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隐丹覆灭
    皓月烈心丹,对于此丹药,他自然不会陌生。

    仙妖战场,梵音寺首席弟子,灭轮空渡梵空冥,用一条性命,无尽前途为代价,最后得到的奖励,有一粒皓月烈心丹。

    之前的真道拍卖会,出现过一枚,最终,被衣胜雪以一千万品,也是二亿五千万下品宝钱的价格,拍走的能提升突破法丹境界几率的传说级灵丹。

    宝丹之下,被誉为天下第一传说级丹药。

    当初,真道换宝会,厉寒为了谦让衣胜雪,也是因为宝钱不够,没有参与竞争,失之交臂,还为之可惜了好一阵子。

    却没想到,有朝一日,等自己真要突破法丹时,他竟又得到一粒,而且还是别人免费赠送,简直是难以想像的大好事。

    这种丹药,即使是隐丹门这等天下第一炼丹宗门,也要花费偌大代价,近三十年才能炼得一粒,不仅要供应自己,还要交易给各大宗门,所以根本不会有任何外传。

    真道换宝会,是唯一的例外。

    而现在,厉寒去得知,原来隐丹门,终究还是悄悄攒下了两粒,也不知花了多大的代价,多久的时间。

    其一粒,是留给隐丹门后来弟子,突破法丹之用。

    而另外一粒,竟然被隐丹门主,吩咐万璇纱,拿来送给了厉寒。

    “这是为什么?”

    纵使再需要此枚丹药,纵然再心动期待,但厉寒还是不由抬头,询问万璇纱。

    不问清楚,他不能接,也不敢接。

    更内心不安。

    如果有此皓月烈心丹,再加下品宝丹天人造化丹,厉寒几乎有八九成以的几率,突破法丹,只要不是太烂的人品,几乎都是必然晋升。

    他自然想要,却不能不问清楚。

    这是隐丹门千百年下来遗存的最后两枚丹药之一,如果隐丹门真的被魔祖重创,这丹药日后,几乎也会成为绝响,至少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有新的丹药炼成。

    所以,这也是整个修道界,最后掌握在隐丹门手的两枚皓月烈心丹之一。

    它的意义,价值,不用说有多贵重。

    尤其是在这种大劫之世的时候,任何一种能提高哪怕一丝丝成为法丹几率的东西,都是无价之宝。

    隐丹门主却让万璇纱将这种东西分出一粒,交给厉寒,这是多大的恩德?

    更让厉寒,有一种受庞若惊,甚至疑似梦,不敢相信的感觉。

    他相信,他还没有能让隐丹门主如此刮目相看,甚至倾囊以待的资格,除非这其间有另外一层,更深层次的原因。

    万璇纱回答了他。

    她看著厉寒,缓缓开口道:“宗主说,送你此丹,有两个原因。”

    “其一,宗主早已看出,你天资不高,是用秘宝来辅助,才有今日境界。说实话,算你拥有下品宝丹天人造化丹,突破法丹的概率,其实也勉强六七成。”

    “这个概率,不可谓不高,但若用天人造化丹,最后却失败,才是白白浪费此一机会,所以托我送你一粒皓月烈心丹,增加机会,既不浪费天人造化丹,又为人族添一法丹强者。”

    厉寒闻言,神色沉默,却又不得不赞同隐丹门主所说有道理。

    他的确资质不行,甚至当初被人称为废体,拒之门外,若非最后他的师傅冷幻意外出现,将他收入幻灭峰,他此时,只怕还是一个连混元境都没有达到的废物小子。

    所以,他自然明白,纵使做了种种准备,但正如隐丹门主白妙女所说,以他的普通资质,哪怕不惜一切代价,再服用天人造化丹,最后突破法丹成功的概率,其实也不超过八成。

    八成,这个几率,看似很高。

    但其实,还有二成多的可能会失败,而这失败,却是厉寒不能承受之重。

    所以他不能接受这万一,宁愿多花时间,再作准备,也不愿白折浪费此唯一的机会。

    所以,他在等,等自己的修为境界巩固,等时机到来。

    而现在,隐丹门主毫无疑问,再提供给了他一份机缘,令他突破法丹境界成功的几率大增。

    “第二!”

    万璇纱看著厉寒,说出了隐丹门主说出的第二点考虑。

    “门主送你此丹,既有免除你浪费那粒天人造化丹,为人族添一法丹的考虑;同样,也属于投资,拿一粒未必能成功造一位法丹的皓月烈心丹,换来一位必然成为法丹级强者的友情,这份投资,是值得的。”

    “所以,你成为法丹,对我们才获益最大。所以别不好意思收下,这是提前为我隐丹门与你打好交情,等你成为法丹,相信会,也一定能偿还今日之恩情!”

