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九章、第九王爵,剑尊衣胜雪
    不过,两人毕竟十分不凡,还是很快稳住气势,随即对视一眼,同时一运功。

    “轰!”

    两股十分庞大的气势,同时升起,轰然一撞,终于将暗金面具人出的庞然气势击溃,兑字石台之上的枯骨魔君乔远天这才得到解放,但饶是如此,那暗金面具人之前出的气势,还是击伤了他,刚才全力对抗压力之时,还不觉得什么,此时浑身一轻松,顿时不由“噗”的一声,仰天喷出一口黑血,神色萎顿,再也不敢有任何不敬。

    而暗金面具人的气势被天地二魔主联合击溃,让其余四人,也是不由松出一口气,即使排名第四的巽字石台之主,那位黑凤凰长袍女子,亦不由悄然擦了下嘴角。

    一丝血迹,在她的嘴角被抹去。

    她犹如此,另外四人更为不堪,所幸,这股气势交锋,只是一瞬,当三股气势同时消散,四人神色都有些萎靡,但毕竟都非常人,各自或立即闭目运功,或掏出丹药塞入口中,当即纳气打坐,这才很快稳住伤势。

    “好了。”

    见到此幕,天魔主,那位紫袍金冠老人,眼睛中不由露出一丝不快之色。

    他望向第三石台之主,那位暗金面具人:“老三,今夜是魔祖肉身解放的重要日子,你还是克制一些,不要把此地当成你的吞金魔洞。”

    “嘿嘿……”

    听到天魔主都这么话,第三魔主,也就是那位暗金面具人,眼睛中没有露出丝毫惧色,冷冷看了一眼颓然坐在那里运功调息的五人,随即也不以为意,淡淡笑道:“也好,既然是天乾开口,南裘自无意见,这便开始吧!”

    天乾,地坤,离火,巽风,雷震,艮山,坎水,兑泽。

    这便是八人在神魔国度内的不同称呼,分别以八卦以及所代之形为名,具体姓名却很少人知,但此时此刻,这位第三魔主,也就是其中的离火魔主,却毫在不意,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姓名,而另外七座石台之上,七人眼中,却没有露出丝毫意外之色。

    显然,对于这位第三魔主的真实身份,以及姓名来历,所有人都知之甚详,不是他们那么神通广大,能探知到每个面具下的具体来历,而是对方根本就没想著隐藏,或者根本是不屑隐藏。

    神魔国度第三魔主,烈日侯衣南裘,江左衣家上一任家主,二十年前的五君七侯之一,七侯之,与荒天君秦天白齐名。

    年少天才,少时成名,一战惊天下,成为七侯之,却又于不久之后,莫名退隐,不知所踪,再现时,已成人人惊惧的一代魔主。

    天神峰巅一战,烈日侯衣南裘与伦音海阁太上长老荒天君秦天白一战,暴露出法丹境的实力,更是惊震世人,引过一阵莫大风波。

    但随后其又被人神秘狙击,身受重伤,再次隐遁,便连神魔国度内的大部份人,亦不知其去向,只有少数一两人知晓。

    而今夜,八魔再会,这位第三魔主,赫然再现,而且一出现,便气焰喧天,根本不曾把另外七人放在眼里,哪怕是排名在他之上的第一第二魔主,亦是如此,但另外七人,即使再不忿,内心再不甘,却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因为他,能狂,是有他狂的资本。

    像排名第六的兑泽之主,也就是枯骨魔君乔远天,虽然也是顶阶半步法丹之境,成名多年,修为惊人,在别人面前一向肆无忌惮,但到了他的面前,却连一只蚂蚁都算不上。

    这就是差距。

    八大魔主,再次汇聚,其中五人的真正身份,已经被众人知悉,那就是第三魔主,离火烈日侯衣南裘,第五魔主,雷震铁面王司玄天,第六魔主,兑泽枯骨魔君乔远天,以及第七,第八两位魔主,艮山黑僧地圣,坎水紫袍地善。

