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五章、地品对半地品
    不过,表面落在下风的衣胜雪,神色却依旧平静如昔,手中的黑影怪剑不断挥舞,在半空中划出道道虚痕。

    雷霆崖上,似乎瞬间出现千百黑剑,此起彼现,神鬼莫测,每一次出剑,总能带走一两条人命。

    虽然,这些攻击暂时对赤火护法蒙天宗,以及两大金刚,六大执刀使这等顶尖高手而言,难以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对于广大普通的青帝司成员而言,那成千上百道黑影虚剑,可就是他们最恐怖的催命符。

    随时间逝去,倒下的人越来越多,而众人也越来越心惊。

    虽赤火护法蒙天宗实力明显高出衣胜雪一筹,旁边还有众多半步法丹境高手相助,但九人全力以赴,虽然也让衣胜雪受到一点轻伤,但却依旧不能阻止身后大批手下的灭亡。

    一道道身影被贯穿,一道道身影被撕裂,一道道身影随即倒下。

    鲜血在他们身后绽放成花朵,死亡之音凋零成最美的乐章。

    越打,众人越心惊。

    越打,人心越是涣散。

    “逃啊!”

    终于,一些青帝司成员再也按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了,拔步便逃,再也不敢跟衣胜雪对战。

    明明衣胜雪一身白衣,翩翩若世家公子,风致一时无俩,但此时的衣胜雪,落在他们眼中,却无异于最恐怖的魔鬼。

    “该死,谁敢逃,立斩不赦!”

    见状,虽然知道大势已去,但赤火蒙天宗如何能承受这样的惨败和屈辱,一时大怒,手中的流火赤剑一挥,数十道赤色剑气飞出,便将率先朝四周逃跑的几十位青帝司成员斩杀当地。

    人群之中愣了一下,随即更多的喧哗声响起。

    赤火蒙天宗的行为,不但没有阻止这些中低阶青帝司成员的溃败,反而让他们更惊恐了。

    这些人一个个放声大呼,亡命一般地朝远处奔去,脚步狂杂,步伐凌乱。

    虽然更多的人随即被赤火蒙天宗斩杀,但还是有一批人逃出了他们大战的范围,朝著雷霆崖下疯狂奔去。

    而这些逃下山的人,让更多的青帝司成员看到了希望,虽然冒著被斩杀的风险,但毕竟还有一分活命之机。

    随即,更多的人朝山下溃逃而去,即使赤火蒙天宗想杀,也杀不及,杀不干净了。

    而且这边的战场,反过来,又带动了厉寒那边的骚乱。

    正跟在银鹤婆婆后面,跟厉寒大战,同样脚下躺倒一片尸体的青帝司成员,随即也一声喊,同样朝四面八方奔去,再也不敢继续跟这两个魔鬼对战了。

    溃败的人越来越多,而人心也越来越散,最后,雷霆崖上,就只剩下两大护法,四大金刚,十二执刀使,以及少量坚定人员,还在跟厉寒,衣胜雪周旋。

    “死吧!”

    终于,第一位死亡的青帝司高层人员出现了,厉寒看到衣胜雪在那边大神威之后,也不甘落后,魂剑雏形瞬间启动,一层青蒙蒙的剑光,开始在他的剑身上出现。

    厉寒掌心中的破气青芒剑,上面似乎覆盖著一层青色的水流,只是一闪,就洞穿了一名执刀使的心脏。

    再横向一削,又两名半步法丹初期的执刀使躲避不及,被他一剑两断,削成两具残尸。

    “银龙横空!”

    见状,银鹤婆婆鸠玄霜面色如冰,陡然一顿掌中铁拐。铁拐之上,瞬间散出恐怖的冰霜寒气,凝成一条冰龙,朝厉寒扫来。

    “好可怕的寒霜气劲。”

    见状,厉寒也不由感受到压力,这银鹤婆婆鸠玄霜的寒霜冰气,的确非同小可。

    她本来就天赋出色,要不然也不能以一介散修之身,成为真龙大陆人人敬畏的高阶半步法丹级别强者。

    最重要的是,那数年的水牢之灾,对别人是无上横祸,对她,却是一场大造化。

    在万水秘牢之中数年,她不用分心他顾,一心修炼,几乎是没日没夜,要不然就不能忍受水牢的寒气侵袭。

    最终,她将那万水秘牢中的所有寒气吸纳一空,她的寒霜冰气于是更上一层楼,出其原本的范畴,已远不是普通半地品道诀能比。

    可以说,她打破了半地品功法的局限,将一门半地品功法的寒霜冰气,足足修炼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甚至接近地品下阶功法的地步。

    这,无疑是一个奇迹。

    不过,可惜的是,她遇上了厉寒。

    如果是对上一个修炼的是半地品功法的强者,可能她瞬间就能占到上风,压制厉寒。

    但偏偏,厉寒出自隐世八宗之一的伦音海阁,更有幸得到过伦音海阁镇宗功法,万世潮音功的修炼口诀。

    而万世潮音功,可是真真正正的地品下阶功法,威力远寒霜冰气,哪怕她将其修炼到出神入化程度,脱出其原本范畴,接近地品下阶,终究仍不是与正宗的地品下阶功法相比。

    “潮音初响!”

