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九十四章、吞宝金蟾
    然而,面对如此多顶尖强者的目光,黑袍凤凰女子,却神色平静,古井无波,依旧只是静静坐在那里,淡淡笑著。81

    但正是这份淡定和安然,让所有人心中原本兴起的斥责,不满,却无端消泯了许多。

    而天魔主接下来的一番话,也让所有人彻底熄了这心思,只得接受了这个结果。

    “伦音海阁,之前虽然羸弱,但自从荒天君秦天白亦突破法丹境之后,一门双法丹,宗门腾飞之势已不可阻挡。现在更有隐隐向八宗第一迈进的趋势。”

    “虽然伦音海阁自己未曾因此,透露心怀霸业的想法,但是却并不能因此小觑了这个宗门的势力。我们派去的数位暗探,皆无功而返。甚至其中一位御雷使,都已经接受到了伦音海阁的核心机密,拿到了控琴七咒的金书薄页,最后却意外身亡,在妖影迷宫中莫名死亡。致使我们的任务功亏一篑。”

    “不过,我们一致认为,那位御雷使的死亡,并非意外,而是人为。只是暂时不宜惊动太多伦音海阁的高层,所以才暂压此事,静等凤舞拿到新的控琴七咒解法再说。”

    “两丹,前事受挫,疑是已经有人觉,我们安插在伦音海阁的暗探,也只剩寥寥三两位,当初可是插了十多人进去,这份结果,区区十八万功勋,你们还有意见么?”

    “无。”

    听闻此言,最终,所有人无不由低下头去,虽然有心辩驳什么,但终究,还是只有默认了这个结果。

    最重要的也是因为,那黑袍凤凰女子,高深莫测,不知来历,面对如此多强者的敌意,居然坦然视之,毫不动容,光只这份气度,就明白她绝对是有所来历的人,不会毫无依仗。

    在神魔国度之中,八部天魔是最高掌权人,但八部天魔中,也分上下。

    第一梯队,自然便是以天地二魔主为的领导人,神魔国度,也是在他们的指导下建设而成,后来者,几乎都是被他们两人吸纳入其中。

    而第二梯队,便是风火两位天魔。风魔主黑袍凤凰女子和火魔主,那位尚未到达,但现在真实身份早已露面于人前的烈日侯衣南裘。

    在天神峰巅,与荒天君秦天白一战,不落下风,显示出法丹级战力的三魔主。

    天地风火之下,才是雷山水泽四位魔主,因此即使再有不甘,在天魔主已经开口,而地魔主又未表态,偏偏风魔主本身又是不能轻惹的一位人物的前提下,没有人愿意因此,真与其交恶。

    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位一身黑袍,凤凰长袍之下,到底隐藏的,是哪一幅真面目,背后有什么背景。

    就和所有人都不知道,天地二魔主的真正身份,但即便连法丹境修为的烈火天魔衣南裘,都不得不屈居他们之下一样,此二人的真实身份,肯定非同凡晌,一旦揭露,只怕震惊整个真龙大6。

    地魔主不说,无人知道其真正实力,但天魔主,却是实打实的法丹境强者,而整个真龙大6,法丹境强者就那么多,即使加上新晋阶法丹的烈日侯衣南裘,荒天君秦天白,整个大6,明面上的法丹级强者,也就九位。

    而这九位里面,烈日侯衣南裘不可能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他们之中这次缺席的三魔主,那么,剩下八位,真龙王朝的圣皇不可能,因为神魔国度所谋,为解封真龙皇宫地底下的魔祖,他不可能自己与自己做对。

