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章 许二爷
    老大爷把碗递到了我的手里来,我却没有接,苦笑着说道:“大爷,我不渴。”

    他十分殷勤地说道:“哎呀,你骑了一路车,风尘仆仆的,累得很,来,喝点水解渴吧……”

    我依旧推辞,就是不肯喝,老大爷顿时就发火了,说咋地,看不起你大爷我是吧?

    我伸出右手食指,在那碗澄清的水里面搅动了一下。

    仅仅只是这么一晃荡,那碗清澈见底的水突然一下就变得浑浊起来,然后里面却是出现了千百万条细小得几乎肉眼不能瞧的黑色虫子,在水里面不停地晃动着。

    我指着这满满一碗虫子,气定神闲地再一次说道:“大爷,我不渴。”

    水中藏虫,是苗疆巫蛊之中最常见的下蛊方式之一,算得上是烂大街的招数,而这满满一碗的水虫子,甚至都算不得蛊,而是一种叫做蠹厘子的小沙虫。

    这是苗蛊之中经过特别调配出来的小玩意儿,瞧着好像很恐怖的样子,但危害性并不大,顶多也就能够让人上吐下泻,胃部不适,多拉点儿肚子就没事儿了。

    当然倘若下蛊的人铁了心整你,弄一个胃穿孔、胃溃疡的内出血,也是能够要人命的。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的,却是从陆左在地底里传授给我的正统巫藏携自然论述巫蛊上经之中学得巫蛊上经,囊括了天底下绝大部分的巫蛊奇术总则,我尽管只能算是囫囵吞枣,却也能够知晓大概。

    瞧见我淡定自若的表情,那老大爷却是将腰杆一下子停直了起来,说哟呵,行内人啊?

    我笑了,说你不正是想瞧一瞧我是不是懂这个么?

    老大爷眯着眼睛,很自然地将那碗水往旁边一放,然后说这年头居然还有人跑过来找龙老兰的,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好奇的,小心并不为过吧?

    我学着江湖把式,拱手说道:“没有请教老大爷的名讳?”

    他平静地回手,然后说道:“我姓许,你叫我许老二就是了。”

    我恭敬地拜了拜,说许二爷啊,失敬失敬,你既然是同道中人,那我也不瞒你小子陆言,受人所托,过来他家老宅拿一个东西,此事紧要,还请您理解一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跟老头儿报备,感觉就跟地头蛇一样,这儿是人家的码头,多少也得拜一拜。

    许二爷盯着我,突然笑了,说他家的老宅?你说的那人,是陆左吧?

    我在别处可以隐瞒,但是这儿是敦寨,陆左的老巢,鬼知道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东西,所以我也没有含糊,直接点头说是。

    那许二爷说你叫陆左,是他什么人?

    我说勉强算是远房的堂弟吧。

    许二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说起来呢,龙老兰跟我有一些关系,所以回来之后,就一直帮着她照看着,但你说你是陆左叫过来的呢,倒也可以让你进去,不过……你拿什么证明你跟陆左有关系呢?”

    我一愣,说这个怎么证明啊,他现在又不在这里,还打不了电话,我怎么知道?

    许二爷平平举起了手来,对我说道:“来,我试一试的手段。”

    啊?

    这许二爷要跟我打一架?

    我有些发愣,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迎战,因为我晓得一点,通常来说,养蛊人的身体并不算好,因为常年累月跟毒素打交道,所以衰老得特别迅速,也经不起折腾。

    所以说,养蛊人偷偷摸摸地下蛊就好了,当年动手的少之又少,而我面前这许二爷一副风烛残年的模样,更是让我生不出半点儿兴趣来。

    我若是一拳重了些,将人给撂倒了……

    我扶还是不扶?

    呃,错了,错了,人家这一手水中藏虫的手段这么溜,不至于跑来讹我吧?

    我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呃,大爷,算了吧?”

    许二爷一愣,说什么叫做算了吧?

    我说您挺大一把年纪了,我这年轻小伙儿的,下手也没轻没重,要万一伤到了你,那可不好,就这样吧,我去问问别人,您歇着吧……

    许二爷:“……”

    我回到摩托车上,拧开钥匙,然后开始发动,结果发现车子居然一动也不动,我油门拧到底都没有半分效果,顿时就是一愣,回过头来,这才发现那摩托车的后轮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被那老大爷给抬了起来。

    他神出鬼没地将我摩托车抬起,而我一直到现在,方才发觉。

    我的天……

    对方露的这一手直接将我给吓住了,翻身下了摩托车,说许二爷你挺能耐的啊,年纪这么大了,居然快得跟鬼一样?