    厉寒体内,顿时响起了哗啦啦的潮音滚动声,一股庞然无匹,远鸠玄霜所修炼的寒霜冰气的水系道力,灌注入厉寒的掌心剑体之中。

    “四重暗劲,寂灭长河!”

    体内响起“啪、啪……”四声轻响,正是万世潮音功的第四重暗劲,随即,厉寒一剑点出,剑光森然,虚空中仿佛出现一道青色长河,正正与银鹤婆婆鸠玄霜出的铁拐冰龙在半空中相撞。

    “噗嗤!”

    厉寒不过浑身一颤,就随即定在了原地,身形不动。

    而银鹤婆婆鸠玄霜却满脸惊色,一连退出十数步,嘴角已经溢出一丝鲜血,铁拐之上形成的冰龙寸寸断裂,破碎,而后化为一地冰渣散落在地。

    鸠玄霜那张苍老的脸上,露是不可置信之色。

    “怎么可能?”

    她可是堂堂高阶半步法丹中期巅峰境界,而厉寒不过初阶半步法丹中期,两人相差了差不多整整两个境界。

    而厉寒,之所以能突破初阶半步法丹中期,还是这段时日,不断使用次品元气水晶来修炼,才有这个效果,初阶半步法丹中期的境界并不算巩固。

    如果普通修炼,再给他几个月,也未必能达到如此地步。

    可是,即使厉寒修炼再快,初阶半步法丹中期,到高阶半步法丹中期巅峰,中间仍是还有中阶,高阶两个级别。

    鸠玄霜的修为,明显比厉寒高出许多,但在道劲对拼上,居然输给了一个初阶半步法丹的青年。

    这让她一时如何能够相信,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机会。”

    看到鸠玄霜怔在原地,厉寒岂肯错过如此大好机会,脚步瞬间移动,整个人化为无数道淡淡的虚影,穿行在她身后两大金刚,三位仅存的执刀使之间。

    “不好。”

    等到银鹤婆婆鸠玄霜反应过来,已是迟了。

    她眼中,只是闪过几片青烁的寒光,刚想去救援,远处已有数道惨叫声随即传来。

    相距不过十几丈的距离,对厉寒来说何其短暂,他的无影身法只是闪烁两次,便已到达那些金刚,执刀使面前,区区两位中阶半步法丹,三位初阶半步法丹,在没有防备之下,根本挡不住他的剑分毫。

    只是轻轻挥了几次剑,五人便全部中剑栽倒,死于非命。

    而厉寒从他们身边掠过,他们中剑之处,才缓缓溢出一丝鲜血,可以想见,厉寒的剑有多快。

    “小子该死!”

    银鹤婆婆看著仅存的几大高手全部身死,一时双目阴寒,足步连动,踏著一个个奇妙的步伐,朝厉寒不断逼近。

    “气劲爆,铁拐断山河!”

    她手中的银龙铁拐,猛然一顿,上面爆出强烈的寒霜冰气,带动整个雷霆崖上空,都是气温剧降。

    随即,无穷寒气爆,居然炸出一朵一朵的冰花,携带著恐怖的气息,直袭厉寒的全身要害。

    这是她的绝杀之招,也是最后底牌,如果这气劲爆之力还不能阻挡厉寒,她也只能想办法逃跑了。

    然而……

    面对如此恐怖一击,厉寒却神情不变,轻笑一声,身体之上陡然青色气流一闪,随即度竟然再次大增,掌心中的破气青芒剑,蒙上一层浓郁的青光,一剑刺出!

    银鹤婆婆连忙闪躲,寒霜冰气瞬间将面前厉寒的身影冻结,随即一拐击碎,但是……

    厉寒的身影却渐渐幻灭,她知道不好,却已迟了。

    “嗤!”

    自其身后,另一道厉寒的身影出现,青色长剑,一瞬间洞穿她的咽喉,她转过头来,望著厉寒,满是不可置信,还有复杂的神色。

    然而,身上的气息渐渐消失,手中的银龙铁拐也跌落在地,她紧扼咽喉,竟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直到气绝。

    青帝司两大护法之一,银鹤护法鸠玄霜,死!

    而鸠玄霜一死,厉寒纵身前跃,手中的破气青芒剑青光连吐,剩余的几位气穴境高手也全部他一一击杀,而后折返身形,加入了衣胜雪那边的战圈。

    本来就已略现支绌,现在,有厉寒这个生力军的加入,只是短短片刻间,两大金刚,六大执刀使,就死了四人。

    剩下四人,一看不好,知道大势已去,转身想逃。

    但是,厉寒,衣胜雪这时,也不再保留,尽皆全力出手,身形晃动间,截住四人身形,剑光连闪,四人几乎同一时间,尽皆毙命。

    场中,顿时只剩赤火蒙天宗一人。

    看到这一幕,他一声惨笑,陡然举起手中的流火赤剑,“便是死,本宗也不会死在你们这些乳臭小辈手中。”

    话声方落,流火赤剑之上,赤虹一吐,瞬间插入他的咽喉要害。

    他缓缓跪倒在地,满是伤疤的脸上,也不知是笑是哭,跪倒地方向,却不知是意外,还是有心地,朝向了西北方向。

    那里,是他的宗门之所在,是他一生罪恶的开始,隐世八宗之,天工山,天工门!

    ps:第一更。