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二章、一踢之威
    祈秋雨身后的厉寒闻言,目光一闪,已经有所猜测,心中不由冷笑。

    不过表面上,他却没有任何反应,想看看祈秋雨的应对,还有上面隐丹门高层之间的反应。

    山脚下发生如此大事,隐丹门高层不可能没有任何感知,这么迟却依旧没有人出来阻止,一定有事情发生。

    而厉寒,虽然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隐丹门高层如果执意想要为难,他也绝不会让他们好过。

    “祈秋雨?”

    对面,那名红衣老者,很明显也没有料到此地居然会出现一位隐丹门弟子,显然是没有得到山下人的报告,只知道有厉寒一人前来。

    不过,虽然认出祈秋雨丹榜弟子的身份,但是,眼中厉色一闪之后,他却反而露出一丝寒意,手向前一扬道:“不管是谁,此时妄闯我隐丹门重地,都杀无赦!”

    “是。”

    他身后的那批青衣精英弟子,明显都是他的属下门徒,一心听从他的命运,看到这位明长老发布命运之后,就全都毫不犹豫,举刀持剑,朝著厉寒与祈秋雨汹涌杀来,根本不管这其中,还有他们隐丹门的一位丹榜弟子。

    世有愚忠,最是可怕。

    青衣少女祈秋雨见状,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后,不过回头看了身后的厉寒一眼,却一咬牙,再次朝这些青衣隐丹门弟子扑了上去。

    她手中不知多时,多出一柄尺长短剑,青若秋雨潇潇,剑身上更刻有秋雨两个淡绿小篆,正是一柄中品名器,秋雨剑。

    秋雨剑在手,她左冲右突,在众青衣隐丹门弟子中隐占上风,只是,这番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

    那红衣长老看到门下弟子半天皆不能奈何得了祈秋雨这位丹榜弟子,顿时不由一声冷哼,显然有些不满。

    不过他身为隐丹门上位者,显然也明白自己这批属下,虽然实力不错,对于寻常弟子而言自然算是高手,但是对上隐丹门真正的菁英,却仍不够看。

    于是,虽然不愿,却也不得不厚著老皮,纵身一跃,嘿然笑刀中,抽出一柄墨绿长刀,扬刀一劈,就朝正在与他手下那批隐丹门弟子交战的祈秋雨砍去。

    风声飒飒,祈秋雨感知到危险,再想回头却已不及。

    但就在这时,一直抱臂在旁边旁观的厉寒,却猛然一伸脚,一脚踏出,地面之上的一块尖角碎石,顿时如疾刀利箭,猛然射出,一下砸在那名红衣长老手中的长刀之上,将其带偏,救下祈秋雨一命。

    待祈秋雨回过神来,纵身一跃,跳出战圈,身上已是不由一层冷汗,满是后怕。

    她估计万万也没有想到,在无垠荒漠之时,没有死在那群刺部高手的手下,千里迢迢回到宗门,却要死于自己宗门之内的长老之手。

    所幸厉寒危急关头之时,悍然出手,用一颗小石子救下自己,自己才幸免于难。

    这让她不由回头,朝厉寒投出一个感激地表情,随即,又一脸难看地看向自己宗门的长老,隐丹门三司之一,武道司副司主,赤刀红流明万道。

    隐丹门三司,分别为武道,炼丹,戒律。

    其中,武道司排名地位最低,炼丹司地位第一,但高手不多,司中多是炼丹炼药的高手,而戒律司司主,实力最强,为隐丹门三大高手之一,法主拓拔九五。

    而武道司,只是守护炼丹司的存在,当然,门中也聚合了所有隐丹门中,心向武道的弟子高手,除了顶尖高手输于戒律司,真正武道境界修为,却是以武道司为第一。

    而这位武道司副司主,赤刀红流明万道,明显也不是弱者,高阶半步法丹巅峰的实力,无限接近顶阶半步法丹,但是在厉寒面前,他全力以赴劈下的一刀,竟然挡不住厉寒的一颗小小石子。

    这一幕,是真正让人惊绝,甚至震撼,乃至难以相信。

    惊绝的,是丹榜弟子祈秋雨,虽然早就知道三尊六王天赋惊人,实力逆天,但也没有想到这么惊人,这么逆天。

    而震撼的,则是这位赤刀红流明万道自己。

    他自栩自身实力即使在整个隐丹门中,都能排在前二十之列,武道司司主,更是莫大的名头,但没想到,堂堂自己一位高阶半步法丹巅峰的战力,在厉寒这个伦音海阁三代小辈的手上,居然吃了一个暗亏。

    刚才那一刀,他是奔著直接将祈秋雨一劈两断,不让她有继续活著说话的机会的,所以根本不曾留手,至低也用了八分力,一般同境界的人,都难以抵挡住这一刀。

    但刚才厉寒那一粒石子踢来,他却感到一股沛然莫挡的无形巨力,直接将他的宝刀给震开,随后让他虎口一阵剧痛,竟然直接裂出血口。

    他急忙收刀后撤,将握刀的那只手后撤,移至身后暗暗摩挲了几下,这才缓解疼痛,但再也不敢随意朝祈秋雨出手了。

    而感到难以相信,甚至直觉心中信仰崩塌的,自然是这十几位武道司精英弟子,这位赤刀红流明万道的得意门生。

    作为隐丹门的真正尖端战力,赤刀红流明万道一向是以无所不能,高高在上的光明形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也是他们愿意为之舍命追随,甚至不惜牺牲的重要原因。

    但今日,面对一位三代后辈,他全力一刀,明显可以开碑裂石,最后居然连一颗小石子都挡不住,却让赤刀红流明万道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急剧下降,甚至形象崩塌。

    “怎么可能?”

    “这是假的?”

    “明长老一定是留手了……或者刚才那一记,根本就是虚招,他也并不会真的狠下心到,要击杀本门丹榜弟子。”

    一位位明万道下的精英弟子,不由纷纷用借口帮明万道脱辞,但却连自己都不相信,一时不由纷纷呆在原地,不知所措,更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

    连高阶半步法丹巅峰的明长老都不是那名年轻弟子的对手,自己等人自然就更不用说,对方至少也是顶阶半步法丹初期的战力,自己等人不过一群小蝼啰,虽然别人将他们称作精英,但其实他们自己清楚得很,自己等人,不过是明万道出的一条狗,一群杀手打手而已。

    武道司精英,隐丹门天才,那都是笑话。

    而远处,站立在那,踢出那一脚之后,又保持一动不动的厉寒,却心知肚明。

    自己这一脚,绝非饶幸,而是有绝对的把握,也根本没有将这位所谓的武道司司主明万道放在眼里。

    如果是他们的真正司主到来,厉寒也许还会正色一二,但隐丹门高层,虽然看似战力很高,但多是用丹药,灵草堆砌出的境界,根基不稳,遇上低他们两三个小境界的,都未必能打得过,更不要提,厉寒此时的真正战力,又何止顶阶半步法丹初期那么简单。

    他在初阶半步法丹时,至少就有高阶半步法丹的战力,而现在,他可是中阶半步法丹后期,距离中阶半步法丹巅峰都只有一步之遥,现在的战力,不说法丹之下无敌手,至少顶阶半步法丹以下,除非是和他同样逆天的青年人,否则基本不会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