是被当时的耶朗王用大法力给封印,返回了灵界去,怎么在这里,还会有残余呢,不应该啊?

    她也不明白,那我便不再问,对两人低声说道:“虫虫被它们抓起来了,我们得赶紧过去瞧一眼,确定虫虫的安全,然后再想办法把她给救出,不到万不得已,我们都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免得自身不保,知道么?”

    两人点头,一副唯我马首是瞻的架势。

    就连一向对我有意见的熊飞,在这个紧要时刻,也收敛起了自己的脾气来,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一意孤行,未必能够救出虫虫不说,还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搭了下去。

    我瞧了他一眼,想着他不会是后悔自己的冲动了吧?

    念念和熊飞虽说都是苗蛊三十六峒的传人,不过到底都是闭门造车,也没有跟旁人交流较量过,虽说底子厚,但终究还是欠一些实战,遇到大事,难免心慌。

    我是半路出家,比不得他们基础扎实,然而经历的却非常多,特别是在地底的时候,与陆左并肩而战,使得我学到了太多。

    对于那种场面的大战,这个似乎又变得那般不值一提了。

    矮子里面选将军,我当仁不让,吩咐完了大家之后,低伏着身子,沿着山壁往山谷的深处走去。

    如此走了几分钟,却是来到了那边的亮光前,瞧见却是十几堆的篝火,而每一堆的篝火旁边,则围坐着十来个浑身无毛的矮魅小人儿,这些家伙脸上、身上抹着白色的泥土,每四五个中间,极有一个头上插着鸟羽的家伙,应该是出类拔萃者,而在它们的身后,则是一个小村子,建筑很古怪,乱七八糟的,却又有一种莫名的协调感。

    在最大的一堆篝火之前,我瞧见了虫虫。

    她被捆在了一根坚硬的树木枝干上,双手双脚给捆得结结实实,那绳索把她勒得紧紧,凸显出了饱满修长的身材,而一个长得明显比旁人要高的矮魅则站在她的跟前,不断地哼着话儿。

    如此嘶吼了许久,它突然间就拜倒在了虫虫的跟前,用嘴巴去亲吻虫虫的足尖。

    虫虫似乎有些反感他,下意识地想要踢他,结果给捆得严严实实,终究还是动弹不得,而那些矮魅小人却突然间欢呼起来,有一个披着麻衣的肥胖矮魅拿出了一个布满了鲜花的花冠,套在了虫虫的头上去。

    那个高大的矮魅转过了身来,举起双手,所有的矮魅在这一刻,同时欢呼了起来。

    念念与我们窝在草丛中,瞧见此景,忍不住喊道:“这是婚礼么,虫虫姐不会被许配给这家伙了吧?”

    <b>说:<b>

    虫虫要嫁人了啊&hellip;&hellip;

    呃,大家开心点,注意咱的素质,第四季不求票,大家可投可不投,投的小佛谢谢你,多谢您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