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水火共源功,上
    “两百零一万!”

    “两百二十万!”

    “两百四十万!”

    “两百八十万!”

    彩霞神龙铁的价格,在以飞快的速度朝上攀升,很快攀升到三百多万,依旧是以不可遏止的速度朝上攀升。

    厉寒,衣胜雪也各自喊了几次价。

    很明显,哪怕他们已经拥有一块五品神材,但是这种等级的物品,没有人嫌多,不过,这一次,即便是他们的报价,也淹没在茫茫的人群之中。

    实在是因为,五品神材的价值太大了,很多人一辈子没有机会见到过,更何况,这是有可能炼制出完整宝器的物品,值得大家拿出压箱底的本钱去争。

    若是能用一块五品神铁炼制出一件宝器,足以作为镇族之宝,甚至就连现在的八大宗门,也缺乏这种等级的兵器,其珍贵之处,可想而知。

    虽然八大宗门不是没有宝器,但都拿去镇压魔祖肉躯,等闲不能轻动,有等于无。

    是故,这件彩霞神龙铁,自然引起所有人的竞争,其中不乏一些大宗门的弟子或长老,因为恰巧来玄京城替真龙圣皇祝寿,于是适逢其会,没有想到会有如此顶级的物品,自然忍不住与别人竞争。

    就算自己不用,献回家族或宗门,那也是一大笔功勋,甚至一跃成为家族或宗门的核心人物,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这么多人里面,最显眼的报价,只有四个。

    其一,是十二楼,两个从未出声过的紫金级贵宾;其二,便是十一楼,那个水湖蓝女子所在包厢,竟然同时传出了两个竞争声音,而且她们还似乎互相抬扛,互相为敌。

    这一幕,实在让人看得惊讶得难以相信,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如此。

    此时也让众人明白,原来十一楼那水湖蓝女子所在的包厢中,并不止她一个人,还有其他人在,难怪刚才与厉寒竞拍回光返照丹的时候,是一个声音;后来与衣胜雪竞拍皓月烈心丹的时候,又是另一个声音。

    再一想,厉寒包厢中,竞拍走兽朱芝的声音,与竞拍轻身养气草的声音,也各不相同,这让众人不由恍然。

    原来这两个包厢,都至少有两位人物参与了竞拍,难怪他们有那么的底气和财富,一个人也许财力有限,如果是两个人,甚至更多人需求,也就不奇怪了。

    当价格攀升到四百多万时,速度略微减慢,不过只是减慢,主要竞拍的人员,还是那几人。

    厉寒,衣胜雪,水湖蓝女子,白衣女子,十二楼那两个紫金级贵宾包间的人。

    “五百万!”

    当价格抬到五百万时,十楼十八号贵宾包厢中,厉寒轻轻一叹,放弃了。

    他明白,这还不到极限,一件极品名器都拍出了六百四十万,一件宝器残片也拍出了七百多万,这一件最低也能制作出一件极品名器,而且是专属极品名器的彩霞神铁龙,显然也不可能低到哪里去。

    如果真有机会制作出一件成品宝器,那价值,就更惊人了。

    当然,制作宝器,只是说有机会,毕竟真龙大陆上,炼器神师早已不存,而且炼制宝器,也不是光一件五品神材就可以,还需要大量其他的高品辅助材料,以及请动炼器师炼制等,都需要耗费不小的资源。

    而这些,也是成本。

    是故,五品神材,不可能等价于宝器的价值,不然,这件彩霞神龙铁,就根本不可能拿出来拍卖,估计真道换宝会,自己私藏都来不及了,哪里敢给外人知晓。

    “五百五十万!”

    当水湖蓝女子喊出这个天价时,白衣女子的喊价毫不犹豫的接踵而至,五百八十万,两人争得最猛,显然对这件彩霞神龙铁势有必得,也不知她们为何如此看重这件物品。

    五品神材虽然珍贵,也只是有几率制作出宝器级物品,但如果没有炼器神师,在自己手中放一辈子,也只是一件材料,虽然当得上无价之宝,但如果不能化为实质的战力,那它再珍贵,也只是一件材料。

    是故,大多数人,还是有些犹豫的,之所以让他们如此不惜代价的竞拍,只是看中了它的前景,却不可能为一件明知道炼制成宝器几率不大的物品,而去耗费太多的宝钱。

    除非,她们有能确定自己有将其炼制成宝器的能力,不然,不会如此凶猛的竞价。

    只是真龙大陆上,根本没有炼器神师,她们又是哪来的这种自信?

