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浩劫神州
    然而,让几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他们跳入废刀墟之中的同时,先是其外面的一层涟漪,猛然散开,然后恐怖的青色罡风,便刮了过来。几名实力稍低,功法境界不够的刺部成员,瞬间就在身上被刮出了千百道刀痕。

    而这,还只是刚开始……

    随后,刀墟底部,忽然似乎有十四个亮点,同时亮起,仔细看去,颜色竟然各不相同,呈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各色……妖艳万端,难可明状。

    其中,突然有一道赤色光芒,破空而去,只是一闪,就有一名刺部成员,腰部以下被拦腰斩断,整个下躯一瞬间碎成齑粉。

    他痛苦哀嚎,然而没几声,又是一道蓝色光芒飞至,一击,就将他的咽喉洞穿,彻底断了声音。

    “赵老六!”

    有人惊呼,那刚刚死去的刺部成员,赫然正是之前与那位袁老三拌嘴的赵老六,然而没想到,刚下废刀墟,他却最先倒霉,第一个身死。

    然而,其他人来不及震惊和惋惜,也没有时间幸灾乐祸和对自己捡回一命的欣喜……底下,一道道七色光芒,化成利剑,破空飞来,如同蝗虫无穷无尽,又似星辰漫空闪烁。

    短短几个呼息间,包括那名气穴后期的刺部首领,全部死于非命,六人全被剿成了齑粉,连一点血肉都不剩下,在这世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很明显,是闯入废墟刀,想要寻回四名八宗弟子的刺部成员,万万没有料想到的。

    ……

    废刀墟底部,一处新辟矿洞之中,厉寒目光在对面四人身上梭巡了半晌,忽然问道:“你们是名花楼,天工山,隐丹门三宗弟子,怎么会出现在这无垠荒野,废刀墟之中?”

    没错,跳下废刀墟的四名八宗弟子,一个都没有死去,全部好端端地坐在厉寒的面前,一个个满面诧异,又惊又喜,显然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活著。

    他们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对于跳下这千丈深涧,本以为必定粉身碎骨,哪晓得莫名生还,现在依旧还如坠梦中,不敢相信。

    “前辈……”

    其中一人,稍为灵活一点,较为快速地反应过来,没有纠结于自己是死是活的问题,却对厉寒提的问题,知无不答。

    “没错,我们俱是八大宗门的三代弟子,我名连翘,这是万浩初,这是祈秋雨,那名蓝衣弟子,是名花楼真传弟子李七七!”

    他一一指著三人,再加上自我介绍,终于让厉寒明白了这四人的来历。

    天工山核心弟子连翘,天工山核心弟子万浩初,隐丹门丹榜弟子祈秋雨,名花楼真传弟子李七七……

    四人修为俱不弱,但是刚从血战山下来,身受重伤,这才被神魔国度派遣几名刺部成员追杀,眼看就要死于非命。如果不是名花楼弟子李七七不想受辱,率先跳下涧来,此刻四人只怕早就被活捉,全部押送回神魔国度总部去了。

    厉寒先是惊讶于几人口中的血战山之退,接著又对连翘口中的李七七不仅一怔,仔细一打量,终于,一个白衣清俗人影,终于缓缓浮现他眼前。

    “你是,风陵李家弟子,李七七?”

    “嗯,你是?”

    本来即使被救下来活命,一身蓝衣的名花楼弟子李七七,也是满面木讷,似乎失去了灵魂,完全没有说一句话的打算。

    但听到厉寒的声音,忽然浑身微微发起颤来,再听到厉寒口中所问出的名字,顿时更是浑身一震,在另外两名天工山男弟子,以及那名隐丹门女弟子祈秋雨的奇怪目光中,面色急剧变化,仓促问道。

    “嗯,前辈?”

    这时厉寒才注意到,先前那名天工山男弟子连翘对自己的称呼,前辈,什么意思?

