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天下兴亡,拜托了
    本来,这一边的战局,是以地正,地德,地悲三人,合运三佛无极阵,压制地圣,地善,枯骨魔君三位魔主,胜利已经在望。

    但现在,因为地悲被林元思偷袭,布阵的关健一环缺失,三佛无极阵直接瓦解。

    里面的地圣,地善,枯骨魔君三人,顿觉压制之力全失,而自己的对手更是少去一位,三比二,自然胜券在握。

    纵使林元思被厉寒当场斩杀,也改变不了什么结局了。

    而林元思的动手,仿佛是一个信号,尚留在战场中的各宗弟子中,瞬间有数十人暴起,用手中的利刃,刺入了身边同伴,或者师长的后心。

    “啊,呃,呃……”

    鲜血崩溅,溅成了一地一地的梅花。

    惨叫声此起彼伏,留在广场中的正道各高层,一时全部懵了。

    “什么情况?”

    虽然他们很快反应过来,这些人必定和‘孔雀蝶翎刀’林元思一样,全是神魔国度安插在各宗内部的奸细,等到时机适合,全部爆发了出来,一瞬间伤亡数十位正道高层,其中不乏半步法丹级的绝世强者。

    短短片刻间,就有四位伦音海阁长老,三位天工山长老,两位神王陵长老,两位长仙宗长老,两位梵音寺法字辈高僧,以及十数位年轻高手的性命失去。

    那些饶幸幸存下来的各宗高层,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目眦尽赤,望著昔日那些用心呵护,可能还是他们的晚辈或子弟的凶手,再也难以压抑自己心内的怒气,疯狂爆发,一个个朝著这些杀人凶手杀去。

    毕竟实力相差巨大,除了偷袭,正常时候也难以造成如此伤害,终究还是修为薄弱了点,这些神魔国度埋伏在各宗内部的探子,一旦暴露,就面临著灭亡的命运。

    瞬间,血花崩溅,这些人刚刚欲转身杀向第二位强者,就被各宗高层联合起来,尽皆出手诛杀。

    转眼,地面上又添上了数十具尸体。

    而这些尸体,却尽是些年轻鲜活的生命,甚至其中不少,还是各宗弟子熟识之人,然而看到他们被杀,却没有一人出声,眼眶同时通红。

    因为他们忘不了,那些被他们刺杀的同辈,师长,其中有不少,可能就是他们的亲朋好友,兄弟姐妹。

    “杀!”

    受此刺激,他们更疯狂地攻向那场中幸存的几位神魔国度王爵,以及魔主,哪怕自知自己不是对手,也要在对方身上劈上一剑,以泄冤愤。

    而地悲这边,地悲被刺,整个人直接软倒,地圣,地善,枯骨魔君同时从缺口处冲出,就要报复围困他们这诺久的地正,地德两位神僧。

    但看到这一幕,又看到地上躺在血泊之中的地悲,地正,地德神僧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悲痛以及决然。

    “今日,就是死,你们也休想从我们的阵法中离去!”

    两人忽然同时低下头,就地盘膝而坐,然后脸上露出肃穆与之色,双掌合十,同时念道:“唵……嘛……呢……叭……咪……吽。”

    一字一顿,每一个音符,都似乎有著千万斤的重量。

    “不好!”

    正要冲出阵法圈子的地圣,地善,枯骨魔君,看到这一幕,忽然同时色变,想到了什么,急忙运起护身罡气想要抵抗。

    但是,已是迟了。

    只见地正与地德两僧脸上,俱闪过了无尽悲悯与慈悲之色,他们身上,同时发出光,超越一切颜色的至圣佛光,带著无比的惨烈,两人身下,竟然同时燃烧起了赤红的怪火。

    怪火形成火焰,将两人包裹,形如红莲。

    “业火燃躯,焚我蝼躯,以解万恶!”

    “业火燃躯,焚我残身,救济世民!”

    隆隆佛号声中,火焰不断壮大,最后彻底将两人吞没,火光中,他们似化身两尊金身雕像,然后轰然一声,直接爆炸开来。

    “轰隆,轰隆!”

    剧烈的震动,震天动地。

    在地圣,地善,枯骨魔君惊恐,不甘,还有无穷后悔的目光中,两位佛门神僧同时自爆,自爆产生的赤红余波,一瞬间将他们吞没,尸骨无存,只留下三声惨叫还在世间回荡。

    “如来灭世经!”

    “不要啊!”

