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章 请道歉
    棍子原本受伤的那只手给我这么一拳,顿时就砸得骨节碎裂。

    那种痛苦让他两眼一黑,眼看着就要昏死过去,但我却并没有让他这般好过,而是一把揪住了他的脑袋,往着那审讯桌上猛然砸了下去。

    砰!

    仅仅只是一下,那结结实实的审讯桌就直接塌了下来,棍子满头血污地趴在了碎木块中,身子忍不住地抽搐。

    马局长一脸铁青地瞧着我,而旁边的记录员则吓得惊声尖叫起来,这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有人在门口喊道:“马局,马局,出了什么事?”

    我没有理会旁边的动静,而是一把揪住了棍子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提起起来。

    我冲着他嘿然笑道:“你现在还这么坚持么?”

    棍子既然走上了贩毒这条不归路,又敢拿枪拒捕,自然已然是亡命之徒,然而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更是料不到我居然敢当着警察的面,把他这一顿暴打,而且仿佛还要杀了他的架势。

    他顿时就发怯了,哭丧着脸说道:“陆言,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胡乱攀咬;对不起,我小心眼你别打我了!”

    这个时候那审讯室的门已经给撞开了,好几个警察冲了进来,有的还举着枪,指着我猛喝道:“蹲下,抱头!快蹲下……”

    我不管这些人,而是揪着棍子的脑袋,说你把事情的经过,跟马局长说一下吧。书阅ぁ屋

    棍子瞧见我在这么多警察的枪口下还面不改色,一副比他更加亡命的疯狂架势,终究是软了下来,哭着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结结巴巴地说了清楚。

    他讲完了之后,我松开了勒在他脖子上的手,举了起来,若无其事地坐回了审讯椅上,平静地说道:“我的话说完了,你们随意。”

    后面进来的那几个警察冲了上来,给我重新上了手铐,而先前被我撂翻在墙上的那年轻警察也爬了起来,冲着他们喊道:“脚,把脚也拷上这家伙能够挣脱手铐……”

    挣脱手铐?

    还有这样的人么?

    那几人有些不敢相信,然而瞧见他很坚持,没办法,就给我的两只脚都给铐在了那审讯椅上,而这时张大器擦着口鼻间的血走到我面前来,手指几乎指到了我的鼻子尖上来,说你居然敢袭警,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不,信不信我现在直接就崩了你?

    我瞧见他的拳头眼看着就要砸落到我的脑袋上来,不由得咧嘴一笑,说警察叔叔,你最好还是低调点,刚才我要是不留手,你已经不可能站着跟我讲话了……

    我脸上带笑,而话语里却十分冰冷,那家伙回想起来,难免一阵后怕,脸上就多出了几分恐惧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马局长终于开口了:“够了,张大器同志,你今天太累了,去卫生院看一下伤,这案子就先别跟了。”

    张大器眉头一杨,说马局,可这小子……

    他还没有说完,马局长的脸色就是一板,说我说的话,你觉得是在开玩笑么?

    马局长一发火,旁边的人就看出来了,纷纷过来拉张大器,连哄带劝,把人给拖了出去,而这个时候马局长又瞧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找个房间给他待着,先把事情了解清楚再说别铐那么死了。”

    领导一说话,下面的人自然就会意了,过来把我脚上的手铐给解开,然后把我押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里关了起来。

    我也不慌张,那房间有一板床,直接躺倒在了上面,平静地躺下。

    闭上眼睛,我深吸了两口气,然后将手上的鲜血往床板上擦去。

    说句实话,我今天之所以这般凶狠,并不是因为心态变化了,觉得自己是修行者就了不起,而是因为我是被当着自己父母的面给带走的,而且当时的场面,实在是太揪心了。

    我第一次听到我母亲发出那般惨烈的哭嚎,也第一次瞧见我父亲掉下泪水。

    估计这一次的事情,会成为他们这一辈子心里的阴影。

    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倘若是因为我犯了事儿,遭受到这样的待遇,那也就算了,但是这一回,根本就是无妄之灾,而且还是这么大的一个帽子扣下来。

    这是什么?

    贩毒!

    我可记得以前普法的时候宣传过,五十克毒品,就可以直接枪毙了,这事儿若是给敲成了铁案,我爹我娘可怎么受得了?

    所以我恨,这种愤怒不是平白无故的,而且我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一直忍耐。shuyueu

    人总得露出点爪牙来,才不会被人给欺负,特别是像张大器这种,不把嫌疑人当做人的家伙。

    我躺在木板床上,没一会儿,房门给打开了,有人端了一碗辣辣的汤粉进来,说吃夜宵了。

    吃夜宵?

