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荒坟封王,上
    停驻于一片野林之前,厉寒回来路,现自己已经离玄京城数百里之远,估计也不会再有追兵追过来了。

    于是,他也就不急著赶路,略作休息,一边回想往事。

    这一回思,与衣胜雪相交的点点滴滴,尽如影像慢放,一一呈现在眼前,这才现,今日之变,其实早有预兆。

    当初,江左衣家,出了一个烈日侯衣南裘,已足以使人警惕;随后,又出了一个踏花侯衣轻欢,同样是神魔国度十三王爵之一。

    如此一来,衣家一门,早已与神魔国度粘染,很难相信,他们门下的弟子,对此事毫不知情,也从未靠近。

    而自己,居然还倾心结交这位衣家二公子,当时固然有接近衣家,调查清楚牧颜一家惨案的心思在内,其实也未必没有醉心于其气骨风采,为其所倾倒的原因。

    只可惜,前尘往事,历历如梦,当再见衣胜雪,他邀请自己卫道除魔,不远万里,跑遍大半个真龙大陆,一一剪除为害世间的七大邪教的时候,厉寒就预感到不对。

    七大邪教虽然可恶,但崛起太,疑虑重重。

    而且即使侠心天成,择一二而除之即可,很少有侠士真的愿意,距遍整个大陆,将所有邪魔势力一网打尽。一是未必有这个心思,二是未必有这个时间。

    但衣胜雪却邀请厉寒,自东南极恶邪教始,再西南,西北,东北,继而中土……一路将七大邪恶势力尽数铲除,威震天下,这才成就了两人白衣双剑的赫赫威名,被真龙圣皇司空痕注意到,从而召唤入京,有了面见真龙圣皇的机会。

    只不过,那个时候厉寒还只是下意识里心底觉得有些奇怪,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

    但今夜,救下那两座王府,连杀一众神魔国度刺部成员的时候,厉寒从他们口中知道的几个消息,却能一瞬间将这些尽数连接起来。

    一些疑惑,也随之解开。

    日间,当衣胜雪在御殿之上,朝真龙圣皇提出恳求,要求其大赦天下,福泽万民的时候,本来与剑尊衣胜雪素不相识的真龙皇朝第二高手,铁面王司玄天,居然帮助其说话,促成了真龙圣皇的同意,这是一疑。

    而当晚间,厉寒从刺部高层口中,知晓这位真龙皇朝第二高手的五皇叔铁面王司玄天,居然是神魔国度的内应,而且赫然高居第五魔主时,一切便即真相大白。

    这本就是一个里应外合的故事,衣胜雪提议,铁面王司玄天出面促成,则使真龙圣皇不会怀疑,也很难反对。

    毕竟,只要没有想到解封魔祖之事,任谁也不会对堂堂诸王之的铁面王所提之事,提反对意见。更何况,这件事,从表面上看,还是对真龙圣皇大大有利,满足了他诸多的虚荣心呢……

    所以,一切其实早有预谋。

    而二疑,自然便是七大邪教的诞生,而现在看来,这一切,其实早就是别人的策划,一切都是别人的圈套,自己不过一直被蒙在鼓里,作了别人手中的枪而已。

    七教很有可能都是假的,是神魔国度故意制造出的动乱,然后再找衣胜雪来灭此七教,得其名,更有机会被圣皇召见,而后他才能在陛见之时,提出大赦天下,拿到真龙赦令,解封魔祖。

