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我选择谨慎
    我因为陆左徒弟的身份,对于宗教局本来就敏感,没想到小郭姑娘居然领着这么一位大领导过来,顿时就有些懵了。

    虽然那人温文尔雅、客客气气,不过我还是藏着一丝警惕,笑了笑,说我这人嘴笨,说不好,还是让小郭给你讲吧。

    赵司长笑了,说你别有心理负担啊,既然小郭和马洪鹏是朋友,我们这边呢,能帮的就帮一下。

    我说其实也没啥,就是俩神经病,也不知道怎么就惹着他们了,突然喊打喊杀的,我们当时害怕极了,就一路跑,一直跑到这里来,才敢停下,真的好恐怖啊。

    赵司长说听说其中有一个人,是茅山的叛徒?

    我点头,说对,是一个叫做梅蠹的家伙,你瞧瞧,也不知道他爹娘是咋想的,一听这名字,就感觉不像是什么好人。

    我满嘴胡扯,而赵司长则笑了笑,说能够在茅山叛逆的手下,还能够逃得出来,同志你也是修行者吧?

    我摸了摸头,说嘿嘿,我就是个庄稼把式,之前的时候跟我们村的庙祝学了点吐纳的功夫,后来他老人家去世了之后,就一直胡乱晃荡着,让领导见笑了,嘿嘿……

    赵司长温和地笑着,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回头你们跟小马同志具体聊一聊,我们这边也会注意的,回头归个档,尽快把他们捉拿归案吧。

    旁边的马洪鹏低声说道:“领导,那人若是茅山的叛徒,应该会有茅山的刑堂自己料理,我们插手,恐怕不妥。”

    赵司长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一闪而过,很快就笑了,说也是,既然如此,就给茅山通报一下吧。

    说罢,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们这是准备自驾游去拉萨?

    我们的目的其实是去日喀则,不过我却下意识地不提,嘿嘿笑,说对呀,一直想去拉萨看看,听说那儿挺漂亮的,所以这次有机会,一定还是去看一下的。

    赵司长沉默了一下,提醒道:“拉萨是挺美,不过如果有可能,我建议这个时候,你们最好还是不要进藏的好。”

    我一愣,说怎么了?

    赵司长说没有什么,最近一段时间,藏区的事情比较多,普通的游客还好,像你们这些本事的修行者,可能会比较麻烦,如果你们执意要去,回头找小马同志拿一张我的名片,若是有人问起,你们提我的名字便可。

    说罢,他没有再多谈,而是跟我挥手告别。

    待赵司长离开之后,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马洪鹏这才仿佛活了过来,笑着对我说道:“赵司长一直都比较沉默寡言,没想到跟你们却能够聊这么多,还让我把他的名片给你们,实在是对你们刮目相看啊……”

    说着话,他从包里找出了一张烫金名片,上面就写了一个名字,然后还有一个手抄的电话号码。

    我接过来,问这位赵司长很牛么?

    马洪鹏夸张地说道:“很牛么?我告诉你,赵司长在我们系统里,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呢,要不是之前不知道得罪了谁,被贬到了一研究所里当主任,说不定都已经是总局大领导了;不过他的背景深厚,这不,立刻又起复了……”

    他自己本身也挺忙的,跟我们聊了一阵,又问清楚了梅蠹和春姐的外貌背景之后,便告辞了。

    临走之前,他拉着我们两个说道:“刚才赵司长说得比较隐晦,我这里给你们交一个底,这一次我们进藏呢,是准备抓捕一个大魔头,这个人十分厉害,在藏区也有一定的根基,破坏力也很大,他之所以提醒你们,是怕到时候真出什么乱子,遇见了挺麻烦的。”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离开了,而我则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大魔头?

    他说的那人,难道就是我的师父陆左呢?

    一个曾经在天山为了无数人的性命、和这个世界而不惜功力大损的人,怎么就变成大魔头了呢?

    这世间变化,也太快了吧?

    我冷着脸不说话,而小郭姑娘以为是自己把那赵司长带过来惹我生气了,赶紧跟我解释,说她也就是想找马洪鹏了解一下,顺嘴就说了一下我们在雅江县碰到的事情,没想到正好被那领导给碰见,就说过来了解一下情况,她拦也拦不住。

    我摆了摆手,说无妨,我只是在想别的问题。

    小郭姑娘说是为了他们所讲的那个大魔头么?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

    小郭姑娘很直接地问道:“我问你心烦的,是不是他们所说的那个大魔头?我听马洪鹏说过了,他们这次过来,追捕的人叫做陆左,那人我知道,他跟茅山前一代的掌教真人是最好的兄弟,在江湖上曾经被称之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左道;至于你,懂巫蛊,又姓陆,而且还来自苗疆,想来跟那位陆左,是有很大关系的吧?”

