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撞破铁笼,顿开金锁
    黑僧地圣,紫袍地善,枯骨魔君三人,被梵音寺三大神僧,地正,地德,地悲以‘三佛无极阵’困住,更有源源不断的其余梵音寺弟子协助,从旁夹击。

    三人别说捣乱,连逃走都是困难,看这情况,落败是迟早的事。

    见状,厉寒不由停下了自己欲冲上前援助的脚步,目光放眼整个战场。

    ‘烈日侯’衣南裘有天工山掌门缠住。

    紫魂圣君被‘创世伦音’舒雪蒲压于下风。

    ‘荒天君’秦天白对凤舞女帝。

    长仙宗宗主‘九梦玄女’玉仙姿对神王陵陵主。

    而‘魔祖’应鬼雄,依旧还被困在阵中,一时不得脱,不过看那样子,估计也没有多久了。

    魔祖带来的那批人中,目前就只有十三王爵,还是自由身,可以随意截杀各宗弟子,不过随即,也有更多的宗门高层朝他们扑去,将他们缠住,甚至击杀。

    这些人中,不乏高手,譬如伦音海阁的六峰峰主,‘天剑仙人’原道真,‘造化无极’周玄穹,‘上善鬼剑’简素叶……内刑殿大长老‘百劫杀神’玉权真等……

    天工山的第一副峰主‘黑凤仙子’姬罗裳。

    长仙宗仙部六重天中的第一重天,第二重天,第四重天……

    以及梵音寺内的几位法字辈高僧,以及神王陵中,几位真灵不昧的顶尖长老……

    所有这些人加起来,至少二十余位,衣胜雪,唐天仇等人,虽然实力高深,但毕竟是三代弟子,一对一或许还能战胜,当面对如此多高手蜂涌而来,顿时感到吃力。

    “死!”

    陡然,天伦海阁天剑峰峰主爆发了。

    只见其星辰袍之上,一片片星辰似乎同时亮了起来,四周战场之上所有的剑气,忽然同时朝他身上汇聚而来,他手持长剑,轻轻一挥,曼妙如神灵的舞蹈。

    “神灵剑法。”

    剑气挥动,于虚空中引动万千元气,形成一个金色的诛字,只是一震,便即将一名身穿黑衣,面戴鬼具的神魔国度十三王爵击杀,直接碎成漫天血沫。

    作为伦音海阁除宗主舒雪蒲之外,有数的高手,天剑峰峰主原道真的实力,自然强横得可怕,尤其是他的神灵剑法,经过不断酝酿演练,如今已经不输于一般的地品剑法了。

    ‘造化无极’周玄穹见状,“嘿嘿”一阵冷笑:“怎么也不能让你个老鬼独关于前!”

    “玄道化真,千古一剑!”

    只见他身上亮起极其可怕的黄芒,肩头上的那只紫色丹炉虚影似乎飞了出来,融入他的剑中。

    他一剑刺出,快如电光,充满了大道在身的奇妙神韵。

    另一名十三王爵闪避不及,“噗”的一声,肩头中剑,顿时一朵碗口大的血花崩溅而出,一下子是重伤。

    但是‘造化无极’周玄穹彼可能容忍他逃脱,掌中剑再一斜转,竖劈而下,一下就将那名同样黑衣,头戴面具的神魔国度王爵劈成两半。

    鲜血四溅。

    眨眼,两大王爵身死,剩余其余十一王爵顿时有些慌乱了。

    他们跟随魔主,虽然嚣张残狠,但并不代表自己也想死。

    所谓王爵,年纪一般不大,最多也就到中年为止,还有远大前途。不似八大魔主中的紫魂圣君,枯骨魔君等,年纪老迈,更加惜生,自然不愿死在这里。

    “退,退往魔主们那里。”

    有人想出办法,边打边打,朝著‘烈日侯’衣南裘,凤舞女帝等所在的战场撤去,想借助他们一臂之力,救援自己等人。

    但是,正道高层岂会不知道他们的心思,有人直接拦在一位黑衣王爵的面前。

    “想走,先问问我吧……”

    此人气质清冷,黑色凤裳,若一只古凤傲立于前方,赫然是天工山两大副山主之一,第一副山主‘黑凤仙子’姬罗裳。

    “不好!”

    想撤退的那名黑衣王爵见状,面色大变,自然知道这位黑凤仙子的可怕,身形一转,又朝另一边退去。

    对方强横的不止是其修为,还有神乎其神,层出不穷的各种秘宝武器,毕竟天工山就以炼器制器闻名于天下,身为天工山宗主之下第一人,黑凤仙子身上的武器有多强大可以想见。

    而武器有时候,几乎能倍增一个人的实力。

    但是他想走,黑凤仙子等待那么久,岂能让他如愿?

    只见其面纱下的玉容露出一抹清冷,手掌一抹,掌心中顿时多出一枚黑色,似一指长短,两头尖尖的,仿佛一只梭形的奇异武器,朝转向的黑衣王爵猛然一甩。

    “唳!”

    虚空中响起刺耳的尖鸣,下一刻,黑色短梭如一道流电,瞬间追上黑衣王爵身躯,从其左颊之下一掠而过。

    面具落下,显示出一张邪气盎然的年轻面容。

    其不是别人,赫然正是葬邪山大变后,早已消失不见,不知所踪的‘破锋’邪无殇,原葬邪山首席弟子,最有可能继承宗主之位的人选。

    没有想到,继承葬邪山不成,被‘烈日侯’衣南裘救走后,他干脆加入了神魔国度,短短时间,竟然也积功晋升成为十三王爵之一,还被黑凤仙子今日堵住,打落面具。

    “是你,正道败类,既然如此,那我更不能放你离开了!”

