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千二十九章、本体魔威
    不过,流电护身毕竟只是中品名器级别,而万死剑却是神锋雏形。

    虽然万死剑上诞生的那些邪魔虚影并不见得就有多强,但毕竟是经过神锋雏形蕴育,而且数量过巨,所以厉寒也并不抱太大期望,只是想要其暂时延缓一部份邪魔虚影到来时间就足够。

    可结果却让他大喜过望。

    因为邪魔天生被雷电属性克制,所以直到足足近四五十万怨灵邪魔全部被流电护身劈成飞灰,流电护身上的电流才因消耗过巨而渐渐弱小,最终熄灭。

    化为一个普通护罩的流电护身,被那些愤怒的邪魔直接啃得干干净净,点滴不剩,一具极其珍稀的防御名器,就此毁弃,但厉寒却没有任何心疼之色。

    因为相较于死去的四五十万怨灵邪魔,一具中品防御名器在他看来,实在不值一提,能取得如此成果,已经是莫大惊喜。

    剩余的怨灵邪魔,带著对厉寒滔天的恨意,疯狂冲至,但这个时候,厉寒早已做好了万全准备。

    “风暴之门!”

    随著他一声轻喝,双掌摊开,掌心朝向虚空之中。

    两道青色的小小旋风,开始在他左右掌中诞生,然后不断扩大,瞬间交融在一起,形成一道遮天蔽日,接天连地的巨型青色龙卷。

    “去!”

    待得龙卷风暴涨至足够大小,厉寒双掌向前一推,巨大的青色龙卷带著席卷一切的毁灭之意,瞬间将朝厉寒冲来的剩余邪魔全部裹入其中,然后直接被厉寒以龙卷中的风系奥义剿灭,撕碎!

    身处旋风中,不由自主,所有邪魔只能凄厉惨嚎,不片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

    “该死!”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魔祖’应鬼雄,一双眼睛简直阴沉得要滴下水来。

    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向来无往而不利,强大至极的一招,还是在手中神锋雏形的加持下,居然被厉寒短短片刻就消灭怠尽,对他没有造成任何损害。

    这让其心中,对厉寒的评价急剧攀升。之前认为他即便突破引雷,也不堪一击,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小觑了这个青年人类,必须得认真一点对待了。

    想到此,他反倒不急了,深吸一口气,随即万死剑斜扬,淡淡开口道:“再接本祖一招,如果能接下,本祖才认可你,有与本祖一战的实力了。神魔,千星裂!”

    随著话声,其体型猛然膨胀起来,最后竟然直接涨成足有一座小山包般大小,周身也长起密密麻麻的墨绿长毛,脸孔也变成了非人的模样,狰狞恐怖,头顶更多出两只弯角,赫然是动了真格,竟然显化出了本体。

    他之前的墨绿衣袍男子模样,不过为了行动方便,显露出的化身。

    但化身状态,其实大大限制了他实力的发挥。

    如果说,本体实力是百分之一百,甚至极限爆发时能达到百分之二百,百分之三百,那化身状态,最多只有平时的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六十。就算极限爆发,也达不到平时正常实力的百分之一百。

    这,就是差距。

    之前他认为厉寒不足为道,所以直接用化身对敌。但现在,厉寒的实力让他觉得棘手,所以不得不动用本体。

    墨绿色的巨大魔躯,和那非人般的相貌一出现,瞬间让整个真龙广场上一片惊呼,所有正道六宗弟子无不骇然失色,纷纷朝两边退避,不敢靠近‘魔祖’应鬼雄与厉寒之间的战场分毫。

    甚至即使退出数里,也觉得不保险,还在朝外退。

    甚至不止是他们,便连神魔国度自己门下的弟子,也多没有见过魔祖的真身,看到那巨大仿佛一座小山般充满压迫感的身影,便连他们也感到震撼,不由自主悄悄退出一些距离,不敢过份靠近。

