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一章、盖世强者
    日上三竿。

    梵音寺前,最庞大的天佛广场之上,正道各宗已经全部聚齐,静等魔祖应鬼雄的到来。

    气氛肃穆而紧张,蕴含著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

    广场从左至右,一字排开,最中间,就是五大宗门。

    五大宗门两侧,则是众多小世家,小门派的长老或弟子。虽然他们单个人数不多,但胜在世家门派数量庞大,加起来总人数仍有数千,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但毫无疑问,这次正魔大对诀,真正决定胜负的,却绝不是他们,而是最中央的五大宗门,以及五大宗门这十余日,不计代价,昼夜不停布设下的传奇级剑阵,星辰剑海大阵。

    五大宗门加星辰剑海大阵,才是他们最大的倚仗。

    其余小世家,小宗门的存在,只能打打边鼓,鼓鼓劲,真要下场厮杀,也只能对付一些神魔国度的喽啰而已,真正的大战,显然靠不上他们。

    五宗胜,正道则胜。

    五宗败,他们人数再多,也不是魔祖应鬼雄一人的对手,直接翻掌就能覆灭。

    所以最终这一战,还是要看高层战力之间的对决。

    阳光洒下,天地一片绚烂。

    但所有人的心中,却似笼罩著一层阴霾。

    那是对天地的畏惧,对命运的担忧,以及对生死的恐惧。

    毫无疑问,魔祖应鬼雄的强大,深入人心,引雷境的实力,更是让所有人绝望。

    如果不是他们覆灭葬邪山时手段太过残忍,处理方式太过极端,连逃跑和投降的人都不放过,只怕此时正道还未必能聚集起如此阵容。

    但越是如此,越说明魔祖应鬼雄的志在必得,因为很明显,他也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但却依然如此做了,只能说明在他心中,根本就没有把真龙大陆的修真界放在眼里而已。

    但是,真龙大陆修行界,却不能如此看待自己。为了求生,为了发展,为了将宗门和火种延续下去,他们必须一战。

    不惜代价,破釜沉舟的一战。

    厉寒站立于伦音海阁阵营的左侧,在他旁边,就是万璇纱,叶清仙,风无鞘,等一小部份隐丹门幸存之人。

    虽然隐丹门如今已经一个高手都不存在了,但是,只要厉寒还在,只要厉寒还有一口气息,他就势必会保证隐丹门的安全。

    甚至若非万璇纱,叶清仙,风无鞘等,固执的非要代表隐丹门参加这一战,不愿让自己已经被灭掉的宗门缺席,厉寒都不愿他们上场。

    因为即使他们上来,能起到的作用,也微乎其微。

    但一旦遇到危险,即使厉寒,也未必能救援及时。

    不过,几人太过执拗,而厉寒也能明白他们心中所想。宗门虽灭,但火种仍在。既然是这全修道界与外来魔祖之间正面对决的最后一战,他们不能缺席。

    其实错位一想,若是厉寒处于他们今日的位置,厉寒也会如此做的。

    宗门虽灭,精神不能灭,千百年后,若正道今日获胜,他们的后代子孙问他们,隐丹门在这一战中,出过什么力,他们无从回答,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所以最终,他只能同意了几人的要求,带他们上场,却艰决的要把他们留在自己的身边。

    因为唯有在自己身边,自己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护他们。

    对于,万璇纱等人也明白厉寒的良苦用心,虽然想和其余五宗一样,自辟一战台,但考虑到宗门内就剩自己几人,若是真的陨落,反而辜负了宗主的一片苦心,更是将隐丹门的千古传承推入深渊。

    所以,最终他们也只能接受了厉寒的好意。反正能参战,在这场正魔大对诀中,不会缺少隐丹门的身影,这就足够。

    其他的,都是次要而已。

    而厉寒之右,就是伦音海阁的所有高层,以及本次前来参战的全部弟子。

    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伦音海阁太上长老荒天君秦天白,伦音海阁六峰峰主,天剑仙人原道真,造化无极周玄穹,上善鬼剑简素叶,等等等等……

