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六章、神秘女子
    走兽朱芝,是走兽芝的一种,厉寒曾听说过其传闻,没想到有朝一日,竟能亲见。

    上古传说,天地生神芝,不死之草,沐天地灵气而受日月精华,经千百年后,能凝聚灵性,化出万物之形,共分三等。

    下等为六畜,中等为人,上等为车马。

    所谓走兽,就是六畜的代称。

    故而,又分别命名为:走兽芝,人灵芝,以及车马芝三个大类。

    走兽芝一般为六畜之形,以牛形最多,另有马、羊、鸡、犬、豕五种。品质更好的,便是第二等的人灵芝,可以化身人形,拥有灵性。

    而最上品者,为灵马拉车之形,出现之时,据说云雾绕体,彩光相随,更精通土遁,瞬息千里,十分难以捕获。

    这三种任何一种,都是极其稀少而珍贵的,每一株,都价值连城。

    不过,即使是走兽芝中,也分千百种。

    因形成原因各不相同,有些颜色为紫,名为走兽紫芝,服之可炼先天紫气入体,身轻若无物,一日千里;有些颜色为赤,名为走兽赤芝,又名朱芝,可提高修为境界,对于修炼者而言,是走兽芝中的最上品。

    另外,还有走兽青芝,服之可以延年益寿,大增寿元;走兽绿芝,可以转生化死,生死人而肉白虎;走兽乌芝,服之能成天人之体,等等。

    此刻,出现在厉寒等人面前的,是一枚约巴掌大小,通体赤红,散霞光,隐隐形成一头灵马形状的奇异灵芝。

    另外,在其前端,还有一小截突起,勾勒出一小截马车的形状,这是要化形最上品车马芝的前奏。

    可惜,其还没有能完全成形,就被人捕捉,打断了其继续进化,不然,千百年后,此枚走兽朱芝只怕就要形成最上品的车马神芝了。

    当然,即便如此,此枚走兽朱芝的价值,也是不言而喻的,简直让整个大厅,所有人呼息一窒。

    便连十楼,十一楼,十二楼不少贵宾包厢中,那些银级,金级,紫金级贵宾,也有不少人双目火热,呼息紧促,难以移开目光。

    这世间什么东西最珍贵,除了延长寿命,逆死转生,剩下的,只怕便是提升修为,和增加战斗力等几样了。

    而提升修为的东西,能将气穴中期到气穴巅峰之间,硬生生提升一大重境界;即便是半步法丹以上,也有不小几率直接提升一两重小境界。

    这样的东西,称之为神物,谁能说过?

    在这拍卖会中,虽然来的不乏顶级人物,各级贵宾,都是身份尊贵,地位崇高,自身修为,想必也低不到哪里去。

    但是,这些人中,却不可能出现几位法丹境的存在,是故,大多数人,刚好处在气穴中期到半步法丹之间,对这走兽朱芝都是有需求的。

    这也注定了,它的价格,必将被炒到一个稀世天价的程度。

    但即便明知如此,所有人也不可能放弃,除非真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否则谁愿放弃如此一桩大好机缘?

    虽然一百五十万上品宝钱的天价底价,望不少身家总和也不到一百五十万的人不由望芝兴叹,后悔不迭,但对于大部份人而言,这仍不能令他们生出退缩之心。

    因此,当红花娘子温冰倩面含微笑地说出竞拍之后,虽然明知她的笑容充满诱惑,形同恶魔,所有人还是不由自主,几乎疯了一般的抢先报价,似乎生怕晚了一分,这走兽朱芝就不是他们的了。

    “一百五十一万!”

    “一百五十二万!”

    “一百五十五万!”

    “一百六十万!”

    短短几个呼息间,这枚走兽朱芝的叫价,就攀升到了令人望而生畏的一百七十万,而且还在以同样的度,往上攀升。

    “一百八十万!”

