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千二十二章、双尊决
    甫一接触,正道这边便大占上风。

    不难理解,正道这边拥有足足十位法丹,而神魔国度一方,只有七位。

    虽然在宝器方面,正道一方略逊色于神魔国度,只有一柄中品宝器和下品宝器,而神魔国度却拥有四具,其中还有一具上品宝器万仙杀生剑。

    但在高端战力上,却相差近三分之一。

    这种程度的大战,差一位都是天差地别,更不要说差三位如此可怖的数量了。

    八处战场,第一处,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对‘烈日侯’衣南裘。

    两人皆将自身修炼的功法催到了极致。‘天工百妙’唐元礼施展通灵大法,身边盘绕著十二种上古灵兽的虚影,手握盘古锤,一锤砸下,虚空都仿佛镜面一样开裂,呈现出可怕的破坏力。

    但是‘烈日侯’衣南裘也不可小觑,法丹境初期巅峰的战力,虽然比‘天工百妙’唐元礼低了两个等阶,但他身上,出现一口旋涡一样的恐怖异洞。

    旋涡不断旋转,散发强大吸力,远处,不少修为低弱的六宗弟子和神魔国度成员,握不住手中的武器,但凡粘有一点金属影子的,全部受影响。

    瞬间,至少有数百近千柄的长剑,短刀,劲弓硬弩,甚至远处人家屋檐上镶嵌的铁片,全被引动,自动脱落原主人手中,仿佛乳燕投林一般,飞入到他那赤红异洞之中,然后一瞬间便被蒸发成滚滚铁水。

    衣南裘身上的气息,因此瞬间大增。

    这吞金魔功,便是需要吞噬大量金属,才能发挥强大战力,而此处各宗弟子以及神魔国度成员,何止万人,手中都或多或少持著一件或几件武器,一下子就成了他最好的战场。

    他手中,那柄长仙宗的镇宗宝器万仙杀生剑,绽放夺目光芒,剑首上云雾滋生,犹若仙人在吞吐,剑芒如虹,一剑劈下,即使以天工山宗主唐元礼的实力,也不由感到震撼,不得不退避。

    两人之战,明明是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修为更高,但面对持有上品宝器万仙杀生剑的离火魔主‘烈日侯’衣南裘,竟然落入下风,只能勉强保持不败。

    第二处战场,巽风魔主‘凤舞女帝’对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

    “凤鸣九天,花开万里!”

    巽风魔主‘凤舞女帝’身后,出现一只巨大的凤凰虚影,蛇头鱼尾,龟背燕颌,栩栩如生。这便是她们凤舞王朝的特异功法,玄凤天人功修练到极至处的表像。

    凤凰虚影出现,一声清鸣,纵跃九霄,凤舞女帝气势大增,手一挥,掌心中的那柄葬邪山镇宗宝器邪魂扇扇面之上,无数魔头画像似乎同一时间活了过来,然后齐齐张口一吐。

    “噗噜,噗噜……”

    一朵一朵鲜艳邪异的桃花,从它们口中吐出,瞬间百朵千朵万朵,形成一个桃花大阵,朝著对面的‘创世伦音’舒雪蒲覆盖而来。

    一旦被它们粘上,明显不是什么好事,毕竟葬邪山的镇宗宝器邪魂扇,本就不是什么纯粹的攻击型武器,而是它层出不穷的邪异手段强大。

    一旦中招,估计就是极其凄惨的下场。

    但是,‘创世伦音’舒雪蒲身为伦音海阁阁主,本身便是八宗宗主之一,对于同为八宗的另一宗葬邪山镇宗宝器自然不可能没有关注,知道其厉害,怎么可能让其近身。

    “潮音绝响,七弦三声叹!”

    在其身上,瞬间出现恐怖的蓝色道气。而后这些蓝色道气全部灌注入其双手十指之中,在怀中的风弄沧海琴上一阵急拔。

    恐怖的风,升起了。

    滚滚潮音,如同从远处奔来,瞬息间到达面前,空中平地升起一座千丈高的水幕,挡在她与凤舞女帝之间,所有飞过来的妖艳桃花一旦粘上水流,便被冲走,瞬间四零八落,消散不见。

    “接下来,该我了!潮音千转,七弦七绝浪!”

    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左手再拔,风弄沧海琴之上潮音再起,随即,七道并列成一起的蓝色巨浪,仿佛一只仙神巨掌,张开七根巨大的手指,狠狠地朝对面的凤舞女帝拍了过去。

    潮声震耳,掌势如虹,气势惊人,对面的凤舞女帝虽然已经突破法丹,并且持中品宝器在手,但毕竟是新晋法丹,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手段,不由变色,急忙后退。

    这一退,气势顿夺,接下来,更是处于彻底的下风,只能被动挨打,无法还手反击。

    梵音寺之战时,她不是伦音海阁阁主舒雪蒲的对手,现在,她虽然突破法丹,信心满满来报复,却发现,自己还是难以战胜‘创世伦音’舒雪蒲,落于绝对的下风。

    凤舞女帝心中一时不由悲怒交加,又恨又气,攻击反而越发乱了。

    伦音海阁阁主趁胜攻击,越打越是顺畅,几乎是压著她打,当然想要短时间内击败,甚至击杀她,也不太可能,只能尽量保持上风。

    另一面,紫魂圣君对‘荒天君’秦天白和他的徒弟‘青瞳王’尹青瞳,一人独对两大法丹,他虽拥有渡世金书这样的下品宝器,战力大增,但如何也不可能是两位法丹的对手,一时只能苦苦支撑,百搬支绌。

