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一起离开
    什么情况?

    我都还没有认输,大姐你咋就乍唬唬地喊停了呢?

    我有点儿闹不明白,却瞧见那苗女念念直接从小木屋中一跃而下,朝着我这边冲来,而人群之中,有人冲着她喊道:“阿娜念,你不能离开木屋,不然就算是输了!”

    这人的提醒不但没有阻止苗女念念,反而让她更加焦急了。她仓皇地跑来,口中喊道:“不行,他太厉害了,体内有一个东西,能够制住我的小冰虫宝宝,这宝宝可是我花了十二年心血给炼出来的,若是死掉了,我也跟着死去算了。”

    小冰虫宝宝?

    就是刚才那个宛如利剑一般朝着我射来的透明虫子么?

    它不是钻入了我的胸口,直插心脏的么,为什么我没有死,反而是它陷入了危险之地?

    我一开始还有些糊涂,随后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若说蛊毒,那小冰虫自然是十分厉害,毕竟是花了十二年的心血,但是它也未必能够有我肚子里面的聚血蛊强上多少。

    这聚血蛊,可是毒西施夏夕通过小概率的事件,极为运气地凑齐了十八个隐藏着先祖血脉的倒霉蛋儿,通过引蛊搏杀,最终在天时、地利、人和皆备的情况下,炼制而出的,这种虫蛊拥有着极高的位阶,绝不是寻常蛊虫所能够比拟的,自然能够轻而易举地对其痛下杀手。

    当我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苗女念念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她三两脚,就把跟前那些跃跃欲试的肥老鼱给一脚踢开,然后冲着我焦急地说道:“求求你,不要杀了宝宝,我认输了,可以么?”

    她先前的时候,因为我的登山挑战,和虫虫放下的妄言,对我充满了敌意,然而此刻慌张起来,反倒是显露出了小女儿的神态来,平添了几分可爱。

    只不过,我本身不过是那聚血蛊的鼎炉,又不是它的主人,哪里能够控制得了它?

    望着面前这苗女念念焦急的表情,我知道如果聚血蛊将她精心饲养的蛊虫给吃掉了的话,别的不说,这女子一定会暴走的,到时候又平添了许多麻烦,甚至还会有性命之危。

    这可怎么办?

    我脑子一转,想起了当日金剑炼成,虫虫提剑直刺我胸口的情形,下意思地朝着她望了过去。

    这时我方才发现这妮子居然也已经来到了我的身旁。

    她瞧着苗女念念,确定道:“这场比斗,你算是输了,对吧?”

    苗女念念连忙点头,生怕晚一些时间,那小冰虫宝宝就死于非命了去,而这时虫虫却还是依旧不饶,说他肚子里面这虫可凶狠着呢,若是放了你的蛊虫,它饿着了,那可怎么办?

    念念十分上道,说不妨事,我这儿养着许多毒虫,只要它放开,任意吃便是了。

    虫虫点头,说你等一等啊,我跟它沟通一下。

    说罢,她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说呆子,把剑借我一用。

    我点头,还未说话,手中的金剑便是一空,紧接着这兵刃便搁在了我的脖子上,剑刃压住了我的大动脉,随时就要把我的头颅给砍下来一般,而与此同时,她还在不断地念诵着口诀,而她这一开口,旁边的苗女念念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同,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个蒙着面纱的女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说的,是虫语么?

    我脖子上就被架上了金剑,反而成了最危险的人,顿时就是一阵莫名其妙,而没过多久,胸膛的伤口处一阵麻痒,紧接着我听到苗女念念一声惊呼:“宝宝、宝宝……”

    我低头一看,却见心脏的位置处,有一条类似于蚰蜒的透明蛊虫从里面钻出了头来,那丑陋的脑袋转了转,紧接着把整个身子都拔了出来。

    哎呀,那感觉,真酸爽,我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另外,我能够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愤怒感,从心中油然而生这情绪并非我的,应该是附着在我心脏之上聚血蛊发出来的。

    到嘴的美事,一下子不翼而飞了,想想其实也该有一些情绪。

    那透明蛊虫离开了我的身体,带着一大坨黏糊糊的血迹,攀到了念念的手掌上来,那苗女激动得热泪盈眶,将这小虫子放在自己的嘴唇上,又亲又舔,仿佛是生死离别一般。

    呃……

    我原来觉得这苗女念念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穿上苗衣,十分可爱,此刻一瞧,所有的欣赏都化作了飞灰,顿时就有些难以接受起来。

    我正看得入神,突然间脚背猛然一痛。

    我低头一看,却瞧见虫虫的脚不知不觉地就踩在了我的脚背上,恶狠狠地碾了一下,痛得我五官纠结,而她却仿佛没事人儿一般,笑吟吟地对苗女念念说道:“你说话可要算话哦,输了是不能抵赖的,对吧?”

