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七章、时光飞逝
    一年之约,仅用去十个月左右,厉寒就完成预定目标,比原本想像的最高修炼速度,还要快上一步。

    如此一来,厉寒就还有两个月左右,来继续提升自己的修为,以便自己在得到隐丹门炼制的天人造化丹时,进阶几率更增。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数一个多月时间过去。

    这一个多月中,厉寒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修炼,依旧是白天吸收魔火晶矿洞的精纯火系精能,配合挖掘到的第二块天火源晶,不断修炼火系功法,金佛浴火图。

    晚间,则是继续服用走兽朱芝,修炼地品下阶功法,万世潮音功。

    有魔火晶矿洞几乎源源不断的火系精能支持,厉寒的金佛浴火图自然修炼速度飞快;再加上使用走兽朱芝修炼万世潮音功,自然进境也不慢。

    再加上有服气秘卷不断炼化杂质,提纯道气境界,以及水火共源功的从中调和。

    如此一来,两者相辅相成,厉寒的修为境界,也随之暴增。

    一个多月的时间,他连续突破中阶半步法丹中期,以及中阶半步法丹后期境界,目前距离中阶半步法丹巅峰都仅差一步。

    而这在他离开隐丹门之前,可是万万不能预想到的。

    那时他以为即使用尽一年时间,最多也就达到中阶半步法丹初期,而且还未必能成功……可现在,他连距离中阶半步法丹巅峰都仅差一步。

    这中间的差距,自然是巨大的。

    当然,能有如此快速的修炼速度,厉寒花费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花费四百万上品宝钱,也就是一亿下品天价,竞拍下的四品高等灵物走兽朱芝,已经近乎消耗一空,只剩最后指甲盖大的那么一小片,最多还能支持他坚持修炼七八天时间。

    而这座蕴藏有天火源晶这等神奇至宝的魔火晶矿洞,也几乎被他消化一空,几乎能被发现的所有魔火晶元能,都被他吸收一空。

    而且,在这一个月之中,厉寒相继在这座魔火晶矿洞中,又发现了第三,第四块天火源晶……虽然没有更多,但这些,都是他能在这么快速的时间内提升至中阶半步法丹后期的重要原因。

    所以,厉寒身上,几乎所有能快速供厉寒突破修为境界的外部资源都近乎消耗一空,只剩最后一小片的走兽朱芝,以及一块天火源晶。

    其余外部修炼之物,都被厉寒这两个多月左右的时间内,全部炼化服用完毕。

    因此,成就固然喜人,代价也是巨大。

    当然,对厉寒来说,只要能快速提升修为境界,哪怕付出再多代价,也是无所谓的,所以他并不心疼,只是有些可惜而已。

    最后一个月,除掉前七八天,后面估计就要慢下来,一年之期到来时,只怕很难突破至高阶半步法丹,更不要说顶阶……

    当然,厉寒也知道,这些纯属奢望,也就不再多想,能比预期更早达到中阶半步法丹初期,甚至现在已到后期境界,远远超出自己估算,已经算是万幸了。

    不过接下来一个月,厉寒却不能再继续待在此偏僻矿洞之中修炼了。

    此处安全虽然安全,没人打扰,而且还有一小部份魔火晶矿脉估计是隐藏得比较深,没有被厉寒发现,如果发现只怕能继续提升一些厉寒的修为境界,但是,他却到了必须要离开的时侯了。

    毕竟,当初他与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约定的一年之期,是一年之后,他要赶到隐丹门,收取天人造化丹,而不是一年之后,他才出发。

    如果一年后,他才出发,到时天人造化丹早已炼成,平白多出一个月赶路的时间,又增变数。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他最好能赶在一年之前,到达隐丹门,收取天人造化丹,直接吞服突破。

    到时候他突破到了法丹境,就算有些人心痒痒,估计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所以,他已经决定,再在此地继续修炼最后三天,看看有没有可能发现第五,甚至第六块的天火源晶,同时准备出关事宜。

    不管有没发现,三天后,他都要出关,破洞而出,前往西北隐丹门总部,收取天人造化丹,进阶法丹境。

    只是,厉寒却没有想到,三天时间刚过,他还没有解开阵法,离开废刀墟,一场意外之变,却突然来临。

    ……

    荒原之上。

    几道惊慌失措的年轻身影,正亡命朝前奔著,身后跟著几名黑衣人,各个衣服胸口上绣了一个白色的刺字,神色嚣张,如同猫戏老鼠一般,不断追著。

    前面的几名年轻弟子身影,有男有女,身上穿著的衣服也是千奇百怪,仔细一看,竟然有穿名花楼蓝色长袍的年轻女子,以及两名穿黑色衣服的天工山弟子,以及一名身穿青色丹鼎长袍的年轻女子。

    看其模样,赫然正是隐丹门弟子。

    这四人,个个气息不弱,俱是气穴初中期修为,在一届后辈弟子中,也算翘楚,但此刻,被这几名身穿黑衣刺字服饰的异人追杀之时,却一个个神色惊惶无比,个个脸色苍白,浑身湿透,显然也不知道奔跑了多久的时间了。

    但即便如此,对方也离他们越来越近,眼看死亡之神就要一一逼近。

    忽然,前方出现一道狭长的刀峡,形如一座荒芜废墟,深不见底,正是厉寒闭关的所在之地,废刀墟。

    奔跑在最前面的那名蓝色长袍年轻女子,回头望了一眼越逼越近的几名黑衣异人,忽然脸现毅然之色:“我李七七纵是宁死,也绝不屈服!”

