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势在必得
    对于衣胜雪的误解,厉寒不会去解释。

    不过,衣胜雪却并不知道,厉寒除了拥有一门地品水系功法,万世潮音功之外,另外还修炼了一门论品阶或威力,其实并不逊于,甚至还隐有过的火系功法,金佛浴火图。

    所以,对于常人而言,拿到这本上古秘笈,水火共源功,即使他们符合条件,也愿之为之牺牲和一博,最终能修炼到的,最多也就地品下阶程度。

    因为两本半地品水火两系秘笈,或许还算容易找,但想要找齐两本地品下阶的水火两系秘笈,就基本上没人能完成了。

    即使是一本地品下阶水火两系秘笈,都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想寻齐两本,尤其是这个大陆上,几乎不存在的火系地品功法,那更是天方夜谭。

    但毫无疑问,厉寒做到了。

    因为他恰恰就有一本,来源同样神秘,拥有种种不可思议处的奇异火系功法,这功法来自浮屠谷洞壁之上,而且还被隐藏在一门普通的半地品火系功法之中,若非机缘巧合,厉寒再进浮屠谷,否则也得不到这门秘笈的修炼方法。

    原本,厉寒正愁金佛浴火图不能修炼,毕竟,这本功法品阶和威力隐隐在厉寒修炼的万世潮音功之上,想废除万世潮音功修炼它,会导致冲击法丹之时的根基不稳。

    但放弃它只修炼万世潮音功,又觉得有点不舍和不甘。

    尤其是,使用火系元晶,来修炼这金佛浴火图时,那奇妙的感觉,让厉寒沉醉和难以自拔。

    现在好了,两者可以共存,而且互相促进壮大,水火同修,使厉寒以后进阶法丹根基更厚,成功率更大。

    因此,水火共源功的出现,算是彻底消除了厉寒的顾虑,改变了其犹豫,让厉寒的烦恼瞬间消失,能将两者兼而用之,而且还能挥到更好的境界。

    水火共源,顾名思议,当两者彻底融合在一起,那威力,绝对出单一的功法一层境界,原本厉寒只能修炼地品下阶的功法,现在却变成了地品中阶,这进步,自然是飞跃式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以后,如果厉寒离开真龙大陆,前往其他八大仙州,也不是没有机会得到其他的水火两系秘笈,如果能弄到两本地品中阶的水火两系秘笈,就能修炼成地品高阶的水火共源功。

    如果有地品高阶的水火两系秘笈,甚至能修炼成地品顶阶的水火共源功。

    看似只相差一阶,但是想也明白,弄两本地品下阶的水火两系秘笈容易,想得到地品中阶就难;弄两本地品中阶也许还有可能,想得到地品高阶就难。

    想弄到两本地品高阶,或许犹有可能,但地品顶阶秘笈,估计就是整个九大仙州,也没有几本吧。

    所以,这样的秘笈,有多珍贵,自然可以想见。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一枚道钱,两枚道钱。

    但两枚道钱,能等于一枚下品宝钱吗?

    而一枚下品宝钱,两枚下品宝钱,其价值,与一枚中品宝钱,又差多少?

    两枚中品与一枚上品,肯定不是等价的,而两枚上品与一枚极品,更不要提。

    越往后,差距越多。

    是故,所有人的目光,只局限于真龙大陆,却不知道,水火两系秘笈,真龙大陆或许稀少,其他几大仙州却未必没有,这让人们大大低估了这本秘笈的价值。

    当然,也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没有机会前往另外几大仙州,即使有机会,估计也很难得到那两系的地品秘笈,是故才将其价值大大低估。

    但厉寒可不同,厉寒可是马上有机会成为法丹的人,这样的人,前往其他八大仙州,肯定十分容易,而以他的实力和提升度,未来即使在九大仙州中,肯定也是名动一方的人物,这样的人,想寻找两本同样品阶的高阶秘笈,虽说仍有困难,但希望却大增了。

