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千二十一章、群雄战群魔
    流光瞬息,杀气如虹。

    然而,看到这一幕,‘魔祖’应鬼雄却只是嘿嘿一声冷笑:“来了?本祖就知道,你们是一定会来捣乱的,早就预备著等你们了。”

    “杀!”

    随著其一声大吼,蓦然间,广场周边的屋顶上,墙壁后,窗户内,出现一道道黑衣劲装的身影,个个手持强弓硬弩,里面装的全是专破修道者护身罡气的破元箭。

    “射!”

    随著带头人一声大喝之后,这些人毫不犹豫,一声不吭,眼神之中闪烁著冷光,直接将手中的箭矢,朝著迎面飞来的六宗高层和弟子们狂射而去。

    “嗤嗤嗤嗤嗤……”

    箭声震耳,箭影如山,密密麻麻。

    这一刻,即便是这些修道界中的天之骄子,也不由感到头皮发麻,心头一凛,原本冲动的热血消弥了许多,不由得一个个下意识地撑起防护气罩。

    虽然明知没用,但还是希望能尽量抵挡一些。

    不过,人群中尚有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伦音海阁掌门‘创世伦音’舒雪蒲,‘荒天君’秦天白等老牌法丹,以及‘幽尊’玲浮屠,‘白衣王’荆枯叶等七位新晋的法丹。

    十位法丹境在此,他们怎么可能容许自己这方还没有正式接战,便先损失一大部份人手。

    因此,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率先一声大喝,直接施展冥环异相决中的龙字诀,周身化出一条巨大而不断环绕的赤黑巨龙,将所有射至周边数百米范围的箭矢尽数挡下。

    而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也不甘示弱,风弄沧海琴一提,直接就于半空横抱胸前,陡然一划。

    铮音震耳,银瓶乍破,似一轮明月陡然升起,烈烈琴音所过之处,所有向她面前,甚至周围百丈来的破元箭,全部同时一震,然后“嗤”的一声,散成满天粉碎。

    暗红色的木质粉末,纷纷扬扬,飘洒而下,如同下了一场赤雨。

    ‘荒天君’秦天白左手划圆,在半空中拉出一道蔚蓝色的河流。河流如一只口袋,不动声色,将飞至他面前的所有箭矢全部吸纳入其中,然后绞碎,不但保护了自己,同样也保护了身边之人。

    ‘幽尊’玲浮屠,‘白衣王’荆枯叶等,也是各展神通,既粉碎朝自己攻击来的箭支,也帮其他人挡下。

    十位法丹一齐出手,威势有多可怕?

    这些破元箭虽然厉害,但是不能射到他们一尺之内,都和废箭无异,最后全部要么被赤黑巨龙挡下,要么被琴音震碎,要么被水流吸入,如陷泥沼,根本没法伤害到六宗飞过来的弟子任何一人。

    不过,这一幕显然早在‘魔祖’应鬼雄的预料地之中。

    只见他一声冷笑,朝祭台之上的另外七人开口道:“通道已经快要成功,有本祖在此已经足够支撑,你们七人立即分别给我拦住他们。只要再给我一柱香时间,一柱香之后,空间通道必然贯通,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

    说完,他最后重重一顿,面现厉色:“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守住这一炷香!”

    “是!”

    另外七人闻言,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纷纷撤回了自己的手掌。随即转过身,化作七道流光,分别朝著六宗之中飞在最前面的十位法丹飞去。

    离火魔主‘烈日侯’衣南裘,手持上品宝器万仙杀生剑,拦向了六宗法丹之首,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

    梵音寺一战两人没有打出结果,今日一战必分胜负。

    巽风魔主‘凤舞女帝’,手持中品宝器邪魂扇,飞向了拥有下品宝器风弄沧海琴的伦音海阁之主,‘创世伦音’舒雪蒲。

    当初,在梵音寺她被‘创世伦音’舒雪蒲压著打,几乎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但现在她已经突破法丹,境界差距急剧缩小,又手持中品宝器,超过‘创世伦音’舒雪蒲手中的风弄沧海琴一筹。境界虽仍旧低上一重,但武器却占上风,这必是痛快之一战,更欲报复当日梵音寺落败之耻。

    而八部天魔魔主之主,也就是天乾之主‘紫魂圣君’,手持下品宝器渡世金书,掠向‘荒天君’秦天白,以及跟在他身边的那名女弟子,现在也已突破法丹的‘青瞳王’尹青瞳,要以一敌二。

    虽然同为法丹初期,而且紫魂圣君的境界略逊‘荒天君’秦天白一筹。但他手中拥有下品宝器,而秦天白没有,尹青瞳更不可能拥有。

    所以这一战,他虽未必胜,但阻挡一炷香时间是肯定不成问题的。

    而他的目的,就是拖延两人一柱香时间,等‘魔祖’应鬼雄成功贯通真龙大陆与千星魔域之间的通道,引巨魔下界,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