    许二爷一脸郁闷,说好久没有被人这么轻视了,你刚才是没有听明白我的话么?我的意思是,你想进龙老兰的老宅可以,不过得先跟我交一下手。

    我也纳闷,说为什么啊?

    许二爷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什么为什么,我说怎样就怎样,咋了,有意见?”

    我说不对啊,那是人龙老兰的老宅,她人死了,就归陆左了,现在陆左叫我过来取一样东西,您这非亲非故的,就算是认识,也横不能拦着我啊?

    许二爷怒了,说就凭我是敦寨苗蛊的一员!

    我说得了吧,敦寨苗蛊,就剩下陆左一个独苗苗的,他再往下,就是我了,您算怎么回事啊,也非要挤进来?

    许二爷翻着白眼,说妈蛋,我真的信了你的邪,小子接招。

    他将我的摩托车往旁边一甩,然后右手一抖落,朝着我的胸口拍了过来,我瞧见老头儿这一下挺硬朗的,那手跟寻常干农活的粗糙手掌并不一般,也是留了些心,使出了七分力来,朝着他拍去。

    我有心留手,生怕伤到了对方,结果两掌一交,顿时感觉对方的手掌之上,传来一阵澎湃巨力,当下也是没有再犹豫,双脚扎地,然后猛然一顶。

    我不顶不行了,因为对方的力量,在一瞬间宛如海啸一般狂暴凶猛,让人根本抵挡不住。

    啊……

    我惨叫一声,感觉右手手臂就仿佛折断了一般,整个人就直接朝着后面腾飞而去。

    我从村道直接翻到了下面的烂泥田里去,溅得一身泥,当下也是来火了,从田里陡然一翻,直接爬了起来,又冲到了那老头儿的跟前,手中抓着的一团泥巴就朝他的脸上甩去,那老头身子一晃,却是不见了踪影。

    人呢?

    我心中犹豫半秒,突然间有劲风从身后传来,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与他另外一掌差了毫厘,偏偏避过。

    我惊魂未定,而那老头的脸上则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说哎呀,有点儿意思。

    他话语一落,又宛如雄鹰一般腾空而起,朝着我扑来。

    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这位许二爷并非什么山村老农民,而是一顶尖高手,当下也是放下了心中所有的想法,将精力全部集中了起来,与其迎战。

    这是一场绝对不对称的战斗,老头别看这七老八十、耋耄之年,但是那好手段却比一雄壮的小伙子还要强势,掌掌生风,让我根本就无法应付,当下我也是只有硬着头皮,然后用那耶朗古战法,与其拼斗。

    耶朗古战法本来是战场之中所磨练出来的杀人技,与一老头儿交手,着实有些太过于凶险,然而此时此刻,我却只有招架之力,根本容不得半点懈怠。

    拼了!

    我与那老头儿交手,每一回合都致命,迫使我不得不拼尽全力,如此与其交手数十个回合之后,我终于顶不住了。

    瞧见他并没有停手,一副要将我置于死地的模样,我不得不摸出了金剑来。

    唰!

    出剑之前,我高声招呼道:“许二爷,我出剑了,你可小心……”

    我话刚说完,突然间感觉右手一空,低头一看……

    卧槽我的剑呢?

    我吓得魂飞魄散,抬头一瞧,却见我的破败王者之剑,居然就出现在了那老头子的手上,被他随意地把玩着。

    呃……

    刚才他那一招空手夺白刃的手段,比先前与我交手时的模样,直接就提高了好几个档次,让我知道了他刚才只不过是在逗我玩儿的,只有这一回,才是用上了真实的实力。

    这也太、太强了吧?

    我心灰意冷,一脸郁闷地说道:“我输了,要杀要剐,你随便吧。”

    许二爷眯眼打量着我这把剑,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倒挺奢侈的,一把剑,居然还拿金子来做,骚包得很;不过这玩意押在这儿,倒也不怕你胡乱偷东西龙老兰的老宅在鼓楼后面的那栋房子,门口写着龙宅字样的,你想拿什么,只管去吧。”

    啊?

    什么意思,这就让我去拿东西了?

    我有些搞不清楚他的意思,愣在了当场,而那许二爷则叹了一口气,说你到底是理解能力有问题,还是脑子有毛病,让你去就去,拿了东西就回来;你放心,我有退休工资的,你这坨金子值不了几个钱,我可不稀罕。

    <b>说:<b>

    哎呀,你真以为我是碰瓷的老头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