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荒坟封王,中
    “咳咳……”

    忽然,多病王司徒索又急剧咳嗽起来,一脸苍老的脸迅变得潮红,但恰恰因此,反而更显示出他的时日无多。

    回光返照,生命走向终点,反而会变作寻常人一样。

    只是这样的变化,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王爷……”

    厉寒急忙扶住他的手臂,满眼都是悔恨和内疚。

    而多病王司徒索似是察知到他的想法,咳嗽完毕,看向厉寒,摇了摇头道:“孩子,不怪你。人心诡谲,向来没有常态,谁也说不准,身边人那幅人皮下,掩藏的是一幅什么样的真面目。”

    说完,顿了顿,他也不禁一声苦笑道:“更何况,当初圣皇面前,你并未开口赞同。倒是我等,有不少出列,替衣胜雪帮项,劝说圣皇对其赐下赦令。”

    “因此,若说有愧,我等王公重臣,见多识广了一辈子,也曾自诩阅人无数,却也终究看走了眼,又岂是你一人之错!”

    “但是……”

    厉寒还想再解释,但多病王司徒索却摇了摇手,道:“好了,大错已经铸成,这不是你一人之事,而是关乎全天下。真龙皇朝固然是不存在了,但八大宗门尚存,既然千年前我们的先祖能以大无畏之身,大牺牲之心,将其给封印。千年之后的我们真龙豪杰,又岂会做不到同样的事情,而你……”

    “就是我们的希望之一。”

    “好好想著怎么弥补,而不是后悔自责,那些一点用处都没有。老夫已经不行了,但你还年轻,又前途无量,若能短时间内成就法丹,或许还真能帮助真龙大6,抗衡这一大劫。”

    “所以,无须伤悲,无须愧疚,做好你份内之事,这已经是对这真龙大6,最好的交待。”

    “是。”

    听完多病王开解之言,厉寒也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处,而且正如多病王所言,后悔自责没有任何用处,只有努力修炼,争取早日达到法丹境,才有微小的一线机会,解决这危机。

    如果是以前,他对于突破法丹境,自然全无把握,但现在,如果有魔火晶矿脉相助,如果再能顺利拿到隐丹门帮他所炼制的天人造化丹,他却有不小的可能,在短时间内,突破法丹。

    到时候,或许,他还是真龙大6,抵抗这次魔祖之祸的重要战力之一。

    想到此,厉寒的眼神瞬间坚定起来,不再犹豫,郑重点头承诺道:“是,厉寒定不负王爷所望,一定早日成就法丹,成为正道抵御魔祖的前线力量之一。”

    “这才对嘛,呵呵……”

    多病王司徒索听到厉寒的承诺,不由一笑。

    虽然他其实也不相信,厉寒能那么快成为法丹,法丹境界作为现如今整个真龙大6明面上的最高极限,又岂是那么容易达到,他所说的一切不过是开解厉寒的托言。

    不过厉寒听了他这一席话,能恢复心志,有了目标,那总是好事。

    总强过他因此事,而彻底丧志失魂,潦倒余生,作一个对真龙大6没有任何用处的人。

    “好了。”

    他望向厉寒,开口道:“虽然除了这两名刺客,不过他们不过是追杀我们的先头部队之一,后续会有更强大的高手过来。此地虽离玄京城已经一百余里,但并不安全,我们还是快走吧……”

    “老夫死了不打紧,但贤侄你可绝不能有事。但你可是你父亲厉王厉南君生前的唯一血脉,更承担了将来拯救我们真龙大6命运的一份责任。老夫即使死,也要把你送到安全之地,我们快走吧!”

    “是。”

    虽然明知多病王司徒索是想转移话题,先行掠过厉寒对此事过多的自责,但厉寒仍觉心中微微一暖,回头望了一眼,也觉得的确如此,既然那些人已经能追到这里来,后续未必不会派更强的高手过来。

    于是他也不犹豫,一点头,道:“是,那王爷担待一二,就由晚辈搀伏著你向前吧……”

    见状,多病王司徒索虽然明知这样会拖累厉寒的度,但他知道,凭厉寒此时的禀性,若让他放下自己独自一人逃命,那绝无可能。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扶著,既省下了多事的劝说时间,而且有自己在侧,即使战力方面帮不上什么,但逃脱以及应对危险局面的一些经验和智计,却总是要强上一些。

    于是他也不犹豫,点了点头,道:“好,如此,那就麻烦厉贤侄了。”

    “王爷见外了。”

    说完,厉寒伸出一只手,轻轻托住多病王司徒索的左臂,然后运气提身,将一身道气也随之灌输入那只左臂之中,托著多病王司徒索,整个人如同疾风一般朝前疾奔而去。

    他也不知去向哪里,多病王司徒索也没有具体的目标,想到离开玄京后,自己原定的方向是东北,无限荒野,废刀墟,也就径向北行。

    数个时辰之后,天光已经彻底大亮,甚至渐渐接近黄昏,厉寒也不知奔出多少里,只知道两畔荒草丛生,早已脱离了正常的城镇范畴,四周杳无人迹。

    想到此地可能已经难有追兵赶上,厉寒也就不由略微慢了下来。

    虽然他实力惊人,体魄强健,但连续奔行数个时辰之久,再加上又托住一人,一直保持同一姿式,而且还得防备多病王因度太快而难受和咳血,不得不撑起一个防风护罩挡在其面前。

    只要是人,总有累的时候。

    这一停下来,就觉得四周荒凉一片,前方,居然出现一片黑压压的坟头,不知是哪个年代所立,石碑早已残破,认不出名目,曾经立碑的原住民,也早已搬挺,不在此处了。

    忽然,厉寒心思一动,望向前方,只见北方荒坟之上,两道人影相对而立,中间的气氛凝重而紧张,充满著一种肃杀之气。

    而这两人,一者暗色衣袍,头戴铁面,不是别人,赫然正是叛出真龙皇朝,加入神魔国度的八部天魔之一,第五魔主,铁面王司玄天。

    而另外一人,赤色长袍,浑身衣衫猎猎飞舞,有一种铁血王霸的气息,不是别人,竟是真龙皇朝,仅存的两大异姓王,除多病王司徒索之外,最后一人,铁血王燕万马。

    两大王者相对而立,明显也是一追一逃,最终到了此处。

    本来两人俱是顶阶半步法丹之境,可能铁面王司玄天实力稍高一筹,但也高不到哪里去,如果铁血王燕万马存心想走,他根本拦不住。

    但估计,一是因为铁面王司玄天刚刚被魔祖应鬼雄怒斥过,加之真龙皇朝覆灭,他的利用价值尽去,担心兔死狗烹,为了保住他在神魔国度的地位,所以急需立功,这才不远千里,追至此处。

    二来,也是因为铁血王燕万马在之前,已经应对过一次神僧地圣的刺杀,身受重伤,此时赤袍之上,满身血迹,一身实力已十不存六,是故难以抵挡铁面王司玄天地拦截,只能被他拖在这里,难以走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