    黑凤仙子玉容冰冷,见到邪无殇露出真面目,猛然一挥手,那飞出去的黑色短梭又如流光般飞回,再一甩,速度更快三分地疾射向‘破锋’邪无殇的背心。

    显然,这一次她动了真怒,是想要一击必杀。

    而她的所出手的这件武器,众人也并不陌生,正是当初在万妖城竞拍阁,竞拍到的压轴拍品之一,次极品名器流度玄梭。

    身为天工山副山主之一,她自然不可能没有其他更强大的武器,只是区区一个邪无殇,还不值是她动用如此底牌,所以直接以当初竞拍到的流度玄梭对敌。

    “凭你……”

    ‘破锋’邪无殇见状,知道逃脱已成妄想,干脆不逃了,转过身来,面向黑凤仙子,一挥手,取出一件通体冰冷,漆黑的长枪,正面相对。

    虽然对方是修道界老牌顶尖宗门的副宗主之一,成名已久,实力强大,但同为当世天骄,他并不惧于谁。

    两人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

    而另外一边,长仙宗仙部第一重天,顶阶半步法丹后期的‘玉眉真人’任笑权,也打落了一人的伪装,露出对方真面目。

    黑色长袍笼罩下,赫然是一张宜笑宜嗔,比花解语,比玉生香,千娇百媚的秀丽脸庞。

    其不是别人,赫然也是厉寒等人的一位熟人,葬邪山两阁之一,原推恩阁主‘七灵蛇女’风嫣柔。

    其在葬邪山大变,被‘烈日侯’衣南裘带走之后,就不知下落,原来同样加入了神魔国度,成为神魔国度的十三王爵之一。

    短短时间,连换四位王爵,而且这还只是表面上的。

    这神魔国度内部的权力变动,还真是惨烈,其中血斗,可以想像。

    不过,不管‘七灵蛇女’风嫣柔长得如何娇媚动人,‘玉眉真人’任笑权也不可能留她性命,值此正道存亡危急之刻,任何人,都没有留手的可能。

    “杀!”

    他长眉一轩,手掌如星如玉,一记‘炼虚碎魔拳’,直接击向对面的‘七灵蛇女’风嫣柔,而这炼虚碎魔拳,正是长仙宗镇宗典籍,长仙天经中的仙部第三篇,是一种地级上品拳法。

    而七灵蛇女风嫣柔,虽然修为同样高深,但她仗以成名天下的顶级蛇宠,‘万彩金蛇’已经不在,战力大降,如何是玉眉真人的对手,被打得一退再退,十分狼狈。

    而衣胜雪,唐天仇等人,也各遇上了自己的对手,无一人能抽出的来。

    见此情况,厉寒深吸一口气,知道这边暂时没自己什以事了,而‘魔祖’应鬼雄随时都能破阵而出,但下山的各宗弟子们却还被神魔国度的人马围困住了道路。

    见状,厉寒再不犹豫,一声长啸,整个人如惊鸿飞掠,一眨眼就掠出近数百丈远,再一眨眼,已出现在山下。

    “唰”,他抽出自神魔国度西南分部收获的极品长剑紫都,一剑劈出,瞬间,恐怖的剑浪如同怒潮席卷,所有挡在他面前的神魔国度弟子都挡不住他一击。

    任他再强高手,在法丹境的厉寒面前,根本不是一合之敌。

    包围圈瞬间被打出一个缺口,虽然后面还有更多的神魔国度成员朝这边聚拢而来,想堵住,但厉寒岂会如他们所愿?

    紫都剑连挥,一道道剑气似狂风挥舞,瞬间打开更大的缺口,所有被困于山下不得寸动的正道联盟弟子,见状无不由大喜,惊呼道:“是伦音海阁的厉寒前辈,大家快走!”

    缺口一旦打开,包围网便即溃败,当汹涌的正道联盟弟子从中疯狂冲出,再想堵住就只是一个笑话。

    几块石头,筑成堤坝,可挡洪水。但一旦洪水决堤,那便是汹涌之势,千军万马,势不可挡。

    搬来再多石头,也不过被瞬间冲毁而已。

    厉寒身形一纵,没有挡住正道联盟弟子的去路,而是立于一侧的一块大石之上,望著各宗弟子从缺口奔出,朝向四面八方作鸟兽散,忽然一阵无言,心头还有一丝淡淡的感慨。

    来此之前,他想过会败,没有想过会如此惨败。

    看著狂奔而逃的各宗弟子,终于撕破黑网,得见光明,他心头既有欣慰,因为这就是正道未来的希望之所在;但也有悲哀,因为正道联盟这些昔日不可一世的天骄,今日,却仿佛是被猎人追赶的兽群,狼奔豖突,是那样狼狈和不堪。

    有些人奔跑途中,跌掉了冠帽,挤乱了衣裳,披散了鬓发,原本人上之人,风光万千的形象,一去不复返。

    若日后有朝一日,他们回想起今日,为自己的狼狈而逃,为自己的不堪一击,为自己的贪生怕死,不知心中是否又有一丝羞愧和后悔?

    但不管如何,正道未亡,总有希望。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