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千三十三章、飞灰烟灭,上
    要知道,隐龙之主虽然贵为法丹,可魔祖更是引雷中期的人物,而且还只是暂时境界跌落,随时都有机会恢复到引雷巅峰,甚至半步化芒境的实力。

    一个法丹境称呼一个引雷境的人物为小魔,就和一个小孩指著一个大人的鼻子骂对方是小屁孩一样,想也明白,那个大人此刻是什么心情。

    大人是什么心情,魔祖此刻就是什么心情。

    他没有想到,自己不过随口指出对方的方位所在,对方就现身而出。而且不但现身,还带来了大量隐龙一族的高手,更亲手指著自己的鼻子骂自己为域外小魔,言称要替真龙皇朝报仇!

    这让他心中沸腾的怒火更似再浇了一瓢热油一样,魔祖应鬼雄脸色整个阴沉了下来,他望著矗立于半空中的隐龙之主,一字一顿地道:“你可有胆再说一遍?”

    任谁都听得出,他话声中所蕴含的无匹杀意,仿佛凝成实质,直指一身黑袍的隐龙之主。

    但是隐龙之主听到他的话后,却毫不动容,只是昂头淡淡道:“怎么,本座说错了么?你们千星魔域,不是皆按下位中位上位顶尖来划分。你一个区区下位巨魔,到了我真龙大陆,岂不是一个域外小魔,又是什么?”

    四周众人,一片哑然。

    整个真龙广场,加上周边被众人战斗形成的废墟地带,不下六七百里,但是,在这一刻,整个真龙广场,却皆静悄悄的,无论正魔,噤如寒蝉。

    从某种方面来讲,隐龙之主没有说错,按千星魔域的地位来划分,魔祖应鬼雄作为一个下位巨魔,又是来自千星魔域,的确可以冠之以域外小魔的称号。

    但是,那也要看是谁来说。

    如果是一尊化芒境的王者,面对魔祖应鬼雄这样的引雷境中期,自然可以毫不在乎,不屑一顾,说出域外小魔的字眼,但隐龙之主,只是一位法丹初期!

    法丹初期指责一位引雷中期为小魔,无论如何,都有些怪异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引雷境的强大威慑力,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而魔祖应鬼雄一人,先灭真龙圣皇,再杀名花楼主,随后又分别踏灭隐丹门,葬邪山,梵音寺等正道大宗……他的赫赫魔威,已经足以让人胆寒。

    所有人心中,都产生了一种魔祖无敌的假像。

    现在,却有人称呼这样一尊无敌魔祖为小魔,那种强烈的对差比,自然让众人心中生出了一种想笑,却又不敢笑,甚至反而感到畏惧恐慌的情绪。

    “好,很好!”

    魔祖应鬼雄怒极反笑,冰寒的目光扫射过整个真龙广场上成千上万双望著他的双眼,忽然淡淡道:“便让本祖这位域外小魔,今天将你们这群真龙高手,全部一一诛灭,剥皮,去骨,抽筋,然后一寸寸,咬成碎渣吧!”

    “你,成功惹怒我了!”

    话声方落,其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冲天魔气,那魔气,直冲天穹,竟然遮天蔽日,天空一瞬间黑暗了下来,无数人瑟瑟发抖,只觉浑身从身体到心灵,全部冷到了骨子里。

    “这是,不好,快跑……”

    所有人感知到不对,纷纷拔腿便逃。

    便连隐龙之主,天工山掌门等正道高层,感知到这股气息,也不由得面色一变,再顾不得与对手的对战,纷纷撑起护盾,保护著身边的门人,朝后快速退去。

    “现在想走,迟了!”

    然而魔祖应鬼雄见状,只是一声冷笑,陡然一张左手,掌心中,赫然飞出一个小小的血色六芒星盘。六芒星盘在半空中不断旋转,越涨越大,越升越高,最后遮天蔽日,竟然笼罩整个真龙广场及其周围,垂落下一道道血色光柱。

    每一道血色光柱所照之地,那里瞬间化作虚无,无论正魔两道弟子,甚至双方高层,都根本无法抵抗。

    血色光柱不断垂落,实力低弱的正魔弟子,直接整个消失不见,而修为有成的正魔两道高层乃至法丹境,则只能苦苦支撑,但也支撑不了几个呼息,便化为一滩滩血水。

    “啊……”

    陡然,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众人急忙扭头一看,却见赫然是与荆枯叶对战的神王陵弟子,碧玉刀王阎邪川一个闪避不及,被一道血色光柱照射,刹那间,他那魔化的身躯寸寸开裂,然后不少地方冒出血水。

    在凄厉惨叫声中,他浑身的血肉在一寸寸融化,然后消失。

    怀揣著满脸难以置信和后悔不甘的心情,碧玉刀王阎邪川只是扑腾了不过两个呼息时间,便在血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原地只留下几块碧水寒光刀的碎片,以及其他杂物。

    显然即使连极品名器,在这样的血光照射下,也坚持不了几个呼息,便即残破怠尽。能留下一些碎片,已是证明其材质不凡了。

    看到如此惨烈残酷的一幕,正道高层无不头皮发麻,即使是敌人,但此刻看著阎邪川临死前的惨状,众人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

    所谓兔死狐悲,如果是正常对战,然后击杀对手,众人对一位敌手的死不会说什么,反而只会欢欣鼓舞。

    但阎邪川这样的死法太恐怖太残酷了,而且还是被自己效忠的对象灭杀的,这更让众人心中俱有些不是滋味。

    “我儿!”

    陡然,另一边,响起一声悲呼,正与飞雪剑王应雪情大战的神王陵陵主,亲眼目睹自己爱子的死亡,却无法救援,一时间整个人苍老了十岁。

    他放弃跟飞雪剑王应雪情大战,身形一纵,带著断臂残躯,飞一般朝碧玉刀王阎邪川陨落的地方奔去,却终究迟了一步。

    只见血色光柱通天彻地,而他的爱子,一代天骄,法丹高手,生前种种计较嚣张,不可一世,终究走错了路,跟错了主人,命陨黄泉。

    神王陵主整个人呆在原地,面色忽而哀伤忽而癫狂,忽然又变得木讷呆滞,望著魔祖应鬼雄的方向,眼睛中有时闪过悲恨之色,有时又是畏惧,显然既想报仇,却又停在原地不敢,一时踌蹰。

    然而,正是因为这一踌蹰,要了他的老命。

    那覆灭碧玉刀王阎邪川的血色光柱,朝前一移,正好将他整个人罩入其中。待他发觉,再想逃时,已是迟了。

    “我恨啊!”

    单手举起神王陵的镇宗至宝,中品宝器夺天造化刀挡在头顶,有心抵抗,却终究还是和碧玉刀王阎邪川一样化为一滩血水,最终消失不见。

    原地只留下他的那把中品宝器夺天造化刀,以及一声我恨之余音,依旧袅袅在众人耳边回响。

    身为真龙大陆八大顶级宗门之一的主人,一生荣耀辉煌,唯我独尊,享尽各种盛赞虚华,站于大陆巅峰,俯视人间,但最终,终究走错了方向。

    为了心中更高的“大道”,为了绝巅之上更高的绝巅,他宁愿引狼入室,放魔出匣,想借助别人的能力,让自己突破引雷,让自己脱离真龙大陆这处束缚之地,走上星空之路,但最终,害人害已,不但给真龙大陆带来了难以想像的破坏,他自己,他的爱儿阎邪川,乃至整个神王陵,都被他带上了末路。

    悲哉惜哉,可怜可叹。

    然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这一生,终究成为污点,哪怕死去,亦永远无法洗脱。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