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触目惊心
    蚩丽姝教会了我什么叫做勇气。书の阅屋

    什么是勇气,那就是勇于举起手中的刀枪,向那些黑恶势力反抗,要让那些家伙觉得,你比他更狠。

    说句实话,如果对方真的要反抗的话,我感觉自己可以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突、突、突……

    然而刘钊比我想象中的更加爱惜生命一些,当意识到顶在后背上的,是真的枪管之时,他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双手,果断地喊道:“好汉,别开枪,我投降!”

    这句话他说得纯熟无比,仿佛练习过无数次一般。

    地窖下方一片黑暗,不过在几秒钟之后,一处油灯亮起,紧接着周围的几处壁灯也同一时间亮了起来。

    我瞧见地上东倒西歪,躺了七八个人,而在我的不远处,蚩丽姝正捏着一把梭镖。

    梭镖的方向正是对准了我的这边来。

    确切地说,应该是对准了我前面举起双手的刘钊,瞧着她的那架势,仿佛下一秒就会甩出来一般。

    她这般模样,让我搞不清楚到底是我的枪管子让刘钊恐惧,还是那把梭镖。

    场面寂静了几秒钟,蚩丽姝终于开口说话了,她冲着我吩咐,说别愣着了,赶紧把地窖口给关住,不要让外面的人意识到里面发生的事情。

    我点头,慌忙爬上去,费尽气力,将那地窖口的盖子给合上。

    回过头来,我瞧见刘钊跪倒在了地上,正冲着前面的蚩丽姝不断磕头呢,他一边磕,一边声嘶力竭地悲啼道:“姑娘啊,我跟里面的人一样,都是被抓进这儿来的,什么也不知道啊,你如果能够放我出去,我什么都愿意……”

    在外人面前,蚩丽姝不想说话,而是扭过了头去,而那刘钊又转过了身子来,望向了我,同样也是苦苦地哀求。

    他说得潸然泪下,鼻涕口水不知不觉就流了出来。

    这演技,不去演戏真的是中国大荧幕的损失。

    可惜了!

    刘钊的声声泪下并没有打动我,反而让我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个被耍弄的傻子,顿时就是一肚子的火生起,冲上前去,抬腿就是一大脚,将那人给踹倒在地,紧接着我拿枪口塞进了他的嘴里去。

    他给我有些疯狂的举动给吓坏了,诧异地望着我,而我则用枪口堵着他的嘴,一字一句地说道:“当我是傻波伊对吧?”

    他愣了一下,慌了神,连忙摇了摇头。

    我望了蚩丽姝一眼,问有什么事情要问他么?

    蚩丽姝摇了摇头,说你看好他就行,我去下一层瞧一眼,看看那些人还有没有得救。

    说完话,她转身,朝着角落的楼梯口走去。

    这地窖分作好几层,第一层是看守,一个四十多平的小洞子,入地五六米,层高两米不到,这些人刚才还在房间里推杯换盏,此刻全部都昏倒在地,我路过的时候,下意识地瞄了一眼,瞧见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没有什么伤痕,不知道她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我押着刘钊,跟着到了地窖的负二层,那家伙磨磨蹭蹭,我有点儿烦了,捅了捅他的腰眼,说别跟我耍花样啊?

    刘钊嘿嘿笑,说陆老弟,咱们刚刚分别不久,别这么生分……

    敢情他以为自己做的事情,还能够瞒得住我们呢,我一脚把他给踹下了楼梯间,看着他在楼道里翻腾,低声吼道:“别跟我嬉皮笑脸啊,不想死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知道不?”

    刘钊这才意识到自己东窗事发,真面目暴露了,垂头丧气地低声应了一下,不再言语。&12304;&8598;&20070;&12398;&38405;&9792;&23627;&8730;&119;&119;&119;&46;&115;&104;&117;&121;&117;&101;&119;&117;&46;&99;&111;&109;&12305;

    我跟着刘钊下到负二层,还没有到,便被一股扑面而来的腥臊之气给熏得一头一脸,人都有些站立不住。

    等我真正到了下面的时候,整个人就顿时浑身发麻,鸡皮疙瘩从尾椎骨一下子冒了上来,胃部一阵痉挛,一肚子的酸水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喷到了前面刘钊的脑门上面。

    那家伙给我喷到,又不敢埋怨,只有往旁边躲了一下,将负二层的整个景象给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来。

    最先进入我眼帘的,是一副被拆得只剩下一副骨架的尸体。

    而让人觉得恐怖的,是那脑袋还完整地立着。

    这具尸体绑在了木桩上面,脸是当地女人的形象,脸容痛苦,一双眼睛几乎凸出了眼眶来。

    可想而知,她生前曾经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和痛苦。

    以这木桩为界,下方有一条半米宽的鸿沟,鸿沟里面全部都是血色浓浆,滚着气泡,左边用绳子捆着十七八个六七岁的小孩子,这些小孩儿都是成双成对的,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统统都给饿得瘦巴巴的,就好像是魔戒里面的咕噜,皮包骨头;而在右边,则全部都是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

    这些女子什么人种都有,有黑乎乎的当地人,也有华人,还有黑人以及白人。

    这些人倒是没有怎么遭受过虐待,每个人看着都好像有一两分姿色,不过她们的脚下都有金属镣铐,而除了镣铐,到处都是一泡一泡的大小便,地雷处处。

    这些东西积累在一块儿,看来是有些时日了,积累出一股强烈的恶臭,和中间的尸臭混合在一起,弄得人恶心欲呕。

    我不禁疑惑,人是怎么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下来的?