    ‘剑尊’衣胜雪对‘幽尊’玲浮屠,两人再次延续五境青年修士擂时未完的一战,这一战真是打得地裂天崩,无数房屋瓦舍因他们倒塌。

    ‘剑尊’衣胜雪的吞金魔功虽然修为不及‘烈日侯’衣南裘,但也不可小觑,吸纳周边百米范围内的一些铁器化为自己的力量仍属轻而易举,同时运转荡天七剑,杀招频出,让人难以招架。

    太阳金剑绽放恐怖光辉,如烈日照射大地;太阴金剑却阴寒死寂,凝结冻彻人心的力量,让人畏惧。

    蚩尤金剑代表暴力,一剑压下,雷霆万均;岁星金剑快如薄光,其疾如星,简直让人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能不断用猜测来躲避。

    腾蛇金剑灵动如蛇,白虎金剑锋锐难挡,勾陈金剑却能改变两人之间战斗的场域,使战局偏向‘剑尊’衣胜雪这一方,一时间,本来应该处于弱势的他,反而处在了上风。

    但是,毕竟缺少了其中最核心的金剑之一,紫气金剑,荡天八剑威力大减。再加上,‘幽尊’玲浮屠,曾经力压衣胜雪,登顶五境青年修士擂榜首之位,又岂是等闲?

    只见其双手分别一错,一招,左手掌心中就出现一柄通体漆黑,中间散发无穷幽光的古塔,正是上品名器,浮屠夜塔。

    浮屠夜塔一出现,瞬间就急剧旋转,抵挡过七剑一波一波的攻击,幽光狂颤。

    而她的右手,则是浮现一面通体八角,光芒流转的暗金古镜。暗金古镜一出现,瞬间将对面衣胜雪太阳金剑绽放的烈阳之光全部吸入其中,然后光芒一吐,反射出一道同样金光灿灿的光束,犀利无匹,反攻向‘剑尊’衣胜雪。

    以已之道,反施彼身,这就是极品名器,乾阳诛仙镜,也是当初在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幽尊’玲浮屠获得第一所得到的那项终极奖励。

    今日,为了对付‘剑尊’衣胜雪,她终于首次启用。

    “浮屠夜塔和乾阳诛仙镜么?”

    ‘剑尊’衣胜雪看到这一幕,神色也不由略为凝重一丝,但是眼神不变。

    只见其左手一挥,荡天七剑猛然结合在一起,一尾金剑衔接另一尾,如同长蛇阵一般,化为一条金光长河,朝著对面的‘幽尊’玲浮屠浩浩荡荡悍然击去。

    “七剑合一!”

    “雕虫小技,你以前是我的手下败将,今日,也将不例外。”

    ‘幽尊’玲浮屠脸现冷漠,手持乾阳诛仙镜,猛然朝前一划,一道金色剑光,疾如飞虹,就朝那金光长河截击而去。

    天工山镇宗功法,《通灵大法》第五卷,通灵一剑!

    堂堂通灵大法,第五卷就只有这一剑,可见其威力。天地间,无穷元气陡然朝著那金色剑光汇聚而去,金光越来越盛,最后竟然如同一轮烈日,重重地砸在了衣胜雪发出的金剑长河之上。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可怖声音响起,金剑长河如游鱼崩散,金光溃灭,‘剑尊’衣胜雪闷哼一声,倒退两步,嘴角出现一缕猩红的血迹。

    一击,他落于下风,竟受轻伤。

    望著对面的‘幽尊’玲浮屠,他也不去擦嘴角的血迹,眼神中反而现出一抹狰狞:“很好,这是我突破法丹之后,第一次受伤,我记住你了!”

    “接下来这一招,取你性命!”

    话声方落,他眼神变得阴狠而残忍,身上陡然冒现大片大片的赤光。

    赤光如烈焰,消融一起,一个巨大到似乎可以吞噬天地的黑洞,出现在他身前,那四散飞落的七柄金剑,竟然同时一颤,然后带著畏惧之色的,被一下吞入其中,瞬间剿碎,化为了滚滚的金气,涌入‘剑尊’衣胜雪的身躯。

    “身剑合一,吞金百方斩!”

    一道隐隐的金色虚剑气息,慢慢地从他头顶百汇诞生,然后携带毁天灭地,吞噬一切的力量,朝著对面的‘幽尊’玲浮屠,一剑斩下!

    对面,‘幽尊’玲浮屠此战开战以来,眼神中第一次凝现出凝重之色,因为她感受到了威胁。

    她没有想到,‘剑尊’衣胜雪如此决绝,如此不惜代价。

    那七柄金剑明显皆是非同凡晌,都为稀世之物,对于他应该也极为重要。

    但没想到,为了对付自己,他竟然将其当作普通金属一样全部吸收炼化了。如此一来,他的吞金魔功自然提升到一个难以想像的可怕境界,这一剑,自然非同凡晌。

    危险了!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