    忽然,十一楼,那个之前与厉寒争夺回光返照丹的金级贵宾包厢中,那位神秘水湖蓝女子的声音再次传出,直接提价十万,让整个拍卖大厅不由得呼息为之一窒。

    大家争夺虽狠,其实也不敢太过高的提价,怕瞬间引风潮,最后攀升到令人根本无法企及的天价,生生坐失机会,因此只敢一两万两三万的加。

    但现在,此人直接加价十万,等同两百五十万下品宝钱,而这还只是一次加价的结果,实在让人吐血。

    这种行为,在众人看来,就是故意搅浑水,添乱子的。如果最后真拍出惊世天价,也只是拍卖行欢喜,他们自己,可是要大出血了。

    但是,别人有钱,愿意喊多少就喊多少,他们总不可能拿纸条封住那人的嘴巴,因此也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继续在一百八十万往上加。

    眼看渐渐又要攀升到一百九十万时,十一楼那个贵宾包间中,再次传来那位神秘水湖蓝女子的声音:“两百万!”

    ……

    满厅寂静。

    落针可闻。

    这一刻,大家心中,都有一种对那神秘女子哔了狗的冲动:大家好好竞拍不行,你搞什么跨跃式前进,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而十楼,十八号贵宾包厢中,厉寒虽然对这走兽朱芝势在必得,但却没在这种时候加入进去,因为他知道无论他出多少,结果也只是助涨声势,却不能令其声势衰竭半分的。

    与其如此,做无用功,不如等到最后差不多冷寂下来,他再一锤定音,省得麻烦。

    但是,这位神秘女子的出价,却也让他略微吃了一惊,微微有些皱眉。

    看来不止他一人,对这枚走兽朱芝生出了兴趣,还有很多人和他同样的心思,对这枚走兽朱芝势在必得。如此一来,最后比拼的,就只能是各人的财富储量了。

    这让他心中多少有些担忧。

    毕竟,他身上宝钱虽多,但却并不是绝对的稳妥,说不定楼上就有几位贵宾,身家比他还高,如果铁了心要跟他竞争,那时倒是难办了。

    但这枚走兽朱芝他也不可能让出,毕竟他与隐丹门主白妙主约定的一年之期所剩实已不多,实在没有时间去寻找第二种提升的办法。

    如此一来,只能等下看是否有需要,先向衣胜雪借点,或者再找真道换宝会兑换出去一批物品,继续换取上品宝钱来参与竞拍了。

    当然,那就是要大出血的节奏了,如非万不得已,厉寒不想那么做。

    所以眼下,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先看看它最终能升到什么价格了。

    ……

    十一楼,那间水湖蓝长裙的绝美女子所在的金级贵宾包间。

    年轻的白衣女子看著水湖蓝长裙女子不断地在那竞价,忍不住笑了笑道:“轻芙,你的修为早已达到高阶半步法丹初期,只差一步便能晋升高阶半步法丹中期,这枚走兽朱兽虽然珍贵,其实对你作用应该不大的,最多缩短你一两个月的修炼时间,你为何如此急切需要?”

    “没什么,我就想看看,那个人还会不会再竞价而已!”

    “你……”

    白衣女子明显听明白了水湖蓝女子的意思,不由脸现微笑。

    虽然走兽朱芝很多人都需要,但是很明显,那名之前与这名蓝衣女子抢夺回光返照丹的十楼青年,显然也是一位半步法丹境的年轻强者。

    如果他宝钱还有富裕,眼睛也不瞎,又有晋升法丹境有所奢望,那多半会盯上这枚走兽朱芝,因为这会节省他大量的修炼时间。

    而这水湖蓝女子不断给这枚走兽朱芝抬价,竟然不是想自己竞拍,而是为了给厉寒找麻烦而已。

    白衣女子见状,轻笑道:“看来,你之前说得那样云淡风轻,其实是骗我的吧……被别人抢走你菩萨仙姑的灵丹,看来我们骄傲的菩萨仙姑,也有一些不愉快了。这下那小子有得倒霉了。”

    “哼。”

    水湖蓝女子轻轻哼了一声,转过头看著白衣女子:“鬼玄纱,别在那里啰嗦,你我都是为著那件物品而来,等下说不定还成对手呢。别人怕你六道圣女的名头,我雨轻芙可半点不惧,与其在此多事,不如好好看看这场戏,再等那件物品出来,一较高下!”

    被水湖蓝女子称之为六道圣女的白衣女子鬼玄妙,闻言微笑道:“好,那我就敬待与你这位菩萨道千年难得一见的顶级天才争锋一番,也看看谁才是昊天仙州的第一神女。”

    “期待之至。”

    水湖蓝女子淡淡应了一声,随即再不管她,看到又有人迟疑的在两百万之上加了一次价,她毫不犹豫,再次直接开口道:“两百一十万!”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