    那么,剩下七人,有六位都是各宗门的宗主,一位也是宗门新兴太上长老一级的人物。

    荒天君秦天白不可能,因为他是新近才晋升法丹,而天魔主建立神魔国度,早已年岁,剩下六人,无论是哪一人,听怕都不是在座中人,能轻易招惹的。

    是故,天魔主一开口,所有人沉默,再无说话,算是默认了黑袍凤凰女子的功勋数值。

    而这一幕,正在赶赴玄京城途中的厉寒,却并不知晓。

    如果知晓,必定大吃一惊,继续感到深深的怀疑。

    因为,黑袍凤凰女子拿出的控琴七咒金页,他储物道戒中也有一卷,赫然是从枯骨圣手冢圣传遗物中得到。

    而现在,这位天魔主却说,当初伦音海阁,也有人得到过一页,而且还是较黑袍凤凰女子之前,而那人,却是他们神魔国度的使者之一,上五使,御雷使。

    莫非,冢圣传,便是神魔国度的御雷使。

    再加上周京……以及有可能厉寒不知道的众人……神魔国度,在区区伦音海阁一个宗门中,竟然就安插了过十几位内应,如果不是先后被厉寒,以及荒天君秦天白等因故拔除……

    可能现在,伦音海阁早已被蛀空,风雨飘摇。

    便即使如此,枯骨圣手冢圣传已死,他拿到的控琴七咒咒谱也在厉寒的手中,偏偏这位黑袍凤凰女子,居然又能无声不息,再得到一页。

    她又是从哪里得到的?她又是什么时候,悄悄靠近的伦音海阁,居然能拿到如此珍贵的秘页,不是伦音海阁的核心人物,只怕绝无可能。

    可是厉寒身为伦音海阁顶峰弟子之一,却也不知道近期之内,伦音海阁新增了什么核心人物,可见这黑袍凤凰女子的强大,可怕和神秘。

    而这一群人在此聚会,一人拿出一卷各宗镇宗宝器解封之法,所图为何,不难想像,让人心寒。

    联想到最近,修道界各种乱相,各大宗门,都有变故生,隐隐与这一切勾连,更让人感觉,一声可怖的阴谋,正在形成。

    ……

    地圣,地善,枯骨魔君乔远天,铁面王司玄天,黑袍凤凰女子五人,先后都将自己的任务提交。

    那剩下来,与会七人中,就只有排在位的天地二魔主,尚未提交自己的任务了。

    既然神魔国度,是以八部天魔为主,没道理只有排名靠后的几名魔主各有任务,很显然,这天地二魔主,以及那位尚未到来,另有任务的三魔主烈日侯衣南裘,肯定也有自己的任务。

    果然。

    天魔主紫袍老者,目光在六人身上一一掠过,最后又扫过地魔主的身影,随即笑道:“好了,大家都完结了,也该到老夫自己了。”

    话声方落,他也不浪费时间,直接一挥手,数样物品,直接掏出,一把甩向前方的神魔云海。

    “先,是老三托我转交的两样物品,天工山镇宗宝器,盘古锤解封之法。以及老祖的魂瓶二十七具。”

    一卷散著淡淡银光的尺长卷轴,十枚散著淡淡绿光的指长小瓶,全部扔在神魔云海之中,金蟾虚影再现,一口吞下,金字浮现。

    “烈日侯衣南裘。任务,取得天工山镇宗宝器,盘古锤解封之法。任务完成度,成功。奖励神魔功勋,十八万。”

    “额外功勋,于玄冥真渊,及各大宗门,暗取封印魂瓶二十七只,奖励功勋,十五万。”

    “烈日侯衣南裘,总功勋,九十八万。”

    “嘶!”

    看到神魔云海中央漂浮出的字体,在场所有人,同时面色一变,不由震憾。

    取隐世八宗第一宗,天工山镇宗宝器解封之法,得奖十八万功勋,与黑袍凤凰女子等同,众人不意外。

    毕竟,伦音海阁虽然现在有双法丹坐镇,但毕竟底蕴尚浅,还不能与天工山这等巍然巨宗相提并论,只说有这个潜力。

    而天工山,却是实打实一直位列八宗之巅,真正的天下第一宗,从这个宗门取解封之术,难度可想而知,而他居然悄无声息的完成。

    再加上他又暗中取得了二十多具魔祖的封印魂瓶,等于替解封魔祖立下了不世之功,再得十五万功勋,众人也不意外。

    只是,他的总功勋,居然高达九十八万,只差两万,就突破百万,这仍让众人觉得吃惊。

    烈日侯衣南裘到底替神魔国度立下过多少功劳,为什么居然能斩获如此高额的功勋,他能借此换到足够的财料,供他突破法丹,也就情有可原了。

    这一刻,众人心思说不复杂肯定是假的,但也只有羡慕和妒嫉,对于一位法丹级存在,原本可能是他们的后辈,现在若以实力而论,却足以成为他们前辈的人物,他们却不敢打一点的歪主意,更不敢妄自评论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