    厉寒再次沉默,随即,他面色一定,再不犹豫,伸手将紫玉小盒盖,收入怀,郑重地站起,朝一身青衣,神色哀惋的万璇纱深深行了一礼。

    “厉寒不能拒绝,也不会拒绝贵宗主此份好意,璇纱姑娘,请你放心,只要厉寒日后成法丹,隐丹门之事,是厉寒之事,今日之恩,绝不敢忘,只要有一线机会,厉寒必让隐丹门,重新在这真龙世界崛起。”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相信宗主也是。”

    万璇纱闻言,清美绝伦的脸,终于不由露出一个淡淡地笑容。

    她说道,随即不再打扰厉寒,微微朝他躬了一躬,转身出洞离去了。

    洞外的风雪,都被阻挡在大阵之外,但厉寒,却还是感受到了扑面的寒意。

    但他的心,却全是欢喜。

    今日此事,出乎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还真是意外之喜。

    得此丹药,他成法丹,将有更大把握。而他也相信,隐丹门主这份投资,决不会亏。

    将来,他成法丹,也一定会,一定有能力,偿还隐丹门主今日对他投资的这份天大恩情。

    不错,是一定会,一定能!

    想到此,厉寒的心瞬间坚定起来。

    有了天人造化丹,又得皓月烈心丹,有此修道界两大突破法丹境的顶级丹药保驾护航,现在除了准备再准备,寻找一个合适之机,还有什么,是值得厉寒关心的呢?

    时光如沙,漏去无痕。

    但整个修道界,却已翻天地覆。

    虽然闭关雪洞之,但是,知道魔祖应鬼雄下的最后通牒在这几天,风无鞘,养乐欣等隐丹门弟子,怎么可能忍得住。

    即使此地地处偏僻,毫无人迹,消息也几乎绝迹,但是他们还是不死心地一趟趟朝外跑,尽量赶到远一点的地方,即使一身风尘扑面,也毫不在乎。

    这一日,依例外出打探的隐丹门弟子养乐欣,挟一身风雪,身形跄踉地扑进雪洞,面色一片哀然。

    “宗主身陨,隐丹门,覆灭!”

    虽只短短数字,然而,听闻此言,雪洞之,另外几人,同时一怔,随即,万璇纱表情木然,缓缓站起,一步一步,朝著自己闭关的雪洞走去,一言不发。

    走到半途,却不由撞到一块雪石,身形跄踉了一下,差点跌倒。

    身为一位气穴巅峰高手,平时神觉何等敏锐,别说被一块雪石拌倒,算再危险的丛林环境,也难对他们有丝毫阻碍。

    可见这则消息,对她的冲击之重。

    而无影之风风无鞘原本握杯的手,陡然一紧,然后“咔嚓”一声,将手的青瓷盖碗捏成粉碎,茶水洒了一地,滚热的茶汤洒落在他的身,而他却恍如不觉。

    随即,他走回自己所在的雪洞,直接“啪”的一声,将洞门紧闭,此闭关,再不见出来。

    青衣少女祈秋雨扑通一声,直接晕死倒地,人事不知,嘴角边,溢出一缕鲜红如墨的血液。

    唯有加入隐丹门没多久,跟隐丹门关系并不似几人那般亲密的竹笛玄女叶清仙,稍微好一点,但也不由得面色铁青,一双手掌,陡然握紧,青筋暴起。

    在这一天,整个修道界大乱,继真龙皇朝,名花楼之后,真龙大陆,第三个顶级大势力,隐丹门,此覆灭。

    虽然早在意料之,但真正听到,毫无疑问,不管是对藏身雪洞之的这群隐丹门弟子,还是天下各大势力来说,都无异于天降噩耗,惊天霹雳。

    厉寒听到这个消息时,怔了良久,随即,他面色坚毅,毫不犹豫,回到自己的雪洞,立即开始了闭关,准备三日之内,立即尝试服用天人造化和皓月烈心两枚丹药,尝试突破法丹。

    时不我与,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谁知下一个下最后通牒的,是哪一宗门,如果是他所在的伦音海阁呢?

    厉寒可不想,自己还没有成法丹,自己所在的宗门,彻底覆灭。

    宗门,那些鲜活的,可爱的,亲切的面容,如果此变灰,此消失,他的表现,只怕这几位隐丹门弟子更不堪。

    而且,算不是伦音海阁,是其他宗门,何尝没有他的知交故友?

    如果他们覆灭,厉寒又能好受到哪里去?

    而伦音海阁能躲过一时,也躲不过一世,终究,魔祖应鬼雄还是会找伦音海阁,一一去报复他被封印千年的怨恨,厉寒不能再等下去,再等下去,他将会后悔终生。

    不破不立,没有破釜沉舟的决心,如何能破茧成蝶,成最伟大的存在?

    所以,他在自己的雪洞之,作最后的准备,不管三日之后如何,他都要尝试突破法丹。

    而另外几人,也随即彻底闭关,知道了最后的结果,反而不需要再时时出去打探消息,几人都已彻底进入死关状态,不作突破,决不出关。

    等厉寒成功,是他们复仇之时!

    日复一日,风雪无尽,转眼已是两天后……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