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我不想让你孤单
    望着那窈窕背影消失于林中,我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事实上,我们一路上都保持着一种很古怪的关系,那就是若即若离,不可捉摸一会儿好像很遥远,很冷漠,一会儿又好像并没有那么远,伸手可及。

    在茫茫的热带雨林之中,我与她一前一后,安静行走,走得远了,突然间就觉得世间仿佛就只有两个人了。

    我和她。

    不知不觉,她其实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然而我又有些害怕,因为她时常表现出来的漠然和疏离感,让我有些害怕接近,不敢受到她的伤害。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其实又有一些莫名的优越感,那就是我是人,一个真实存在、活生生的人,而她不是。

    她不过是由雪瑞师父蚩丽妹留下来的一件雪衣,再加上那神秘的虫池融合而成的意识。

    她诞生的时间并不算长,甚至都没有几个月。

    在这一方面上来说,我其实又有一些心理优势,就好像是怪蜀黍瞧见了小女孩儿,觉得能够凭着一根棒棒糖,就可以牵引对方的意志。

    然而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一路上,我一直都在小心地回避着那一个话题,但每一次受到打击的时候又会翻出来,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其实在她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她其实早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蚩丽妹的这个事实。

    而让我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她之所以一路坚持下来,不为别的,而是为了活出比蚩丽妹更加精彩、没有悔恨的人生来。

    从这一点来说,她就足以让我心中油然而生出敬佩之心来。

    只是,她的血是热的,我就是冷的么?

    想起她刚才对我的评论,我顿时就觉得一阵邪火直冲头顶,想要走到她面前,大声地对她吼,说不是的,老子才不是这样的,你要去,大不了陪你去就好。

    可是……就我这样子,即便是去了,又能够做什么呢?

    我觉得自己脑袋一阵胀痛,难受得不行,而这个时候,我瞧见她真的是头也没有回的离开了我的视线,心中就是一阵慌,没有多想,直接就跟了上去。

    我一直追,一直追。

    我追得两只脚都酸得不行,感觉都快迈不出一步了,也没有再瞧见她。

    终于,我没有再追了,仰天朝上,倒在了地上。

    我捂着“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的心脏,感觉天旋地也转,发晕,于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却感觉心仿佛就缺了一块,空荡荡的。

    我痛得不行,脑海里则开始反复浮现出了我与她之间的一幕幕画面来

    有我第一次瞧见她的时候,她是高高在上的雪瑞师父……

    有她突然间叫我十八郎的温柔……

    有郊游踏青时的两人表白……

    有两人一声不吭、行走林间的相互帮助和守望……

    有昨日她与我的一问一答,一直到她累了,打呵欠叫停时的画面……

    所有的画面汇聚在了一块儿来,我突然间觉得不知不觉间,这个来历神奇的女孩子,她已经不知不觉地闯入了我的生活,虽然我总是有意识地抵触,不想与她有太过亲近的接触,但是她却已然走进了我的心里来。

    没有任何理由,进来了,就赶不出去了。

    我开始流泪了……

    我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流过泪,特别是为了感情而哭泣,当我已经开始渐渐地适应了那个见鬼的社会,适应了那些被现实社会改造得不再清纯可爱的女孩子们,学会了逢场作戏,学会了适应转头忘却的爱情时,就已经再也没有哭泣过。

    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为任何女人流泪了,然而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只是因为那些女人,并没有走入我的心里而已。

    我越哭越伤心,忍不住抓紧双拳,死死地砸在了身边的青草地上。

    我试图用身体的痛,来抵销心里的疼。

    然而这终究没有用。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不哭了,因为我又闻到了一股渐渐熟悉的香味,这股香味很淡,仿佛没有,却让我记忆深刻。

    它来自于蚩丽姝的身上,我觉得是体香,不过感觉又好像是她头发的味道。

    不知道她用什么洗发水……

    我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来,瞧见一张熟悉的瓜子脸,我原本以为消失不见的她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脸讶异地问道:“你在干什么啊,好端端的,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思念过度,出现了幻觉,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瞧见她还在。&12304;&8598;&20070;&12398;&38405;&9792;&23627;&8730;&119;&119;&119;&46;&115;&104;&117;&121;&117;&101;&119;&117;&46;&99;&111;&109;&12305;

    咦?