    那苗女念念将透明蛊虫收了起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目光在我和虫虫之间来回巡视了一番,最终开口说道:“还是姐姐厉害,是在下输了。”

    什么意思?

    你输了就输了,为什么说是“姐姐厉害”,难道我陆言就什么都不是么?

    这时那熊火也带着众人围了上来,一脸严肃地质问苗女念念,说阿娜念,事关我独山苗蛊一脉的名声,你怎么如此轻率呢?

    苗女念念在寨子里的地位颇高,她瞄了一眼熊火,平静地说道:“熊榔头,输了便是输了,没有什么好争辩的。你若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去方老、寨老那里摆门子,不用在这里讲那么多。”

    两人目光对视,过了几秒钟,熊火冷笑了两声,说好,果然不愧是鼓藏头的好弟子,我算是见识了。

    说完这话儿,熊火气呼呼地转身离去,而周围的人也跟着纷纷离开。

    一时间,整个鼓楼后面就只剩下了我、虫虫和苗女念念三人,我有些意外,弱弱地说道:“咳咳,怎么这样子啊,也不说招待一顿饭再走?”

    念念笑了,她望着我,说饭有的是,跟我来吧。

    她转身就走,而我则望了虫虫一眼,她眼睛眯着,像弯弯的月牙,我能够看出笑意,接着她也跟着离开。

    我们跟着苗女念念一路来到了村子后面的一处大屋之中,念念将我们领进了灶房之后,让我们坐着,而她则手脚麻利地忙碌了起来,没一会儿就弄出了一大锅香浓的油茶来,分成了两碗,加上一点儿炒米锅巴,递到了我们的面前,客气地说道:“粗茶淡饭,不好吃,凑合着吃一点。”

    我们这一路来风餐露宿,哪里计较这些,我瞧见虫虫点了点头,便毫不犹豫地端起饭碗,用一根筷子赶着,开吃起来。

    我吃得稀里哗啦,虫虫却没有动手,而这时苗女念念对她说道:“想必这背后,都是姐姐的手段吧?”

    虫虫耸了耸肩膀,说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啊?

    苗女念念指着我,说这位小哥可是什么都不懂,若不是姐姐你在,他哪里能够赢得过我费尽十二年心血苦炼出来的水晶蚰蜒蛊呢?我也不是懊恼,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够将我蚰蜒蛊的毒性给压制下去。

    虫虫笑了,说苗家三十六峒,家家都有看门绝技,闭门造车,终究不是正理,所以我们才会想着北上,逐一挑战各峒。

    念念问道:“三十六峒早已飘零各处,不负往日盛景,姐姐又是如何确定能够找到这些地方的?”

    虫虫故作高深地笑,说山人自有妙计。

    念念不问了,告了一声罪,起身离开,过了一会儿,端来一小杯液体,递到我面前,说愿赌服输,这是我之前答应的东西,你且服下吧。

    我接过来,先看了一眼,黑黝黝的直晃荡,有点像油,闻着又是一股冲鼻的腥臭,不知道是何物。

    我有些犹豫,而这时虫虫却说道:“你不想死,那就一口喝掉。”

    我不敢不听她的话,一口喝入嘴中,就感觉饮入一杯烈酒,火辣辣的,烧得我心肝脾肺都如同一团火,整个人就好像要冒烟一般,一开始我还能够坚持住,不失颜面,然而过了十几秒钟,我终于耐不住了,双拳紧捏,牙齿不断打战,脸上流出了豆大的汗珠,恐惧地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我怎么感觉我快要死了?”

    虫虫一把扶住了我,说你不吃,还有可能要死,吃了这个,睡一觉便是了,怕什么,有我呢。

    我听到这话儿,便感觉眼皮一下子就变得沉重,往后昏倒过去。

    一夜我都在做恶梦,仿佛陷入了无数蠕动的虫窟之中,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天色大亮,虫虫催促我,说赶紧起来,我们得走了。

    说话间,那苗女念念也背着一个背篓,走到我跟前来,说对啊,趁清晨,我们赶紧走。

    <b>说:<b>

    今天中午有黄金联赛票4000的加更,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