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三章、荒古刀墟,远古秘矿
    “希望,未来?”

    厉寒喃喃地道,嘴里咀嚼著这两个词,不辩所以。

    多病王司徒索和铁血王燕万马见状,相视一笑,忽然同时朝厉寒一挥手,道:“好了,觐见圣皇完毕,你还依旧留在玄京,没有离去,就是因为准备重祭父灵,接受登王典礼。”

    “这是我们之前就已经答应你的,现在,虽然变故陡生,时移事易,但既然有缘,在此遇见,你又将是我真龙皇朝最后一位异姓王,这典礼,便不可废!”

    说到这里,两人望著厉寒,目光炯炯:“第二件事暂且不谈,但这第一件事,却是我们力所能及,可以办到的。厉寒,你可愿接受我们的加冕,成为真龙皇朝,最后一位异姓王?”

    “这?”

    厉寒茫然,完全没有料到,两人在此时此刻,竟然忽然提出要给他举行登王典礼的事情来。

    本来,这是两人早已答应厉寒,说要一手包办,亲自举行的,只是……如今真龙皇朝新灭,真龙圣皇都已不在,这厉王之位,还有什么传承的必要么?

    而且……

    厉寒望了望四周,荒野枯坟,杂草丛生。

    历来登王之典,俱是百官见证,万民同庆,要筑王台,摆祭酒,高悬彩烛,红绸披挂,奖赏金印令箭,通告天下,那是整个世间,一等一的大事。

    但现在……这里别说王台祭酒,便连一枝彩烛,一块红绸都看不到,怎么举行登王典礼?

    而且,两人的伤势……

    见到厉寒忧虑的目光,铁血王燕万马目光看向厉寒注视之处,目光一冷,忽然道:“厉贤侄,本王佩服你是一个人才,莫非你也学那世俗男儿,拘泥于凡礼俗节,非有红绸彩烛,金印令箭,不然不肯接受此王命,这荒野山墟,就委屈你了?”

    厉寒一怔,急忙道:“晚辈绝无此意。”

    “那就好。”

    铁血王燕万马原也只是装装样子,佯作生气,闻听此言,不由一笑:“那就不要拘泥于世俗之见了,如今天地大变,事急从权,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闻言,旁边的多病王司徒索也是笑道:“是啊,厉贤侄,无需顾虑。我知道你是为我们的身体著想,但此时此地,我们早已到达油尽灯枯之境,就算不执行此事,也活不了多久,反而带著遗憾而去。你何不一尝我们所愿,让我们无憾而走?”

    “而且……”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才又继续道:“你看此地,天地辽阔,山河共证。有万古先灵在此徘徊,不胜过区区高台金印,万民喝彩么?有我们两王给你加冕,世间之上,又有谁能否决你的王位,认为你没有资格继承此厉王之位呢?”

    厉寒闻言,胸中也不由陡然掠起一股激昂之情。

    是啊,此地虽然看似什么也没有,但天地为证,山河共鉴,有真龙皇朝两大异姓王同时加冕,历来谁承受过如此殊荣,自己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而且,这是他们两人最后的心愿,与其拒绝,让他们怀抱遗恨而终,不如成全他们的心思,也算接下自己父亲留下来的最后一件礼物,是个念想。

    毕竟,他总不想,这厉王二字,从此成为历史,甚至成为被人遗忘的对象。

    若落在自己身上,或许,厉王二字,能延续得更久,自己的父亲,也将被更多人记住吧!

    想到此,他再不犹豫,猛然一翻身,直直地跪倒在铁血王燕万马和多病王司徒索面前:“侄儿敢不从命,一切但凭两位王爷作主!”

    “好,很好,哈哈,哈哈……”

