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魔现,天变,下
    另一旁,万仙杀生剑之下,衣南裘一袭金色宽袍,无风自动,眼神闪烁,双手十指连连点出,一道一道金色的指痕敲打在万仙杀生剑的重要部位。

    “叮叮当当……”

    清脆悦耳的敲击声不断响起,那是衣南裘的指力与万仙杀生剑的剑身在不断交击产生声响,剑音如浪,席卷开来,恐怖的剑气随之弥漫而出,将那一整块地界包裹。

    剑身上的白雾随之扩散,将衣南裘的身影也笼罩其中,远远看去,竟如雾里看花,有些不真切。

    这让远处旁观的八人,无不骇然。

    即使是天乾,地坤,凤舞等拥有强大实力的魔主,自忖自己上去,成功率恐怕也不到一成,万仙杀生剑作为整个真龙大陆修道界隐隐为的第一宝器,其强大之处可以想见。

    他们想要收服一件中品,或下品宝器都无比困难,需要种种谋划,甚至别人相助,如此成功率还不到三成。而上品宝器,那更不是一个级别,在来此之前,他们连想都没有想过。

    或者说即使想过,也是空想,根本没打算付诸行动。

    所以当初选择各自需要解封的宝器之时,大部份人都是选了简单,品阶低一些的,这最重要,也是最珍贵的一柄宝器,却留在了当中,最后被衣南裘漠然取走。

    那时所有人笑他不自量力,或是根本没打算成功吧……但现在看衣南裘这认真的样子,却似乎不是打算解封即可,而是真想把这柄宝剑收为已用!

    他是真的不自量力,还是另有倚仗?

    想到烈日侯衣南裘本身,就是一个传奇,生来就有诸多难以理解解释之处,什么事在他身上生都有可能,这让众人不由心思惴惴,意味难明。

    几人俱都目不转睛,盯著衣南裘的一举一动,既希望他有出人意料的表现,却也隐隐排斥他真能成功,哪怕即使是天乾,地坤,凤舞等已经得到宝器的人也不例外。

    一切,皆因万仙杀生剑太强大了,而且来历太惊人,如果烈日侯衣南裘真能成功,固然能大增他们神魔国度的表面实力,但他们心中是喜是忧,就又另说了……

    不过,不管众人心中如何想,衣南裘都没有理会,他此刻,只是一心一意,全心全意地尽全力收服这柄万仙杀生剑。

    因为哪怕对他来说,即使一生见过诸多奇珍异宝,这柄万仙杀生剑,价值也是无可估量的。

    等闲人连一柄极品名器都难以获得,如果他能现在获得一柄上品宝器,那战力的飞涨简直可以说是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战力立即越天乾,地坤,成为神魔国度天魔第一人,甚至将来成为整个真龙大陆第一人,统领整个真龙大陆,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让他如何能放弃?

    此刻,他衣袍鼓涨,面孔上的肌肤被头顶剑器之上散出的道道可怖剑气割裂得有些生疼,然而他却一动不动,只是双手挥舞,一道一道控兵宝诀不要命地朝上打去,希望就此收服这柄盖世古剑,使其成为自己的臂助。

    “收!”

    猛然,他一咬牙,浑身散出恐怖的烈焰之光,仿佛欲冲霄而起,燃尽一切,对抗那剑气白雾。

    那光呈金红色,诡异鲜红,却又充斥著割裂天地的锋锐感,既有火系功法的一切特性,又蕴含著金系功法的撕裂锋锐,一出现,立即撕裂白雾,隔离开剑气,甚至隐隐有反向包裹头顶那柄万仙杀生剑的态势。

    此时的衣南裘,就犹如一柄绝世宝兵,站在那里,浑身光芒万丈,甚至刺痛了远处旁观几人的眼睛。

    “吞金魔功?”

    看到这一幕,铁面王司玄天,枯骨魔君乔远天等,俱是不明所以,认不出衣南裘此时施展的这门功法的来历。

    但天乾,地坤两位魔主,却无不由眼神一凛,目光顿时变得越认真起来,一眨不眨地盯著衣南裘此时身上显现的这种金红异相,仿佛那种功法,连他们两位都不由忌惮。

    吞金魔功……

    所有人不由咀嚼从天乾,地坤两位魔主口中冒出的这莫名四字,随即,他们俱不由眼神凝重。

    莫非,这四字,就是此刻衣南裘所施展的那种诡异功法,竟然同时融汇金火两种特性,简直闻所未闻。

    传闻衣家镇宗功法,是半地品级别的周天三寒气,而在此之前,所有衣家弟子,在外人面前施展的,也是那门半地品功法的周天三寒气。

    但一来,周天三寒气是极寒属性功法,绝不会有如此金火两系特征;其二,区区半地品的周天三寒气,也绝没有此刻烈日侯衣南裘所施展的这种诡异功法强大和神奇!

