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四章 九声钟鼎鸣
    “死了,怎么可能?”

    听到这句话,我忍不住大声地叫了起来,一脸惊诧的模样,惹得旁边的陆左父母纷纷侧目望来。书の阅屋

    我这时方才发现自己的模样实在是太失态了,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依旧不敢相信,那个脸上带着贱贱笑容、满面春风的道士死掉了。

    萧长老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也不能算是死,事实上,他这一趟,是去了幽府。”

    我有点儿搞不明白了,挠着头,说萧长老,我脑子有点儿不够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怎么会去幽府啊?他去幽府干嘛呢?

    何谓幽府?

    寻常之人或许并不明白,但是我既然已经是修行者了,那自然也是懂一些的,这所谓幽府,便是阴间地府,包括了民间传说中的黄泉路、奈河桥、鬼山冥海、沃焦石下的十八层地狱之类的种种世界。

    当然,这只是传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去了那个地方之后,还能够再回来的。

    即便有传闻,说人死而复生,但也仅仅只是灵魂去了那个房子,便再无记忆。

    传说中人的灵魂生天之后,都会进入一个叫做“房子”的地方,而那里面会有很多去处,其中一个,是一个充满了光明的大门,如果走入其中,便会失去所有的记忆,也就是传说中的孟婆汤。

    紧接着走黄泉,过奈河桥,或是下了地狱,或是进入六道轮回。

    只是,这萧克明他没病没灾的,去幽府做什么呢?

    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萧长老则盯着我,说你不远千里过来,找那萧克明,是为了何事?

    我从包凤凤的口中知道,这美艳清秀得如同少女一般的萧长老,实际上就是萧克明未入茅山宗之前的小姑,两人之间的关系匪浅,所以也不隐瞒,将我在滇南丛林中于余领导口中听来关于陆左的消息,跟她小声地说了出来。

    为了不让陆左的父母担心,我还特意避开了他们,说得极为小心。

    完毕之后,我对她说:“陆左与我有恩,所以我不能够置之事外,想着这天下间最了解他的人,恐怕就只有萧克明一人了,于是这才不远万里地找将过来……”

    萧长老点了点头,朝我伸了右手,将我给领到了房中来。

    颇为跳脱的包凤凤在这萧长老的面前十分乖巧,过来小心把门给合拢,两人入座,那萧长老方才说道:“此事我也有所听闻,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陆左和萧克明并没有在一起,两人正在分头追查虎皮猫大人丢失的线索,结果事情一出之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陆左。人证物证俱在,而此时陆左却消失不见了,形势对于他十分不利,但小明对陆左却十分信任,坚决相信他是被冤枉的!”

    我焦急地辩解道:“陆左他是不会做出这样事情的,他若是心志猖狂的大魔头,又如何会在天山之上,舍弃自己一身功力来拯救这世间?”

    萧长老平静地挥了挥手,示意我莫激动,然后说道:“我和小明,都与你一般,无条件的相信陆左,因为我们都知道他的为人,也知道去年他一挽狂澜的事情,所以才会选择无条件地信任他……”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事实上,不只是我,这世间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愿意相信他;只不过……”

    我的心中猛然一跳,说只不过什么?

    萧长老的脸上露出了略微有些愤怒的表情来,说:“只不过,这世上知道陆左当初牺牲的,又有几个?那些尸位素餐、肉食者鄙的家伙,哪里会考虑这些东西呢?在他们的眼里,如何稳下整个消息,不至于传出去造成恐慌,影响他们的统治,这才是最重要的。而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需要尽快找出凶手,即便是替罪羊,也再所不惜……”

    我下意识地说道:“萧长老,你说的这些人里,有在指黑手双城么?”

    萧长老一愣,说为什么提他?

    我说之前听那个余领导说过,专门负责督办此事的人就是这位黑手双城,后来又听说肖克明跟他大吵了一架,这才负气进了后山,所以才会这么问的。

    萧长老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莫名的情绪,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长长一叹,说对,也有他他应该是最了解陆左的人之一,毕竟他现在能够这么得到上面的欢心,未必没有陆左的汗马功劳。然而他却并没有主动撤销对陆左的通缉令,反而搜罗种种证据,欲图陷他于不利之地。唉,现在的他,已经让我感觉到有些陌生了……

    她这一叹,有着几分哀伤和悲苦,我听到了,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听到这里,我也差不多能够明白了,说如此说来,你之所以讲他死了,是说他前往幽府,但是,他为什么要去那儿呢?

