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魔现,天变,上
    “给我封!”

    隐丹门宝器,三生王鼎之下,黑僧地圣不断催动口诀,上空的三足两耳圆鼎,似乎受到感应,顿时缓缓脱离了真龙禁天大阵阵眼的位置,朝外界飞来。

    黑僧地圣见状大喜,更加急迫地催动起控制三生王鼎的三生指诀,希望将这隐丹门的镇宗宝器打上自己的烙印,成为自己的私人宝物。

    然而,当他利用三生指诀将王鼎拉离大阵时,王鼎十分配合,似乎是感受到了真龙赦令的效果。

    大阵对八大宝器的禁锢同一时间消失,这时候下面有人在用操控之法将其拉离大阵,自然十分简单。

    但是,当他想用三生指诀将王鼎烙印上自己的灵魂印记之后,三生王鼎却似乎感知到了恶意,鼎口之中顿时喷出一团赤红的光芒,里面似乎包裹著一个小小的婴儿虚影。

    它愤怒地在里面尖叫,脆生生的小手不断划动,顿时,王鼎剧颤,出钟音,四周赤霞流淌,垂淌下一道道刺目的红光,仿佛无数缎带。

    赤带落下,如同神鞭向黑僧地圣砸来,地圣大惊,急忙运功相抗,但那赤带虽是无形,却偏又威力无穷,一击,将他护身罡气打破,再次一击,眼看就要神魂俱毁。

    黑僧地圣脸色大骇,再也顾不得操纵此鼎,急忙一个懒驴打滚,就此避开,这才躲过这一击。

    然而,三生王鼎也找到机会,猛然一纵,红光包裹的婴儿虚影缩回鼎身之中,直接破开虚空,化为一道流光,在远处消失不见。

    黑僧地圣滚离原地,避开那一击之后,这才反应过来,一回头,王鼎已经成为一个红点,眼看就知道追不上了,不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懊悔交加,却又无可奈何。

    另一边。

    伦音海阁的下品宝器,风弄沧海琴之下,紫袍地善亦使尽各种手段,十指间跳跃音符,弹出一个个奇异的音节,正是伦音海阁的控琴之法,化龙咒。

    在他头顶上空,那方五色斑澜的奇异古琴,初时虽然也受这音节控制,脱离大阵范围,但是当他和黑僧地圣一样,同样想以这控琴之法将其收回自己囊中时,异变生了。

    风弄沧海琴之上,陡然不动自鸣,出“铮”的一声巨响,如布帛撕裂,一下子将紫袍地善的耳膜都差点震碎。

    随即,风弄沧海琴在地宫上空急剧旋转起来,一团青色的狂风将其包裹,只是一下闪烁,就此消失不见。

    待紫袍地善赶紧捂住耳朵,回过头来,风弄沧海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一脸铁青,脸色隐隐黑,却没有任何办法。

    显然,这些宝器,早有灵性,并不是那么好掌控的。

    即使他们已经夺得了八宗各自的操控之法,但操控之法,并不是说就能立即成为这件件宝器的主人。

    临时强制操控一下还行,但想要立即烙下灵魂,将其掌控,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甚至极有可能激起它的反弹。

    而一件宝器的反弹,那威力,可是连普通法丹,都要忌惮一二的,更何况他们这些连法丹都没有达到的存在。

    想要成功掌控一件宝器,要么有惊天的实力,强行压制;要么就需要长时间的灵肉感应,互生羁伴,如此一来,那件宝器才会真正归顺,成为修行者的专属宝器。

    这八件宝器之中,被八大宗门千百年来,不知设下过多少重禁制,有了专属的烙印,想临时更换主人,不是说完全没有可能,但难度很大。

    天乾之主之所以如此容易成功,共有三个原因。

    其一,是因为他实力强大,虽然没有暴露出真正修为,但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法丹境以上的存在,夺取宝器自然过地圣,地善等人容易许多。

