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一章、真龙之殇,上
    夜,寂静的夜晚,原本应该如往常一般平凡。

    但今夜的空气中,总是弥漫著一股令人不安的气息。

    黝黑的天幕中,黑辰黯淡,如群星皆隐,独有赤红妖星,直逼紫薇,像征天下将乱。

    真龙大陆,东南,伦音海阁内部,一处隐秘的山峰之顶。

    一位面蒙白纱的女子,遥望中土腹地方向,面色凝重,整个人如在云里雾中,水雾朦胧,给人一种看不真切的感觉。

    “这是?莫非……”

    她低声喃喃自语,略断略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眼眉却跳得厉害,似乎预感到什么不幸正在生。

    真龙大陆,西北,一座漆黑无俦,直通入云的巨大山峰中。

    一名须皆白的老者,正在一座石刻前参悟著什么,忽然浑身一震,感应到什么,陡然睁开眼睛,站起身来,双目之中,两道黑色的玄形光芒,一闪即逝。

    “为何唐某会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似乎某些上古的东西正在被唤醒,这是?”

    他遥遥回望中土,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若雪,充满了可怖的寒意。

    “是什么人如此大胆,真的敢冒如此天下之大不韪么……岂不是立于整个大陆所有人的对面……”

    真龙大陆,西南,葬邪山深处,宗门大殿之内。

    葬邪山代理宗主红衣婆婆余不语盘坐大殿之内,她面前漂浮著一朵幽绿的火焰,火焰幽寒,正不断散一缕一缕奇特的气息,被她用特殊的方法吸入体内。

    她的修为实力随之节节攀升,看其境况,竟然越了原来的高阶半步法丹巅峰,不但突破了顶阶半步法丹,而且赫然达到了假丹的境界,虽非真正成丹,但也有了一半法丹境的实力。

    离葬邪山之变这才过去多久,她却有如此惊人的进步,绝非寻常的实力提升,肯定用了某些常人难以想像的方法,也肯定承受了某些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

    而且,如此急剧地提升实力,纵然能一时战力大增,估计也只能维持一时,时间久了,只怕生命都将凋零,一生修为更是尽付东流水,其间凶艰和代价,难以叙述。

    忽然,闭目盘坐中的红衣婆婆余不语忽然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幽绿异焰扑闪不停,如同受惊的鸟雀,一副风中凌乱之相。

    “玄冥幽焰可是我葬邪山传承七百余年的不世瑰宝,利用它可以让本座修为迅提升,虽然有耗尽身体潜力,提前透支身体机能的代价,让余某维持此法丹假丹境界不过三年,但葬邪山百废待兴,又没有相应的战力支撑,余某虽知事不可为,也不得不这么做。”

    “只要能让我葬邪山安全地渡过这三年,本座必在三年之内,培养出一个足堪大任的继位者,到那时,无论是油尽灯枯,还是身死魂灭,余不语都无怨无悔,一身承担!”

    “只是,此玄冥幽焰一向正常,从未有过如此奇异的异相,它是感应到什么,难道大陆之上,又生了某件滔天变故?”

    她实力不到法丹,终究难以如正常法丹一样感应天地异相,但即便如此,有异宝玄冥幽焰的诡异闪动在前,即使再迟钝如她,也知道真龙大陆上,肯定生了某件她难以想像,但极其恐怖的事情。

    这让她心情一瞬间沉重,闭目半晌,忽然收起玄冥幽焰,快召来几位长老,商定封山之事,并且于此夜,不惜代价,四处派遣高手,寻找顶级阵法的踪影,想用大阵,来保护现如今高手凌零,难堪一战的葬邪山。

    只可惜,她这番举动,若落在寻常,或许还能保葬邪山多生存一段时间,但如今,她要面对的对手,或者不如说,既是她,也是整个真龙大陆所有顶级宗门,甚至所有人族强者需要面对的高手,都不是般大阵,宝物能对付得了的。

    这是一场真正的腥风血雨,远比还没有造成多大破坏的妖祖逻天还要来得可怖,来得爆烈,当那一场惨祸来临,无人能避,没人能躲。

    于此同时,不止是这几宗感应到异常危险的来临,西荒隐丹门,南溟梵音宗,东海神王陵,东南长仙宗内一些修为高深,神觉强大的高手,都有感应,心生异常。

    而这一切,都没有正好地理位置就在中土玄京城附近,只是咫尺之遥的名花楼,感应得最深,最详细。

    ……

    在玄京城外,不过几十里之处的一座大山中,有一座清幽雅拙,独占山水的奇异庄园。

    庄园内亭台楼榭,假山廊桥,错落有致,极其其美,一派世外桃源之相。

    此处,就是真龙大陆八大顶级宗门之一,名花楼。

    其楼内装饰,处处可见雅致和精巧,不愧是以收藏名书和文物而著称的名花楼。

    现名花楼内,有一后山,后山之上,有一天人坪,天人坪之上,摆有一张桌案,一壶清酒,一束红花。

    一名身穿蓝衣,神情儒雅多智,双鬃微斑的中年男子,正坐于其后,微翘左足,一边饮酒,一边赏花,一边欣赏清风徐来,一边赞叹山河万里。

    他是如此的悠闲,如此的安逸,以致于夜空都为他变得宁静起来,世间都为他变得安闲几分。

    忽然,他一伸手,抓起桌案之上的一柄嫣红折扇,猛然一张,折扇之上,无数银色细线此起彼伏,不断出现,竟然呈现出天下大乱之势。

    “不好,这是?”

    蓝衣中年人面色大变,原本的悠闲神色彻底不见,他猛地抬头,望向仅隔几十里的真龙玄京城方向:“皇城有难,援!”

    话声方落,他一拂衣袖,整个人竟然就此在平台上空骤然消失,如同从来不曾存在过这里一般。

    如果不是石台之上,尚有未曾冷却的桌案,未曾饮尽的美酒,以及被他起身时带起的衣袖拂倒的那束红花,真可以算是一处世外雅地。

    但今夜,这处世外雅地,人间桃园,也莫名多出几分张惶,几丝寒意,似在不详之事,正在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