    所以,这本秘笈,对厉寒的价值自然十分之高,既有现在之提升,亦有未来之无穷期盼。

    它是可以随著修炼者本身的功法境界,而不断提升威力的。

    同样,修炼此功法,厉寒也不用担心根基不稳的事。

    毕竟,修炼至法丹境界,固然不能在此之前突然变换根本功法,不然就是自毁前程,但厉寒这,却不属于更改根本功法,而是将根本功法往上提升,使其更稳固,更强大。

    就和建造一座房子,原本的地基,最高可以承受五层楼的高度,但有一定风险,现在已经建到了四层多,第五层建到九成,只差最后也是最危险的一步,就达到这地基承受的极限。

    这个时候,如果你为了彻底建成第五层,在建楼的前夕妄自修改地基,哪怕你这一次是为了把地基打得更牢,用料更好。

    因时间太仓促,没有给其足够的缓冲和坚固时间,最后只有塌楼一个下场。

    但如果,你在这地基的基础上,再用一批同样的材料,给其加固和提升,却不会动摇其根本,那么,这座地基的承受力只会大为提升,却不会令你的建楼生毁险。

    同样的,因为承受力提升,反之相应的,你建楼可能出现的危险和困难,反而会大大降低。

    这就是极品功法的好处。

    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突破法丹,有数个途径,其中之一,就是像上古宝丹,天人造化丹一样,直接用天地灵药中本身蕴含的一些天道法则,炼制成丹,让人服下。

    这种法则融合在了丹药中,一旦服下,也让人可以瞬间感受到其法则,哪怕只有一瞬,也对突破法丹有极大的助力。

    而第二个途径,就是搜寻到一门或数门蕴含天道法则的上古典籍,将其领悟,吃透,也有极微渺的一丝机会,成就法丹之境。

    当初陌上花玲浮屠,所得到的波璇功,是其中之一,而现在,厉寒看到,这拍卖会上出现的这最后一件拍品,水火共源功,却是比波璇功还强大,还珍贵得多的蕴含有天道法则的秘笈。

    因为水火共源,自含奥义,水火本是相生还克之物,两相融合,既有冲突,又有互相促进之效,一旦练成,威力自然可以想像。

    是故,当厉寒看到这水火共源功的一瞬间,就明白,这本秘笈,是天赐之机,若不拿下,他必将后悔终生。

    它既解决了厉寒不想放弃金佛浴火图的不甘,也不会影响到厉寒接下来冲击法丹的成功率,反而只会令其成功率更高,危险更小。

    而相应的,还会提升厉寒所修功法的品阶,使其威力大增,将来更有机会,将两本低阶的秘笈,融合成中阶或高阶,这样的至宝,岂能放弃?

    因此,当这本水火共源功的报价,达到五百多万,价格提升越来越慢之时,厉寒这才终于,忍不住开价:“五百五十万!”

    一下子加价五十万,让整个拍卖大厅,赫然一静,随即看向声处,所有本来想慢慢参与竞拍的人,无不眉头一皱:“又是十楼十八号包厢!”

    想一想自这场拍卖会开始,十楼十八号包厢共拍走了多少件物品,其中不乏极其珍贵之物,让众人恨得又羡慕又牙痒。

    虽然现在知道,可能其中并不止一个人,而是两个人,或更多人在同时竞拍东西,但毕竟是一个包厢,还是算在了一个人的头上。

    如此一来,想到对方身上宝钱丰厚,而且居然到现在还没有花完,不见其底,更让人心中惶恐,却又不忿,那一刻,所有有志于竞拍这本水火共源功的世家之主,宗门代表,心中对厉寒的恨意有多高,可以想见。

    但又没有办法,这拍卖会,拼的不是来历身份,也不是地位权柄,而是钱财。

    对方只要能出得起比他们更高的钱财,那他们也无可奈何,因为所有的拍卖会,一条天理就是价高者得,违背这条天理,这家拍卖会也开不下去了,所以哪怕他们心中再不愿,也只有维持这个规则。

    因为这才是他们生存下去的根本。

    所以虽然明白狼来了,他们再成功拍下水火共源功的几率大减,但按捺不住心中的万一之心,还是慢慢报价,将其抬升到六百万。

    然后,厉寒的喊价再次如期如至:“六百五十万!”

    满堂俱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