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毛球和阿奴
    五哥盯着我,几秒钟之后,方才说道:“你确定?”

    我说不管怎么样,总得给别人一点机会。&12304;&8598;&20070;&12398;&38405;&9792;&23627;&8730;&119;&119;&119;&46;&115;&104;&117;&121;&117;&101;&119;&117;&46;&99;&111;&109;&12305;

    五哥的表情有些痛苦,低下了头去,不过还是尊重了我的选择,从腰间摸出一把钥匙,递到了我的手上来,说道:“希望你是对的。”

    我接过钥匙,来到那三人的牢房门口,说道:“希望你们有自保能力。”

    那虎头大汉娇滴滴地说道:“我们的先祖,可是萨格尔王的强大战士,若是那冬日玛耍了手段,又人多势众,怎么会被他给擒住?”

    我听它说这大话,不由得笑了。

    原谅我在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事实上主要是那家伙魁梧得让人倍感压力,结果却是一个小女孩儿娇滴滴的腔调,我怎么都不能够适应这种强大的落差。

    很快,我就将三人都给放了出来,那大猩猩一般的布鲁族毛球走到我面前来,拱手说道:“我毛球、还有我身边的毛蛋,以我布鲁族先祖的荣光向你起誓,定然不会辜负阁下对于我们的信任,一定让你为这个抉择而感到无悔。”

    虎头大汉、哦,应该是女汉子也跟着自信满满地说道:“我阿奴也是,你就看好吧。书の阅屋”

    我笑了笑,朝着它们点了点头,然后跑到了门口来。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阴沉的喊声:“里面的人你们都给我听着,放下武器,举手投降,我冬日玛会给你们留一条性命;而若是反抗,我这里的蜈蚣射手,会将你们给全部钉在柱子上,然后炼制成尸油蜡烛,灵魂永远不得安宁,夜夜受那煎熬之苦!”

    他说得恐怖,而在门外,则不时传来了那声声狼嚎之音,显然这附近也有狼群存留,被紧急调遣了过来。

    听到黑袍光头的话语,五哥看了我一眼,而我则周围打量一圈,问那三人,说这里除了大门,难道就没有别的通道了么?

    大猩猩毛球摇头,说没有,为了防止犯人逃脱,这大殿四面都是厚厚的围墙,除了铁门之外,连窗户都只有拳头般的气孔大,根本没办法逃脱。

    我朝着头上望去,说那从屋顶呢?

    屋顶?

    大家向上望去,而这时那毛球则又说道:“这儿是囚禁地底高手而设置,屋顶有传承自格萨尔王时代的古老法阵在,人若上去,就会被雷电轰击,魂飞魄散。”

    五哥不冷不淡地讥讽道:“你倒是什么都懂。”

    旁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毛蛋突然说话了:“那还是,毛球是我布鲁族最优秀的格桑萨满,他曾经跟地底贤者一起修行过,要不是如此,使得冬日玛有意招揽,我们早就被弄死了。”

    说话间,那虎头大妞却站了出来,一脸无畏地说道:“不过就是些蜈蚣射手的毒刺而已,阿奴一身横练罡劲,哪里怕它?你们跟在我后面便是。”

    说话间,它已经来到了那牢门之前,回头确认了一边,然后猛然拉开,口中大吼道:“羌北阿奴在此,冬日玛出来受死!”

    她将牢门大开,立刻有无数破空之声袭来,叮叮当当地落在了它的身上。

    虎头大妞毫无畏惧,迎着这箭雨而上,三两下就冲了出去,而我们也跟在它的身后,冲入走廊之中,瞧见两边都有十几个有着七八双手的古怪家伙,正不断射箭而来。

    虎头大妞冲出门口,双手将正对着门口那两人的脖子掐住,手掌猛然一捏,绿色浆液爆裂开来,生息了无,然后朝着左边方向冲去。

    我和五哥手中有剑,在队伍里断后,一边挥剑抵挡那箭雨,一边朝后退去。

    那些箭,并非我们寻常所见的箭支,而是一种只有手指长、飞镖一般的尖锐之物,前端涂得漆黑,显然是有着剧毒的。

    阿奴选择突进的方向,并没有冬日玛这样的高手,所以行进的速度很快,而那两个大猩猩也并非柔弱之辈,他们在一出门之后,直接滚地而过,冲到了箭手的人群之中,手起拳落,将那一帮家伙给砸得脑浆飞溅。

    我们很快就冲出包围圈,而另外一段的冬日玛显然也认出了我和五哥来,气呼呼地大声吼道:“我没有找你们算账,你们倒是找上门来了。”

    我在躲入拐角之前,收了剑,顺手给了他一个中指。

    靠!

    那家伙显然是领会到了我的轻蔑之意,大发雷霆,怒气冲冲地吼道:“追,给我抓住这些人,我不管了,今天就要开人肉席,活活吃了这两个家伙!”

