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千二十四章、踏剑而至,一剑破通道
    碧玉刀王阎邪川对白衣王荆枯叶,虽然他晋升法丹,手中又多了一柄极品名刀,但是,他终究还是有些太过自大了。

    白衣王荆枯叶的实力虽然和他同为法丹初期,但对于战斗的领悟,对于战术的天赋和运用,都明显比他强上一大截。

    即使他如今贵为长仙宗主,手中依旧不曾放弃他的那柄上品名器正气浩然剑。不是他没有机会更换其他更强大的剑器,而是此剑已经与他通灵,早已习惯。

    短时间内,贸然更换兵器,可能不但不会增加战力,反而削减,譬如如同此时的碧玉刀王阎邪川。

    一个是完全如臂使指,心灵合一的上品名器;一个是初次到手,陌生疏离的极品名器。虽然两柄兵器的威力相差甚巨,但是却抵不过掌握他们的人能发挥出的威力。

    所以,碧玉刀王却惊骇欲绝的发现,他与白衣王荆枯叶之间的距离,不但没有因为晋升法丹和更换兵器而缩小,反而越来越大了。

    一招,两招,三招,四招,五招……

    越打,碧玉刀王阎邪川越是愤怒,越打,碧玉刀王阎邪川越是郁闷,再打,他心中的愤怒郁闷,又慢慢地变成了失落和恐惧。

    连突破法丹和使用极品名器,都不是荆枯叶的对手,他这辈子,还有希望吗?

    因此,心情沮丧的他,只能勉力应招,而荆枯叶却越打越是顺手,手中的正气浩然剑荡出一圈一圈的剑痕,笼罩碧玉刀王阎邪川全身上下,直将他打得只有接招的份,没有任何出招的机会。

    胜负之分,一目了然。

    最后一处战场,十三王爵对飞天浪子血无涯。

    虽然十三王爵实力也不弱,个个最低也是气穴后期,甚至有数名初阶半步法丹,以及一两名中阶半步法丹级的顶级存在,但飞天浪子血无涯如今可是晋升成了法丹境初期。

    蚂蚁再多也难以咬死大象,更何况,这些蚂蚁还不算多。

    见到十三王爵联袂朝他飞来,飞天浪子血无涯见状,目光一冷,一翻手,掌心中顿时便多出一柄通体鲜红的长刀,赫然是一柄上品名器,流光引血刀。

    血无涯原先的兵器是一把中品名器级的长刀,阴魂绿雪刀,可惜在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其对战青瞳王尹青瞳时,直接被其用元始青瞳化去,最后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血无涯从此失去武器,只能空手对敌,毫无疑问大败。

    此次他在鸿蒙世界中,其幸运抽签抽中一个名额,得以进入洗气元池成为法丹境高手,此次出战自然不能再空手对敌。

    所以在其出关之时,天工山掌门从天工山打造的诸多名器中,给他寻了一把上品名刀,就是这把流光引血刀,供他暂时使用。

    作为一名法丹境强者,使用一柄上品名器自然是不合格的,最低也要次极品,甚至一般正常的,都是极品名器,乃至半步宝器。

    不过好的刀器并没有那么容找到,碧玉刀王阎邪川成就法丹,之所以能立即更换兵器,是因为他有神王陵主替换下来的碧水寒光刀而已。

    但那是因为神王陵主刚得到自己宗门的镇宗宝器,夺天造化刀,碧水寒光刀失去作用,所以才能替换下来,送给阎邪川。

    正常而言,偌大的一个神王陵,极品名器也有几件,但刚好是极品名刀的,也就这一柄碧水寒光刀而已。

    其余的,要么是剑,要么是其他,却没有刀类。

    所以,如阎邪川这种是特例,飞天浪子血无涯自然没有那么幸运。

    即使天工山是天下第一炼器大宗,擅长炼器,宗门内炼制的名刀何止万把,但要么已经送人或变卖,要么交由自己弟子使用,剩余者十不存一。

    即便库存的,能达到中品的又只有十分之一,能达到上品的,更是百不遗一,这把流光引血刀,已经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至于次极品名器和极品名器,天工山有不少,但都不是刀类,因此,也只能凑和著给血无涯先用。