    我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说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我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并无心机的少女一下子就变得如此聪明,居然能够将前因后果都猜测清楚了去。

    她突然噗嗤一笑,说怎么样,我什么都知道,你吓到了吧?

    我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小郭姑娘挥了挥手,笑着说道:“你别紧张,我不是坏人,跟他们也不是一伙儿的实话告诉你,陆左和萧克明跟我叔叔是朋友,我自小就听过他的故事,对他十分崇拜,也知道他这一次是被陷害的……”

    我说你叔叔叫什么名字?

    小郭说他本家儿的名字我说了你估计不知道,但是他的江湖匪号郭一指,不知道你认不认得?

    郭一指?

    呃,这江湖匪号我也不认得。

    事实上我拜这堂哥当师傅,相处不过半日,哪里知道他的那些事情,不过我并没有否认,而是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说那么说你跟着我,这一路过来,是有目的的咯?

    小郭姑娘瞧出了我的疑心,低下头,说我其实就是想见一见我心中的偶像而已……

    我说你觉得这个时候,见他有意思么?

    小郭姑娘扁了扁嘴,说你别一天到晚四处怀疑别人好不,我跟你讲,陆左在江湖上的人缘其实很好的,想害他的人不少,但是撑他的人也很多啊,就比如五哥,你知道他是谁不?

    我说他是谁?

    小郭姑娘说道:“五哥本名叫做萧应武,他是句容萧家的人,茅山传功长老萧应颜的小哥,前代掌教真人的小叔,跟陆左相交甚密,曾经共过生死……”

    听到她这一连串的介绍,我直接愣住了什么,嘴巴长得大大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若说这世间我还有谁能够信任的话,除了虫虫,估计就只有萧家人了。

    别的不说,萧克明为了给自家兄弟洗白,甚至不惜掌教真人的职位被撸,而前往生死莫测的幽府去找寻证据,这样的情谊,让作为外人的我都为之感动;而萧应颜更是在陆左逃亡的时候,照顾着他的父母。

    这样的朋友,我如何能够不信?

    而我实在是没有想到,那五哥居然跟他们两个,有着这样的关系……

    瞧见小郭姑娘,我再一次感受到了陆左强大的人格魅力。

    一个人,就算是落入了这般的田地,居然还有那么多的人选择信任他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即便是心中感动,不过却到底还是选择了谨慎。

    我认真地对小郭姑娘说道:“小郭,倘若我们话没有说开,我或许可以跟着你一起前往拉萨,前往日喀则,但是现如今,我却不能够拖累于你。我要走的,是一条通向深渊的道路,连我自己都看不到半点儿光明,所以也不想把你拖入泥潭。谢谢你这一路以来的陪伴,我明天,自己出发了,你开车回去吧……”

    小郭姑娘盯着我,许久,眼泪突然从她的眼眶里溢了出来。

    一滴,一滴……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流眼泪,我的心就忍不住一阵疼,不过我知道此刻我倘若是心软,只会害了她,于是转过头去,不看她。

    就在我扭头过去的时候,胸口处突然被重重地大了一拳。

    “你混蛋!”

    小郭姑娘喊了一声,就再也忍不住了,转身跑开。

    望着她的背影,我没有追过去。

    我这一路以来,战战兢兢,那是因为此事实在是太过于危险,我生怕有人、有事影响到我的判断,所以我宁愿如此决绝,也不愿意有任何闪失。

    当天夜里,我失眠了。

    不知道为什么,小郭姑娘挥泪离去的身影,和在排山苗寨时虫虫冷漠的侧脸,不断地重合。

    我知道,自己又伤了一位姑娘的心。

    我难过,因为感觉自己很多时候,就像一个混蛋,但是却又知道,这样的我,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如此一夜未眠,到了清晨的时候,我开门,发现门口处有一个信封。

    我捡起信封,一抖落,里面掉出了一把车钥匙,和一张写着清秀字迹的信纸来……

    <b>说:<b>

    当秋风停在了你的发梢

    红红的夕阳肩上

    你注视着树叶清晰的脉搏

    她翩翩的应声而落

    你沉默倾听着那一声驼铃

    象一封古早的信

    你转过了身深锁上了门

    再无人相问

    那夜夜不停有婴儿啼哭

    为未知的前生模样

    那早谢的花开在泥土下面

    等潇潇的雨洒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