    人肉席?

    我的天,听到这名字,我胃中顿时就是一阵翻腾,恶心无比,脚步却不停留,一路疾奔,很快就冲出了这殿宇,来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那虎头大妞冲出来之后,回身堵住大门,一脸虚弱地对我们说道:“不行了,我中了毒箭,跑不了了,你们走吧毛球,你若是有机会,能够回到地底,请去羌北一趟,找到我阿妈,告诉她,阿奴很勇敢,阿奴没有给羌北丢脸……”

    我回头一看,之间阿奴的上半身,居然中了十几根毒刺,直入身体里。

    刚才的冲锋之中,阿奴挡在了正面,尽管它身上有那青蒙蒙的气息在,挡住了大部分攻击,不过还不是修行到了圆满无漏的状态,到底还是受了伤。

    我瞧见它的脸色一阵青紫,知道毒性发作挺快,不过却不同意它的放弃,说你等等,我想想办法。

    说罢,我对那两个大猩猩兄弟说帮忙一下,给我按住那头雪狼。

    两人不知其意,不过还是照做,而这边小红则从那狼头之上飘落了下来,附在了虎头大妞的胸口处。

    它一阵吸吮,身子如波涛起伏,而几秒钟之后,那原本已然有些颓势的阿奴竟然一跃而起,兴奋地喊道:“天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现在感觉到力量又重新回到了身体里了,哈哈……”

    它欣喜若狂,而小红也是饱餐一顿,回到了不断挣扎的雪狼王头上。

    那畜生一下子又回复了安静。

    瞧见了我这般的手段,毛球拱手,说没想到桑巴这么厉害,领教了。

    我不用知道桑巴是什么意思,不过想来应该是一种尊称吧。

    正说着,那殿门砰砰作响,显然是有人在奋力推动,阿奴拼死挡着,说我们该怎么办?

    我和五哥对这儿并不熟悉,说不清楚,你们知道怎么离开么?

    大猩猩毛球说道:“这里是一个通道堡垒,有一处是连接地表的世界……”

    我想起之前听到那冬日玛的讲话,直接告诉它,说那通道已经被堵住了,根本就出不去。

    毛球十分果断地说道:“那我们就回到地底的茶荏巴错去,那儿天大地大,摩门教就算势力再大,也未必能够找得到我们。”

    茶荏巴错?

    我和五哥对视了一眼,知道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硬拼是拼不过的,唯有先逃离这儿,再徐徐图之。

    此番决定之后,我挥了挥手,让毛球带路。

    它没有犹豫,带着我们冲到了院墙旁边,然后翻身上了墙,而这个时候,堵在门口的阿奴也终于没有再硬顶着了,一个跃身,就朝着我们这边飞奔而来。

    一行人翻过宫墙,然后朝着广场那边狂奔,这时远处口哨吹起,一大群的雪狼却是冲了上来,试图将我们给拦截住,除此之外,还有好几个古怪模样的家伙过来,挥舞着武器,气势汹汹。

    跟二春关在一起的这三位,当真是不错的高手,跟那些人交手,都是极快之间,一击而中。

    还没有等我和五哥上前,那些拦截者都已经躺倒在了地上。

    至于那些雪狼,则都被小红散发出来的气息给震慑住,只敢远远跟随,却是没有一只上前来挑衅。

    坐镇此中的松日吗许是因为坐骑被夺的缘故,并没有及时赶到,使得我们一路冲过了广场,来到另外一端的山壁之前,那里有一个狭长的山缝,在门口的地方,居然有两个超过三米多高的巨汉把手。

    这两个巨汉浑身都是岩石一般的疙瘩肉,长相丑陋得跟电影魔戒里面的魔族一般,瞧见我们冲来,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手中的大棒子。

    它们手中的棒子,却是用石头磨制而成的,每一根都超过一丈,又重又沉。

    我下意识地想要减缓脚步,不敢上前,然而那阿奴却是一声虎吼,从十几米外的距离,纵身一扑,冲到了那两个巨汉的跟前来。

    随之而来的,是那两个大猩猩,它们竟然也毫无畏惧地随着阿奴冲了上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

    我心中不由得一阵热血沸腾,提剑而上,然而还没有走两步,就瞧见那毛蛋被一棒子给抡中,直接给砸落到了旁边的山壁上,滑落下来的时候,一动也没有动。

    吓!

    这么厉害?

    <b>说:<b>

    请去羌北一趟,找到我阿妈,告诉她,阿奴很勇敢,阿奴没有给羌北丢脸&hellip;&hellip;

    有的朋友可能没有看过苗疆前传,这里解释一下茶荏巴错是什么&hellip;&hellip;呃,字数有限,大家还是去看一看前传吧,就知道了,大概就是藏族传说中一个横跨了青藏高原的腹地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