    不过他们也承诺,只要修道界能得脱此次大难,几人都能幸存,天工山答应,回去之后必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给血无涯铸造出一柄极品名刀来,送予他作为晋升礼物。

    对此,血无涯自然感谢,也没有什么不满。

    而且这柄流光引血刀已经比他原来的那柄阴魂绿雪刀强不知道多少,即使在上品名器中也是极等,无限接近次极品,所以自无怨言。

    连白衣王荆枯叶这个长仙宗主,目前都只使用一件上品名剑。他一个已经被灭了宗门的弟子,虽然晋升法丹,但也是别人赠送之物,如何能不满意?

    甚至这柄流光引血刀因为极其合他的心意,发挥出的战力不逊于一般次极品名器。

    正如白衣王荆枯叶明明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却仍选择使用这柄正气浩然剑,都是因为贴合性格,十分适合他们使用而已。

    因此,飞天浪子血无涯没有多想,手持流光引血刀,就朝著飞过来的十三王爵主动迎去。

    知道时间紧迫,神魔通道随时都有可能彻底贯通,自己作为场中唯一一个没有太强人物拦截的法丹,绝不能被这十三人拦住,所以血无涯一上场,就使用了最强攻击。

    “绝户刀法!”

    只见他一声轻喝,流光引血刀刀光如雪,绽放无穷刀气,一下子纵横翻飞了而去。

    “嗤,嗤,嗤,嗤,嗤……”

    飞迎而来的十三王爵,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便见自己脖颈之上,蓦然齐齐绽放一条血线。

    随即,至少就有五六人,同一时间眼睛圆睁,满面骇然的伸出手去捂向咽喉,却再也不能如愿了。一个呼息后,“扑通扑通”……六人齐齐栽倒在地,同时身亡!

    一刀,六名十三王爵灭!

    其余七名十三王爵,不由同时变色,脚步一停,甚至还有一两人想向后退去。

    “走得了么?”

    飞天浪子血无涯见状一声冷笑,出身葬邪山的他,自然也没有如正常长仙宗梵音寺弟子那样的心慈手软。从小见惯了凉薄之辈,也让他养成了足够冷酷的性子。

    不然,他也不能从竞争惨酷残烈的葬邪山中存活下来,并最后替换掉邪无殇,成为葬邪山首席弟子。

    所以,他根本就没打算放这七人离开,身形一纵,手中的流光引血刀再转。

    “斩神一刀!”

    刀光如虹,一刀劈下,正欲闪避的七人,齐齐僵硬住了,然后同一时间,身躯一分为二,血液溅开数十米,洒落一朵朵鲜艳通红的桃花。

    这就是未成法丹与法丹境界之间的差距,根本不是人数所能弥补的,十三名气穴后期以上的顶级高手,在刚成法丹的飞天浪子血无涯手下,也支撑不过两个回合。

    两刀,新晋升的神魔国度十三王爵全灭!

    随即,飞天浪子血无涯皱眉看了一眼远处还在鏖战的七处战团,知道他们皆被缠住,无法分身,暂时只能靠自己了。

    当下也不犹豫,身形一纵,整个人就化为一道血虹,朝著不远处的神魔通道疾飞而去,要将其破坏,阻止其彻底贯通,放千星魔域的巨魔下界。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就在这耽搁的一小会儿工夫,终于,那边厢的祭台上方,魔祖应鬼雄也知道到了关健时刻,望著漆黑光道距离头顶的千星魔域节点已经只有数百米距离,又扭头看了一眼远处两刀解决十三王爵,再无人可挡的飞天浪子血无涯,正朝自己这边飞纵而来,眼看即将赶到。

    虽然自己平时,估计一巴掌就能拍死他,但这种关健时刻,偏偏自己又要全力维持神魔通道的贯通,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分神,一旦被打扰,可能就要前功尽弃。

    “可恨,都是一群废物!”

