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法丹再陨,上
    与此同时。

    就在病王府多病王司徒索遇袭的同一刻,玄武内街,铁血王燕万马在京的暂住之处,同样也爆了刺杀事件。

    不过,让人惊异的是,铁血王燕万马的实力,强得离谱,那名来袭的初阶半步法丹,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被他击杀,根本没有掀起任何风浪。

    直到另一人赶至,一袭黑衣,头有戒疤,不是别人,正是自梵音寺叛出的地圣神僧,也是如今神魔国度的八魔主。

    他目露冷笑,杀向铁血王燕万马等人,燕万马被一批自己的亲信死士死死保护在最中央,这些人俱是铁血王燕万马这些年好不容易现的苗子,一个个天赋惊人,心性坚定,早已修炼出一种或数种威力绝大的秘术,所以其中不乏高手。

    不过这些人,在黑僧地圣的攻击之下,却似初阳照雪,很快伤亡殆尽,只剩最后三人。

    因此当黑僧地圣攻击到铁血王燕万马的面前,铁血王燕万马身前仅存的三名护卫自知不敌,对视了一眼,忽然同时一咬牙,浑身气流爆冲,就在黑僧地圣预感到不对的瞬间,催身急退,三名护卫,同时自爆。

    这三名护卫,都是铁血王燕万马这些年在军中,精挑细选,好不容易才选定的贴身内侍,是专门护卫他人身安全的,实力自然不会弱。

    此时这三人同一时间自爆,恐怖的冲击波瞬间冲击向四面八方,如同三颗大铁球同时爆开,威力有多可怕可想而知。

    如同三朵蘑菇云冲天而起,天地一瞬间变得暗红,那是爆炸产生的风浪以及人体血肉凡躯在一瞬间爆炸后的惨烈……

    “不……”

    “铁血王”燕万马只得来喊出最后一句,整个人就同样似被掀翻的鱼船,倒飞而出,胸膛剧痛,喉咙一甜,一股黑血当即喷出。

    而黑僧地圣却更加不堪,一因为他离得更近,二也是因为三名护卫的真正目标是他,而保护的对象却是铁血王燕万马,所以都是尽量往他身边靠,爆炸时也是面向他这边。

    因此当爆炸冲击波升起,他当其冲,急忙抵挡,也是晚了。

    当烟尘散尽,只见他一身狼狈,浑身衣服破破烂烂,左手袖子整个不见,露出光秃秃的一截手臂。

    而他面上,更是伤痕密布,恐怖狰狞,身上染满三名护卫爆炸之后产生的血肉碎块,如同从血池中捞出,让人心惊。

    此时,他哪里还顾得上另一边同样被爆炸冲击波冲飞的铁血王燕万马,清理身上残污和伤势都来不及。

    而看到这一幕,铁血王燕万马满怀悲痛地叫了一声三人的名字,随即,又望了望地面上横陈的数十名护卫尸体,最后一咬牙,再不犹豫,拖著重伤垂死之躯,逃出了铁血王府。

    ……

    “该死!”

    当名花楼楼主快雪时晴燕评花紧赶慢赶,来到玄京城,法丹境庞大的神识笼罩之下,瞬间就感应到整个玄京城处在一片乱象之中,四处都是杀戮声,不由眉头大皱。

    “还是来晚了一步。”

    他喃喃地道,神色肃穆,虽然实力强大,一时却也分身乏术。

    随即,他的目光望向玄京城中心处的真龙皇宫,原本儒雅清和的表情之中,满是凝重和担忧:“希望,皇宫之中尚未生大的变故,有圣皇司空痕在,应该不至于如此不济吧,多少能抵挡一瞬……”

    然而,话虽然如此说,但正因为明知有一位法丹境中期强者存在,再加上还有真龙禁天大阵这种禁忌力量,他本不应感到不安。

    但刚才在名花山庄之中,他却又的的确确,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了天地将变的那股恐怖力量,那股力量,即便连他这种法丹初期强者,也感到心惊,甚至恐惧。

    正因如此,所以哪怕明知真龙皇宫之中,不但有一位法丹坐镇,更有一座整个真龙大陆上最为强大的阵法守护,但他依旧感到不安甚至心悸,这让一向以大陆智主著称的他,也第一次感到惶然。

    有生之年,这是第一次。

    “前往。”

    话声方落,他根本来不及管这玄京城四处爆的屠杀,哪怕心中再心痛再不忍,但也终究明白现在应该是大局为重。

    王侯将相之死,固然对于真龙皇朝是一大损失,但若真龙皇宫出了问题,那却是注定的大动荡,天下不安,甚至万民涂炭,世间从此多事。

    一袭蓝衣,恍若一袭蓝云,只是一飘,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偌大的玄京城,对他而言,也不过就是几个呼息的时间而已。