    萧长老说大凉山一案,事情十分蹊跷,相关的当事人早已死去,连魂也召回不得,小明也是无奈,故而才会剑走偏锋,另辟蹊径,找了方法,前往幽府,希望能够找到当事人,引魂回来作证,不过……

    我说怎么了?

    萧长老一脸难过,说那幽府艰险,世事难料,不知道充满了几多的恐怖之处,而且来往之间,也是危机四伏,那家伙意气用事,抛下自己茅山掌教的责任,就为一腔热血,实在是太过于莽撞了,恐怕过几天,茅山长老会就对他进行弹劾了……

    我的天?

    这掌教真人怎么还跟美国总统一样,还能够被弹劾?

    面对着我的疑问,萧长老说道:“茅山历任掌教真人,皆由上一代掌教真人指定委任,又由长老会核准,方才生效;不过如果这掌教真人胡作非为,只要有超过八成以上的长老会成员认定此人不适合担当此职责,就能够弹劾下台,再次推举另一任的掌教真人,这事儿历史上也是有发生过的本来他根基就浅,而偏偏还这般任性,我恐怕长老会里面的很多人,都对她不满,所以三天后的长老会,不一定能够稳得住!”

    恨铁不成钢!

    萧长老有些咬牙切齿,而我却不以为然,说应该无妨吧?只要长老会里有超过三成的人支持他,这掌教真人一职,就不会被撸下来。

    萧长老摇了摇头,说未必。

    与萧长老的交流,让我心中有一些发堵,不管她如何惋惜、或者责怪那萧克明不思进取,意气用事,但是我的胸口,却是有着一团烈火在燃烧。

    什么是兄弟?

    我一直在想这么一个问题,而现在则终于有了答案。

    兄弟就是当世间所有人都在质疑你、不信任你的时候,坚决无比地站在了你这一边,默默地做着一切,安顿好你的父母和家人,然后不惧生死的前往那个什么幽府去寻找证据,甚至愿意为了你,连着茅山掌教都抛开。

    这世间,为了你,我可以抛开一切。

    这就是兄弟。

    我的心头发堵,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也莫名地觉得那个嘻嘻哈哈的青衣道士,他的身影越发地高大了起来。

    我堂兄陆左,怎么会有这般的朋友和兄弟啊?

    而我陆言,倘若有这么一位铁杆兄弟作陪,当真是死而无憾了……

    不知道我若是如陆左一般,虫虫是否会这般对我?

    从后山草庐回来之后,我的脑子里就一直在思考着这些问题,本来在得知萧克明短时间之内有可能就不会回来的消息之后,我就没有再留在茅山宗内的理由了,不过我却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默默地留了下来。

    我想再留三日,等待着萧长老所说的长老会议结果,希望萧克明能够好人有好报,不会被人给弹劾成功。

    回返了未明峰上的小院里,我没有外出,而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静坐,偶尔会临窗远眺,望着这传承千年的宗门,感受一些它内敛的气度和风华。

    我不断地修行着,十分努力,想要让自己快速成长。

    只有吃饭的时候,我才会出来与人会面。

    一开始我并不太喜欢那个执礼长老雒洋的后辈小郭姑娘,一来是嫌她太过于呱噪,二来则是对她的身份有些生疑,然而随着交往的深入,我却意外地发现了她的一个优点。

    那就是八卦。

    对,这个从山外进来的女孩子有着强大的八卦能力和消息来源,一落座,就会滔滔不绝地讲起最近之事,什么茅山驻外的那些长老回来了,什么又有哪个闭关的长老出山,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她还神秘兮兮地对我说,茅山的大师兄陈志城,也回到了这里来。

    从她的言语之中,我越发地了解了明日长老会的重要性。

    不然不会有那么多的长老同时出现的。

    萧克明到底能不能保住那掌教真人的职位呢,我的心中忐忑不已,如此一直延续到了第三日的清晨,我在房间里静静地盘腿修行,然而好几次都心不在焉,差一点儿走火入魔。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那主峰清池宫方向,传来了九声响彻茅山的钟鸣之声。

    我鞋都没有穿,便跑到了院子里来,而这时那小郭姑娘也在,她激动地拍手大喊道:“九声钟鸣,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

    我的脑中一阵嗡嗡直响,有一个声音不断呐喊。

    变天了!

    <b>说:<b>

    就算全世界离开你

    还有一个我来陪

    怎么舍得让你受尽冷风吹

    就算全世界在下雪

    就算候鸟已南飞

    还有我在这里

    痴痴地等你归

    &dash;&dash;&dash;&dash;&dash;&dash;

    上架第一章,就算全世界离开你,至少还有一个我来陪。

    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