    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就在所有人眼神凝重,盯著烈日侯衣南裘身上的那种诡异金红异相的时候,远处,独立于人群之外,一身白衣的剑尊衣胜雪,同样看到自己大伯衣南裘身上冒出的那种诡异金红异相,眼瞳深处也掠过隐隐一抹特殊的神采。

    “吞金神功!”

    他喃喃地道,无意识地伸出手,掌心中竟也同样冒出一缕缕金红色的火焰,只是颜色比烈日侯衣南裘施展之时要黯淡许多,合成一朵,如同一朵小小的莲花。

    此莲虽小,论威力,气势,肯定也远不及衣南裘所施展的时候,但已略具有一两分那种诡异鲜红的色彩。

    显然,这种功法,不止烈日侯衣南裘会,他的侄儿,被誉为江左衣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年轻弟子,整个真龙大陆都当之无愧的绝世天骄,剑尊衣胜雪,同样也学会了!

    是一脉相承,这原本就是衣家隐藏起来的功法?还是这门功法只是烈日侯衣南裘独有,而后刻意传给他的?

    若是厉寒在此,必然恍然大悟,甚至必将明白很多以前一直不了解的事情。

    譬如,之前的同行的数月时间,数次大战之中,衣胜雪的周天三寒气越用越少,甚至最后很少动用,而在剿灭七大邪教的过程中,更隐隐显露出修炼有一门更强大功法的样子。

    那时厉寒不理解,现在看来,就是这门所谓的吞金魔功了。

    ……

    金红异焰一出现,就压制了万仙杀生剑,毕竟万仙杀生剑虽属上品宝器,却已多年没有人被人执掌,灵性已大不如原来。

    当然,那不过是一瞬间的事,随后,万仙杀生剑就爆出了它专属于上品宝器的恐怖威能,无数剑气如同丝绦一般朝著四面八方攒射而去,仿佛化成成千上万的白色小剑,要将四周一切剿灭一空,威势令人震惊!

    它一旦开始反弹,哪怕烈日侯衣南裘气势惊人,也再次被压制,落于下风。

    无数剑气激射,哪怕衣南裘的护身罡气,也保护不及,终有几缕剑气破除护身罡气,擦过他的面颊,留下几道醒目的血痕,还割落下一绺断。

    不过衣南裘却毫无所惧,身上的气势也随之越来越强,越来越强,几有冲破高空,直欲凌云之感。

    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掌,掌心中的金红烈焰凝成无数金红色的花朵,一朵一朵向四周飘散而去,击散剑气,击溃剑意,护持在他周身。

    随后,他手掌变大,似乎托天而起,整个变成了灿烂的金红之色,猛然一个仰抓,就朝著头顶上空的那柄万仙杀生剑强抓而去。

    万仙杀生剑似乎感应到危机,瞬间出一声高越的清鸣,恐怖的剑意如同潮水一样流淌而出,虚空中竟然有一条剑气凝成的白色瀑布出现,垂天而挂,直击衣南裘的头顶。

    “不好!”

    就在旁观的人都感觉到这可怖的威势,内心惊骇欲救时,衣南裘却冷哼了一身,猛然身躯一抖,体表那件暗金的衣袍瞬间翻转过来,仿佛一片云朵,直接朝那剑气瀑布正面迎去。

    众人惊讶凝视过去,便见他那暗金衣袍暗金之面朝上,底下却呈现出一片暗红,流淌出无尽的霞光,氤氲弥漫,明显不是一件普通的衣袍,而是一件顶级的防御名器。

    这件暗金衣袍一出,虚空中似乎响起奇异的蝉音,一声一声,此起彼伏,赤红之光流淌,彻底挡住了那万仙杀生剑绝杀的一击。

    “是虚空鸣蝉袍?”

    远处,天乾,地坤几位魔主,无不眼睛大睁,充满了惊骇与震撼之色,显然认识烈日侯衣南裘多年,却从来没有人知道他身上这件暗金衣袍,居然是一件罕见的防御名器。

    而且赫然是一件次极品防御名器,天下三大防御神衣之一。

    虚空鸣蝉袍,破天七星甲,无畏天衣!

    ps:第一更,补昨晚,有点事耽搁了,抱歉,等下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