    然而,当他赶到皇宫附近,整个人却莫名地感到一股强大的心悸袭上心来,让他瞬间不由变色,急忙纵身跃入皇宫,入目所见,却让他不由瞬间怔在了原地。

    一股难言的冰冷,涌入他的脑海。

    即使他这位平常以智计示人的名花楼主,此刻也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原本应该灯火辉煌,贵气煌煌,热闹处处的真龙皇宫,此刻竟然陷入一片诡异的暗寂世界,所见所闻,一片黑暗,声息皆无。

    就犹如有人用一块幕布,遮去了原来里面的所有悲欢喜乐,恩爱离合,只剩死寂,一片死寂。

    这是真正的凋零景象。

    以往的花树藤萝,变成了枯败的灰黑色,以往的院墙高楼,金瓦红梁,全部失去了它们原本应有的色彩,如同被人抽离了所有神彩和灵动。

    整个世界,就是一汪死水。

    心头警钟狂响,让他瞬间明白,自己的预感不是空穴来风,真龙皇宫的确也出事了,而且是大事,而若是自己继续往前,每一步,都是生死杀机,只怕一去不回头。

    然而,纵然明知如此,这位名花楼主,依旧一咬牙,身形一纵,整个人化为一道蓝色狂风,朝著真龙圣皇司空痕所居的寝宫那里掠去。

    虽然皇宫大变,但圣皇司空痕毕竟已是法丹境强者,而且是比他实力还稍高的法丹境中期,纵遇大变,依靠真龙禁天大阵,应该也能略为抵抗一二。

    只要自己能及时赶去,两人联手,或许有一定几率,击退来敌,保存住真龙皇朝的延续。

    他身为名花楼主,自然来过真龙皇宫,对于真龙圣皇司空痕的寝宫位置虽不能说是十分熟悉,但也算了解,当下直接辩认好方向,朝那里急掠而去。

    几个呼息间,当他到达那里,他再次怔在原地。

    遍地宫女侍卫的尸体,其中间或夹杂著几位金衣供奉,这是真龙皇朝地位最高的两级供奉之一。

    灰衣供奏,黑衣供奉,白衣供奉,青衣供奉,紫衣供奉,金衣供奉。

    整个真龙皇朝的供奉等级,就是一共这六级,紫衣,金衣为最高,而紫衣供奉,整个真龙皇朝也不过二十余人,最高的金衣供奉,更是只有寥寥五六人。

    但这里,却一下躺了三位。

    很显然,早在他到来之前,这里就生了不测,而且看那些金衣供奉的死态,俱是无声无息,直接被人震断了心脉,竟然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和反击的模样,就可以知道,来人到底有多可怕。

    当他终于进入到寝宫,入目的惨相,更是让他瞬间目眦欲裂,继而又感到一阵冰凉的寒意,直入心间。

    真龙圣皇司空痕他的确是见到了。

    但见到的,不是他的真身,而是他的尸体。

    分成两半的真龙圣皇,垂倒在圣皇寝宫的两侧,无人料理,他们身上所穿的金袍,依然尽显威严,上面的真龙图案,依旧栩栩如生,显见绣师手笔。

    但此时,这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你们?”

    随即,他就看到,一名墨绿衣袍的鹰面男子,负手而立,背对著他,站在寝宫正中心,似乎在等待著些什么,又或者说,是在等待著他。

    而旁边,一身白衣的剑尊衣胜雪,恭敬而立,并没有离去。

    其余八大天魔各有任何,独他人一,因为王爵,又没有具体任务,暂时留在了此地,侍奉魔祖应鬼雄。

    “你终于来了?”

    当听到名花楼主燕评花那句愤怒的你们,这位鹰面魔祖,终于缓缓转过头来,随即看著名花楼主燕评花那本应儒雅多智的面容,脸上却露出一丝遗憾之色。

    “可惜了,今夜的真龙大陆,将一共要陨落两位法丹!”

    “你离得最近,本祖便也先朝你开刀吧……怪只怪,你自己一心跑来此地,非要送死而已……”

    话声方落,魔祖应鬼雄抬起一只手,域外魔技魔光球,赫然再现。

    “你,你是……”

    看著鹰面魔祖的样子,再看看地上躺倒的真龙圣皇的尸身,名花楼主燕评花一下想到了许多,瞬间猜测出对面那鹰面男子的真实身份,心一下沉落到谷底,也知道自己今夜,绝难幸免。

    不过正因如此,他的神色反而沉静下来,脸色带著说不出的肃穆。

    “是某等无能,居然让你这域外魔头醒来,祸乱天下,燕某等对不住先人。虽然知道挡不住你,但燕某,仍要做那击天之石,让你不能轻易踏出此地一步!”

    话声方落,他一挥手,掌心中顿时多出一柄嫣红折扇,正是他的成名兵器,极品名器,嫣红江山扇。

    真龙大陆名器榜,第十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