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震动天下
    宗主舒雪蒲左侧,几乎和她的位置平齐的,是另一个座位。

    座位之上,一个一身灰衣,神色淡然的身影,静静坐著,一语不发。

    他身上,似有万千云彩旋转,周身气息隐而不显,但所有人却都知道他的强大。

    原五君七侯之首,荒天君秦天白,现伦音海阁太上长老,除宗主创世伦音舒雪蒲之外,伦音海阁内的第二号人物。

    他曾经,是所有年轻一代的偶像,现在,同样是所有伦音海阁弟子的骄傲。

    因为他是近千百年来,罕有凭自己的能力,自行突破法丹,而没有借助任何外力的。

    这份成就,旷古绝今,除了上古之时,几乎没有人做到。

    而更传奇的是,他还曾经在跨界壁障之处,被人废掉了一身修为,所有人本以为他从此落魄,却没有想到他不但重新崛起,更是那一代弟子中第一个突破法丹的存在,导致伦音海阁一门双法丹,才有现在如此蓬勃兴盛的景象。

    他坐在那里,看著厉寒,忽然似乎发现了什么,目光中闪过一抹微微的惊奇,随即就变成了淡笑,望著厉寒,居然轻轻向他点了点头。

    这一幕,落在堂内其他人眼中,无疑是惊讶而震撼的。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三代弟子,居然能让已经达到法丹境界的荒天君秦天白点头示意,这是怎么了?

    以往也不是没有人来面见过诸人,但从来没有人,能让荒天君秦天白有所表示的,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不管如何惊讶震撼,众人还是暂时压住了内心的思绪,只是以好奇的眼神打量著站在堂中的厉寒。

    顶峰弟子榜第二位,五境青年修士擂排名第五,三尊六王之一,人称妖尊!

    废体资质,从本已落寞的幻灭峰走出,却能闯出如此一条金光大道,在世人眼中,已不啻传奇。

    然而,他们还不知道,这位传奇,接下来,将带给他们的,是更深的惊讶。

    除坐于大殿正上首的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以及左上侧的太上长老,荒天君秦天白之外,大殿内,还坐著其他十数位顶尖强者的身影。

    每一个,俱是伦音海阁的现任高层。

    左面一侧,一共七处席位,分别是第一位,一位身穿白色星辰袍,丰神俊朗,身上有无穷剑气来回盘旋的恐怖身影。

    伦音海阁七峰之首,天剑峰峰主,天剑仙人原道真,顶阶半步法丹中期强者。

    第二位,一身黄衣,肩头有一只巨大的紫色丹炉虚影,是伦音海阁排名第二的山峰,真丹峰峰主,造化无极周玄穹,顶阶半步法丹初期境界。

    第三位,一身蓝衣,衣摆下方,是一个巨大,仙气盎然的道字。

    伦音海阁,排名第三的山峰,玄道峰峰主,上善鬼剑简素叶,高阶半步法丹巅峰之境。

    第四位,第五位,第六位,则分别是一袭银衣,袖纹五色琴弦的圣琴峰峰主,连伯阳;一身赤衣,神情冷酷的伦音峰峰主,韦经略;一身绿衣,手腕处雕有一朵银色冰花的百花峰峰主,李秀媚。

    三人俱是高阶半步法丹境界,实力强弱不一,但至低都有高阶半步法丹中期。

    最弱的,是绿色道衣的百花峰峰主李秀媚,实力为高阶半步法丹中期中段;最强的,则是银色道衣的圣琴峰峰主,为高阶半步法丹后期巅峰境界。

    而第七个位置,赫然空置,不用想,也知道是留给第七峰峰主,也就是厉寒所在的山峰,幻灭峰峰主冷幻的。

    只可惜冷幻不在这里,早已消失不知所踪,所以席位空置,没有人落坐,排在最末。

    除了座上七人之外,还有几人,站在几位峰主的身后,如玄道峰峰主上善鬼剑简素叶身后,就站著一人,同样一身蓝衣,气息庞大,正是玄道峰副峰主千手追魂仇九风。

    显然,这几人,因为地位不够,不够资格落坐,但能站在这里,至少也是副峰主,或者实权长老一级。

    而右面一侧,则有两排席位,坐于第一位的,是一位面容威武,气息雄壮的紫衣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内刑殿大长老,百劫杀神玉权真。

