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魑魅魍魉
    厉寒怀中,青衣少女祈秋雨看到这番情况,也是不由一阵错愕,随即面色变得略微难看,显然没想到这一幕。

    她似是有些害羞,在无人处还无所谓,现在当著同门师兄弟的面,却不敢再依偎在厉寒的臂弯,而是腰身一挺,退出了厉寒的臂弯,朝著那为为首的疤痕男子开口道:“让开,我乃丹榜弟子祈秋雨,葛玄光,你不认识我了吗?”

    他叫出那名疤面男子的名字,对方顿时面色一变,又看到其身上待殊的青色丹鼎长袍,眼神深处更是闪过一抹畏缩之色。

    不过,不知想到了什么,略一犹豫,很快又变成了坚毅,他扬剑一指,大声冷喝道:“呸,谁知是你真是假?这般危急时刻,所有宗门弟子俱皆同荣同辱,我隐丹门弟子绝无下山畏逃之人,如此时刻,你不出现在山上,却从山下回返,要么是魔人奸细将你挟持,要么干脆你就是魔人奸细假扮……请恕师弟不敬,先杀了魔人,救下师姐之后,先行检查一番,确认真伪之后,自会道歉!”

    说完,一挥手,就召令身边所有隐丹门弟子,一起朝厉寒与祈秋雨两人围上,明显是不想让他们上这地焰神山了。

    见状,厉寒神色只略微一愣,随即就变冷。

    他已经看出不对,明白估计是有人贪图他的天人造化丹,不想让他上这地焰神山了。

    如果是以往不难理解,但明明现在宗门自身大难当头,这些隐丹门高层还有心思玩这种心思计量,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他们了。

    “嘿嘿。”

    他抱臂一旁,冷笑两声,倒要看看隐丹门这位颇有骨气的丹榜师姐,如何处置这些师弟等人,又是否有勇气,对抗那隐在暗中的隐丹门高层。

    而祈秋雨见状,更是一脸茫然,满脸懵态,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幕。

    她并不知道厉寒与天人造化丹的事情,但她却真真实实,明明白白地知道这位厉寒师兄是真的,而她本人,更不可能作假。

    这位葛玄光,是内宗一位大长老的徒弟,曾经不止一次见过她的真面目,按理说不该认不出她才是,但居然敢说她是魔人奸细假盼,即使她再纯真,此刻也明白这中间有所不对了。

    “你们……”

    她脸色微红,指著葛玄光等人,明显已经是气愤到极点,却又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

    “上!”

    然而,葛玄光似是怕事情败露,却不敢等待,直接下令围攻厉寒与祈秋雨两人。那数十位青衣护山弟子,略一犹豫,看了一眼包围圈中的厉寒,祈秋雨两人,却碍于葛玄光的威势,不得不下令进攻。

    厉寒再次冷笑两声,却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

    别说以他如今中阶半步法丹的实力,就算是一年以前,他也绝不是这群仗势欺人的普通隐丹门弟子可比,更不要说事到如今,他的整体实力,已经翻了数番还要多。

    即使对方人数再多上一倍,甚至十倍,只要他愿意,也能在瞬间让他们有来无回,全军覆没。

    不过他之所以没出手,就是想看看,这个有胆气跳崖保节的隐丹门丹榜弟子,面对这种情况之时,到底该如何去做。

    “不可对宗门贵客无礼。”

    看到这一幕,青衣少女祈秋雨脸色阵青阵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厉寒,见他脸色淡然,挂著冷笑,并无意出手的样子,这才不由心中微定,脸色随即也变得坚毅起来。

    “你们,太不应该了。”

    即使心中无比气愤,最终她也只吐出这几个字,随即,再不犹豫,身形一纵,直接化光冲上,左手冲雪云拳,右手冰梅紫手,左冲右突,只片刻,那几十名隐丹门护山弟子便全部躺倒在地上,一个不留。

    即使那个一脸嚣张,实力最强的疤面青年葛玄光,也不是她的几合之敌。

    想也明白,祈秋雨是隐丹门丹榜弟子,而且就算在丹榜弟子中,也是佼佼者,是近年最为出色的几名丹榜弟子之一,虽不如万璇纱,风无鞘,但也不可小看。

    而葛玄光这种,最多气穴初期,内宗高手算得上,丹榜就排不到他了,更不要提丹榜强者祈秋雨。

    虽然在那些刺部高手的围杀下,她难以抵抗,但对付这几名实力不过混元中后期,最高气穴初期的外,内宗弟子,却不屑吹灰之力,轻描淡写。

    当然,虽然轻描淡写,她也明显有实力让几人全部重伤,但她却没有这么做,明显是顾及师门之情,没有下重手,只是封住了他们的穴位,让他们暂时丧失劳动力,终究不忍伤到他们。

    让所有挡路弟子全部击倒在地后,祈秋雨飘回厉寒身边,一脸歉意地朝厉寒道:“抱歉,厉师兄,让你见笑了。秋雨保证,只要秋雨没有倒下,隐丹门内,绝无人能挡住厉师兄见宗主之路,请——”

    说完,深深一躬身,头几乎要一揖到地,显示著她的确心中十分不安,让厉寒见到隐丹门让人不耻的一面,她身为一名隐丹门弟子,也觉脸上无光。

    “无妨,走吧!”

    厉寒也不怪她,这事本与她没有多大关系,她也管不到那些隐丹门心有贪欲的高层头上,若非此事由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一手处理,厉寒自身,都对能否抗衡隐丹门上下所有人的施惑有所担忧,此时自然不担心这些事。

    有些人,估计是得到了一些消息,但只要隐丹门主和万璇纱站在自己这边,所有想要贪图或染指天人造化丹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说完,他当先迈步,朝著里面迈进。

    而祈秋雨见状,看到他不曾怪罪,心中稍稍松出一口气,待他走出数十丈后,才急忙跟上,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走出很远,都不曾回头看一眼地上的众人,这让葛玄光等人心中,极为气愤,数十个呼息后,穴道自解,他们才一脸难堪地从地上爬起,其中一名青衣弟子问道:“师兄,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通告老祖,自然有人处理,这个臭和小子,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

    而已经走出很远的厉寒,根本不管身后发生的任何事情,一路目不斜视,继续往前,然而,走出不过半里,忽然,前方鹤鸣声起,厉寒心中一声:“还是来了。”

    随即,不出他所料,一位红衣老者,带著十数位精英弟子,挡在路上,目光不善地盯著他。

    看到来人,祈秋雨大出闷料之外,惊讶叫道:“明长老,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