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圣皇寿诞,下
    而除了魔藤缚界术成就喜人之外,另外,在这两日的不间断修炼之中,厉寒的水火两系道气,也终于渐趋平衡。

    在服气秘卷孜孜不倦地转化下,厉寒的火系道气虽然还没有达到彻底可以与水气道气相交相融,互相平衡的地步,但相信时间已经不远了。

    估计再过数日,厉寒就可以尝试修炼水火共源功。

    最后就是,经过这两日的修炼,不知是否人逢喜事精神爽,又或者是炼化火系元晶的过程中,厉寒又偶有吞服一小片走兽朱芝磨成的细粉,修炼速度大涨。

    如此一来,原以为还需几日才能突破的初阶半步法丹后期也提前达到,厉寒的修为,正式进阶初阶半步法丹后期,距离一年之前既定的目标,中阶半步法丹初期,也只差最后两个小境界了。

    相信在有火系元气水晶和走兽朱芝这等天地灵物的辅助下,等到一年之约彻底到来时,厉寒肯定能突破至中阶半步法丹初期,甚至中期,超出既定目标,再向前迈出狠狠一大步。

    ……

    而随著这两日的时间过去,真皇圣诞的日期,也如期到来。

    这一天,天还没亮,便有一名缁衣内侍,来到厉寒与衣胜雪居住的客栈之中,让他们沐浴净面,盛装礼冠,随他而去。

    直到约摸小半个时辰之后,厉寒,衣胜雪一身白衣,皆头戴玉冠,浑身上下,被整理得干干净净,这才被那名内侍满意,点头一笑,头前带路,领两人离开客栈。

    客栈之外,早有一辆高头马车等侯,重帘低垂,待厉寒,衣胜雪钻入之后,车帘放下,就与里外隔得严严实实,什么东西看不见,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

    “出发!”

    只听那名缁衣内侍喊了一声,原本端坐于马车马头的一名朱衣老者,顿时一声轻喝,挥鞭而动,马车“辘辘”滚动,朝著玄京城最中心处,真龙皇宫而去。

    马车驶到朱衣巷,就不能再进,厉寒,衣胜雪两人,被喊下马车,跟著那名缁衣内侍,一路往前,曲曲折折,沿途不断有人盘问,直到那缁衣内侍出示一块金色令牌,这才放行。

    此时,天色渐渐蒙蒙亮,沿途但见宫内各处,都悬灯结彩,连树木都点缀上绫罗,玉带,被装点成十分繁华的样子。

    路上,陆续可见盛装而至的各地王侯,将领,各个神色严肃,皆是一身朱紫,等侯著寿典的正式开始。

    早有礼部官员,正在接收礼品,赶制礼单,布置各个会场,显得一派肃穆,朱紫贵气。

    到了一处宫殿,缁衣内侍吩咐两人稍坐之后,便自顾离去。

    厉寒,衣胜雪面面相觑,虽然十分不习惯这样的礼节,但想到真龙皇朝是整个真龙大陆,名义上的主人,又不得不按下不耐,静静等待起来。

    所幸,他们修道之人,等待的时候不会像那些官员,王侯那样无聊,可以闭目修炼,一修炼起来,时间便过得格外快。

    也不知等了多久,天终于大亮,数通鼓响,礼花冲天而起,便有人进入,喊厉寒,衣胜雪列席。

    等到他们出去,才发现依然不能立即见到真龙圣皇,而是被安排在了一处小席位,观看了整整两个时辰的寿典,各种表演,百官献礼等环节。

    直到近中午时分,整个圣皇寿典才告一段落,到了百官与会,以及真龙圣皇接见厉寒,衣胜雪的时候。

    在一名新的缁衣内侍的带领下,厉寒,衣胜雪来到左右掖门,楼上有阁,名‘五凤’,旁边设有一钟一鼓,皆古色斑澜,名为朝钟朝鼓。

    钟鼓声响,真龙百官,依文武分次入朝,文行左掖门,武行右掖门。中间有三条大道,平常基本不会开启,但今日,大门敞开,左右二阙,供当值将军和真龙卫出入。

    中间的御道,则是等下皇帝出巡的地方,只是此时,自然不敢有人进入。

    文武百官,侍立金水桥下,等待接见,直到鸣鞭声起,才依次进入,各列左右,而厉寒与衣胜雪,则跟在文官之后,走的是左掖。

    又是一通繁文缛节的朝见之后,才终于听到台上有人喊“厉寒,衣胜雪”的名字,吩咐他们觐见。

    厉寒,衣胜雪这才得以从百官王侯之后,走出人群,来到正中,伏地跪拜,全完礼数之后,才听到上首有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免礼吧!”

    厉寒,衣胜雪闻言站起身,抬头朝上望去。

    便见伞盖团扇之后,有一张赤金大椅,一个身穿紫金龙袍,头戴赤冠的老者,端坐其上,他面上隐隐蒙著一层紫气,看不清面容,只能感受到无尽的威严,还有指掌间生杀予夺的那种权势。

    这种威严和权势感,在普通人的身上是万万感受不到的,那是真实存在的东西,他只是坐在那里,便仿佛面对著一座根本看不见顶的山峰,仿佛只要那人轻轻一抬手,便能将整个天地都压在掌下。

    即便如厉寒,衣胜雪两人,如今俱是半步法丹境界的顶尖高手,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个人能放在他们的眼中,但在此人面前,亦不由感到一阵渺小,仿佛自身就是身处汪洋湖海中的一叶扁舟,顺则一帆风顺,如果顶上那人稍一皱眉,便有滔天风雨,会将他们掀翻。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可怕的气势,哪怕但是在‘荒天君’秦天白,以及其他法丹境强者面前,两人都没有感受过这种气势。

    两人知道,这是因为法丹境强者固有的威势与皇权之威融合在了一起,才给人这种感觉,而且今日是真龙圣典,真龙圣皇自然会散发威势,让人敬畏,不然不足以领导天下,统治大陆。

    而‘荒天君’秦天白等,虽同为法丹,却不会以势压人,所以面对厉寒,衣胜雪等时,刻意收起了自己的气势,才让人感觉平易普通,和蔼可亲,如果真的散发自己的气势时,同样能让厉寒,衣胜雪感受到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