    而百劫杀神玉权真之下,依次坐著七八位内宗长老,分别是天离长老赫连青上,银魂长老灵远玄,等等……

    其中,银魂长老灵远玄,正是原来的内宗弟子,现在顶峰弟子榜排名第十五,清风吹雪灵离歌的爷爷。

    也是当初那个带领厉寒,唐白手等人,参加外宗十大弟子榜,进入邪神秘窟,身穿银衣的那位圣琴峰长老。

    这一群人聚集在这里,自然是在商议数日之后与魔祖应鬼雄一战的事情,厉寒刚好赶至,便第一次罕见地见到了这么多的伦音海阁高层齐聚。

    目光在大殿中落座的众多伦音海阁高层身上一掠而过,厉寒不卑不亢,淡然地向上首的伦音海阁阁主,以及荒天君秦天白等人行了一礼,开口道:“伦音海阁三代弟子厉寒,见过宗主,太上长老,各位峰主,以及各位长老。听到正魔大战的消息,立即赶回,特来听从宗门调遣!”

    “好,很好,义心可嘉,不错!”

    落座于大殿最上首的水湖蓝女子,也就是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薄,面容虽然蒙在轻纱中,但是一双如水妙目却依然显露在外。

    她打量了厉寒几眼,眼中忽然也露出一丝淡淡的意外之色,还有一丝难以掩饰地惊喜。

    “厉寒,你突破法丹境了?”

    “什么?”

    不待厉寒开口,整个大殿中已是大哗。

    天剑峰峰主天剑仙人原道真,真丹峰峰主造化无极周玄穹,内刑殿大长老百劫杀神玉权真,还有在万妖城已经认识的玄道峰副峰主千手追魂仇九风等等,无不惊讶震惊地望向厉寒,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晋升法丹境,我,我这是听错了吗?”

    对于他们的表情,厉寒一点都不奇怪。

    哪怕是众人中,最有希望突破法丹的天剑峰主原道真,造化无极周玄穹,以及内刑殿大长老玉权真等人而言,这辈子想要突破法丹,都是一个奢梦。

    但现在,他们却从自己宗主口中,听到一个之前并不被他们关注的三代弟子,忽然走到了所有人的前面,成为了他们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这份震惊,自然是难以言喻的。

    就和几个富翁,走在大街上,本来正要施舍一个乞儿,却被告知,那乞儿其实是一个亿万富翁,比他们富有千万倍,哪怕他们几个相加起来,一辈子也积累不到那位乞儿一个手指头的财富一样。

    顺逆之差,大到了让人根本不能置信的程度。

    但是,厉寒却是神色坦然,因为他明白,他的修为,虽然能瞒过这些各峰峰主,以及几大长老,却绝对瞒不过同样修为达到法丹境的宗主和荒天君秦天白。

    而且此次到来,他本就是来坦白自己突破法丹的事情,并不曾想过要隐瞒。

    所以,也不曾管四周众人的表情,他直接淡然回答道:“是,略有机缘,一朝突破,如今已是法丹初期!”

    瞬间,大殿中一片死寂,落针可闻,只剩下众人睁大了的眼睛,以及瞬间懵了的脑袋。

    而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以及坐于一侧的荒天君秦天白,眼睛中却掠过果然如此的表情,忍不住大叫:“好,很好,我伦音海阁又添一法丹,从此,就是三尊鼎立了!”

    她没有问厉寒如何突破的法丹,因为这是厉寒自身的秘密,但只要成就法丹,不管过程如何,对于伦音海阁,尤其是对于当下局势近乎糜烂的正魔之战,都是一针最好不过的强心剂。

    她自然不能不欣喜。

    伦音海阁,再次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力压天工山,长仙宗,神王陵,成为修道界第一宗门,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只是一切,还需要挺过这一场大战才行。

    挺不过,就算伦音海阁再多几位法丹,也是毫无作用的,不过多几个战死的强者灵魂罢了。

    而听到厉寒与伦音海阁阁主的对答,那几人才终于反应了过来,望著厉寒,不信,震撼,以及倒吸冷气的声音,随之不断响起,

    但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宗主不会骗人。

    于是,尽管不信,怀疑,但最终只得接受这个事实。

    但心底,到底是如何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只知道,从今天起,这个比秦天白还要年轻一辈的年轻人,走到了他们所有人的前面,成为了他们需要仰望和敬畏的对象。

    从今天起,伦音海阁再添一太上长老,而顶峰弟子榜中,厉寒的名字,则随之摘去,消失不见。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