    所以这一切,尽是他们自导自演,七大邪教,只是七个牺牲品,他们自己未必知道自己的作用,但推他们出来的人,却早就安排了他们覆灭的命运。

    所有一切,一环套一环,最终目的,都是让衣胜雪有机会见到真龙圣皇,在其的许可下拿到真皇赦令,最后解封魔祖,祸乱天下。

    而当想明白这一切之后,厉寒才明白,之前自己心中那总是出现的略有略无的疑虑,是来自哪里。

    只怪他一直为衣胜雪表面的光鲜正义欺骗了内心,不愿去细想这原因而已。

    而现在看来,大祸已成,而自己,在其中竟然成了帮凶。

    这让他不由相当痛苦,不时抱头在地,一生中,从未有这般难过,哪怕当初被自己的叔父,拒绝进入厉王府中祭拜自己的父亲,见其最后一面时,也不如此刻。

    因为靖南侯厉天笙,是裸地贪图王位,尚算在情在理,也没有故意要欺骗厉寒,而是一来就把他挡在府外,再派杀手刺杀。

    而现在,算是自己眼光看错了人,然后被人欺骗数月,还一直与他倾心结交,以为其光明磊落,不是凡俗之人。

    生平难得遇见一知已,却遭背叛,这份痛苦,才来得更沉重,更心痛。

    一时间,厉寒心如死灰,异常地消沉,这与他往常的开朗豁达大为不同。

    平常遇到什么挫折,他从来都不放在心上,就当清风明月,很快过去。

    但这次不同,这毕竟是他人生第一次品尝如此苦果,而且想到真龙圣皇,名花楼主,两丹境之死,间接都跟自己有关,更是歉疚难当。

    而魔祖应鬼雄出世,整个玄京城数百王侯,一时尽毁,还连累妻儿老小,甚至门客仆从,一夜之间,死伤何止千百,只怕便是万人,也不过份。

    毕竟光只一个皇宫,光侍女妃嫔,便有数千,更不要说数百王侯,一府也有几百甚至上千人了。

    而这,不过是开始。

    更大的灾难,将迅席卷整个真龙大陆,八宗都难以幸免,甚至整个真龙大陆所有家族,乃至平民,都要卷入其中,陷入一场可怖的祸乱。

    当想到这一切,厉寒一时不由痛苦不已,陷入深深地自责之中。

    虽然这件事,从头到尾,他都不知情,但和衣胜雪连手,灭七大邪教,共成白衣双剑之名,又联袂入京,扬名拍卖会,得圣皇赐见,提出两个请求,这原本都是天大的喜事。

    但一夜逆转,他在其中,所贡献的心力,都成了笑话。

    “啊……”

    仰天长嘶,厉寒束的玉冠,瞬间绷断,他双颊赤红,一双眼中,尽是深深地悔恨,竟然生出了心灰意冷,意识消沉的想法。

    但就在此时,耳畔喊杀声喊起,一名老者,满身是血,狼狈不堪地从玄京城方向疾奔而来。

    身后两名黑衣死士,一刀一剑,身形俱是快如疾风,明显都不是凡者,一路追杀,堪堪就要追上,将老者诛杀当场。

    而看到那名紫衣老者的瞬间,目光束及其身上的紫红蟒袍,厉寒一瞬间不由大惊,因为他已认出了来人。

    那紫衣老者,赫然竟就是在真道换宝会上,曾与衣胜雪竞拍过皓月烈心丹的真龙皇朝,两大异姓王之一,多病王司徒索。

    真道换宝会上,厉寒并没见过其真面目,只闻其声,所以那时还不认识得其容貌。

    不过随后的圣皇赐见,在文武百官群中,厉寒见到了换宝会上出现的多病王司徒索以及铁血王燕万马两人,所以自然识得两人容貌。

    也正是两人,同时向真龙圣皇司空痕请求,司空痕才答应,重修厉寒父亲之墓,准许厉家后人进京祭拜,并且将原已剥除的厉王封号,转继给厉寒继承。

    这也是厉寒,在圣皇召见结束之后,没有立即离去,却逗留玄京,等待的一个重要原因。

    便是因为,他在等待真龙皇朝修缉好自己父亲的墓地之后,前去祭拜,并执行由铁血王燕万马,多病王司徒索主持的,登王典礼。

    但没有想到,原定的祭父行程,以及登王典礼,还没有来得及举行,整个真龙皇朝,就爆了如此大祸,这两项行程,估计也都完不成了。

    厉寒并不伤心没有机会祭拜父亲,以及继承厉王之位,但是,看到多病王司徒索被人追杀,重伤垂死,他却不可能见而不救。

    所以,虽然内心还是消沉黯淡,但是看到多病王司徒索在那两名黑衣刺客的追杀下,脚步跄踉,眼看就要中剑倒下的一瞬间,他还是身形急动,一瞬间迎了上去,怒喝一声:“贼子敢尔!”

    剑光闪现,碧芒汹涌。

    下一刻,两名刺客还没有来得及靠近到多病王司徒索,就不由捂住脖颈,满面不可相信的,缓缓栽倒,手中的兵器也“当啷”一声,坠落在地,死得不能再死。

    多病王司徒索死中逃生,抬头看到是厉寒时,先是一惊,随即大喜,最后变成了苦笑。

    “孩子,你没事,那真是太好了,居然还救了老头子一命,大恩大德,只可惜,真龙皇朝只怕是……”

    说到这里,他神色黯淡,也不由沉默下去。

    而厉寒,听到此言,刚刚救下多病王司徒索的喜悦也随之化为飞烟散尽,心中更是自疚。

    如果没有自己,也许,今夜的一切,都不会生。

    本来就体弱多病,寿命无多的多病王司徒索,也不会被人追杀,狼狈而逃,甚至有被自己这样一个后生晚辈相救的一天吧?

    一切,皆是因自己之故,看多病王司徒索这般模样,整个病王府,只怕也全部遇难,其中还有他的妻儿仆从,相交掣爱。

    而他自己,本就是多病之躯,经此一折腾,只怕寿命如风中之烛,也没有多久好活了。

    微风吹来,带来一股凄凉之意,不知何时,东方渐露鱼肚白,经过此连续一个多时辰的奔逃,夜晚渐渐过去,但是,却没有带来任何的光明和希望。

    反而是更浓切的死意,袭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