    你不是消失不见了么,怎么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而且嘴角上翘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刚才一直没有露面,是在看我笑话不成?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一骨碌爬了起来,低头,用袖子把眼泪擦干,说哎呀,眼睛进灰了。

    她似笑非笑地对我说道:“要不要帮你吹一下灰啊?”

    我连忙摇头,说不用,眼泪水一冲,什么都没有了,用不着,没事的。

    她盯着我,说真的没事?

    我忙点头。

    她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而我则紧紧跟在了她的身后,她走了十几步路,回过头来,问我说你这是干嘛?

    我说我走路啊,怎么了?

    她皱眉,说你不是不想多管闲事么,干嘛要跟我一起走?

    我不理她略带得意的微笑,低着头,闷声说道:“没有啊,临走前雪瑞和神婆奶奶交代过我,说一定要好好地照顾你。所谓承诺,就是拼死也要完成的话语,我若是让你一个人离开,那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这话,我感觉她眉眼儿都在笑了,转过身去,自顾自地疾走,说你什么都不会,去了又有什么用呢?

    我迟疑了一下,方才回答道:“就算什么也不会,给你挡子弹,身板也是够了的。”

    听到我这自暴自弃的话,她脚步停了一下。

    不过她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一句话,而是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前方走去。

    两人一路无语,她则不断地在追寻踪迹,走走停停,不时还会跟林中的虫蛇低语几句,仿佛她能够跟这些脑容量小得可怜的生物沟通对话一般。

    我们在林子里走走停停,似乎兜了很多个圈,我一开始并不明白,到了后来,方才知晓,我们并不仅仅只是在追寻人。

    有一部分时间里,我们还在被人给跟踪。

    她居然在林中,跟那帮地头蛇们玩起了追逐战来,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挺得住,到了后来,即便是用上了十二法门里面的手段,双腿也是累得迈都迈不开了,而在这个时候,她就会过来,一边说我是个累赘,一边却帮我按腿。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双腿,经过她一双小手给揉捏两下,顿时就感觉疲劳消减了一大半。

    这个时候我突然就想,倘若是我们北上的时候没有路费,我找这位女士去挂牌足浴,给人按按脚,说不定就能够凑齐足够的差旅费,而且还是头等舱呢。

    好吧,我也只不过就这么一想而已。

    真的让她去帮陌生人按脚,我自己都舍不得。

    如此折腾了三天,她终于凭着出色的布置,让那些人误以为我们已经离开了,于是十分懊恼地放弃,辗转朝东,朝着泰缅边界的方向走去。

    我们在后面,一路跟随。

    在第三天傍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处山谷的深处,晚霞之下,夕阳变得分外娇媚,下方有大片大片的良田,种着许许多多美丽的花朵,有红的,有粉的,还有白色的,每一株都是那么的鲜艳动人,仿佛有着魔鬼的诱惑力。

    我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知道这些花不是别的,而是大名鼎鼎的罂粟花。

    这些花过两个月就会结果,果实成熟的时候呈现出褐色,割浆煮熬,通过一些加工,能够结出一坨又一坨的黑色膏体,而这些东西,则有一个鼎鼎大名的东西。

    鸦片。

    这儿真的就是一处毒枭的种植场啊?

    我的心中噗通跳,然而有了之前的教训,我也不敢流露出太多的恐惧来,只是拉着蚩丽姝的衣角,说我们应该到了地方,这里人多势众,又有枪,你打算干什么,提前跟我讲一下,可以么?

    听到我沉稳的话语,她颇为满意地望了我一眼,然后低声说道:“我想潜入进去,看一看是不是真的还有无辜的人,在里面。”

    我问然后呢?

    她理所当然地说道:“然后就把他们给救出来啊。”

    她说得简单,我却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而她显然也是瞧出来了,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低声说道:“你待在这里,我去探探路,立刻回来。”

    仿佛想起了什么,她突然回过头来,对我甜甜一笑,说你放心,不会让你孤单一人,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回来跟你商量的……

    <b>说:<b>

    不会让你孤单一人,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