    我刚才还一肚子火,这会儿却忍不住笑了,说什么情况啊,嫌疑人还有夜宵吃,这是什么待遇啊?

    那警察也觉得别扭,板着脸,公事公办地说道:“是给刑警队同志的加餐,马局吩咐给你也送一碗过来,你爱吃不吃……”

    我说吃,怎么不吃,不过我这手给铐着,怎么吃啊?

    那人居然直接过来,把那便当盒放在了旁边的地上,然后把我的手铐给解开了,说喏,你吃吧,赶紧的。

    他拿着手铐离开,我蹲下身来,将那便当盒拿起来,打开一看,里面是油汪汪的牛肉米粉,刚刚送过来的,热气腾腾,浓香扑鼻,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呼啦啦地吃了起来。

    吃米粉的时候,我差不多已经猜到,估计自己这事儿,差不多是查清楚了。

    要不然,这碗粉也送不到我这儿来。

    那警察也不可能在我有前车之鉴的情况下,还随意地打开我的手铐,根本不怕我劫持。

    一碗粉差不多吃完的时候,那房间门又被人给推开,我抬头一看,瞧见却是吩咐人给我送牛肉米粉的马局长。

    他关上门之后,从角落里拖了一把凳子过来,坐在我面前,说陆言?

    我说是我。

    他盯着我,说看到你,让我不由得想起一位故人啊。

    我说谁啊?

    他说陆左,你应该是认识的吧?

    我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淡淡地说对,我认识,陆左是我一远方堂哥,怎么了?

    马局长瞧见我敌对的情绪浓重,笑了笑,说你别紧张,跟你讲个故事大概在五年前的时候,我还是县刑警队的一个老警察,连副队长都不是,那个时候,青山界那边发生了一起碎尸案,根据排查,我们发现跟一个年轻人有关系,然后当天把他给拘留了,那个人,就是陆左。

    我说结果呢,这件事情跟他根本就没有关系,对吧?

    马局长点了点头,说对,陆左当时就否定了这件事情,然后告诉我们,他可以帮我们破案;当时我相信了他,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陆左就带着我们,把案子给破了。

    我说是么,原来你们是老交情啊?

    马局长点了点头,说我后来因为这件事情得了些功劳,开始一步一步地上升,先是副队长,然后刑警队长,紧接着掉往了临县任副局,现在又调了回来,一晃五年多过去了……

    我说马局长倒是官运亨通。

    马局长笑了笑,说当时陆左的处境跟你一样,都是被冤枉了,不过你们的选择却各有不同他虽然使了些手段,不过到底还是以德服人,而你,今天的做法实在是有些让人诟病啊?

    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马局,那我问一件事情,陆左被抓的时候,有被人当着他父母的面暴揍一顿,然后肆意羞辱么?

    马局长干笑了一声,说这个嘛,张大器他父亲是县上的领导,所以自小的脾气就大了一点……

    我慢条斯理地说道:“就只是大了一点儿?”

    马局长这回没有笑了,而是诚恳地说道:“陆言,我刚刚调回晋平来,一直都在督导这件案子,也没有时间整顿一下内部,所以弄成这样,是我的错,在这里我跟你道一个歉……”

    对方的态度如此真诚,我本来想拿捏一下,也终究拉不下脸来,不由得苦笑,说真不是我脾气暴躁,你看当时的情况,哪里能容我低眉顺眼?

    马局长眯眼瞧了我一会儿,说陆言,你跟陆左一样,都是那种人吧,对不对?

    我没有否认,说是又怎样?

    马局长说道:“我不问具体的东西,陆左出事的时候,我还没有回来,不过也听说了,我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也帮不了什么;但你是他堂弟,我能够帮的,还是可以帮一下虽说把你带到这里来,是我们工作的疏忽,但是目前的情况是,你在审讯室里面袭警,打伤了张大器,还当着我们的面袭击嫌疑人,这事情好多人都瞧见了,有人揪着不放,说你这么凶悍,后面肯定有事情,要深究……”

    我说马局,有事你直接说,别绕弯子。

    他瞧了我一眼,这才说道:“主要是张大器不依不饶,我的意思是,不如你出面跟他道个歉,我左右撮合一下,把这事儿先弄过去,你看成不?”

    <b>说:<b>

    同样是官二代,人杨宇就真不错,你们说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