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千三十七章、余生不悔,上
    魔祖死了,其生前凝聚的庞大绿色魔气朝著四面八方散开,如同下了一场绿色的光雨。

    光雨晶莹,点点飞扬,一一飘向真龙广场任何一处角落,笼罩了所有战场。

    所有人都同时怔住了,呆在原地,作声不得。

    笼罩头顶的庞大阴影,那面血色星盘也已毁去,众人不虞再有血色光柱落下将他们化为血水,所以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怔怔地望著厉寒与消散的魔祖身影,眼睛中还有著难以掩饰的震撼和迟疑,仿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横行真龙大陆一千年,千年前就弄得真龙大陆尸山血海,风声鹤唳,被众人疑似乎为无敌的魔祖,就这样死了,这么轻易,这么简单就被厉寒一个人杀死了?

    之前来此之前,所有人都做好了牺牲和失败的准备,虽然知道即使牺牲和失败,也难以阻挡魔祖的计划,但却不得不这么去做。

    现在真的成功,反而让他们如在梦中,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所见。

    一切的一切只因为,魔祖应鬼雄在他们心中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太可怕了。其无敌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没有人敢怀疑。

    千年前,独对八宗祖师,面对九件宝器,仍旧杀死数人,重伤数人,这才被困。

    千年后,一脱困,便先后灭杀真龙圣皇司空痕,名花楼主燕评花,隐丹门主白妙女,踏灭葬邪山,梵音寺等无上大宗,声威赫赫!

    现在,这个只身一人,就杀得真龙大陆抱头鼠窜,哀鸿一片的魔祖,却就这样死了,死得这么轻易,这么简单。

    那紫金铜印到底是什么东西?厉寒为什么如此强大?引雷初期反过来灭杀当时已接近化芒王境的魔祖,这得是多么逆天,多么不可思议的举动?

    所有人都是一脸茫然,猜测不到答案。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沉浸其中,终究还是有人率先反应过来。

    烈日侯衣南裘在看到魔祖应鬼雄伏诛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不好,一声不吭,陡然身形一纵,竟然摆脱自己的对手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以及楚朝阳,元怀柔等两名孤绝天界的弟子,朝战圈外急剧掠去。

    烈日侯衣南裘一动,其他人瞬间反应了过来:“不好,圣祖陨落了,大家快逃!”

    所有神魔国度弟子,包括几位魔主,紫魂圣君,凤舞女帝,破锋邪无殇,剑尊衣胜雪等,纷纷惊觉起来,也摆脱自己的对手,分成数个方向各自朝外逃去。

    显然,他们也已经醒悟过来,魔祖应鬼雄既死,支撑他们战斗下来的最后支柱也等于坍塌。

    如今神魔国度这一方,只有烈日侯衣南裘,剑尊衣胜雪,紫魂圣君,凤舞女帝,破锋邪无殇等寥寥几位法丹。

    而正道这一边,却依旧还有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伦音海阁掌门,创世伦音舒雪蒲,隐龙之主,荒天君秦天白,孤绝天界弟子楚朝阳,幽尊玲浮屠,飞雪剑王应雪情,白衣王荆枯叶,青瞳王尹青瞳,罗绮素手万璇纱,无影之风风无鞘等……一共十几位法丹。

    几位对十几位,本已是处在绝对的下风。再加上那边还有一个连化芒王境的魔祖应鬼雄都能击败灭杀的妖尊厉寒,神魔国度这一边,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此时不逃,等著正道诸人反应过来,将他们一一围杀吗?

    神魔国度的高层逃了,弟子也逃了……正道诸人望著之前还不可一世,仿佛胜利在握的神魔国度众人,一时都呆在原地,有些接受不了这突然改变的画风。

    不过,有些人怔在原地,有些人却也很快反应过来,急忙一振双臂,高呼道:“还等著干什么,报仇的时候到了,杀啊!”

    “杀!”

    其余弟子,也一同反应了过来。瞬间,正道六宗,加隐龙一族,还有孤绝天界的两名弟子,楚朝阳和元怀柔,亦同时杀向所有溃逃而去的神魔国度众人,尤其是为首的几位魔主,烈日侯衣南裘,紫魂圣君,凤舞女帝等人。

    神魔国度底层的弟子虽然为恶,没有了领头者,就算逃跑,日后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

    但这些神魔国度的高层一旦逃脱,若潜伏在大陆某一处,以后一旦作恶,却又将造成恐怖的破坏。

    所以众人绝不容他们活著回去,尤其是几人手中,不知沾满了多少八宗弟子的鲜血,挂上了不知多少八宗弟子的性命。深仇大恨,岂能忘怀?

    以前是没机会,现在机会就在眼前,谁肯放弃?

