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千章、不起眼的棋子
    厉寒一直站在山石之上,防备神魔国度的成员反扑,直到确定最后一批联盟成员都已经乘船离开,他这才回首望向山上。

    然而就这短短片刻间,整个梵音峰顶,却是风云突变。

    “咔!”

    星渡小和尚催至极限的玉佛典功力,化作愿力佛掌,他身后现出七重佛光,九印合一,直直地印在了对面一身黑袍,神魔国度这位新晋王爵,十三王爵千眼公子唐天仇的心口之上。

    瞬间,如玉的佛力就透入其体内,震断了千眼公子唐天仇体内的最后一根心脉。

    然而,濒危之际,千眼公子唐天仇双瞳之中,幽绿之光一闪而逝,也催动了极限境界的千眼幽瞳术,让对面的星渡小和尚眼神一迷。

    随即,其手掌一翻,掌心中出现一只黑色蔓陀罗花印,直直地插入了星渡心口。

    魔门绝技,大曼陀罗掌!

    两人几乎是“砰”的一声,同时倒下,鲜血染红了地面,千眼公子唐天仇眼睛圆睁,满是不甘和愤怒,但气息亦渐渐衰弱。

    而玉佛王星渡,本届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六王之一,赫然也渐渐失去了呼息。

    继灭轮空渡梵空冥之后,梵音寺又一首席弟子,随之辞世,离开时年纪不过二十,堪称是最星光璀璨,意气风发的时候。

    然而,临死之时,他那俊秀如玉的面庞之上,却不见一丝悲伤和后悔,反而一片安详,宁静安谧,带著淡淡的解脱之色。

    他任凭唐天仇的手掌插在自己心口,却不管不顾,抬起最后余力,将两只手掌慢慢收回,在胸前合十,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头一歪,随之气息全无。

    点点星光从其身躯散发而出,飘向虚空之中,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星渡师兄……”

    不少梵音寺弟子,看到这一幕,瞬间双眼通红,朝这边围来,千眼公子唐天仇的尸体,被一众梵音寺弟子几掌打成了面目全非,死无全尸,然而,却没有人顾得上这一幕。

    因为更惨烈的战场,根本不在这边。

    七灵蛇女风嫣柔死了,死在了长仙宗仙部六重天之首,玉眉真人任笑权的掌下。

    破锋邪无殇边打边退,终于退到了烈日侯衣南裘的同边,黑凤仙子被其一剑劈退,不敢再靠近,破锋邪无殇饶幸逃得一命。

    神魔国度十三王爵死伤惨重,继死于伦音海阁天剑峰峰主原道真,真丹峰峰主造化无极周玄穹两人手上两尊王爵,现在,千眼公子唐天仇与梵音寺首席弟子玉佛王星渡同归于尽,七灵蛇女风嫣柔战死,再加上死于其他高层手下的王爵……

    十三王爵已去其六,只余剩下七位,也都在苦苦支撑。

    但除了破锋邪无殇和剑尊衣胜雪依旧能保持不败之外,其余五人,都到了生死边缘,离落败授首不远。

    但是,虽说取得重大胜果,正道这边,同样损失惨重。

    为了击杀这六位王爵,梵音寺首席弟子玉佛王星渡陨落,长仙宗仙剑二派,剑派三首座之末,忘我剑君君天远陨落。

    伦音海阁伦音峰峰主,韦经略陨落。

    天工山一位顶尖长老,陨落……

    其余死伤年轻弟子,数不胜数。

    而这,还只是开始。

    因为真正的战场,一直不在这边,而在八部天魔那边。

    长仙宗宗主,九梦玄女玉仙姿终于没有敌过全盛状态的神王陵主,毕竟对方同样拥有地品功法,更拥有中品宝器夺天造化刀。

    当神王陵主秋龙上催动风林剑气,附著于刀上,一刀将九梦玄女玉仙姿劈成重伤,但是,他也还是小瞧了长仙宗这门地品上阶功法的恐怖。

    太上忘情,连情都忘了,那这一式剑招,又岂是等闲?

