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萧家的义气
    小红得手的那一瞬间,我箭步上前,冲着五哥大声吼道:“五哥,别攻击那蜘蛛了,要杀就杀这光头。&12302;&30334;&24230;&25628;&32034;&8634;&52;&57;&8624;&23567;&8631;&35828;&8646;&32593;&8628;&65292;&26356;&22810;&22909;&30475;&23567;&35828;&38405;&35835;&12290;&12303;”

    这个时候,那蜘蛛还带着惯性,朝着五哥刺去,而出于信任,五哥居然就相信了我的话语,仅仅只是偏头避开了那宛如长矛一般的节肢,然后纵身而下,朝着滚落在一旁的黑袍光头劈了下去。

    他手中的木剑此刻也是全力而为,上面竟然有紫色电芒游弋,那木剑宛如灌注了钢铁,沉重地斩落在了黑袍光头的短杖之上。

    嗡!

    一声低沉的炸响,五哥居然受不住那力道,腾空倒翻而去,而这时那黑袍光头也站了起来,我这是才发现他真的不高,居然不到一米五。

    这小矮子转过脸来的时候,一脸恐怖,眼睛、鼻子、嘴巴就好像是被电饼档给煎过了一般,连成了一片,十分丑陋。

    他豁然而起,以为刚才被掀翻下来,只不过是一个意外,想要再次翻身上去,结果半空之中,一根宛如长矛办锋利的蛛爪朝着他的胸口刺来。

    小矮子挥杖来挡,再一次滚落倒地的时候,终于发现了端倪。

    他的脑子极其好使,眼睛一转,就明白是我在捣鬼,冲着我怒声吼道:“小子,你到底做了些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之前一切都安好,而我出现之后,变故就发生了,而且我刚才还出声提醒了五哥。

    这些都是事实,我狡辩都没有用,当下也是转身,朝着那巨型蜘蛛靠拢,没想到小矮子凶悍得很,一低声,整个人就像炮弹一般,直接砸落到了我的跟前来。

    我手中的金剑扬起,挥剑去挡,却不料那家伙的修为实在是太高了,三两下,就将我给砸飞了去。

    我后背重重撞到了那石壁之上,疼得吐血,眼冒金星,眼见着那小矮子想要趁机杀出,将我给灭了,当下也是将心一横,闭上了眼睛。

    闭眼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荒凉和肆意厮杀的劲儿,从心头冒起。

    是那梦中战将的记忆。

    曾经的他,在无数次让人绝望的战斗之中,愤然而起,即便是死亡,也是引刀成一快,不负男儿血。

    何必恐惧?

    我心头热血一燃,手中金刀顿时就变得无比璀璨。

    破败王者之剑,表面平凡,却如同王者风范,这便是我,我陆言,即便是死,又有何所惧?

    在那广南乡下的地窖里,我其实不是早就死了么?

    这般想着,我陡然一咬牙,硬着头皮就冲了上去,感受着那耶朗古战法绝死逢生的气概,与那家伙拼斗起来,即便是力量上远远不足,却凭着古战法勉强支撑。

    那黑袍光头的小矮子原本认为我是最为薄弱的一环,想要通过猛然一击,将我给先击溃,然后各个击破,重新掌握战局,没想到一交手下来,才发现我底子虽弱,但打起来的那股悍勇却是在难得,整个人就跟打了鸡血一般,以弱博强,宛如疯虎,而且一进一退之间,颇有章法,一时之间竟然拿我不下。

    他拿不下我,旁边的五哥和那巨型蜘蛛立刻围了上来,尽管配合不默契,但是三者一同出手,却将他给死死缠住。

    三人一兽缠战片刻,我被那短杖砸中数次,五哥身上又多出几道血痕,而那巨型蜘蛛的身体甚至被小矮子用短杖砸得坑坑洼洼。

    不过这一切牺牲都没有白费,小矮子也是全身鲜血,处处是伤。

    其间他曾经做过好几次的努力,想要重新夺回那巨型蜘蛛的控制权,无论是念咒,还是贴符,都毫无效果。

    他再厉害,也抵不过小红钻入那蜘蛛脑子里面去来的直接。

    终于,在一次被五哥木剑的电芒刺激到的他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长此拖将下去,对他十分不利。

    即便他能够将其中一人打伤,甚至打死,他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想到这里,那家伙突然退到了火线的边缘,伸出了右手,猛然一招。

    阿咯给、伊姬玛扎……

    他口中高喝着一句咒诀,突然间整个空间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我感觉眼前一黑,当下也是凭着感知的炁场流动,横剑来挡,防范着这家伙的偷袭。

    我那个时候担心得要命,倘若是一直这么黑下去,问题可就很严重了。

    因为我毕竟没有适应凭借着炁场的感应来对敌。

    不过那黑暗在持续了不到两秒钟,立刻收敛,火焰再一次充斥着整个空间,我扬起了手中的剑,四处环顾,这才发现那个黑袍光头的小矮子,已然不见了踪影。

    人呢?