    可惜,所有声音,都到此停止,嘎然而停,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再没有半点剩下的声音传出。

    另一边,正要出手的厉寒,看到这一幕,却不由霍然色变,想到了当初,因为枯骨魔君盗走渡世金书,孽海再开,当时的梵音寺代理住持地慧神僧,不忍人间因此受到荼毒,也是以如此一幕,来化身封印,永镇孽海,自己身死道消一幕。

    同样壮烈,同样决绝,同样慈悲。

    厉寒知道这种自爆的威力,目光瞥见地底下还昏迷不醒的最后一位神僧地悲,蓦然身形一动,快如流光电云,一下将地面上的地悲抱入怀中,然后闪身急退。

    一退,百丈开外。。

    再退,已是数百丈。

    两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起,半晌不散,良久,才露出里面已经烧焦的五具尸体,不管生前如何,是好是坏,死后都是一样,什么也不剩。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至此,梵音寺七大神僧,除厉寒救走的这唯一一位,地悲一息尚存,但也随时都会没命,另外六位,地正,地德,地圣,地善,地慧,地叶,全部陨落。

    梵音寺高层,几乎近没。

    再加上连首席弟子‘玉佛王’星渡都陨落,梵音寺这一脉,可称灭绝,仅有一些普通弟子,还留在广场上,但也不断陨落,离全军覆没没有多远了。

    厉寒眼眶泛红地看了一眼地正,地德等人自爆的地方,正要放下手中的地悲,前去支援其他战场,但就在这时,他眼睛再变……

    不知是时间已到,还是因为这两声自爆,震塌了一些地底埋藏的剑形圭玉,终于,远处的星辰剑海大阵寸寸崩溃,在快速分离,里面一身墨绿长袍的魔祖忍不住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

    “你们这些杂鱼,全部留下来吧!”

    “轰!”

    他一掌挥出,墨绿色的掌劲,轰击在早已不堪一击的剑阵之上,终于,整个剑阵彻底崩散,再也支持不住一位引雷境的轰击。

    点点星光剑雨,洒向四面八方,宣泄著它的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笼罩在梵音山之上的整座星辰大阵,彻底破灭。

    “走!”

    见状,厉寒知道根本没有任何救援一说了,别说救援,自己能不能逃生都是两说。

    因为魔祖破阵,一切战斗都没有了意义,因为根本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

    这一刻他再不犹豫,也根本管不了战台上的其他人,挟著梵音寺最后唯一一位幸存的地悲神僧,整个人身形一纵,朝著梵音寺山下疾掠而去。

    而另外几处与神魔国度几位魔主对战的几人,同样看到了魔祖正式破阵的那一幕,顿时不由一个个面色大变,再也顾不得手中的对手,同样身形飞纵,朝著四面八方飞退。

    “呵呵,走得了么?”

    从阵法残余中走出来的魔祖应鬼雄,一身墨绿衣袍,神如魔神,脸上充满了狰狞和愤怒。

    显然千年前因这个剑阵被囚千年,千年后人族残党居然还敢再拿这个剑阵压他,他心内的怒火有多旺盛,可以想见。

    虽然最终将这个大阵打破,但是,看到满地神魔国度高手的尸体,他的脸色却无比阴沉。

    “全部留下来吧,灭!”

    沉声一挥手,一个幽绿的巨大光球再现,朝著奔逃中的各宗法丹疾掠而去。

    “不好!”

    正道高层自然看出这一掌的恐怖,正要抵抗,就在此时,一个断去一臂,浑身浴血的白衣丽人,陡然一闪,出现在‘魔祖’应鬼雄和正道高层中间,正面幽绿光球。

    众人一怔,不由惊叫道:“长仙宗主?”

    那白衣丽人此时神情萎顿,显然与神王陵主一战,她也受创不轻。但此时,她似已从那无情冷漠的功法中退了出来,略微回复了一丝神智,看向逃跑的正道各宗宗主,郑重一拜:“各位,天下兴亡,拜托了!”

    话声方落,她抬起手中剑,转过头,直面那不断袭近的幽绿光球,眼睛中闪过一抹坚定。

    “仙剑合一,天人至道!”

    在她身上,长仙天经仙部三篇同时运转,三种不同的剑气在她身上浮现,她身躯根本支撑不了同时运转三篇功法,更不能同时御使三种剑法。

    但此刻,她做到了。

    仙部三篇,剑部三篇,全部融为一体,她眼神一凝,随后一剑劈出,与正面向她飞来的幽绿光球赫然撞在一起。

    天地一刹那寂静了,然后凝成一点,轰然爆开,天地归于虚无,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见。

    正道各宗高层睁眼,先是怔然,随即内心涌起一股无尽的伤感,他们什么也不说,携带负伤之躯,化作数十道流光,朝著四面八方飞去,眨眼消失不见。

    神魔国度高层有心想拦,但一些自知无法逃离的各宗弟子,以及留在梵音寺平台上的梵音寺僧众,这一刻全部舍身朝他们击去,每一个皆是不要命的打法,他们有心想拦,却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他们逃走。

    而天地俱白之后,足足数个时刻,方才慢慢恢复平静,整个梵音寺寺院,已经轰成白土,片瓦不存,正道各宗剩余在平台上的弟子,一个不剩,全部陨落。

    就是大量神魔国度成员,也随之身陨,只有一小部份,被‘魔祖’应鬼雄撑起一个绿色护罩包裹,保存了下来。

    他睁眼看了一眼那炸成一片废墟的梵音寺,又看看已经彻底尘归尘,土归土,连半点衣袂都不剩的长仙宗宗主,忽然不由一声叹息:“倒也是一个妙人,可惜了……”

    也不知道在可惜些什么。

    话声方落,他缓缓撤去绿色光罩,目光随之移向正道各宗高层逃走的方向,却难得的定身于此,没有去追。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