    这样的魔祖,是危险的;这样的战斗,是恐怖的。

    谁知道两人交手的余波会不会直接将他们也一起铲平了?所以厉寒与魔祖的周围,瞬间空出了接近十里的空荡范围。

    天工山门主,伦音海阁宗主等六宗高层,以及神魔国度的几位魔主,‘剑尊’衣胜雪之间的战斗,都随之外移,同样不敢过份靠近这边的战圈。

    因为引雷境与引雷境之间的战斗,他们实在太过陌生,谁也不知会不会成为城门失火时,被殃及的那条池鱼,所以还是外撤的好。

    而厉寒,站在原地,望著瞬间变大体型的‘魔祖’应鬼雄,而他就像是大象跟前的一只小蚂蚁,眼睛中也不由掠过一丝惊叹之色。

    他也没有见过魔祖的本体,所以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有如此庞大的身躯。

    这就是千星魔域的巨魔,和真龙世界的人族之间的不同吗?光只身躯的大小,一只巨魔,就足以碾压成千上万的人类了,境界有差距,也就不足为奇。

    然而,对于‘魔祖’身躯的惊叹,抵不住对‘魔祖’应鬼雄变回本体后发出的第一击的忌惮,只见其巨大的魔掌之上,那万死剑竟也随之涨大,变成了一座巨型石碑一样的剑身。

    剑身拍下,巨大的风压随之而来,四周的世界陡然变得黑暗起来,但黑暗之中,代表万死剑的那一点光芒,却十分璀璨,如同星辰一般,在闪烁著耀眼的光芒。

    但是,在厉寒的双眼中,那星星,却忽然变了。

    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千颗星辰,又在同一时间,炸裂开来。

    一时间,厉寒眼瞳之中,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从前到后,全就是星辰炸裂的虚影,他如同陷入世界末世,整个人如无根浮萍,要被那些炸裂的星辰一起卷走。

    风暴诞生,可怕的杀机直让厉寒背脊寒毛炸立,交战以来第一次,他感受到了致命的杀机。

    “不对,不能看这些星辰!”

    想到此,他猛然闭眼,彻底断绝眼睛的假像,而以精神力来感应四周的一切。周边世界,顿时寂静下来,虽有呼呼风声,但在厉寒耳里,却能清晰分辩来处。

    “就是这里了!”

    陡然,厉寒猛然一睁眼,手中的紫都剑便化作一道惊虹,朝著左前方斜拍而出,正好与‘魔祖’应鬼雄狠狠拍下的一剑交击在一起。

    “啪!”

    厉寒身躯猛然一颤,整个人五脏六腑都似移位。他手中的极品名器紫都剑,根本不是魔祖手中神锋雏形万死剑的对手,一瞬间,就寸寸碎裂,化为无数此色碎片四散飞出。

    厉寒闷哼一声,嘴角边滋出一丝鲜血,仰天倒飞而出。

    一击,厉寒败,紫都剑碎!

    恢复本体的魔祖,终于显示了他身为千星魔域巨魔那浩瀚无匹的魔威,难怪千年前,即使八宗高层联手,也难以将其压服,最后付出巨大代价,才将其成功封印。

    但八宗高层,也几乎死伤怠尽!

    厉寒终于明白,即使他突破引雷,但论真正实力,他与魔祖仍旧相去甚远。不说其巅峰之时,就算现在其因为想贯通神魔通道而导致修为大降,只有引雷中期实力,也不是目前的厉寒,可以对付的。

    但就这么放弃吗?那又怎么可能?

    厉寒可以放弃,但魔祖不会放弃。厉寒放弃,在场的正道高层一个都活不了,即使厉寒能饶幸逃出,日后剩余孤身一人,他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而魔祖,今日打通神魔通道失败,不代表永远失败。损失一颗空间晶石,他可以再找。失败一次,他可以再次抓捕更多凡人来血祭,总有一天,他能成功。

    到那时,当厉寒被更多下界巨魔抓住时,他记起今日,又是否会后悔?

    “不弃!”

    因此,当厉寒身形倒飞而出时,想的,却不是转身逃跑,而是如何扭败为胜,打败这个几近无敌一般的本体魔祖。

    就在此时,远处,两道年轻的身影飞奔而来,人在半空,其中一名银衣青年陡然将手中一柄被无尽白芒包裹的长剑向前一抛:“前辈接剑!”

    随著声音,长剑腾空,似九天龙吟,无尽生之气息弥漫而来,‘魔祖’应鬼雄手中的那柄万死剑竟如遇死敌,变得有些惊惧不安起来,不住颤动,似在畏惧些什么,又似在渴望些什么。

    “嗯?”

    ‘魔祖’应鬼雄正欲追杀落败的厉寒,陡然望到这柄剑,却是不由面色赫然一变:“能让万死剑发生如此骚动,莫非是……传说中的那柄剑?”

    而另一边,正与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得打难分难解的‘烈日侯’衣南裘,望著奔来的两名年轻人,以及其中一名年轻人当空掷出的那柄神秘古剑,眼神却不由陡然一冷:

    “孤绝天界的两名余孽,没想到你们终究还是带来了这柄剑,我到底是应该说你们聪明,还是愚蠢呢?”

    但不管众人如何想,长剑绽放无匹白芒,似神虹垂落,惊电穿空,却是眨眼落到了正在倒飞后退的厉寒的面前,被其一把抓住,握于掌中。

    一刹那,剑身显露在所有人面前,无数人瞪大眼睛,却见这是一柄银白色的古剑,剑长四尺有余,剑身无花无纹,没有任何雕饰,就是一柄普普通通的长剑。

    但是,剑身上的气息,却似孤江横流,绝壁高悬,充满著一种难以言喻的王者之气,显然不是普通凡剑所能拥有。

    “神锋雏形,千生剑!”

    六宗高层中,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望著那柄剑,眼神中,一瞬间充满著炙热和羡慕,低低叹息。

    而神魔国度众人,听到这个名字,却无不面色大变。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