    仿佛九天银河垂落,又似无数星辰蔓延,一剑,神王陵陵主重伤,半边身躯被劈开,差一点就到心脏。

    再一剑,神王陵主左臂断落,被长仙宗主手中的长剑剿成血沫,步了玉仙姿自己的后尘。

    长仙宗主九梦玄女玉仙姿仿佛变成了没有感情的傀儡,对自身伤势一点都不在乎,只是睁著一双无神的双眼,一剑一剑劈下,白色的剑气一道一道,打得神王陵主狼狈不堪,最后只能东奔四逃,彻底不是对手。

    而另外一边,天工山掌门天工百妙唐元礼与烈日侯衣南裘打得难分难解,一时难分胜负,倒是没有生死之忧。

    紫魂帝君手中的渡世金书,金光已经黯淡,伦音海阁宗主舒雪蒲张开手中的奇异古琴,玉手微拔,一声声仿佛洞穿万古的奇异琴声,便度入他耳膜,让其心灵动摇,意志崩溃,最终身上出现道道血花,全是伦音海阁阁主用琴音所创。

    荒天君秦天白对凤舞女帝,也是不落下风,勉强保持平手,毕竟对方手持邪异宝器邪魂扇,让秦天白不得不万分小心,不敢有一丝大意,只能保持不败的局面。

    表面看,正道似乎不但不输,反而略占上风,八部天魔落败只是迟早的事。

    但是,当厉寒赶到,目光匆匆一扫,却是骇然发现,远处的星辰剑海大阵,已经多处崩溃。

    因为没有人主持,更无人加注道气,魔祖应鬼雄在其中,一举手一抬足,都有大量星光塌灭,一旦其破封而出,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厉寒犹豫著,是先去拖延魔祖应鬼雄,还是帮助荒天君秦天白战胜凤舞女帝,异变再生!

    一名低眉垂目,身穿伦音海阁百花峰绿色弟子衣服的年轻弟子,悄然走到正以三佛无极阵围困神魔国度三位魔主,地圣,地善,枯骨魔君的地悲身后,陡然抽出一支碧绿翎刀,一刀插向地悲神僧的心口。

    这名绿衣弟子,因为年纪轻轻,又是身穿的伦音海阁弟子服饰,是场上少有的留下来应战的各峰弟子之一,谁也没有把他当作一回事。

    但当他这一刀刺出,却瞬间改变了这整个战场的战局。

    “噗!”

    血光崩溅,地悲神僧正全神贯注,对付阵内的地圣三魔主,岂能想到身后有此变?

    所幸他终究修为过人,而且佛理精湛,已经修炼出一种类似佛门圣僧独有的感应之能力,当察觉背后危险到来的一瞬,勉强鼓动了一下衣袍。

    猎猎佛罡,将刺向他正心口的一刀稍微推了一下,但终究,这蓄谋已久的一刀,还是重重地刺入了他的胸口。

    “贼子敢尔?”

    看到这一幕,厉寒目眦欲裂,再破不得其他,身形一纵,便飞掠而去,一掌将那名绿衣弟子打得飞了出去。

    法丹境的含怒一掌何其可怕,那名绿衣弟子人在半空,浑身骨骼便已尽碎,气息迅速虚弱,再无幸理。

    但他脸上,却露出得意的笑容,伸出手,颤抖著从怀中掏出一枚黄玉蟾蜍,蟾蜍之上,背面一个王字,正面两个特别篆写的十四二字。

    这位伦音海阁的绿衣青年,竟然也是一位王爵,一位隐藏起来的十四王爵,从来没有人知道的第十四位王爵。

    而他的面容,厉寒更不会陌生,身穿绿衣,使用一支孔雀孔毛制成的翎刀,除了百花峰弟子,那个一直以来便给厉寒一种奇怪,神秘感觉的孔雀蝶翎刀林元思,不会有别人了。

    原来,他竟然是神魔国度隐藏在伦音海阁的棋子,难怪他处处举动异于常人,而且屡次出现意外,却又能奇迹生还,实力提升更是仿佛跳跃式的,一转眼成内宗弟子,一转眼又成顶峰弟子,更能代表伦音海阁参加五境青年修士擂。

    原来,这一切都是局,一是为了让他能在伦音海阁更好的上位,一面却又要隐藏他真实的身份,不使他过于突出,惹人注意和猜疑。

    原来,他和冢圣传,绝魂手周京等,是同样的魔类伪装,只是另两人早已授首,而他却隐藏得较深,一直没有被发现。

    伦音海阁多次出现的意外事件,只怕都有他在身后的背影。

    这一刻,厉寒后悔不迭,没有早点去调查此人,早点解决此人,终酿今日之变。

    在这最关健的时刻,他终于发挥作用,寥寥一刀,瞬间打破僵局,地悲重伤,濒临死亡,三佛无极阵不攻自破。

    里面的地圣,地善,枯骨魔君等人,早就等待这个机会,见状立即施展爆发秘技,一瞬间就要破阵而出,反杀地正,地德两位神僧。

    战局倾刻逆转!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