    而其二,也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之前已经得到过梵音寺的那半页渡世金书,时间久了,加上有心使然,他自然能早早使用手段,磨灭掉一些梵音寺的禁制,烙印上一丝自己的气息。

    而第三点,也是最后一点,那就是,这丝气息,虽然未必能让其立即掌握那半页渡世金书,但对这一半的压制却简单了许多。

    当这一半不会反抗,而另一半,又受到这一半渡世金书的影响,他需要控制的,也就只有半页渡世金书而已。

    半具宝器,又有另一半的羁伴力量牵引,所以掌握起来,难度自然比寻常宝器弱上许多。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分配解封之法时,所有人都将梵音寺的渡世金书留给他,而没有自己选取。

    不是不想,而是震慑于他的地位实力,不得不相让。

    而他身为八部天魔第一人,他本有资格选取其他排名更往上的宝器,如葬邪山的镇宗宝器邪魂扇,天工山的镇宗宝器盘古锤,神王陵的镇宗宝器夺天造化刀,以及八宗唯一的上品宝器万仙杀生剑。

    这几件宝器每一件,自然都比梵音寺的渡世金书要强大,重要等多,一旦能掌握,威力之大,也远不是渡世金书可比。

    但他没有,弃强选弱,偏偏选取这排名靠后的渡世金书,不是不能,而是因为他成功掌控这页渡世金书的几率大得多,过程也容易许多。

    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如果选取那几件中品或上品宝器,即便他的修为,成功率也不过三成,而选取这渡世金书,他至少有七八成以上的把握成功,如何取舍,自然不言而喻。

    所以,现在他第一个夺得宝器渡世金书,而地圣,地善等人的夺取宝器之路,却俱都失败,而且明显刚才还遭到那两大宝器的反噬,现在神魂受到了强弱不同的一些创伤。

    虽然这些创伤不重,也没有伤到他们的根本,但最重要的却是,他们永远失去了这次难得的夺取宝器的机会。

    不过,天乾之主此时根本顾不上这两人,自顾自地在那里炼化手中的渡世金书,而其余人,也在抓紧时间,不惜一切代价,努力地在自己所要操纵的宝器上留下自己的灵魂烙印。

    神王陵中品宝器,夺天造化刀之下。

    一身黄衣的地坤之主,脸色肃然,双手向上打出一个个蓝色的符印,落入到上空的夺天造化刀之中,竟然仿佛水波涟漪,很自然地融入其中。

    片刻后,当地坤之主一脸淡然,手持那柄蓝色古刀,朝著这边走来的时候,无论是正在炼化渡世金书中梵音寺烙印的天乾之主,还是地圣,地善,全部面色大变,不敢置信。

    哪怕就是天乾之主,凭他的实力修为,他也敢断言,自己面对那神王陵的中品宝器夺天造化刀,成功率不过两成,而且即使幸运成功,过程也必艰难无比。

    至于刚刚在两大下品宝器面前都吃鳖的黑僧地圣,紫袍地善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是他们,连一丝一毫的成功率都没有。

    但这地坤之主,为何难那么容易得到那夺天造化刀?要知道那可是神王陵的镇宗宝器,八大宝器中三柄中品宝器之一,而且在三大中品宝器中,也排在中列,是八宗宝器之中,最受众人重视的四件之一。

    要论威力和影响力,地坤之主手中的夺天造化刀,可是出天乾之主手中的渡世金书不知多少。

    这让三人暗暗骇然的同时,又不由眉头剧皱,脑海中一瞬间想到了许多事。

    是地坤之主的实力远天乾之主,所以才这么容易,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而对于自己实力极为自信的天乾之主,第一念头就是排除了这个想法,而另一个更恐怖的想法,迅在他的脑海中落地生根。

    一瞬间,他忽然明白面前这个手持长刀,正向自己走来的黄衣中年人的真正身份了,内心一时间竟感到有些惶恐,更有一股极大的忌惮在他心头升起,背后诞生一丝丝刺骨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