    众人不知,只有看戏的份。

    到六百万时,衣胜雪也不由轻叹一口气,退出了这场竞拍。

    极品名器秘水轮也就拍出六百四十万,而且那还是成品极品名器,彩霞神龙铁虽说至少能炼制成一件极品名器级的物品,但肯定也是要请人去炼制,以及耗费一些其他顶级材料的。

    这些耗费,也不是一个小数字,因此,如果价值超过了六百万,其实它的总价已经远远超过一件极品名器的价值了,当然,如果是冲著其能炼制成宝器的能力而去,就不算什么了。

    他已经有了一块五品神材,而且还是被上古第一炼器神师风伯藏神铸炼制成雏形的神材,相比其他未炼化过的材料,更容易炼制成成品的宝器。

    是故,他只要坚守自己手中的这块神材,再寻其他高阶材料为辅即可,却不用特意去寻其他五品神材,来换取更大的机会。

    五六百万他或许会考虑拿下,更高就不值得了,毕竟他刚花一千万拍下皓月烈心丹,即使以他如今的身家,也一下去了几乎一半,虽然为了皓月烈心丹,肯定值得,但花费这么多上品宝钱,说不心痛自然是假的。

    而且皓月烈心丹并不能百能百确认他一定能晋升法丹,如果失败,他自然要预留一部份宝钱,以备寻找其他冲击法丹境瓶颈的宝物。

    不然,以后可未必再有如此快速赚钱的机会,七大邪宗已经覆灭,短时间内,估计也不会有另外几大邪恶势力,供两人去剿灭。

    “六百三十万!”

    “六百五十万!”

    当价格攀升到六百五十万时,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件极品名器应该有的价值,毕竟它还只是一块未打造过的材料,十二楼那两名身份神秘的紫金贵宾也摇了摇头,放弃了争夺。

    最后,只剩十一楼水湖蓝女子包厢中,她们两人自己的争夺。

    “七百万!”

    水湖蓝女子‘菩萨仙姑’雨轻芙,声音淡淡地道,随即又看向旁边端坐著,寸锋不让的白衣女子‘六道圣女’鬼玄纱:“玄纱姑娘,你我真的要这样一直竞争下去么?这样下去,不管谁拍到,都是大大的出血,这可不是一件好事。何必一定要如此窝里斗呢?”

    白衣女子的声音传来。

    “不争,难道你愿意放弃么?如果真是,那小妹真是感激不尽。”

    说完,报价道:“七百二十万!”

    水湖蓝女子雨轻芙哑口无言。

    她当然不愿意放弃,她之所以来此真道拍卖会,就是知道有这块五品神材出现,所以想将其竞拍到手。因为她自己所在的菩萨道,就有一位极其接近炼器神师的存在,有不小的概率,将这块五品神材,炼制成她想要的本命宝器。

    本命宝器和普通宝器不一样,本命宝器是炼器师根本炼制人的具体要将,将其炼制成型,最后封入一缕命魄或精血,使其与自己息息相通,主人不死,外人就无法得到和运用的。

    这种宝器威力更大,当然危险也不小,就是一旦宝器被毁,主人也会随之身受重伤,可以说有利有弊,一个人一生,最多炼制一枚本命宝器,再多,就吃不消了。

    所以,本命宝器对人极为珍贵,若非她是菩萨道的圣女,只怕她也没有这个机会,请动那位准炼器神师出手,所以对这块五品神材,自然格外在意。

    而白衣女子所在的六圣道,虽然没有炼器神师,但她们的宗主,却跟一位货真价实的炼器神师有不小的交情,如果她能请动她宗主出面,请出那位炼器神师,炼制一件本命宝咒,只怕是唾手可及之事。

    这让她心中更有紧迫性,更不愿这块难得的五品神材,落入白衣女子手中,自然两人竞争激烈,各不相让。

    “七百五十万!”

    既然无法用言语逼退对手,两人只有继续互相竞争,价格一路从六百多万攀升到八百多万,而两人似乎仍不到极限,没有终止的意思。

    这让拍卖大厅所有人,呼息都不敢喘一下,只感这两人真是疯子,五品神材虽然珍贵,但也不至于用超出极品名器那么多的价值,去竞拍这样一件未必能成为宝器的原材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