    虽然如今,已到油尽灯枯,回光返照之境,自知时日无多的两人,盘坐在荒丘之上,接受厉寒的大礼参拜。

    随后捻土为香,树枝织冠,在厉寒隆重的三跪九叩之后,铁血王燕万马和多病王司徒索郑重地将一枚早就雕刻好的厉王之章,送到厉寒的面前。

    厉寒接过,仔细打量,只见这是一枚紫铜小印,整体不过三寸见方,上面雕刻著三条金龙的图案。九龙为帝玺,真龙皇朝的皇族王侯,才能用五龙王印,而异姓王,就只是三龙王印。

    看到此印,想到自己父亲曾经也有一枚,厉寒百感交集,小心翼翼将其收起,随后再次朝两人大礼参拜。

    然而,久久不闻回应,当厉寒疑惑地抬起头,却看到,两位王爷,面容安详,神色欢喜地并肩端坐在荒丘之上,接受自己的谢礼,眼睛却已经永久地闭上,断了呼息。

    在他们身后,一轮红日,正缓缓坠下地平线,如同昭示著真龙皇朝终于走向了尾声。

    厉寒的心,一时不知为何,如巨石般沉重,只是却没有了悲伤。

    他知道,两位王爷虽然经此惨变,双双陨世,但最后临终前,却是喜悦而快乐的。

    而他们,也不需要厉寒的眼泪和哀悼,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半生戎马空偬,毕竟曾经风云,这一世,不曾白活。

    厉寒的心,沉甸甸地。

    跪坐在原地,保持著那个姿式很久,很久,直到夜晚彻底降临,一声夜鸦啼鸣,从厉寒的头顶上空飞过,厉寒才突然惊醒。

    他默默地再次望了两位王爷最后的遗容一眼,随即,慢慢地爬起身,用双手在地上刨出一个坑,将两人并肩葬了进去,立下一座无名碑,三拜之后,再不犹豫,转身朝北,疾驰而去。

    铁血王燕万马,被铁面王司玄天追杀,一路向北,是因为他的军队在北境边疆,他的根,在北境军营之中。

    所以哪怕生死逃亡之时,也下意识一路向北退去,想回到军中,哪怕死于途中,心也是向著北方而去的。

    但没有想到,他终究,还是回不去了。

    一场祝寿之旅,本以为只是一次寻常的回京,却与他掣爱的军营成了永别。

    多病王司徒索,一生兢兢业业,一生为真龙皇朝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他的心永远在真龙,在玄京城,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也会终老玄京。

    没想到,临终之时,却被迫离开了那块他生活几十年的故土,最终死亡之后,只也剩一坯黄土,半亩荒丘,一块无名碑。

    而厉寒,他的目标,方向呢……

    经此一事,厉寒更加明白,实力的重要,他已经誓,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达到中阶半步法丹初期之境,然后西行边荒,前往隐丹门,取回自己托他们炼制的天人造化丹,闭关突破法丹之境。

    一成法丹,哪怕依旧不是魔祖应鬼雄的对手,他也要串联各宗,一起除魔卫道,重新还这世界以太平。

    而在此之前,他就要前往当初自己在真道拍卖会上花重金竞拍得的那座魔火晶矿脉,此地,就是他一直计划之中,仗以突破至中阶半步法丹,甚至更高境界的基石。

    所以,厉寒一路向北,日夜兼程,几乎是不眠不休,风餐露宿向北而行,再也不管身后的是是非非,风云再起。

    就这样,原本需要一个多月的路程,被他用不到十几天的时间就正式达到。

    沿途所见,越走越是荒凉,经常几百里甚至上千里不见丝毫人烟,最终,依靠脑海中早就记下的地图,厉寒终于在东北一个极其偏僻的万里荒野之上,现了隐藏在其中,一处十分隐僻地狭长刀墟。

    而在刀墟之旁,厉寒看到了一块大石之上,有人用奇异的手法,雕画出的一个小小的真道换宝会的七星印记。

    “就是这里没错了。”

    一时间,厉寒彻底肯定,自己没有走错,这里,就是自己竞拍到的那处魔火晶矿脉所在地,真龙东北,无垠荒野,废刀墟!

    如果没有地图指引,他还真不见得能找到这里来,可见这里的荒僻和冷清……周围千里范围,没有任何村庄人烟,甚至连飞鸟都绝迹。

    再不犹豫,厉寒身形一纵,直直地朝著那狭长刀墟中纵去,随著他的接近,一道透明水波状的东西挡住他的去路,明显是早已有人设下保护禁阵。

    但是,厉寒只是微微一招手,掌心中出现一块奇异的玉质令牌。

    那令牌在接触到禁阵外围之时,顿时微微光,禁阵自动打开一道门户,厉寒毫无阻碍,直接跃了进去,随即,身后再次封禁,那道透明水波状涟漪的东西很快又恢复原样,然后慢慢在虚空中消隐。

    如果不是知道此地有所隐秘,或者拥有开启令牌的人,根本不知道此地有一座极其罕见的魔火晶矿脉,更不可能寻得矿脉入口,进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