    另外,还有内刑殿大长老玉权真,天离长老赫连青上,银魂长老灵远玄,等等等等,再加上站在底下的飞雪剑王应雪情,青瞳王尹青瞳等后辈弟子……

    这一次,伦音海阁出动的战力,光是高阶半步法丹境界,便不下于十人。

    而顶阶半步法丹,同样也有三人。

    若再加上厉寒,法丹境也有三人,绝对是本次与魔祖一战中,参与的正道各派中,所派出的最强实力。

    也正因如此,彻底坐实了伦音海阁位于五宗第一的地位,被各宗一致推举,他们所设的战台位于最中央,直面魔祖应鬼雄。

    对此,伦音海阁自然知道这个位置有多危险。

    但所谓实力越强,责任越大,他们的实力已经彻底超越了其余四宗,自然只能接下这个挑战,悍然站在了所有宗门的正中央。

    而且,危险越大,机遇也越大。

    不管站在何方,都要面对魔祖应鬼雄的挑战,所以位置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如果今天一战,伦音海阁能得以保全,正道联盟能击退魔祖,那就是彻底确立了伦音海阁成为正道联盟之首的位置,位列今后五宗之首,谁也推翻不了。

    所以这件事,既是危险,又是机遇。

    危机危机,自古如此,伦音海阁阁主舒雪蒲是一个明白人,自然看得通这一点。

    而在他们左侧,则是原来排名第一,现在屈居第二的超级宗门,西漠天工山。

    天工山弟子,俱是一身黑色服装,胸口有一道铁锤虚影,浑身气息强大,众弟子之首,不是别人,正是本届五境青年修士擂,排名第一,幽尊玲浮屠。

    一段时间不见,她明白比五境青年修士擂时更强大多了,一身气息玄妙深微,甚至隐隐呈现出了一丝法丹境的迹像。

    毫无疑问,这段时间,其又有了巨大的进步。有这个原来排名八宗第一的超然宗门天工山的大力气扶持,只要不曾陨落,她突破法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差距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在她身后,也是最上方的战台之巅,则只站立著三个人影。

    这三个人影,左侧之人,一身黑色凤裳,气质清冷,头戴雪笠,面蒙白纱,根本看不清人影。但一身气息,达到顶阶半步法丹中期。

    天工山两大副山主之一,第一副山主,黑凤仙子姬罗裳。

    而另外一人,厉寒也不陌生。

    气质阴郁,面色深青,双手间握著一对金环,不是别人,正是与厉寒有杀子之仇的天工山两大副山主第二位,第二副山主霹雳金环勾青峰。

    在葬邪山时,勾青峰还曾想试图击杀厉寒,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但此时,或许是修道界大难来临,他却没有空寻找厉寒的晦气,尤其是厉寒已经突破法丹,除非请动外力,否则他根本不是厉寒的对手。

    因此,他只是阴翳地隐晦扫了厉寒那边一眼,便即低头,依旧不断把玩著自己手中的那对金环,心中肯定不是滋味。

    但形势比人强,除非他也晋阶法丹,否则对厉寒没有任何办法。尤其是这种非常时期,若向同盟法丹出手,更是极为不智的一件事情。

    不过这两人,只是站在两侧,三人中最强的一人,明显是站在最中央,一位黑袍老者。

    他背后,似有冲天烈焰,燃烧九空,一身气息,强横到可怕,即便是厉寒这种初晋法丹境的强者,也感到震撼,甚至危机感。

    毫无疑问,甚至不用问他身上的气息强弱,只看三人的站立地位,便可明白,他不是别人,正是目前正道修行界,实力最强的几人之一,历来排名第一的天工山门主,法丹境后期的天工百妙唐元礼。

    以往的唐元礼,就已足以让人尊敬,如今的唐元礼,更是得到了天工山传承至今的中品宝器盘古锤,一身战力更是深不可测,让人敬畏。

    错非伦音海阁横空出世,一门三法丹,天工山继续维持天下第一大派的名头毫无问题。

    便即便如此,凭天工百妙唐元礼一人,便足以与厉寒,秦天白,舒雪蒲三人战成平手,甚至胜出。

    这就是法丹境后期,以及坐拥中品宝器的威力。

    所以天工山的地位,仍然不会下降,最多只是与伦音海阁平齐而已。

    ps: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