    原本,黑僧地圣因加入较早,加之又天赋惊人,曾排名第二魔主,不过后来随著其他六人的渐次加入,几大魔主强势崛起,皆展露出了非同一般的实力以及底蕴,所以他们的排名相应下调。

    原第八魔主,也就是地坤,黄衣中年人,被提名到了第二。

    地圣排第七。

    地善排第八。

    当然,这个排名,并不是说他们的实力,就不如犹在他们之上的枯骨魔君乔远天,而是另有其他原因,所以到目前为止,八大魔主之中,就只有排名第一的天乾之主,紫袍老者,排名第二的地坤之主,黄衣中年人,排名第四的巽风之主,黑凤凰长袍神秘女子,犹自不知不历,不知身份。

    但毫无疑问,和已经暴露出真实身份,赫然是一位法丹境存在,江左衣家的上代家主烈日侯衣南裘一比,连衣南裘这样的法丹境,都只能排在第三,而天乾,地坤犹能在他之上,巽风也只比他稍逊一筹,便可见他们的不凡。

    “好了,大家都到齐,会议也该正式开始了!”

    天乾之主目光扫射了一眼众人,并没有自揭身份的想法,而是等待了片刻,确定众人都恢复了过来,即使还没有完全恢复,但至少都有了开口说话的力气,于是也不拖延,直接开口道。

    所有人闻言,齐齐睁眼,目光肃穆地望向排在第一位的天乾之主,紫袍老人,等待他的继续指示。

    天乾之主目光落在离火之主,烈日侯衣南裘的身上,微笑道:“本次,我还以为离火会赶不上,没想到,他最终还是把那个任务完成了,也取得了很重要的成果,更准时赶回,可喜可贺,待魔祖出关,若知你的消息,必定记你一记大功。”

    “呵呵,客气!”

    其他人不知道天乾之主口中所指的是什么,但烈日侯衣南裘心中却是心知肚明,他也不托萎,微笑道:“幸不辱命,运气而已。”

    话说得客气,但谁都听得出,他语气中的自满和骄傲,这让众人不由更好奇他这次执行的到底是什么隐秘任务,为什么连魔祖都会重视,还要重重给他记一功。

    不过不得私自打探各人机密,这是众人行事的律条,所以虽然很想知道,但没有人开口动问,而是继续等待天乾之主的指示。

    果然。

    天乾之主也没有在此事上多作解说,说完此话之后,话语一转,又道:“今天邀请大家来,想必大家都知道所为何事,没错,除了八宗宝器解封之法,本次我们也取到了解封魔祖肉身的最后一件器具,也是最重要一件物品,不枉我们设计了这么久,培上数个暗中潜伏了几十年的小势力,终于有此成果,可喜可贺。”

    “下面,有请我们本次任务的最后功臣,原大王爵座下,通天使,现依功晋升,补上缺失的第九王爵名额,离火魔主的晚辈,剑尊衣胜雪!”

    随著话声,他拍了拍掌,顿时暗中,慢慢走出一位白衣胜雪的人影,一袭衣袍,点尘不染,风采出尘,背负一剑,孤傲如霜。

    其不是别人,不正是日间还和厉寒在真龙皇宫,接受册封,又前往真龙秘库,取得奖励,随后回到客栈,这才分开不久的剑尊衣胜雪是谁?

    而他的真实身份,赫然竟是神魔国度大王爵手下的第一使者,通天使,现在又因什么任务,晋升成为第九王爵,这个消息,如果厉寒在此,并知晓,一定震惊无比。

    什么任务,如此重要?

    又是因何,在今日完成,是否跟今天真龙皇宫中的一幕幕有关?

    而且,说起这第九王爵,正是当初在陨石凶坑,被厉寒斩杀,还从他身上得到一大笔财富,所以刚好出现空缺,现在,却由衣胜雪补上。

    神魔国度,八大魔主,十三王爵,每一个,俱是实力惊人,势力滔天,没想到,衣胜雪一介年轻后辈,居然成为其中的十三王爵之一,这个身份,比之烈日侯衣南裘身为神魔国度八大魔主之一,同样令人震惊,和惋惜。

    他是什么时候加入,一直跟在厉寒身边,又为何事,有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