    七尊法丹全部被六宗高层缠住,还放了一个法丹过来,而十三王爵却不堪一击,根本拦不住飞天浪子血无涯分毫。

    他不怪血无涯与十三王爵之间的实力差距过大,却怪自己手下太弱。

    他已经等了一千年,所以这一次绝不容失败。因此一咬牙,恨恨一跺脚,忽然面露坚毅之色,猛然运功,浑身骨骼响起“噼啪,噼啪”一连串的脆响。

    他浑身的气劲忽然急剧衰落下去,从原来已经快要恢复至引雷巅峰瞬间跌落回引雷后期,然后又跌落至引雷中期……甚至差点就降下引雷初期。

    一连下降三个小境界,但是他面前的漆黑光道却一瞬间黑光暴涨,五百米距离一瞬即至,漆黑光道一瞬间与头顶上千星魔域的空间节点联接在一起。

    漆黑光柱黑光大放,头顶上空隐隐传来“桀桀……”怪笑的声音。

    底下,所有神魔国度成员和六宗高层弟子一时俱不由抬头上望,随即便见到在漆黑光道与空间节点的联通处,一张张阴邪恐怖的面孔成片出现,黑压压挤在一起,何止千头万头?

    这些阴邪脸孔望著下方山河可见,人头幛幢,眼睛中俱不由露出贪婪兴奋和残忍之色,仿佛看到一盘盘鲜美可口的大餐,一个个迫不及待,纵身一跳,就要由著那漆黑光道降临真龙大陆,大快朵颐。

    而其中最庞大的一张面孔,仿佛遮蔽了半片天空,一双血红阴森的眸子,每一只都有小半个真龙大陆大。

    它身上的气息,即使相隔著亿万里之遥,透过神魔通道传下来一丝,仍旧让在场所有六宗高层弟子们的心凉到了谷底。

    因为那种气息,哪怕只是一丝,甚至不到亿万分之一,也让他们诞不起丝毫抵抗,甚至反对的心思。

    仿佛只要那人一道目光,他们便要全部臣服,任凭宰割。

    “是上位巨魔!”

    一瞬间,他们便知道了,这不可能是下位,甚至中位巨魔能拥有的目光,那是只有相当于人类归一境王者,才能有的盖世目光。

    连上位巨魔,也被这底下的新鲜灵魂吸引了,想要下来饱餐一顿么?

    这一刻,呈现在六宗高层心中的,只有绝望,无限的绝望。

    他们已经预见到,接下来真龙大陆,甚至整个真武大世界,将要面临的可悲和可怕局面。

    而神魔国度的弟子和魔祖应鬼雄等人,却一个个面露喜色,望著神魔通道彻底贯通,大量巨魔正由那漆黑光道不断下界,最多再过片刻便能全部降临真龙大陆,眼睛中一个个露出兴奋之色。

    所有神魔国度弟子一个个垂手束立,似在等待上界巨魔的降临。而飞天浪子血无涯亦不由停下了飞掠的身形,望著远处那贯通天地的神魔通道,眼睛中亦泛起一片茫然。

    “辛苦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全都白费了么?所有人还是难以逃脱被当成食物吃掉的命运?”

    但是,就在所有人或兴奋或失落,准备束手就缚的时候,陡然间,玄京城外,数百里之处的天边,陡然飞过来一道恢弘剑气,一剑正中漆黑光道正中央的空间晶石。

    随即,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浩瀚传来:“想进入真龙世界,问过我的剑了么?”

    随著话声,一道身影,仿佛踩著万千云朵而来,其脚下踏著一只虚幻的金色光剑,如同星驰电掣,刚刚还在数百里开外,眨眼已逼近十里。

    再一闪,一道白衣如雪,所有人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赫然降落在玄京城内的真龙广场之上,正面魔祖应鬼雄,却不是已经消失了两个月之久的厉寒是谁?

    ps: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