    于是,所有正道幸存的弟子,只要还有一点行动之力,都红著眼睛朝他们杀去。

    如果是在旷野深山,也许众人还难以追索到他们的踪迹。但这里可是玄京城,真龙广场附近早已被众人的大战夷为一片平地,众多房屋院落全部倒塌,那些逃走的神魔国度众人根本没有可以隐踪匿迹的地方,跑不出几步便被追上,随即一场场大围剿开始。

    天工山掌门唐元礼,孤绝天界两名弟子楚朝阳和元怀柔,再一次对上了烈日侯衣南裘,一共两位法丹,一位顶阶半步法丹巅峰,围攻烈日侯衣南裘一人。

    即使他手持上品宝器万仙杀生剑,战力大涨,奈何天工山掌门唐元礼手中也有一件中品宝器,并不逊色他多少,最重要的是他们这边人多,完全碾压烈日侯衣南裘。

    所以这一处战场,烈日侯衣南裘甫一接战,立即就落于下风。眼见神魔国度溃败已成定局,他完全没有留下来与三人继续硬拼的打算,所以边打边逃。

    这样一来,他气势顿弱,而正道这边三人气势如虹,越打攻势越是凌利,烈日侯衣南裘心中暗暗叫苦,完全处于被动局面。

    而另一边,伦音海阁宗主,创世伦音舒雪蒲,重新对上了凤舞女帝,另外还有隐龙之主出手相帮,很快也将其逼于下风,击杀她只是迟早的事。

    荒天君秦天白,青瞳王尹青瞳,再战紫魂圣君;幽尊玲浮屠,飞雪剑王应雪情,拦住了剑尊衣胜雪;白衣王荆枯叶,罗绮素手万璇纱,风影之风风无鞘三人,缠住了邪无殇。

    古语有云,兵败如山倒,形容得一点不差。

    现在神魔国度众人就是这种情况,主心骨一失,众人完全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欲望。而战斗欲望消减,让他们更快的处于下风。

    最终,不过片刻,先是凤舞女帝被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以及隐龙之主联手诛杀,随即荒天君秦天白,青瞳王尹青瞳也将一心逃窜,无心恋战的紫魂圣君击杀当场。

    当四人缓出手来,其余人的下场也就注定。

    意识到神魔国度剩余的高手中,以烈日侯衣南裘一人,实力最强,威胁最大,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隐龙之主都是率先杀向他。

    而荒天君秦天白,青瞳王尹青瞳,围攻向破锋邪无殇。

    五大高手围攻,哪怕烈日侯实力再强,为人再机敏,好虎终究架不住群狼,最后被天工山掌门格开他掌心中的万仙杀生剑,被隐龙之主以一根奇特尖刺刺中脑门,当场毙命。

    他手中的万仙杀生剑跌落下来,被众人收起,最后,是要归还于长仙宗,物归原主的。

    另外,之前战斗中身陨的神王陵陵主风林剑主秋龙上,手中的夺天造化刀也落了下来,成为众人的战利品。

    不过神王陵已毁,从今之后,大陆上再不会有这样一个宗门,此刀因此无主。夺天造化刀日后如何处置,就要看接下来各宗的商议和分配了。

    衣南裘死后不到一刻钟,破锋邪无殇步了他的后尘,被当场击杀,这位葬邪山的一代叛徒,终究也走到了终点。一生命运,可称悲哀。

    眼见所有魔主全部身亡,剑尊衣胜雪犹豫了片刻,忽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竟然扔去手中武器,举起双手,当场投降。

    看到这一幕,不仅围攻他的幽尊玲浮屠,飞雪剑王应雪情呆住了,其余正要过来帮忙的各宗掌门,法丹高手也尽皆呆住了。

    见过没有骨气的,没有见过这么没有骨气的。

    不过一想到魔祖应鬼雄覆灭,神魔国度众多高层全部陨落,只有他一人独存,再顽抗下去,也难脱被当场击杀的命运,此时投降,有一定机率被杀死,却也有微小的几率保命,这让众人不由一阵迟疑。

    最终,因为大战还没有彻底停止,众人无暇商议,最后还是决定暂时将其收押,封印一身修为,交由一名法丹看管,随即就带了下去。

    而其余战场,因为人数差距,战意悬殊,很快也尘埃落定。

    除了少量神魔国度弟子趁乱逃走,超过八成以上的神魔国度弟子全部被当场击杀,这个在整个真龙大陆潜隐了近数百年的魔道组织,终究飞灰烟灭,再也没有兴起的可能。

    大战落下帷幕,接下来,各宗弟子开始收拾战场,包扎伤员,检查是否还有神魔国度的余孽幸存,同时清理整个玄京城的各种损毁建筑,处理善后事宜。

    所有人脸上都是兴奋的,光芒的。

    因为魔祖应鬼雄的败亡,代表著真龙修道界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光明已在前方,绝望黑暗的岁月从此刻起开始告别,众人接下来的岁月唯一要做的,便是缅怀逝者,重建家园。

    残破的宗门需要时间修复,伤亡的弟子需要时间补充,沉痛的心情需要时间稀释,凌乱的格局需要重新洗牌……但只要生命还在,这片真龙大陆,终将建设得远比未毁灭前更加辉煌,强盛。

    ps: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