    话声方落,她竟然鼓起最后一丝余劲,纵身一跃,朝著那废刀墟深不见底的峡谷之中跳去。

    “啊,七七姐,别……”

    身后,另外两名天工山男弟子,以及那名身穿青色丹鼎袍的隐丹门弟子,一时俱没反应过来,救援已是不及,不由大惊失色,悲从中来。

    便是身后那几名黑衣刺部成员,也是意料之外,一是没想到此地刚好出现这么一片狭长刀墟,二也是没有想到,那名最后的名花楼弟子余孽,竟然有那么大勇气,眼看逃脱不了毒手,直接纵身一跃,宁死也不愿屈服。

    这让他们心中固是佩服得紧的,但这是上面交代他们的任务,发现任何八大宗门的弟子,都要么生擒,要么直接击杀,绝不放过一过。

    是故,虽然心中同情,但他们仍不由神色一紧,其中一人,明显是为首之人,立即加快速度,同时振臂大呼道:“别让他们都跳下去了,赶紧拦住剩下三个,死了的人可比活著的人便宜多了。”

    “是!”

    闻言,另外几名黑衣成员,亦是同时神色一肃,加快了脚步,眼看就要追上前面三人。

    见状,想到落到这几名黑衣刺部成员手中的惨状,有的时候甚至连死都不如,那两名天工山黑衣弟子,以及那名青袍隐丹门弟子,对视一眼,忽然同时一咬牙,竟然也都再不犹豫,同时朝著那漆黑废墟之中,纵身跳了下去。

    “扑,扑……”

    当那几名黑衣刺部成员飞快赶到,伸手抓去,却只抓住半片衣角,四名本是瓮中之鱼,此刻却成了脱缰之马,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名黑衣刺部成员脚步一顿,生生悬停住自己也要往下落下去的身躯,往下探头望去。

    只见刀墟深暗,不见其底,四名八大宗门名门弟子全都消失不了踪影,估计多半是同时摔得粉身碎骨,皆难以活命了。

    几人捶胸顿足,后悔不已,但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在神魔国度的奖赏制度中,抓捕一名活的八宗弟子,显然比逼死几名不知下落,连尸首皆看不见的八宗弟子要强得多,功劳也更大。

    但现在,本应是垫板上鱼肉的几人,却成了煮熟的鸭子,飞了,这让几人如何不恼羞成怒。

    “都是你……”

    忽然,其中一名刺部成员,不由怒指向另一名刺部同伴:“袁老三,如果不是你非说要戏耍那两名小娘皮一番,何至于如此结果,你要负责?”

    “我,我怎么负责?”

    那名名叫袁老三的刺部成员,顿时有些慌了,目光躲闪地道:“老大,这不对,明明当时大家都是同意了的,都说乐意之至,现在出了问题,怎么能全怪到我一人头上。他们跳崖,这也是我们之前没有预料到的,对不对,就算出了事情,责任也应该是大家一同担著。”

    “强辞夺理,你……”

    另外一人,就要辩驳,讽刺于他。

    一场大争吵,在所难免。

    就在此时,那名为首的刺部首领,怒眉一轩,怒喝道:“好了,不要吵了,还嫌麻烦弄得不够吗?这几人里,可有一人,是刺星长老点名要抓到的人!”

    他双眉敛起,在原地踱来踱步,明显也感到头疼。

    其余几名刺部成员,见状顿时再也不敢乱说话了,正要争吵的两人也同时停住了话头,低下头来,一副随时听吩咐的样子。

    “嗯?”

    半晌,忽然为首的刺部首领,下达了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却又是在情理之中的命令。

    “这废墟看起来虽高,但应该也难不倒我们所有人,不管那几名八宗弟子是死是活,都要抓回来。死的就拿人头回去领赏,如果还饶幸有一两个活下来的,那是更好!”

    “找点绳索来,再准备一些火石,驱毒散,一刻钟后,下墟寻人!”

    “是!”

    几名刺部成员,看著底下黑漆漆,明显不是什么善地的废刀墟明显有点不愿,却不敢违背,只能点了点头,一个个分头去寻找了起来。

    片刻之后,几人重聚,架设好草绳之后,几人一人一根,各自抓住尾部,然后双足一跳,朝后蹦去,向著深渊之中渐渐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