    我和五哥十分警觉地四处张望,然后瞧见一道血迹朝着另外的一个通道口离开了去,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冲着五哥惊喜地喊道:“人走了!”

    五哥点了点头,表情也轻松了许多:“嗯!”

    这一句话说出,那边的人群立刻传出一阵欢呼来,而五哥仍然有些不放心,对我说道:“陆言,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我用最简明扼要的话语跟他讲了一遍,五哥点头,说如此便好,只是这蜘蛛怎么回事?

    我摆了摆手,说无须担心,它现在归我控制了。

    我说话的时候,那巨大的蜘蛛还轻轻地伸过了一只爪子来,跟我轻轻地碰了一下。

    瞧见这,五哥终于露出了笑容来,走过来,紧紧地给了我一个拥抱,说陆言,谢谢你,我萧应武欠你一个人情。

    说罢,他指着旁边那些竖直的蚕茧说道:“这里面是我们的人,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他一说话,被小红控制着的巨型蜘蛛立刻爬到了一个蚕茧的跟前,脑袋上古怪的口器抓着一根丝,然后使劲儿一吸,十几秒钟之后,那蚕茧上半部分消退,居然就露出了一张人脸来。

    那人却是负责后勤的李明非,他重见天日,一开始瞧见那巨型蜘蛛,吓得哇哇大叫,然后瞧见了旁边的我和五哥,下意识地喊道:“我不会是做梦吧?”

    蚕茧里面的人没有死,这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

    在巨型蜘蛛的帮助下,我们很快把所有的蚕茧抽光,盘点了一下人数,才发现原来差不多三十多人的驴友团,此刻居然只有了十五人。

    死了一半的人……

    这结果让人有些沉默,而就在这时,队医朱红突然喊道:“楚领队呢,他刚刚不是还在我们面前的么?”

    她一说起,大家顿时就想起了群主,这时才发现人不见了。

    五哥眉头紧锁,说他刚才就在我的身后,怎么人一下子就不见了呢,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有一个人举起了手来,他我认得,叫做王鹏,之前曾经被锥子脸春姐用矮地龙诱惑离开,没想到他也还活着。

    王鹏站出来,告诉大家,说刚才黑的那一下,他感觉站在他前面的楚领队好像低声叫了一下。

    啊?

    五哥和我对视了一眼,彼此明白,楚领队的失踪,肯定是跟那黑袍光头的小矮子有关。

    沉默了一会儿,五哥突然说道:“走吧,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朱红犹豫道:“可是五哥,群主他……”

    五哥挥了挥手,一脸严肃地说道:“他的事情,我来处理,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大家给带出这个鬼地方,离开这里去。”

    许是出于对这儿的恐惧,竟然没有一人反对,大家集合,清点人数之后,五哥找到我,问我能不能让这大蜘蛛帮着把同伴的尸体给带出去。

    我想了想,看了一眼那大家伙,没想到小红挺有办法,用刚才丝茧将这些人包裹住,然后用一根丝线拖着离开。

    有着那巨型蜘蛛开道,我们重新回到那边巨大空间的时候,那些黑色毛球远远地避开,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我们一路上收敛尸体,然后又找到了路涛,一番焦急地赶路,终于离开了这冰缝。

    重见天日,看到满天星斗,幸存的许多驴友都忍不住痛哭出声来。

    我们没有停留,继续前行,当回到了那村庄的时候,天色也已经麻麻亮了,五哥去找那几个留守的人员,结果并没有瞧见踪影,回到村前来,找到我、李明非、路涛、朱红等几个驴友团的主事人,交代大家现在立刻出发。

    他让大家不要去什么拉萨了,原路返回,遇到最近的县城,立刻报案。

    他交代大家,说这件事情,警察肯定是管不了了,让大家休整一些,尽快返回内地去。

    我想了一下,掏出了赵司长的名片来,递给五哥,说找这人可以么?

    赵承风?

    五哥瞧了一眼那名片上面的名字,脸色勃然大变,问我这名片到底是怎么来的?

    我把跟大家分别之后的事情告诉了他,五哥脸色阴沉不定,过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说道:“赵承风这人虽说圆滑了一些,不过办事的能力应该还行。他现在刚刚起复,正憋足了劲儿,让他管,应该也没问题。”

    他让我们出去,手机有信号了,立刻联系这人,紧接着催我们离开。

    李明非、朱红几个人脸色一变,说五哥,你不跟我们走么?

    五哥回头望了一眼,平静地说道:“老楚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

    <b>说:<b>

    萧家,萧家,这就是句容萧家。

    他们不是以修为闻名的,靠的就是这个&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