    蚩丽姝正在试图跟这些女人沟通,然而她们都好像是丢了魂一般,神情麻木,要么就是没有反应,要么就是如同傻子一般的嘿嘿直乐,没心没肺地傻笑着,最后她找到了一个长得像美国明星安吉列娜朱莉的白种女人。

    那人一开始也是魂不守舍,然而过了一会儿,当她意识到我们跟看守者好像不是一路的时候,就开始说话了。

    然而她说了几句话,蚩丽姝却听不懂。

    她回头朝着我望了过来。

    我押着刘钊,走到跟前,听了两句,才确定那女人讲的是英文。

    我曾经在外贸公司里面做过一年多的时间,在那里要求要能够跟老外通过网络进行聊天和谈生意,所以我凭借着以前读书时候的底子,再加上工作时依靠金山词霸的锻炼,多少也能够懂一些,上前与那女人交流了几句。

    我磕磕巴巴地问了几个问题,连蒙带猜,大概把女人的身份给询问了清楚。

    原来她是法国一个什么报社还是啥的,驻扎在缅甸的记者,叫做艾玛,在附近进行一个关于消除毒品种植的系列报道,结果被这伙人给绑架到了这里来。

    在这里,艾玛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那些家伙反复不断地折磨她,并且以此为乐,甚至还会召集许多男人对她进行……

    这里的不少人,都是被这样弄得精神崩溃的。

    好在艾玛是浪漫开放的法国人,又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故而接受力要比常人要高一些,所以方才能够保持神志。

    听到艾玛的讲述,蚩丽姝沉默了半天,突然间抽出了一把刀子来,冲到了刘钊的跟前,一把将他按在了墙上,然后用匕首比着他的脖子,恶狠狠地喝道:“你是不是也有份?”

    这是我第一次瞧见她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浓烈的杀机来。

    看得旁边的我都有些不寒而栗。

    刘钊是老油条,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杀意,慌忙举手,高声喊误会,误会,我也只是个受害者,这些年来一直被他们当牛做马一样的奴役着,并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蚩丽姝怒气冲冲地问,说你怎么证明自己?

    刘钊一哆嗦,下意识地大声喊道:“我、我已经不行了,就算是他们让我做坏事,也没有那个本钱了……”

    啊?

    这种丢人的事情,你也能够说得出口?

    不过听到这儿,蚩丽姝的手却放松了一点儿,回过头来,问艾玛,说那些侮辱你的人里面,有没有这个家伙?

    我赶忙结结巴巴地翻译,艾玛听完之后,使劲儿摇头,还用中文对我们说道:“没,没有他!”

    蚩丽姝这才没有将怒火给发到了刘钊的身上,而是从身上摸出一串钥匙来,这些钥匙应该是在上面的守卫身上搜到的,她给艾玛的脚铐给打开了,然后让她去把其他人的脚铐打开,而自己则来到了左边的区域。

    她望着这些瘦如枯柴一般的家伙,都有些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放,好不容易将绳子都给隔断,这些孩子们也仿佛木偶一般,一动也不动。

    瞧见这些人,蚩丽姝也不着急,她在每人的脖子上扎了一针。

    完毕之后,她吹了一声口哨,这些孩子突然就像香港鬼片里的那些僵尸一样,全部都将双手伸得平直,然后集结成一队,朝着这边蹦跶而来。

    这场面看得我一阵吃惊,知道蚩丽姝之所以敢过来,倒也是有所筹谋。

    艺高人胆大。

    差不多解决完毕之后,我押着刘钊回到了地窖口,刚刚把地窖打开,我用枪指着刘钊第一个爬上去,让他看一看情况。

    没想到刚刚露出了半个身子,突然间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起,刘钊一声不吭地从上面栽倒下来。

    不好,有埋伏!

    <b>说:<b>

    不好意思,迟到了一会儿,刚才吃饭的时候喝了点酒,跟我哥聊天,谈及了一个少年时期的小伙伴,小时候跟他玩得挺好的,好长时间没有联系过了,一问才知道,现在整个人已经完了&dash;&dash;为什么呢?

    因为吸毒,整个家都毁了。

    心情有些低落,唉,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样的消息,除了痛心,还是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