    ‘剑尊’衣胜雪身周冒出大片赤金气息,赫然是运转了‘烈日侯’衣南裘教授的无上魔功,‘吞金魔诀’,掠向七大年轻法丹之首,‘幽尊’玲浮屠。

    在五境青年修士上,两人就是最大的对手,最终,‘幽尊’玲浮屠技高一筹,夺得第一之位,号称‘幽尊’;而衣胜雪屈居第二,称为‘剑尊’。

    但现在,同为法丹,实力暴涨,他已再不需隐藏自己的魔功气息,正可放手一战,信心百倍。

    因为晋升法丹,原来的几柄次极品名器已经跟不上他的修为,发挥不出真正的实力,因此,身形闪烁途中,他手一挥,掌心中赫然出现七柄连在一起的小小金剑,金光大放。

    荡天八剑,衣家镇宗之宝,虽然其中一柄紫气金剑落在了厉寒的手中,但另外七剑他赫然已经全部集齐,也不知那柄失落的勾陈金剑是从何处找到。

    但不管如何,七剑在手,发挥出的威力足以超越寻常次极品名器,媲美极品名器,他战力更是暴涨。

    不过‘幽尊’玲浮屠手中也有五境青年修士擂上胜出得到的奖励,极品名器乾阳诛仙镜,再加上她现在是天工山下一任宗主的继承人,又已突破法丹,身上肯定还有天工山赐与的其他极品名器。

    这样一来,孰胜孰负,谁生谁死,还真是一个疑问。

    而另外一边,一身黑衣的‘破锋’邪无殇,身上黑气涌动,掌心中所握的破锋名枪绽放幽黑冷酷的光芒,身形晃动间,疾如闪电,已是奔向七大年轻法丹中,实力最弱的两位,‘罗绮素手’万璇纱,‘无影之风’风无鞘。

    他要以一敌二,拖住他们。

    但看他的表情,明显不是打算拖住他们,而是想短时间内解决对手。三人很快碰面,战在一起,激烈的罡风摧房毁舍,猛烈冲撞,响起一声声恐怖的爆鸣。

    ‘碧玉刀王’阎邪川掌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新的名刀,碧光流转,气魄甚大,赫然是一柄极品名器。

    他原来的武器,碧玉流香刀,不过一具上品,现在晋升法丹,上品明显不能满足他的身份和胃口。

    所以神王陵主将自己原来使用的那柄名刀送给了他,正是一柄极品刀器‘碧水寒光刀’,而自己使用的则是更为强大的神王陵镇宗宝器,夺天造化刀。

    手持极品名器,明显让阎邪川信心爆棚,实力大涨。

    他嘿嘿冷笑,身形晃动,一步百丈,纵向六宗阵营中,一身白衣,手持正气浩然剑的‘白衣王’荆枯叶。

    两人曾是真龙修道界的双璧,身为修道界两大顶级宗门的首席弟子,修为相若,地位相当,‘一叶知秋’荆枯叶,‘玉刀公子’阎邪川,向来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两人比不过第一梯队的‘陌上花’玲浮屠,但也远远超过其他宗门的首席弟子,所以向来是同时出现,同时被人谈论。但是,在他们自己心中,却也不免存在了攀比之心。

    到底谁是第二,谁是第三,表面不说,暗中自然会因此较劲。

    只是一直以来,‘碧玉刀王’阎邪川的表现,都要略逊于‘白衣王’荆枯叶一筹。之前如此,就是被他寄予极大期望的五境青年修士擂同样也是如此,所以他一直有些不服气。

    但现在,他突破法丹而出,而‘白衣王’荆枯叶也正好突破,他又新得极品名刀在手,正好与‘白衣王’荆枯叶痛快一战,印证自已,同时也要碾碎在修道界中,他一直略逊于‘白衣王’荆枯叶的传说。

    对于别人来说,修道界双璧,虽然也分高下,但是还是一齐称呼,只是,在他心中,那却是耻辱。

    他不想与别人并列,他要唯我独尊,天下无敌,更不要说什么屈居别人之下了。

    七对九,瞬间大战便全面爆开,真龙广场上空,十六人捉对厮杀,直打得风云激变,天地变色。

    六宗法丹中,唯有最后一人,‘飞天浪子’血无涯无人拦截。然而他正要动身,先行去毁去那神魔通道,却见对面的祭台下,神魔国度新晋的十三王爵,同时动身,隐隐形成一个巨大的阵法,将他包围而来。

    “跳梁小丑而已!”

    虽然葬邪山已灭,但既已成就法丹,他自然就能重整葬邪山,如果是对上别人,也许他还没有信心。但十三个连半步法丹都没有几位的王爵,又岂能放在他的眼中。

    “也好,就先解决你们!”

    想到此,他不退反进,自己主动迎向十三王爵的截击,要先将他们解决。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