    他目光一转,忽然一伸手,在面前凝出一面冰镜,对镜一照,这才发现,里面的人,两个月未整衣衫,身上落满了灰尘,再加上天天开矿,有些地方早已污黑一片,根本辩不出正常颜色。

    尤其是自己一张脸上,胡子拉茬,满面污灰,即使是极其熟悉自己之人,初一看到自己这面目,头发凌乱,满面黑灰,估计也不能认得自己吧。

    难怪……

    想到此,他顿时一笑,开口道:“你们稍等我一下。”

    说完,转身离去。

    没多久,他清洗过一遍身躯,清理过一下胡茬和乱发,再换上一套崭新的白色宽袍,头上插上一根青色树枝,整个人显得神彩熠熠,却又别有一股出尘之气,往外散发。

    另外三人早已看得呆了,没想到刚刚一个明明看起来年过四五十的中年大叔,忽然就变成了如此风华绝代,绝俗出尘的年轻公子,这变化也未免太大了。

    刚叫出“前辈”的那名天工山弟子,更是一脸尴尬,望著厉寒,作声不得。

    只有那名名花楼弟子李七七,呆呆地望著厉寒的身影半晌,忽然猛地一纵,扑到厉寒怀中,再也忍耐不住,双肩抽动,直接放声痛哭了起来。

    “厉大哥,是你,真的是你?”

    百劫余生,此生最盼望的那一道身影,在自己最迷惘,最失落,最绝望的时刻,给她以救赎,给她以希望……一切情绪,崩溃到极点,终于成了这无限压抑最后,放声痛哭的一刻。

    另外三人,完全懵逼到了极点,看不明白这是什么场景,但却没有人敢打扰。

    这白衣年轻公子,看起来虽然没有之前那样,给人以一种神秘感,仿佛强大到无所不能。但能从刺部成员手中救下自己等人,而且还这么年轻,偏偏又一人隐居在这里,明显是一世人高人,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没事了,放心,没事了。”

    厉寒一只手伸出去,又犹豫在原地,过了半晌,终于还是轻轻拍在了怀中女子的背部,柔声轻语道。

    他不知道李七七身上,发生了何事,但只看她现在的表情,就知道她这段时间,并不好过,只怕整个人,早已达到崩溃的边缘。

    现在,偶然遇上自己,一时情绪释放,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所以他就算再狠心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推开怀中的这位玉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放声痛哭过一场的李七七,才终于反应过来,急忙挣脱过厉寒的怀抱,又转过身去,悄悄擦了一下脸上的泪痕,这才转过头来,慢慢将这一段时间,厉寒消失之后,整个真龙大陆的变故说了出来。

    浩劫。

    如果提起这件事,所有人的第一反应,是浩劫。

    没错,自厉寒离开这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整个真龙大陆,经历了一场浩劫,千年之降,从来没有如此惨烈的变故产生。

    先是厉寒知道的,神魔国度图谋释放魔祖,于是设下层层苦计,先是弄出七大邪教,随后又让厉寒与衣胜雪联手破七教,得真龙圣皇奖赏,召唤入京。

    随即,就在真龙圣皇的百岁寿诞上,挟功而邀言的衣胜雪,提出要大赦天下,得到暗中潜伏在真龙皇朝的神魔国度五魔主帮衬,真龙圣皇成功被说动,给衣胜雪赐下了真龙赦令。

    使用此真龙赦令,再加上这近千年来,神魔国度在各大宗门,都暗中潜伏了大量奸细,其中一些奸细,将八大宗门的镇宗之宝使用之法,全部盗出。

    神魔国度八大魔主,依仗此八大宝器解封之法,再加上最中心的真龙赦令,破除了真龙皇朝的真龙禁天大阵,如此一来,魔祖应鬼雄脱困而出,乱世正式到来。

    第一夜,真龙圣皇司空痕,身陨。

    随即,名花楼楼主快雪时晴燕评花,感短到玄京城危机,星夜驰援,同样不敌魔祖,不幸陨落。

    一夜陨落两大法丹,真龙大陆正道高层受到重创,而这,只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