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五章、闭关雪域
    他没法不承诺,也一定要承诺。

    不是因为隐丹门主非要强迫他这么做,而是他想要,也必须要这么做。

    身为人族,不管处身何地,只要身为强者,总有一份责任,你不杀别人,别人便过来杀你。

    魔祖之乱,已整个整个真龙大陆的浩劫,魔祖不除,任何一名修道者,都别想安生渡日……

    算他自己一时能躲得过,他身后的宗门,他的亲朋好友,师兄师妹呢?

    那些所有他关心,或关心他的人,如果有朝一日,被魔祖一一诛杀,他能安心待在暗处,看著这血雨腥风,无动于衷吗?

    答案是,不能!

    所以,不管是为了还隐丹门主为他辛苦炼丹之情,还是感恩于其为保留后辈,甘愿牺牲之德,更有为这世间,尽一份心力的豪情,厉寒都必须要答应。

    所以他郑重承诺道:“请白宗主放心,只要厉寒一息尚存,有任何一丝机会,都会不惜生命,投入战斗,为这真龙大陆,也为我们所有修道者,求一条生路。”

    “未来隐丹门,亦会重新矗立在我们大陆之巅!”

    “好!”

    听出厉寒话语的决心,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一拍金座扶手,笑得很开怀。

    开怀完毕,她神态又露出深深地疲惫,朝厉寒一挥手道:“好了,本宗已经选定了五人,他们将随你一同离开,在这隐丹门,如果你也有想要保住的人,带她们一同离开吧,这样也好为我隐丹门,多留几条血脉。”

    “去吧,本宗祝你突破顺利,不多送了!”

    “是,宗主保重。”

    厉寒点头,随即,最后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金座之,那名清卓幽绝的青衣女子,正是这名女子,却是整个大陆,昔日名震天下的八大宗门宗主之一。

    可惜自今之后,只怕这一面,是最后一面了。

    哪怕相交不多,哪怕关系淡漠,但这一刻,厉寒的心,还是不由狠狠震动了。

    他那一眼,似是要永久地把这幅身形,这幅面容记在心,然后在隐丹门弟子祈秋雨的带领下,头也不回,走出了青铜大殿。

    这一别,是永恒。

    ……

    很显然,隐丹门主早已暗传音祈秋雨,她带著厉寒来到一处偏殿,这里已经有四名年轻弟子在等待著他了。

    在这些人,厉寒相熟的几人都在其。

    一身青衣,幽寒绝世的隐丹门丹榜第一弟子罗绮素手万璇纱,神容懒散,衣著落拓的无影之风风无鞘,貌美如仙,清冷若月的竹笛玄女叶清仙,容颜,却别有一股独特气质的青玉丹师养乐欣。

    而另外一人,不出意外,赫然正是给厉寒带路,也正是陪伴他一路回到隐丹门的青衣少女祈秋雨。

    五人,全是厉寒相熟之人,显然,隐丹门主也考虑到了这些人跟厉寒关系的亲疏,最重要的是,这些人,俱是天赋惊人,未来潜力巨大之人。

    很显然他们,俱被隐丹门主寄予了厚望,也托付了未来所有的期待。

    四人早已知道他们在此等待什么,也知道他们未来的任务是什么,眼虐都是红红的。

    但即使再不舍,即使再有心跟宗门共存亡,不惜生死,但终究,还是被隐丹门主说服,知道留著有用之身,未来重建隐丹门,才是一等一的大事。

    这跟留在宗门,无谓的等死,更有意义。

    所以,虽然不愿,虽然痛苦,但四人,还是跟著厉寒,再加祈秋雨,一共六人,秘密从隐丹后门离开了隐丹,一路疾驰,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个隐丹门,都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离开,所有人还是在紧张备战,等待著三日后魔祖应鬼雄的到来。

    而这一离开,是永别。

    ……

    三日后,距离隐丹门约两千余里的某处,大雪纷飞,人迹罕至,厉寒等人赫然已经悄无声息,来到了位于真龙大陆最北方的无尽雪域。

    这里远离真龙大陆的动乱心,即便是神魔国度的追杀人员,也不会这么快追到这里,足够几人短时间内在此休整,以及厉寒突破法丹之用。

    毕竟突破之时,最忌打扰,现在有几人护法,加天然地势,只要没有神魔国度魔主级的人物来到,都不足为惧。

    更何况,厉寒还有一套从废刀墟取出来的阵旗。

    有此阵旗在,一般高手,只怕根本没法发现他们的存在,直接离开了,星罗七煞阵的强大,毕竟并非等闲。

    所以几人在此寻找了一处偏僻之地,此驻下,在一座十分低矮的雪山深处,开辟了六个小小的洞府。五人在其闭关修炼,而厉寒,则在做服用天人造化丹,尝试突破法丹境的最后准备。

    不过,虽说有天人造化丹在手,但厉寒修为并不巩固,之前一直勇猛精进,也大多依仗了外物,并非纯靠自己。

    所以目前,并非突破的绝佳时机,如果盲目服用,说不定会失败,反而浪费大好机会。

    所以他决定,再等一等,等自己有了足够把握再说。

    以前是担心有外人知道此事,对他不利,但现在,身处无尽雪域,再加刚来之时,他已经将星罗七煞阵的阵旗和阵盘布设了下去,不担心有人寻到此处。

    所以,略作休息,等境界稍微巩固一些,是为了走更远,更长的路。

    而此时,闷头狂奔了数千里路远的几人,也才略有机会叙旧,不过因为知道隐丹门那边可能正在面临惨烈变故,几人都没有心情,只随口草草聊了几句,各回洞穴。

    倒是午夜时分,一身青衣,神色略有些哀伤的万璇纱,走进厉寒洞穴,将一个紫玉小盒子递给他,说这是宗主临走前,让她送给他的。

    “这是什么东西?”

    厉寒不解,接过,打开,随即,眼神不由凝固住了。

    紫玉小盒,静静地躺著一粒龙眼大小,大海一样深蓝颜色的丹药。

    丹药之,倒映出一轮弯月,弯月旁边丛生丝丝缕缕金焰,显得特而神。

    “皓月烈心丹?!”

    厉寒先是怔住了,随即心绪又不由激烈波动起来,满含诧异和疑然地望向神色哀惋的罗绮素手万璇纱。

    罗绮素手万璇纱望向厉寒,淡淡解释道:“这是我隐丹门最后遗存的两粒皓月烈心丹之一,一枚在我手,将来突破法丹之用,一枚,在这里,送给你了。”

    厉寒闻言,神色顿时不由复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